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祥爷(小小说)_老祥爷(小小说)伤感随笔- 查字典随笔网

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随笔网 > 伤感随笔>老祥爷(小小说)

老祥爷(小小说)

发布时间:2017-10-11 17:39 投稿者: 北友(本名杨友)
柳庄村中心有个小广场,老头、老太太们每天都聚在一株弯弯的老柳树下坐着小板凳、小马扎聊天。老人们今天聊得挺开心,明天就不知道哪一位作古了。村里人都说小广场离鬼门关不过一步之遥,所以,大家就把小广场称为鬼市。走的走了,没走的还有新步入老人行例的照常到鬼市来闲坐。村里只有老祥爷不愿到鬼市来,他觉得鬼市阴气......

  柳庄村中心有个小广场,老头、老太太们每天都聚在一株弯弯的老柳树下坐着小板凳、小马扎聊天。老人们今天聊得挺开心,明天就不知道哪一位作古了。村里人都说小广场离鬼门关不过一步之遥,所以,大家就把小广场称为鬼市。

  走的走了,没走的还有新步入老人行例的照常到鬼市来闲坐。村里只有老祥爷不愿到鬼市来,他觉得鬼市阴气森森的,往哪儿一坐心里就不舒服,仿佛坐在阎王殿门口似的......

  这天,老祥爷坐上长途班车进城了。老祥爷的儿子在城里是一家个体商户,这些年颇有发展。老祥爷在家里呆得烦了,就到城里风光几天,城里比乡下热闹,看的听的新鲜事多。儿子、儿媳妇都很孝顺,吃的玩的都安排得很周到。但老祥爷一个庄稼佬,新鲜几天过去了,还是想家,城里好是好,不过人老了,上街遛达不辨东西南北,人多车多,走路也不能随便,哪如老家那地方又自由又安全?这天晚饭后,老祥爷对儿子、儿媳说过两天我要回家去,有件事想跟你们说说......

  儿子说爸,有什么事您只管说,我们照办就是了。

  老祥爷说我死后你们打算怎么办丧事?

  儿子一听笑了爸,您身体这么硬实,怎么提这事儿?

  老祥爷说人活百岁也得死,哪个能长生不老?

  儿子沉吟半晌说爸,您放心,我们一定让你老走得风风光光,花个几万儿子不在乎,只要您愿意,儿子给您买块好风水地建墓穴可以吧......

  老祥爷说你说话可要算数!

  您不放心?要不就到公证处去公证一下。

  老祥爷说那倒不必,不过我就要你们马上兑现把钱给我......

  儿子说您还是不相信我们呀?那好,就先给您三万元,这样总算可以吧?

  三万是不是少点儿?如今乡下人发丧老人都很气派,你大小也是公司老板,两万块钱又买茔地修墓穴,发丧时还要请吹奏班子、请歌舞团,花圈纸扎......三万怕是不够......

  儿子笑了爸,您不用跟儿子讨价还价了,再添一万怎么样?

  我知道你们辛辛苦苦赚来的钱不容易,太铺张了我心里也不落忍。老祥爷说,就这样,拿钱吧。

  第二天,儿子把四万元钱存款折交给了老爸爸,老祥爷接过存款折揣在衣兜里,又住了两天就回乡下老家了。

  最近,柳庄村党支部、村委会做岀一项决议,要发动群众改造村容村貌,第一项工程就是把村中心的鬼市改建成街心花园。这个决议大得人心,村民们都热烈支持。经过规划,要在花园中心建凉亭,左右连接小长廊,凉亭前建花坛,广场四周栽植松柏。为了节省资金,除凉亭、长廊包给工程队外,其余全部发动村民义务劳动来完成。老人们都非常高兴,并且都到工地干些力所能及的活儿,连从不到鬼市坐一会儿的老祥爷也来参加义务劳动。经过两个来多月的紧张施工,鬼市改造顺利完成。小小的街心花园玲珑别致,十分美观,鬼市的阴影不复存在,呈现出一派吉祥的之气......老人们每天三三两两地来到小花园的亭子里、长廊下聊天,谈古论今。讲的、听的都兴趣盎然,如醉如痴,个个都像老仙翁似的......

  老祥爷特意给儿子打了电话,说村里近来变化很大,要儿子回来看看。

  儿子很痛快地答应了,说看村里变化是次要的,最主要的还是看老爸老妈。几天后,儿子回来了,老祥爷把儿子领到街心小花园,笑呵呵呵地说让你回来是请你验收这鬼市改造工程......

  儿子一听就愣了让我验收?

  老祥爷说现在我把实话告诉你吧,我那四万元发丧费就这么用了......

  儿子听了大感惊讶,原来老爸跟他绕了那么大的圈子预支发丧费是为了改造鬼市!儿子颇受感动,对老爸说,改造工程还有什么需要完善的他宁可在其它方面节省,一定让老爸爸满意......

  老祥爷呵呵笑了别的不用讲了,到那一天我的丧事一定要简办......

12下一页

上一篇: 活祖宗 (小小说)   下一篇: 路 女(小小说)
1、“老祥爷(小小说)”由查字典随笔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随笔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老祥爷(小小说)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suibi-11751/,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伤感随笔
剪彩仪式结束之后,王老板和胡老板一起,陪同客人,走进边上预先叫好的大巴士,载着与会的客人,朝着预定的圣雷克包厢前进,半个小时不到,汽车进入了酒店的大门。随后,王老板和胡老板,引领自己的各路朋友,进入酒店预定的大包厢。王老板的弟弟王杰,按照哥哥的关照,早已经在大酒店的包厢内和桌子上,放好了烟酒,喜迎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天朋友邀约,晚上一起吃饭。席间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不算漂亮,也不算难看,很平常的那一种。她的服饰质地、款式都不错,一看就知道肯定不便宜。可惜的是,并不太适合她,没有给她加分,反倒让她看起来有种暴发户的感觉。事实上,她还真就是个暴发户,煤老板,十分有钱。她说话透着口音,一听就知道是邻县人。这让我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看来今天的运气是不够好,夕阳西下了,在岸边晒了一天的我,还是一无所获。又坚持了20分钟,看看暮色将临,离家还有二十几里路,我收起钓具,准备撤退。骑上电动车,刚走了几百米,就感觉不对劲,下来一看,我傻眼了不知什么原因后轮一点气也没有了!今儿够倒霉的!这前不着村后不挨店的,我该咋办呢?天色已晚,原来在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天,王老板正在自己的办公室,正要查看本月出货的产品的完成情况。胡老板正好从嘉兴打来了电话,胡老板在电话中说道马来西亚的汉斯先生,打来了电话,询问他们的订单,生产得如何?他们要来我们公司验货。王老板说道他们的订单,前面车间已经完成,现在正在装配车间生产,请他们在下个月,来我们公司验货。下午,王老板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三伏天,经常是高温闷热,雷雨交加,多少人家,空调昼夜不停,超负荷的运转着。出门的人们天蒙蒙亮时已出了门,就为错过火辣辣的太阳,涂个阴凉。路上的人们,太阳伞,遮阳帽,齐齐上阵,手里还摇着各样小扇,嘴里嘀咕着热得难受。谁也不愿在外面多待一些时间,宅在家里倒是悠闲。就是这样的天气里,在火车东站旁边工地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戏文里的三娘教子京剧和川剧里都有三娘教子这个剧目,那剧的内容说的是明代,儒生薛广,往镇江营业。适遇同乡人,便托带白金五百两回家。不料其人吞没白金,购一空棺,停厝荒郊,当作薛广灵柩,并回乡报知其家,薛家举室嚎啕,随即使老仆薛保运回灵柩安葬。薛广娶有一妻二妾,张氏、刘氏、王氏,其中刘氏生有一子,乳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近日台风张扬,真是喜欢这样的恶劣天气,一出门一阵风扑面而来,裙子也会扬起,脚步轻快,日月如梭。之前有些事情看不透,在心里耿耿于怀。发芽,然后疯狂长大,经历了各种狂风暴雨,它就在肚子里溃烂,以为自己无所谓了,其实它还在那里隐隐作痛。要离开了,真的要离开这个曾经最想离开的地方。旧人,旧景,都将在脑后。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个礼拜,国宝档案,人民的胜利系列电视节目,三大战役(辽沈、淮海、平津战役,历时二十来天,终于播放完了!二十天来,白天忙于工作,晚上有时间才观看,打发着漫漫长夜和无聊的时间。还好,有国宝档案的陪伴,帮我度过着漫漫人生长路,和愉快时光!说来好笑,不知几时起,每次观看国宝档案,喜欢了截图看,边观看,边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王老板付出高新技术园区的征地定金之后,根据自己公司产品的特点,又跟胡老板上嘉兴参观了一些同行外资企业的厂房结构及布局,最后,两个老板经过认真的讨论,定下佳诚公司厂房的规划建设方案,并迅速邀请县建筑设计院的专家,设计有关的厂房,以便早日进行公司新厂区的建设。佳诚公司的厂房建筑设计图纸出来之后,王老板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第二天一早,两个老板在县城的圣雷克酒店用完早餐后,开车一起赴佳诚公司上班。王老板安排好今天车间要完成的任务分派之后,就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胡老板已经给王老板泡好了一杯绿茶。王老板笑着说道谢胡老板,你已经给我泡好了茶。胡老板笑着说道难得有个给王老板泡茶的机会,当然要努力做好这个工作。王老板走到自己的坐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每年,她都会在这个日子来到这里,等着一个人来接她。她的眉梢上粘着遥远的思念,掌心里攥着甜蜜的期待,颠沛的流年里写着白发的苦楚,皱纹中嵌入了无言的沧桑。梨木的拐杖柱着失去了的岁月,轮回了几十个春秋。风干了泪,吹瘦了心,摇曳的树叶凋零了繁华,老去了娇艳。夕阳下,孤独的她踩着自己长长的佝偻的身影。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春节后,三月的一天,县经委林可斌主任给王老板打来了电话,他在电话中说道王老板,县高新技术开发区已经正式启动,你记录一下,我们县高新区有关领导的电话号码。王老板说道谢林主任的关照,你说的领导电话号码,我已经记好了,谢谢你,有空来我们公司指导工作。林主任谦虚地说道王老板,我们是朋友,不用谢!为了让自己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是1995年出生的,生下来我就和别的孩子不一样,我不会哭,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不哭,可能是我不想哭吧,之后大人们才发现这是一种病。小时候也没看出来,自己哪里和别的小孩不一样,小时候我会在地上爬,也会玩玩具,我最爱玩的玩具就待说是积木了,我会搭出好多不一样的东西出来,搭的什么时间太远都给忘了。我还喜欢......【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昨日之日,谁在某处哭今日之日,谁在某处笑暴风雨们某个时刻必将无力有福者们某个时辰必然堕落有人说过火,毁坏世界的份冰,一样足够,一样伟大但是,像他们,无畏地骑士啊一定不愿就此倒下,并且对沉默着,有时以快乐,以困顿那就让那些风,都将世上的痛苦与幸福再卷入房子瞧瞧他们,所搅动的世界但是确知,未来的日子必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时代在发展,科技在进步,足不出户,便可吃到各种美食,。有一个伟大的而神圣的行业便悄然诞生,那就是送餐员,我们习惯的叫他们外卖小哥。风雨无阻,时刻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手机一响就会立即接单,赶往美食店取货,不到半个小时,美美的饭菜就送到了你家门口。我曾经点了一次外卖,因为是第一次用这个软件不是很熟悉,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春节过后,佳诚公司年前发放的福利,也就是释放企业的效益红利,着实让在职的员工,感受到了佳诚公司老板的诚意,让广大员工吃了定心丸。所以,大年初九一上班,除了外地的少数几个员工家中有事,提前做好了请假,推迟上班,其他的员工,都准时到公司上班。王老板自言自语道你心中有了员工,员工也一心向着公司,人心都是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弗妮路被喷泉团团围住瞬间卷入太空泥下,他被重重的摔在一片超级黏土上,头晕晕乎乎的他无力地爬了起来。眼前一片海盐色的幻影泥洋忽明忽暗,弗妮路踩在一条明亮的浮云上,浮云悠闲地漂浮着,它哼着低沉的小曲儿。忽然一阵阵冰雹袭来,云朵化为乌有,他再一次跌入一层陌生的麟石桥,地面铺满了青苔藓。路两边的树枝矮精灵们......【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通过县城酒店的宴请,王老板跟胡老板心里,已经瞄准了下一个目标,就是在县城规划的高新开发区,下一盘大棋,准备再大干一场,来一个历史性的突破。时间很快,又是一个农历的年底,王老板跟胡老板一商量,干部及员工的年终奖金,都在去年的基础上,来一个提高。王老板说道我们今天拿到了高新技术企业的牌子,说实在的,也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公司放假没有几天,就到了一年一度的农历春节。王老板的儿子王涛,从南京大学回来探亲,一家人一起围在桌子上吃年夜饭。父亲问道王涛,你现在学习情况如何?爸,我已经考上了我们学校物理系的研究生,还要学习三年里。王老板说道你本科学的是物理专业,现在是考了什么专业的研究生?老爸,我以前跟你说过的,是跟物理有关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倘若世界是一间小屋,那么爱心就是温暖小屋的火炉;倘若世界是一棵大树,那么爱心就是滋润大树的养料;倘若世界是一根蜡烛,那么爱心就是点亮蜡烛的火柴。爱心是困难中不求回报的一点帮助;爱心是痛苦中情意浓浓的一声安慰;爱心是病痛中无微不至的一点照顾。当别人遇到困难需要金钱帮助,你若不能借出,那么你给予她一个微......【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王老板跟夫人在公园的一番聊天,虽然,表面上只是随便聊聊,其实,这也是王老板试试夫人的心思,对自己的想法,究竟如何考虑。夫人建萍的大力支持,让王老板更坚定了自己决胜明天的勇气和信心。于是,为了早一点了解县里对高新技术产业园的筹划真实情况,他托县机关工作的陈斌老同学,邀请县经委的林可斌主任,科委的周能主......【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县科委周能主任电话中的一句话,让王老板脑洞大开,这里一个历史性的机遇。王老板自忖佳诚公司刚刚通过了高新企业的验收,正巧,县委要成立高新技术开发区,这就叫天赐良机,目前租赁的厂房,是一个周边皆是工厂,已经没有了扩展的空间,所有的车间,显得拥护不堪,况且,厂房的租金,也是年年上涨。一天,王老板在家,跟夫......【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天上班之后,王老板安排好生产上的一些工作之后,自己在办公室内,思考下一步的工作目标与方向。虽然,佳诚公司的高新企业申请方面的专家验收,总算通过,但还有个五轴机有关国家的专利证书,还没有到达公司,这是一个问题,得委托县科委的周能主任,帮忙向国家知识产权审核办,打个招呼,让正式文本尽快到手。于是,王老......【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萍姐家离我家不是很远,比我大十岁,又是女孩子,因此我们交往也不多。但两家也经常来往,比较熟悉,平时遇见都亲切的喊一声萍姐。萍姐是家里的老大,下面还有一个妹妹和弟弟。萍姐不算漂亮,但打小学习很好,从小学、初中都名列前茅,但即使这样在八十年代末也不足以考上一个中专。于是萍姐初中毕业就在家里呆着。等萍姐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当他用心去靠近的时候,我感觉得到,我能感觉到他的沉默背后的心酸,我很累,很累。我想放声的大哭,我想要在我最伤心最难过的时候,我的身边有他,我不想要伤心的时候一个人呆着。就像有些话和别人说不出来,也说不出口,也说不上,我的死角,就是,我的心里关着一个伤痕累累的灵魂,破碎的心快要消融了,可是他不知道,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