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苦等

发布时间:2018-01-13 17:38 投稿者: 江洁
桂芳起床后,与往常一样,第一时间便是走到阳台,拉开窗帘,看看自己楼下的那条马路,小镇与外面广阔世界连通的唯一一条交通要道,稀稀落落的几个人,都不是她一直寻找的那个人,那个与她青梅竹马的恋人。缓缓升起的太阳,犹如一个红彤彤的火球,蹦出天际线。不一会,太阳发出万道金光,照在她身上,照在她身后的墙壁上,挂......

  桂芳起床后,与往常一样,第一时间便是走到阳台,拉开窗帘,看看自己楼下的那条马路,小镇与外面广阔世界连通的唯一一条交通要道,稀稀落落的几个人,都不是她一直寻找的那个人,那个与她青梅竹马的恋人。

  缓缓升起的太阳,犹如一个红彤彤的火球,蹦出天际线。不一会,太阳发出万道金光,照在她身上,照在她身后的墙壁上,挂在墙壁上他的照片也镀上一层金光。初升的太阳,给人无限的希望。她扭头对着他,与平素一样,自言自语,今天,是个好天气,你那边天气也很好吧。

  或许人还未找到,怎敢老去。她虽已年过花甲,但一直注重保养,每天都会精心打扮一番。今天,她身着素色的连衣裙,脖子依旧佩戴着一块陈旧的镶金玉佩,一左一右两只鸳鸯抱着一块百玉,甚是别致。脚踩高跟鞋,来到家附近的公园,一群修身养性的老伙伴们,早已经娱乐开,吹箫,拉琴,跳舞,唱黄梅戏。微风里的她裙裾飘飘,妖娆多姿,仪态万方。她走到自己擅长小提琴旁,优雅的端起小提琴。她的手随着节奏快速地拉动着,琴声从她的琴弦下流出,如春天的细雨,初夏的微风,让人如痴如醉。

  她会拉的曲目不少,国内的,国外的,难度高的,简单的,不下几百首。这么多曲目中,梁祝是她每天必拉的曲目,这是他最喜欢的一首曲子,也是她最擅长的一首曲子。她琴声曾不知让多少的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她不与理会,依旧每天在这里拉梁祝。

  她今天依旧拉了一曲梁祝,满怀思念和忧伤,少了从前的憧憬和希望。舒缓的音调,柔美的轻音,令丧偶的莫大爷感动的悲伤落泪。曲终,莫大爷走过来,跟她闲聊,问她一个人过日子是否很苦,总是弹奏这么悲伤的曲目。很久没有人这么关心过自己,她有些感动,但又不知如何跟人开口。我老伴也去死了,生活还过的去来,要不我们搭伙过日子。听到这句话,刷一下,她像个小女孩一样,心砰砰地直跳,不由得感觉脸烫起。但她马上意识到不妥,故作镇静地说时候不早,该散场。她便匆匆离开。

  回到家,她坐在镜子前,镜中的自己,头发已有些稀白,脸上爬满细纹。她不由得感叹,时光如梭啊,转眼等了他四十多年。挂在墙壁上的他的照片正好倒影在镜子里,她端详着他,感叹你也应该两鬓白发了。她陷入深思中,想起那个午后。

  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大手拉着小手,他深情款款地望著她,说芳儿,我父母刚刚过世,要守孝两年,也没有什么积蓄作聘礼,正好出去挣两年钱,孝期一过,我就回来,风风光光来娶你。她嘟个小嘴,满脸的不乐意,但又无计可施,当地的嫁娶习俗便是如此,如果没有聘金嫁过去,会被镇上的人笑话一辈子,父母也一辈子抬不起头做人。她心里十分清楚没有聘礼,父母是绝对不会同意这门婚事。

  他拿出家里唯一值钱的东西,母亲生前佩戴过的镶金玉佩,带到她的脖子上,说这是我妈留给我,说是留给她儿媳妇的,我现在给你带上,你要等我。她哭得梨花带雨,无奈地点头答应。她依依不舍地将他送到村口,再三叮嘱他,要常写信联系,记得彼此的约定。

  他走后,最初的两个月,每周都能收到他的来信。之后的半年里,她还能定期收到的信件,只是信件里只有一张白字,一个字都没有写。她不断地给他回信,却犹如石沉大海。最后,慢慢地她连白纸都没有收到,她也不再给他回信。他俩便彻底地断了联系。她到处拖人打听,毫无消息,他就像在人间蒸发一般,了无音讯。有人猜测他是不是变了心,但是她坚决否定,她坚信他会遵守承诺,回来娶她。

  这一等便等了四十多年,他一直没有任何消息。

  第二天,她如往常一样,来到公园,刚进去,便远远地被一阵熟悉的旋律吸引着,有人在拉小提琴曲梁祝。循着琴声走过去,远远地看着一个高大的男人器宇轩昂地站在那里拉琴,那模样像极了他,她心里开始剧烈地兴奋和激动起来。走近一看,是一个小伙子,她不免又失望起来,在旁边站了一会,正准备走。这时,莫大爷走过来,在旁边打趣地说是你的徒弟吗?跟你拉得一模一样。她摇摇头,没有理会他。

  小伙子抬头看了看她,顿住了,琴声戛然而止。他连忙上前,询问你是桂芳阿姨吗?她很惊讶你是哪位?我不认识你,你怎么认识我?他用手指了指她脖子上的项链,说我是XX的儿子。这个项链是我奶奶的,在照片里见过。你又会弹这首曲,那肯定就是我要找的人。她已经很久没有听人提起过他的名字,如今再次听到他的名字恍如隔世,她又欣喜又难过。

  小伙子告诉她,他父亲在离开那年,去了广东的阳江打工,上班的路上遇到车祸,同厂的女工小红,他的母亲,为了救父亲,用身体把父亲推开,自己却被卡车撞到在地,便再也站不起来。父亲为了报答她的救命之恩,娶了她,照顾她一辈子。

  他为什么不给我写信,告诉我这一切。

  关于这个原因,我母亲临终前告诉了我。我父亲原本给你写过信,但都被我母亲偷偷地换成了白纸,你的回信也都被她给偷偷地烧掉了。父亲等了几个月,没有等到你的回信,以为你兴许是搬家了,兴许是嫁人了,所以再没有联系你。这件事一直令我母亲后悔莫及,成了我母亲的一块心病,临终前她都没有勇气告诉我父亲,请求他的原谅。她死前还一直念念不忘您,嘱咐我一定要找到您,如果您未嫁,要我接您回家,好好孝敬您。

  你父亲知道你来找我吗?

  我母亲过世不久,我便告诉父亲整个事件。他不敢冒昧来找,担心自己的出现会扰乱您现在的生活。他心里一直很内疚,没有遵守承诺,亏欠您太多,他觉得自己没有脸来见您。他告诉我所有有关于你们的故事,并教会我这首梁祝,托付我务必要我找到您。

  她把小伙子领回家,有东西要交给他。她立在他的照片前,一束斜阳正好照进来,映在他的脸上,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她望著他的照片,突然发现自己还在原地转悠,他却已经走到地平线的边界,她完全够不到他。

  她把墙上他的照片摘了下来,把它和一张白纸一起塞进信封里,像她曾经收到他的无字天书一样,把信交个小伙子,转交给他父亲。她摸了摸脖子上的项链,取下来,说我老了,它也老了,都走不动了,哪儿不去了。这个留下给我做个纪念。她把它用手帕包好,收放在衣柜的最底层。

  她感觉心里悬着的大石头突然掉了下来,空落落地。

  送走了小伙子,她还照样每天去公园拉琴,莫大爷总喜欢找她聊天,她依然不爱搭理人家,只是很少拉梁祝,偏爱更忧伤孤独的曲子。

  一天,她拉琴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眼前,这个身影曾无数次地在梦里出现,她很熟悉。她仿佛又找到了很久不曾有过的心动,心里像是住了一头小鹿,直乱跳。熟悉的身影说我在你家隔壁买了一套房子,回老家养老,互相有个照应,去我家坐坐。她跟着他的后面,乖巧的样子像极了最后一次分别里那个小女孩的模样。

12下一页

上一篇: 其实幸福很简单   下一篇: 电影外婆的家之感悟
1、“苦等”由查字典随笔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随笔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苦等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suibi-14107/,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伤感随笔
王诚认真研究胡老板订单的产品特点,编制了工厂的生产工艺术,然后,选择要采购的生产设备的数量与要求,最后,汇成了一个设备明细表,并对设备的采购价格,初步进行了一个评估。不久,胡老板打来了电话,他在电话中说道王诚老板,我的合作协议,我初步已经写好了,抽空,我们两个人再坐下来,仔细看看,如果没有问题,那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王诚在办好自己工厂的同时,又在寻找自己新的机会,功夫永远垂青于有准备的人。这天,王诚在自己的工厂的办公室内,看生产的有关计划进展情况,自己的BP机响了起来,他打开BP一看,是一个来自嘉兴的电话,打了自己的BP机,于是,打用自己办公室的电话,回了一个电话。原来,对方是王诚在李氏机械厂认识的一个外贸公司......【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天,王诚正在嘉善的一个机械厂,联系有关的石墨配件业务,自己的BP机突然响了。王诚一看自己的BP机上显示的电话号码,是自己民厂打来的,他在客户的办公室,拨打了一个自己工厂的电话,原来是兄弟批过来的电话。王杰接通王诚打过来的电话,王杰在电话中说道二哥,厂内的一个操作工林英,在操作压力机时,不小心一个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时间真快,春节一过,王诚的企业,又投入了紧张的生产,订单多,要货急。建萍在自己家里,主管从诚信厂送来的产品的分发。只要客户要货了,就及时打王诚家里的电话,联系妥当后,客户一来到王诚家的楼下,建萍就抽空去楼下自,打开车库,将客户的货物,从车库内发给客户。其余时间,就是在家。照顾儿子上学及放学后的后勤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王杰订亲之后,王诚一看小弟的年龄,也已经到了婚姻的年龄。一天中饭后,王诚将小弟王杰叫上,王诚拿着自己的茶杯,兄弟两个,一起来到父亲值班的门卫室,跟父亲商量有关王杰结婚之事。王诚说道爸爸,王杰过了年就24岁了,现在已经有了对象,老爸,你说,让他们要么结婚好了。父亲说道我得先问问王杰,你跟那个女孩子相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金秋的九月,我喜欢从稻田变走过,闻着那丰收的稻香;金秋的九月,我也喜欢从果树下走过,闻着那累累的果香。但金秋的九月我最喜欢从桂花树下走过,闻着那沁人心脾的花香。我虽然喜欢它,但我从不忍心去摘下一朵,然后放在鼻子前深深吸上一口。因为它是我的朋友,它承载了我们之间的太多回忆,更会深深划痛我的心。因为喜欢......【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王诚的诚信机械配件厂,搬到租赁村里的大礼堂内,原来在自家屋后车间的机器设备,也搬迁到村里的礼堂内,又增添了一些生产设备,生产规模扩大了。王诚每天一来到自己的工厂,就深入生产一线,检查生产中的产品质量,发现工人操作不当的地方,及时现场指出,并认真指导工人,如何操作机器,直到工人生产合格的产品为主。王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云张开她美丽的翅膀,在空中轻轻地飞翔,飞翔。她闭上眼睛,享受着太阳对她的抚摸,享受着太阳给她的温暖,悠?自得。她已经习惯了,这样自由自在的岁月。她欣赏自己的清高,觉得自己是上帝的宠儿,是大自然对她的眷顾。她望着星星寂寞地眨眼,望着月中孤独的嫦娥,发出了同情的叹息。有时她也精神忧郁,风企图控制她的行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春节放假之前,王诚对租赁的礼堂有点不放心,抽空查看了一下礼堂的现场,围墙已经修好,大门口的铁门,也已经安装好,正如同陈书记说的一样,完全按照签订合同之前的要求,如期完工,王诚感到自己的老家的村干部,确实也是一个实干家,非常开心。春节期间,王诚趁一家人来大家哥吃年酒之际,抽空请大哥一起来礼堂,姐夫及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是一个在街上看到狗就想往上扑的人,即使是别人家的狗。我自己也养狗,想说说我与狗的故事。我养的第一只狗,是二伯送的马尔济斯,我们家叫它仔仔,它是流落到二伯开的餐馆里的。在找了几次它的原主人无果后,二伯把它送给了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它,小小一只,奶声奶气的叫着,看到我还有些胆怯不敢靠近,直到我抛出爱的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经过王诚的经营和管理,自己工厂生产的石墨圈产品,在质量、数量及交期方面,完全配合李氏机械厂生产的节奏,也让李氏机械厂的胡科长感觉非常满意。李氏机械厂的李老板,是一个精明的人,他抽空请财务计算了一本帐,结果一出来自己厂内生产的石墨圈的产品成本,远高于王诚供货的产品成本。于是,李老板就给王诚打了一个电话......【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没有试过,一个不经意间,你不小心触碰了一下某样东西,你的整个灵魂都被它触动了,或许,并不是简单的触动,而是,震,与撼。题记这世上的每个大人,他们曾经,都当过孩子,人们常言,三岁定八十。许是吧,我很喜欢,也很习惯地去了解属于人类的三岁。我曾经尝试着把大学三年遇到的孩子进行分类农村中淳朴厚实的孩子,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经过自己的计划,在夫人建萍的大力支持下,筹备工作顺利进行,并很快在自己的工厂,生产了第一批样品,经过李氏机械厂的检验,符合要求,王诚拿到自己工厂第一份订单,喜悦与忧虑参半。开心的是,工厂有活可干了,担心的是,自己的亲戚,文化不高,能否保证质量,并按时交货。第二天,王诚起了一个早,吃过早饭,跟建萍说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刘麻子和常涛好上了,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故事的开始招人笑话,一个俗不可耐、老掉牙的老套情节。刘不和常涛从镇上回学校,有一个小屁孩骑单车从坡顶直冲下来,眼见着就要撞上常涛,一直屁癲屁癲跟在她们后面的刘麻子奋不顾身推开了常涛。一个典型的英雄救美的套路。唯一不同的是,刘麻子没落下好。在刘麻子失去平衡的时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叫张远山,家住信阳市罗山县青山镇岳山村,也就是在一个僻静的小山村里。我是1990年11月3日出生,家里有四口人,父亲、母亲及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弟弟。我出生在初冬天气有些寒冷,恰巧家中又没人,母亲刚生下我后就不能动弹,才出生的我在地上待了近一个小时,导致脑部严重缺氧,造成不可逆转的后果形成了脑瘫。由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北境狼烟以休数十载,我依旧记得兄长出征时的洒脱与豪情,兄说等我回来就娶你,我坚信我的哥哥能来。十三年了(叹息)当时的帅府一夜之间就成了禁地,数万忠魂长眠于北境,我的兄长,你在哪里?他人都说你已战死,可我坚信你活着,你答应回来要娶我的还没兑现你怎能舍得丢下我一人。瑟瑟寒风呼啸而过,当年的美好现在只剩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多情之皎洁明月,洒下月华照人间。思故友,恍若闻其声,蓦地回首,只余风弄影。——题记。执着手中的笔,望着纸笺却不知从何下笔。蓦然抬首望天,我竟被天上那皎月吸引了去。那天是深邃的,似是玄色,又似深蓝深紫,神秘却又全数展现在人的眼前。彼时,一轮月儿已然掠过柳梢,爬上了深邃的天。月华散下,散到我的鼻尖。飘飘......【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一直想要,和你一起,走上那条美丽的山路。有柔风,有白云,有你在身旁,倾听我快乐和感激的心。回忆2011年,那时候正和世界青年大会中国最美女孩、中国民族文化工委官方活动祈福中国,爱传百城主人公李姗殷参与山区学校派送温暖包的话,如果没有那次活动,我和她可能不会相识、相恋、相知、相爱,向世昆介绍说。我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能想象到我的痛苦吗?你能体会吗?不,你永远体会不了。当我最开始遇到他的时候,你能想象到我们会走到一起吗?他那么帅,脚还那么大,我以为我们不合适,最后惊奇的发现,他万里挑一,遇上了我,你知道的,他本来最讨厌这样选来选去,很难挑。不过最后我们还是在一起了,或许这就叫缘分吧!最开始的时候,那是一段多么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经过几个月的准备,王诚在自己的老家,创办了一个自己的工厂,在兄弟的帮助下,加上夫人的全力支持,今天,第一批自己工厂生产的产品顺利出来,王诚非常开心,特地去小镇上,买了几瓶啤酒,跟自己的父亲、兄弟一起分享。万事开头难,前期的准备工作,今天,终于,有了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建萍催王诚说晚饭后,我们早一点回......【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火热的军营里今天却有些伤感,因为到了老兵退伍的时候了,同志们都哭的很伤心,拥抱在一起不想让老兵离开军营,真希望时光能够倒流,再和老兵相聚在一起。接老兵的火车进站了,新兵们哭的那样悲伤,总是在失去以后想再次拥有,总是一次一次惹老兵生气,总是在离别时想回头望着老兵的背影,总是不希望老兵背影消失在眼前。夜......【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最近,忽然发现我家附近的知更鸟不叫了,只在白天偶然听到牠们的叫声,飞来飞去好象挺忙似的。百思不得其解,也许牠们从前天天那么早起床就叫,累了吧?但已经有一段相當长时间休息,体力也该恢复了。嫌我家环境不好,搬家了?也不是,我家环境没什么改变,白天也常听到牠们另星的叫声,只不过不是和呜的乐曲,难道牠们不快......【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天,王诚正在李老板的工厂上班,身上的BP机突然响了,一看电话号码,是老家的电话.于是,他连忙在自己的办公室,回了一个电话,原来是大哥打的BP机。大哥王忠在电话中说王诚,关于铁皮棚一事,我已经跟表弟当面谈过,他造了一个价格表,你什么时候,回老家时,先看看,说行的话,就叫他抓紧时间做。好的,大哥,我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成人宝宝望着手中的成人尿裤(尿不湿),心不甘情不愿地终于将它穿在自己身上了,企图用它把不听指挥,失控排出的尿液阻击拦截趁早兜住。这种行为,成人宝宝自己都覚得简直可笑、可惜、可悲、可叹、可恨!一辈子了,还不能控制排尿行为,让自己终于像宝宝一样将尿布兜在身上。的确,宝宝的排尿行为有点反常了,虽然,年纪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个初冬的傍晚,忽闻有朋友从远方来,不亦乐乎!说是朋友其实就是同学,只是我们一起高中毕业,下放,到他考上大学,我们参加工作后,就一直相聚甚少,联系也不多,这次他远道回来,我们该好好聚聚,好好地款待他。早就听说大源渡的野生河鱼味道不错,极其鲜美,不妨就此机会我们一起去试一试,尝尝鲜。这家伙长期浪迹都市......【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