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 女(小小说)_路 女(小小说)伤感随笔- 查字典随笔网

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随笔网 > 伤感随笔>路 女(小小说)

路 女(小小说)

发布时间:2017-10-11 17:39 投稿者: 北友(本名杨友)
一条公路从小村头经过,路边上有两间小屋,小屋是一个女人开的小卖店,经营一些小食品、饮料和香烟什么的。女人三十七、八岁年纪,白净净的脸,水汪汪的两只大眼睛,模样也挺中看。小卖店经营的商品很简单,村里没有多少人到这里来买东西,小卖店一天卖不了几个钱,女人仿佛也不在乎赚钱多少。清闲时,女人就站在小卖店门口......

  一条公路从小村头经过,路边上有两间小屋,小屋是一个女人开的小卖店,经营一些小食品、饮料和香烟什么的。

  女人三十七、八岁年纪,白净净的脸,水汪汪的两只大眼睛,模样也挺中看。

  小卖店经营的商品很简单,村里没有多少人到这里来买东西,小卖店一天卖不了几个钱,女人仿佛也不在乎赚钱多少。清闲时,女人就站在小卖店门口看过往的车辆。

  开那个小卖店,一年赚不了几个子儿,图啥?

  整天打扮得俏俏的,不图卖货卖风骚,那赚头,谁能比?从村庄里走出几个人,边走边议论女人,话语中带着鄙夷。

  女人转过脸,翻翻眼珠,白多黑少。那是抗议。

  嘀嘀汽车喇叭声传过来,女人调整了眼珠的黑白比例,脸上的愠怒倾刻消失。

  一辆长途班车在女人面前停下来。没有人下车,也没有人上车。

  女人满脸笑容地走到车旁小黑熊,要过岭了,注意呀!

  没事儿!你惦记着我,我惦记着你,说什么也不能把车往沟底开......小黑熊一脸诡秘的笑。

  你这狗崽子别耍贫嘴儿,想吃奶回来老娘管你够!咯咯咯......

  车上的旅客们个个都皱着眉头,耽误时间是旅客们最反感的事。这女人真是没治了,专爱跟司机们打情骂俏。凡是在这条公路上坐过车的人都见过这样的场面。女人就像是这条公路上的大总管,每天忠于职守地站在小卖店门口执勤。过往车辆都要在女人面前停一停,无论是客车或货车,司机们都那么乖,谁也不敢闯女人的红灯。没话找话也得唠上一会儿,娘啦儿的那一套屁话。女人有时候把瓜果梨桃、大枣、花生什么的往司机手里塞,像嘱咐儿子似地说上岭、下岭加点儿小心!

  旅客们烦透了这个女人,免不了悄悄地骂上几句骚娘儿们。

  女人依然我行我素,乐此不疲。

  女人老公是县里交通警察大队长,姓雷,平时蔫耷耷的不爱说话,但训起违章或肇事的司机来却像打雷一般,处罚也狠。司机们都怕他,背后叫他雷公。雷公跟司机们打交道多,女人就认识了许多司机。

  嘀嘀又一辆长途班车在女人面前停下。女人看看司机的脸色,带着嗔怪的口吻说二愣子,你驴脸拉得那么长,难看死了!跟领导闹意见啦还是跟旅客打架啦?有话说,有屁放,动什么肝火?气大伤身,知道不?话说破无毒,屁放了肚子舒服,有什么过不去的?

  驴脸扑哧笑了嘿嘿,没跟领导闹意见,也没跟旅客打架......

  啊?呵呵,我明白了,准是在家里跟老婆闹别扭了!

  没......没啥事儿,就绊两句嘴......

  在家跟老婆绊两句嘴,手里握着方向盘,心里生着闷气,你想玩险的呀?前边就要过岭了,你可要留点儿神!你老婆的事儿有我呢,回来时我跟你一起进县城,保证叫你老婆今晚上顺顺溜溜地伺候你......

  驴脸嘿嘿地笑了。车缓缓地开走了。

  从女人的小卖店往南一公里有一座高山,叫云梯岭。上岭十八盘,下岭十八弯,坡陡弯急。三年前曾有一辆满载旅客的长途班车摔进谷底,死亡数人,生者皆伤。据有关部门分析事故的原因并非全在路险......后来,后来,舍不得离开乡下老家的女人便在村头开了这个小卖店,女人就像一位女神每天在这里检查司机们的情绪。令司机们怯步的云梯岭再也没有发生过事故。只是村里人依然说些带臊腥味儿的话贬斥女人,旅客们依然厌烦女人的打情骂俏,司机们却对女人崇拜如神。也许正是由于他们对交警大队长夫妇的一敬一畏给他们带来了一路平安、日日平安......

12下一页

上一篇: 老祥爷(小小说)   下一篇: 一个女性如何打击女性
1、“路 女(小小说)”由查字典随笔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随笔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路 女(小小说)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suibi-11752/,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伤感随笔
入夜,读木心。哥伦比亚的倒影是木心先生的散文集。今夜,我只读了其中的一篇同车人的啜泣单是第一句秋天的早晨,小雨,郊区长途公共汽车站,乘客不多。浅浅淡淡,却又回味无穷。木心先生的文,时而洒脱,时而委婉,时而克制,时而激昂。文字随着那流淌着的情绪,时而起舞,时而酣睡,时而嬉戏。在这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还记得吗?,曾与我相伴过的那些瓦房,秋天屋檐上的雨,如晶莹透亮的蜜糖,滴滴融化在我的梦里,夜猫抖擞着身子,一跃而上,披了满身的星,得意却撞在那烟囱上,发出一阵绵长的呻吟,拴满玉米棒的朽木上,有人把它踏得咔嚓响,似乎连老鼠壁虎的行踪,也能被它揭个不漏,门口窗口,总飘荡着牛屎猪尿的味道,过街的大娘嘴里吐......【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日落时分,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我还是那样,喜欢在日落时分于你相会。那垂西的晚霞淡淡然地托着最后的一抹斜阳,好像在千般不舍地嘱咐着什么,仿佛太阳将要离去多时,把无穷尽的黑夜抛在这里似的。我坐在一簇簇的绿叶之下,看那淡淡然的光斑驳地洒在我身上,迟迟不肯消失。我舍不得这些温柔时光,舍不得这样的岁月静好,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近一两个月,喜欢上了夜跑这是后知后觉......不知道是受体重飙升的刺激,还是受自律方能自由的驱使,还是前段时间邪不压正男神的魔力,让我在不知不觉中坚持了近两个月。夜幕降临,戴上耳机,将声音调节到耳朵能承受的最大声呗,这一刻,汽车的鸣笛声,路人的喧闹声,夏日的知了声,一切与我隔绝,只有音乐,那浮浮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剪彩仪式结束后的第二天,王老板又着手实施年前计划的新产品研发。王老板自忖过去二年,箱包切割系列产品,经过公司老板的大力推销,再加上华东交易会及广交会的展示,赢得了客户的亲睐,也真正地吸引了马来西亚的客户,下一步的箱包切割六轴机,就是我们公司今年的重点研发项目。想到这些,王老板叫来了统计员小沈,将自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生有些东西是注定的,不能总纠结于被真相后,傻傻的去不顾一切的去问对方为什么?活的大气一些,潇洒一些。不知道为什么?渐渐的都随着时间,我的自信,我的世界都没有了阳光,没有了欢笑,没有了...哈哈,很高兴又一次被真相。没有伤心,没有难过,只有赤条条的讽刺,和对现实的低估。从此我便不再有希望,努力的成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王老板在佳诚老厂及佳诚新区工地之间每天来回穿梭,不忘挂在自己心头的新产品的研发进度。他及时跟踪六轴机板金配件的外协进度,同板金件加工客户,进行了认真的沟通。最终,在佳诚约定时间内,对方及时送来了六轴机的板金配件。李工也根据上次短会上研究的有关方案,及时绘制了有关六轴机底盘的焊接加工图,复印后,送请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随着佳诚公司新厂房开始建设,王老板每天的工作,比以前更忙了。上午快速安排好工厂的种种要事之后,就往新厂那边跑。王老板的态度是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深入工地第一线,及时掌握新厂房的建筑质量与进度,这是一个百年大计,来不得半点虚的。马来西亚的汉斯先生一行,按照预定的计划,在加兴外贸结算公司邱经理陪同下,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剪彩仪式结束之后,王老板和胡老板一起,陪同客人,走进边上预先叫好的大巴士,载着与会的客人,朝着预定的圣雷克包厢前进,半个小时不到,汽车进入了酒店的大门。随后,王老板和胡老板,引领自己的各路朋友,进入酒店预定的大包厢。王老板的弟弟王杰,按照哥哥的关照,早已经在大酒店的包厢内和桌子上,放好了烟酒,喜迎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天朋友邀约,晚上一起吃饭。席间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不算漂亮,也不算难看,很平常的那一种。她的服饰质地、款式都不错,一看就知道肯定不便宜。可惜的是,并不太适合她,没有给她加分,反倒让她看起来有种暴发户的感觉。事实上,她还真就是个暴发户,煤老板,十分有钱。她说话透着口音,一听就知道是邻县人。这让我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看来今天的运气是不够好,夕阳西下了,在岸边晒了一天的我,还是一无所获。又坚持了20分钟,看看暮色将临,离家还有二十几里路,我收起钓具,准备撤退。骑上电动车,刚走了几百米,就感觉不对劲,下来一看,我傻眼了不知什么原因后轮一点气也没有了!今儿够倒霉的!这前不着村后不挨店的,我该咋办呢?天色已晚,原来在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天,王老板正在自己的办公室,正要查看本月出货的产品的完成情况。胡老板正好从嘉兴打来了电话,胡老板在电话中说道马来西亚的汉斯先生,打来了电话,询问他们的订单,生产得如何?他们要来我们公司验货。王老板说道他们的订单,前面车间已经完成,现在正在装配车间生产,请他们在下个月,来我们公司验货。下午,王老板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三伏天,经常是高温闷热,雷雨交加,多少人家,空调昼夜不停,超负荷的运转着。出门的人们天蒙蒙亮时已出了门,就为错过火辣辣的太阳,涂个阴凉。路上的人们,太阳伞,遮阳帽,齐齐上阵,手里还摇着各样小扇,嘴里嘀咕着热得难受。谁也不愿在外面多待一些时间,宅在家里倒是悠闲。就是这样的天气里,在火车东站旁边工地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戏文里的三娘教子京剧和川剧里都有三娘教子这个剧目,那剧的内容说的是明代,儒生薛广,往镇江营业。适遇同乡人,便托带白金五百两回家。不料其人吞没白金,购一空棺,停厝荒郊,当作薛广灵柩,并回乡报知其家,薛家举室嚎啕,随即使老仆薛保运回灵柩安葬。薛广娶有一妻二妾,张氏、刘氏、王氏,其中刘氏生有一子,乳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近日台风张扬,真是喜欢这样的恶劣天气,一出门一阵风扑面而来,裙子也会扬起,脚步轻快,日月如梭。之前有些事情看不透,在心里耿耿于怀。发芽,然后疯狂长大,经历了各种狂风暴雨,它就在肚子里溃烂,以为自己无所谓了,其实它还在那里隐隐作痛。要离开了,真的要离开这个曾经最想离开的地方。旧人,旧景,都将在脑后。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个礼拜,国宝档案,人民的胜利系列电视节目,三大战役(辽沈、淮海、平津战役,历时二十来天,终于播放完了!二十天来,白天忙于工作,晚上有时间才观看,打发着漫漫长夜和无聊的时间。还好,有国宝档案的陪伴,帮我度过着漫漫人生长路,和愉快时光!说来好笑,不知几时起,每次观看国宝档案,喜欢了截图看,边观看,边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王老板付出高新技术园区的征地定金之后,根据自己公司产品的特点,又跟胡老板上嘉兴参观了一些同行外资企业的厂房结构及布局,最后,两个老板经过认真的讨论,定下佳诚公司厂房的规划建设方案,并迅速邀请县建筑设计院的专家,设计有关的厂房,以便早日进行公司新厂区的建设。佳诚公司的厂房建筑设计图纸出来之后,王老板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第二天一早,两个老板在县城的圣雷克酒店用完早餐后,开车一起赴佳诚公司上班。王老板安排好今天车间要完成的任务分派之后,就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胡老板已经给王老板泡好了一杯绿茶。王老板笑着说道谢胡老板,你已经给我泡好了茶。胡老板笑着说道难得有个给王老板泡茶的机会,当然要努力做好这个工作。王老板走到自己的坐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每年,她都会在这个日子来到这里,等着一个人来接她。她的眉梢上粘着遥远的思念,掌心里攥着甜蜜的期待,颠沛的流年里写着白发的苦楚,皱纹中嵌入了无言的沧桑。梨木的拐杖柱着失去了的岁月,轮回了几十个春秋。风干了泪,吹瘦了心,摇曳的树叶凋零了繁华,老去了娇艳。夕阳下,孤独的她踩着自己长长的佝偻的身影。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春节后,三月的一天,县经委林可斌主任给王老板打来了电话,他在电话中说道王老板,县高新技术开发区已经正式启动,你记录一下,我们县高新区有关领导的电话号码。王老板说道谢林主任的关照,你说的领导电话号码,我已经记好了,谢谢你,有空来我们公司指导工作。林主任谦虚地说道王老板,我们是朋友,不用谢!为了让自己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是1995年出生的,生下来我就和别的孩子不一样,我不会哭,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不哭,可能是我不想哭吧,之后大人们才发现这是一种病。小时候也没看出来,自己哪里和别的小孩不一样,小时候我会在地上爬,也会玩玩具,我最爱玩的玩具就待说是积木了,我会搭出好多不一样的东西出来,搭的什么时间太远都给忘了。我还喜欢......【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昨日之日,谁在某处哭今日之日,谁在某处笑暴风雨们某个时刻必将无力有福者们某个时辰必然堕落有人说过火,毁坏世界的份冰,一样足够,一样伟大但是,像他们,无畏地骑士啊一定不愿就此倒下,并且对沉默着,有时以快乐,以困顿那就让那些风,都将世上的痛苦与幸福再卷入房子瞧瞧他们,所搅动的世界但是确知,未来的日子必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时代在发展,科技在进步,足不出户,便可吃到各种美食,。有一个伟大的而神圣的行业便悄然诞生,那就是送餐员,我们习惯的叫他们外卖小哥。风雨无阻,时刻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手机一响就会立即接单,赶往美食店取货,不到半个小时,美美的饭菜就送到了你家门口。我曾经点了一次外卖,因为是第一次用这个软件不是很熟悉,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春节过后,佳诚公司年前发放的福利,也就是释放企业的效益红利,着实让在职的员工,感受到了佳诚公司老板的诚意,让广大员工吃了定心丸。所以,大年初九一上班,除了外地的少数几个员工家中有事,提前做好了请假,推迟上班,其他的员工,都准时到公司上班。王老板自言自语道你心中有了员工,员工也一心向着公司,人心都是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弗妮路被喷泉团团围住瞬间卷入太空泥下,他被重重的摔在一片超级黏土上,头晕晕乎乎的他无力地爬了起来。眼前一片海盐色的幻影泥洋忽明忽暗,弗妮路踩在一条明亮的浮云上,浮云悠闲地漂浮着,它哼着低沉的小曲儿。忽然一阵阵冰雹袭来,云朵化为乌有,他再一次跌入一层陌生的麟石桥,地面铺满了青苔藓。路两边的树枝矮精灵们......【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