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苦等

发布时间:2018-01-13 17:38 投稿者: 江洁
桂芳起床后,与往常一样,第一时间便是走到阳台,拉开窗帘,看看自己楼下的那条马路,小镇与外面广阔世界连通的唯一一条交通要道,稀稀落落的几个人,都不是她一直寻找的那个人,那个与她青梅竹马的恋人。缓缓升起的太阳,犹如一个红彤彤的火球,蹦出天际线。不一会,太阳发出万道金光,照在她身上,照在她身后的墙壁上,挂......

  桂芳起床后,与往常一样,第一时间便是走到阳台,拉开窗帘,看看自己楼下的那条马路,小镇与外面广阔世界连通的唯一一条交通要道,稀稀落落的几个人,都不是她一直寻找的那个人,那个与她青梅竹马的恋人。

  缓缓升起的太阳,犹如一个红彤彤的火球,蹦出天际线。不一会,太阳发出万道金光,照在她身上,照在她身后的墙壁上,挂在墙壁上他的照片也镀上一层金光。初升的太阳,给人无限的希望。她扭头对着他,与平素一样,自言自语,今天,是个好天气,你那边天气也很好吧。

  或许人还未找到,怎敢老去。她虽已年过花甲,但一直注重保养,每天都会精心打扮一番。今天,她身着素色的连衣裙,脖子依旧佩戴着一块陈旧的镶金玉佩,一左一右两只鸳鸯抱着一块百玉,甚是别致。脚踩高跟鞋,来到家附近的公园,一群修身养性的老伙伴们,早已经娱乐开,吹箫,拉琴,跳舞,唱黄梅戏。微风里的她裙裾飘飘,妖娆多姿,仪态万方。她走到自己擅长小提琴旁,优雅的端起小提琴。她的手随着节奏快速地拉动着,琴声从她的琴弦下流出,如春天的细雨,初夏的微风,让人如痴如醉。

  她会拉的曲目不少,国内的,国外的,难度高的,简单的,不下几百首。这么多曲目中,梁祝是她每天必拉的曲目,这是他最喜欢的一首曲子,也是她最擅长的一首曲子。她琴声曾不知让多少的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她不与理会,依旧每天在这里拉梁祝。

  她今天依旧拉了一曲梁祝,满怀思念和忧伤,少了从前的憧憬和希望。舒缓的音调,柔美的轻音,令丧偶的莫大爷感动的悲伤落泪。曲终,莫大爷走过来,跟她闲聊,问她一个人过日子是否很苦,总是弹奏这么悲伤的曲目。很久没有人这么关心过自己,她有些感动,但又不知如何跟人开口。我老伴也去死了,生活还过的去来,要不我们搭伙过日子。听到这句话,刷一下,她像个小女孩一样,心砰砰地直跳,不由得感觉脸烫起。但她马上意识到不妥,故作镇静地说时候不早,该散场。她便匆匆离开。

  回到家,她坐在镜子前,镜中的自己,头发已有些稀白,脸上爬满细纹。她不由得感叹,时光如梭啊,转眼等了他四十多年。挂在墙壁上的他的照片正好倒影在镜子里,她端详着他,感叹你也应该两鬓白发了。她陷入深思中,想起那个午后。

  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大手拉着小手,他深情款款地望著她,说芳儿,我父母刚刚过世,要守孝两年,也没有什么积蓄作聘礼,正好出去挣两年钱,孝期一过,我就回来,风风光光来娶你。她嘟个小嘴,满脸的不乐意,但又无计可施,当地的嫁娶习俗便是如此,如果没有聘金嫁过去,会被镇上的人笑话一辈子,父母也一辈子抬不起头做人。她心里十分清楚没有聘礼,父母是绝对不会同意这门婚事。

  他拿出家里唯一值钱的东西,母亲生前佩戴过的镶金玉佩,带到她的脖子上,说这是我妈留给我,说是留给她儿媳妇的,我现在给你带上,你要等我。她哭得梨花带雨,无奈地点头答应。她依依不舍地将他送到村口,再三叮嘱他,要常写信联系,记得彼此的约定。

  他走后,最初的两个月,每周都能收到他的来信。之后的半年里,她还能定期收到的信件,只是信件里只有一张白字,一个字都没有写。她不断地给他回信,却犹如石沉大海。最后,慢慢地她连白纸都没有收到,她也不再给他回信。他俩便彻底地断了联系。她到处拖人打听,毫无消息,他就像在人间蒸发一般,了无音讯。有人猜测他是不是变了心,但是她坚决否定,她坚信他会遵守承诺,回来娶她。

  这一等便等了四十多年,他一直没有任何消息。

  第二天,她如往常一样,来到公园,刚进去,便远远地被一阵熟悉的旋律吸引着,有人在拉小提琴曲梁祝。循着琴声走过去,远远地看着一个高大的男人器宇轩昂地站在那里拉琴,那模样像极了他,她心里开始剧烈地兴奋和激动起来。走近一看,是一个小伙子,她不免又失望起来,在旁边站了一会,正准备走。这时,莫大爷走过来,在旁边打趣地说是你的徒弟吗?跟你拉得一模一样。她摇摇头,没有理会他。

  小伙子抬头看了看她,顿住了,琴声戛然而止。他连忙上前,询问你是桂芳阿姨吗?她很惊讶你是哪位?我不认识你,你怎么认识我?他用手指了指她脖子上的项链,说我是XX的儿子。这个项链是我奶奶的,在照片里见过。你又会弹这首曲,那肯定就是我要找的人。她已经很久没有听人提起过他的名字,如今再次听到他的名字恍如隔世,她又欣喜又难过。

  小伙子告诉她,他父亲在离开那年,去了广东的阳江打工,上班的路上遇到车祸,同厂的女工小红,他的母亲,为了救父亲,用身体把父亲推开,自己却被卡车撞到在地,便再也站不起来。父亲为了报答她的救命之恩,娶了她,照顾她一辈子。

  他为什么不给我写信,告诉我这一切。

  关于这个原因,我母亲临终前告诉了我。我父亲原本给你写过信,但都被我母亲偷偷地换成了白纸,你的回信也都被她给偷偷地烧掉了。父亲等了几个月,没有等到你的回信,以为你兴许是搬家了,兴许是嫁人了,所以再没有联系你。这件事一直令我母亲后悔莫及,成了我母亲的一块心病,临终前她都没有勇气告诉我父亲,请求他的原谅。她死前还一直念念不忘您,嘱咐我一定要找到您,如果您未嫁,要我接您回家,好好孝敬您。

  你父亲知道你来找我吗?

  我母亲过世不久,我便告诉父亲整个事件。他不敢冒昧来找,担心自己的出现会扰乱您现在的生活。他心里一直很内疚,没有遵守承诺,亏欠您太多,他觉得自己没有脸来见您。他告诉我所有有关于你们的故事,并教会我这首梁祝,托付我务必要我找到您。

  她把小伙子领回家,有东西要交给他。她立在他的照片前,一束斜阳正好照进来,映在他的脸上,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她望著他的照片,突然发现自己还在原地转悠,他却已经走到地平线的边界,她完全够不到他。

  她把墙上他的照片摘了下来,把它和一张白纸一起塞进信封里,像她曾经收到他的无字天书一样,把信交个小伙子,转交给他父亲。她摸了摸脖子上的项链,取下来,说我老了,它也老了,都走不动了,哪儿不去了。这个留下给我做个纪念。她把它用手帕包好,收放在衣柜的最底层。

  她感觉心里悬着的大石头突然掉了下来,空落落地。

  送走了小伙子,她还照样每天去公园拉琴,莫大爷总喜欢找她聊天,她依然不爱搭理人家,只是很少拉梁祝,偏爱更忧伤孤独的曲子。

  一天,她拉琴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眼前,这个身影曾无数次地在梦里出现,她很熟悉。她仿佛又找到了很久不曾有过的心动,心里像是住了一头小鹿,直乱跳。熟悉的身影说我在你家隔壁买了一套房子,回老家养老,互相有个照应,去我家坐坐。她跟着他的后面,乖巧的样子像极了最后一次分别里那个小女孩的模样。

12下一页

上一篇: 其实幸福很简单   下一篇: 电影外婆的家之感悟
1、“苦等”由查字典随笔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随笔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苦等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suibi-14107/,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伤感随笔
太多悲伤的故事。那个有风的夜晚,在蛇山之巅,坐在外形风化得宛如蛇鳞一般的岩石上,看远处城区璀璨的灯火。你依着我,抱着我的手臂,柔情似水地对我说你哪来的这么多悲伤故事?我说人的一生,最容易忘记的、是欢乐,而悲伤、却时常被我们想起。欢乐如风,悲伤似尘土,风流走了,留下了尘土。你说我希望我的爱人,他要快乐......【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一种火红的叶子叫枫叶。只是单纯的红色,非常耀眼。但在我的生命中是一种非常特别的叶子。它不像别的叶子绿油油的,散发着生命的气息。而是象征着活力十足的红色。那年秋天,和往常一样。我走进一片枫林写生,那景色,像梦境一样美。在树下等风来,将叶子吹落在身上。每每的画作都充满了秋的韵味。水彩本上也逐渐多了它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周末想去爬山!天雾蒙蒙的,温度有点低,还好没什么风,南山在当地小有名气,山不高但能俯看城市,只要天气好就会有不少人来登山,这山之所以受人喜爱是因为登顶之后向东走下山可以朝拜庙宇,向西走可以去水库大坝一观,整个算下来1~2小时就可以结束。午后我穿过一路堵的城区来到山脚下,我们通常将车停在庙宇门口,后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今年一冬无雨少雪,交小寒节了,一场大雪突如而至,天阴沉沉的,红彤彤的层快将树梢压弯了,风裹雪,雪裹风,掀起阵阵雪雾,扑天盖地。时而雪片,时而雪花,时而又是密密的雪粒子扑扑簌簌纷纷扬扬,整整下了两天两夜没停歇。前几天还是温暖如春,一件薄棉袄便过得去。而今一场风雪,气温突然骤降十几度,房檐上滴溜着二尺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的童年是在我妈的监视下度过的,没错,我妈是个老师,而且是那种长相很严肃的老师,所以,我的很多小学同学都很同情我,觉得我能活着就已经很幸运了。其实她们不知道,我妈就是个纸老虎,长得严肃,内心蠢萌,还很善良,稍微定点儿心思就会爱心洒满人间。有个当老师的妈当然能享受到别的同学没有的特殊待遇,那就是每天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冬日,寒风瑟瑟,路边的法桐树叶,由绿变黄、演变发红的落叶,随风吹起飘荡在路沿石上,像巴掌大小,看到树叶,不免想起了父亲那双布满沧桑的茧手,那是一双饱经风霜的双手。父亲十几岁时我的爷爷因哮喘去世,奶奶带领着一大家子维持生活,生活极其困窘,缺吃少穿,父亲姊妹六个,四个姑姑,一个叔叔,作为家中的男长子,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望着窗外飘洒的雪花,淡淡的却是干净利落。冷冷的风扫过略显的安静而又萧瑟的院落,却迎来了同事们除雪的激情。放下手中工作,穿上代表忠诚和光荣的工作服去迎接冬日里特殊的挑战-除雪保畅。衣角被风掀起,肌肤切实的感受着风中的凉意还有那不时低下头打颤的身体。同事们推出早已准备好的除雪保畅物资,我想这个冬天我们交......【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年我去后面看我家的老房子。路上遇,遇见你们一帮小小子。你拦住了我们姐弟俩个。我们厮打在一起,你拽掉了我的帽子,这是我们独特的相识方式。那年我九岁,你八岁。后来竟然发现你住在我家的前院。我们渐渐熟悉,一起捉迷藏,一起玩儿嘎了哈,一起读牛郎织女的故事。一起看西游记。那天我们一起跳绳,我累得跳不动,你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喜欢读杰克伦敦的书,那篇热爱生命犹是记忆深刻;我也时常在思考生命的意义。那天独到读者上一个过来人写的活命哲学,的确和生命相比,又有生命显得对我更重要啦......生命是本能的呼唤,是一种内在的呼唤,是与生俱来的呼唤的本领。家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是一种纯白色的猫,她的到来赶走了我们家的小花猫,从心眼......【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九五零年,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个中秋节,我们一家五口聚集在我家东屋那两间草房里,母亲用刀切开包着红枣和花生米的月饼,分别递给父亲、我和弟弟、妹妹。父亲是一个大字也不识的农民,他用战抖的手接过一牙儿月饼,并不急于吃,而是脸色凝重,继而竟张开大口唱了起来,嗓音悲哀凄凉,哀怨中却又透出几分欢畅去年中秋在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越长大越孤单,爱我的人都不在身边。没有人爱我,没有人知道我的害怕,没有人知道我的恐惧,没有人知道现在的一切都不是我要的。我想要的已经在两年前离开这个世界。或许我已经死了。我病了,快死了。不要以爱为名,逼我。有些事我不想说给你听,是因为你不可信,对你我没有依赖感。现在的所有人包括我所有的家人。不管我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安静的病房里,父亲躺在洁白的床上。他深陷的眼窝,微翕的干唇还有胳膊上青紫而干瘪的血管,都在诉说他的虚弱与无力。一会儿撩开沉而疲倦的眼皮,看见我还在床边他又安详睡去。他使劲全力地攥紧我的一只手,我也轻轻摩挲着他的手,回应着。我们彼此拥有的时光,就这样如流沙般从指缝中逝去。往常的离别多是父亲出差,或探亲......【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阿钟在镇上小学教书,他家在镇上,家贫穷,经济拮据,三兄妹,阿钟长子,妹妹读高中,成绩好,弟弟读书不行,不是读书的料,没考上高中就辍学了,在家里干农活。阿钟住在学校,吃饭在家里,他从没给父母一分钱,别说孝敬了,妹妹的学费.伙食费父母负担。阿钟虚荣心强,用的手机七八千,穿名牌衣服裤子,一两千块的,鞋子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是镜子里的我你好!我的十八岁。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再回首,感觉像是做梦一样,就这么一晃,六年的时间结束了。今天早上起床,照旧的刷牙洗脸,然而却在抬头的一瞬间看见了镜子里的我。我说,哎?这是我吗?再一想想,哦,对,这就是我。24岁的我。你好!我的十八岁。那时你上高三,主流上和无数的高三学子一样,每天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在你的福泽中娇生惯养!我在你的余辉中尽显阳光!你在我斑驳的记忆里!我却是你一生的重量!你在我的青春里留下多少泪光!你在我的身体里又灌注多少期望!我已忘却你在我小时候的模样!你却清晰记得我笑声回荡你半生时光!你看你眼角的蛛网,它结满了我的屋梁!你看你鬓角的白霜,它笼罩着我整个心房!我已没有儿时的勇气......【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次偶然的听讲座学习,我知道了电影外婆的家,一个深厚的亲情故事。仅仅是看了一小段,瞬间就想起了我的外婆。外婆离开我已经三年了,满头白发,苍老的脸,多少次来我梦里。手机里至今保存着那张外婆离世前的照片,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那天,我回去看她,带了些吃的,其实外婆已经不太能吃东西了,但那天她很高兴,已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桂芳起床后,与往常一样,第一时间便是走到阳台,拉开窗帘,看看自己楼下的那条马路,小镇与外面广阔世界连通的唯一一条交通要道,稀稀落落的几个人,都不是她一直寻找的那个人,那个与她青梅竹马的恋人。缓缓升起的太阳,犹如一个红彤彤的火球,蹦出天际线。不一会,太阳发出万道金光,照在她身上,照在她身后的墙壁上,挂......【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80年冬天,我家又有了一只阿黄。这只阿黄在我小姐跟前不能提,只要一提,我小姐必定会哭。她说,阿黄是大姐,大姐来救她的命。开始的时候我不爱听,哪有把自己的姐姐说成是狗的?后来听了白狐的故事,又读了席慕蓉一棵开花的树,我的脑海就会时常浮现出这样一个画面大姐跪在佛的面前,哀求佛让她去救我小姐尘世的劫难,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又是一个平淡无奇的周末,我睁开惺忪的双眼,丢了魂似的,慢悠悠地走向那躺着一张纸的茶几,懒散地瘫在沙发上,手顺势抓过那张纸妈妈有事,抽屉里留了钱,自己买些吃的吧。真是够利索的,看来她是连叮嘱一句路上小心点的时间都没有啊!我从沙发上爬起来,随便穿了件外套,拿了钱便出了门。风吹的有些萧瑟,虽然还没到冬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三年前,我在网上认识个名叫快乐天使的女孩,我老乡,同一个省,不同一个市。我们是用电脑上网,什么话题都聊,就是不聊爱情。刚开始我们发信息聊,聊久了熟了,我们就打开语音,打开视频面对面的聊。快乐天使很漂亮,长得很像明星大S。我经常唱陈星的网络情缘给她听网上一个你/网上一个我/网上你的温柔我就犯了错/不见......【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他是一个生于农村,长于农村的男人。他生的时候,新中国成立,但他是不知道的,一辈子都是这样,默默无闻,无论外面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他只顾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从不过问,从不担心。一家人在一起便是他最大的愿望,渐渐的,他迎来了自己的孩子,一个,两个,三个。平时总爱沉默的他也因为自己的三个儿子而自信的笑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每年的夏季,这里人群涌动,今年,亦是如此,很多陌生目光的交织也如彻如透,由远即近。这是一个不一样的夏季,同时也是一个令人怀念的片段!她,提着繁重的文件袋,在某公园的小街上走过,烈炎当空,晚霞即近。似是有气无力,他在一棵树荫下的木椅上缓缓坐下,松了口气,就倒了下去,没有顾略的,以解劳累之情!他,推着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见过我的人都说我非常阳光乐观,走在哪里都像看到了生命的希望一样。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现在的自信生活,幸福爱情都是珀茜薇曼祛斑组合给我的,是它帮我找回了一切的不可能。每个外出打工的女生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在家里多呆些时间,我也不例外。可是,说真的,有一段时间我却非常害怕回去,更不敢面对爱情。说起来是去年回......【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青春兵荒马乱,我们潦草离散。林宥嘉的心酸道出了多少离别。还记得那未来得及说出口的我爱你吗?还记得那个夜夜思念的她吗?还记得我们曾经的春夏吗?或许我们早已忘记那年少时稚嫩的誓言了,脸上的成熟让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到了分叉口了,该说再见了。离校前的最后一天,我们笑着对所有告别,因为我们只是放假了,放了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世上没有几个人甘于平凡,要么依旧怀揣梦想,盲目地奋斗着。要么看清了现实选择将梦想深深地埋起来,佯装它从未存在过,然后好似行尸走肉般碌碌地活着。所有奋斗,都是基于有能力实现为前提,否则一切都是枉然而已。万行掐灭香烟,裹了裹身上的大衣。北风越来越急,预示着年关也更近了一些。每年这时候,他都觉得心里空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