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随笔网 > 伤感随笔>活祖宗 (小小说)

活祖宗 (小小说)

发布时间:2017-10-11 17:39 投稿者: 北友(本名杨友)
猪往前拱,鸡往后挠,都是本分。人呢,三分气在就要想着干点啥。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干,那还叫活着?老满爷就这么想。老满爷说,马儿吃饱了草料不让它驾辕拉套它就咴咴地叫,又蹦又跳,把地面踢得咚咚响。那叫龙马精神,庄稼人叫那龙性。老满爷也是一匹马,一匹老马。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年届古稀的老满爷没有千里之志了......

  猪往前拱,鸡往后挠,都是本分。人呢,三分气在就要想着干点啥。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干,那还叫活着?老满爷就这么想。

  老满爷说,马儿吃饱了草料不让它驾辕拉套它就咴咴地叫,又蹦又跳,把地面踢得咚咚响。那叫龙马精神,庄稼人叫那龙性。老满爷也是一匹马,一匹老马。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年届古稀的老满爷没有千里之志了,但老满爷还有些龙性,他只想在老屋的小院里栽上几棵果树,仿佛他之所以还活着,就是因为还要栽这几棵果树。老满爷这么想着,心里就觉得人生在世就是这么个理儿,活着,就要干点儿营生,干点儿营生才叫活着。

  栽什么果树呢?桃三杏四梨五年,核桃、栗子爷爷栽树孙子吃果,嗨,管那些干啥,对他来说栽什么果树还不是一样呢?老满爷一辈子没娶过女人,老光棍一条。

  老满爷挖了坑,栽了果树苗,然后就从村外的小河一担一担地担水往树埯里浇。人老了,步子很慢,身子摇摇晃晃,水桶里的水却平平稳稳,凝固了一般,不洒出一滴。那叫功夫,几十年练就的庄稼功夫!一粒粒汗珠从头上滚落下来,摔到地面上,老满爷就仿佛听到了脆脆的响声!老满爷知道,那响声是从他心底发岀来的,听到响声,他浑身的筋骨备受鼓舞......

  老满爷担了几回,把上衣甩掉,裸着肩背。那条红彤彤的扁担极残忍地压进皮肉里,很深。紫铜色的皮肤被挤压出油汪汪的汗,人老了,就那么点儿水分......

  小河清悠悠,映出一湾古老,映出老满爷山岩般的身影。老满爷蹲下身往水桶里舀水,舀出一曲哗哗的古歌,把水中的天光云影、山峦树石、村庄和弯弯的小路吟唱得舞之蹈之,婆娑袅娜,老满爷脸上的皱纹颤得如小河水面的涟漪......

  走过来一个人,望着老满爷一脸讪笑老满哥,逞能哪?土没脖子的人了,栽那果树你还能吃上果子呀?

  这老爷子是柳村最有福气的人,村人都叫他老福康,福寿康宁之意。老福康儿子、女儿都在城里工作,老福康尽享村人恭敬......

  老满爷抹了把汗,说嘿嘿,吃啥吃,给后人留个念想呗。

  老福康撇撇嘴你给谁留念想?你一个没儿没女的老光棍儿,埋进土里谁还想着你?

  老满爷不高兴了你这话不对!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你知道后世人咋样评论祖宗?老满爷说完两手一甩,担着水桶走了。老满爷忙,忙才叫活着,忙才有意思,忙是老满爷的享受......

  老满爷一辈子没尝过女人滋味儿,有条件当孙子没条件当祖宗。但柳村人敬佩老满爷,在老满爷壮壮时便为他刻了碑祖宗模范。柳村历代祖宗仅老满爷这位活祖宗获此殊荣。

12下一页

上一篇: 我愿与你为伴!   下一篇: 老祥爷(小小说)
1、“活祖宗 (小小说)”由查字典随笔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随笔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活祖宗 (小小说)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suibi-11750/,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伤感随笔
人的本性都是善良的,都带着美好的愿望来到世间,都有一个追求至善至美的理想。如果世界还处在混沌初开的时候,大家都是在同一个起跑线上,这样,绝大多数人的人生都会趋同。问题在于,人类自己都搞不清自己在这个宇宙中呆了多久,还能够呆多久,老祖宗早就把人分成了三六九等,阶层的差异、等级的差异、生活条件的差异,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時光游離,留不住你,刻在回憶里光影,像风中的叹息,何时凋零,却分不清,记得你说在一起时,是多麼的坚定,许下的愿望,回想起来,还是如此的好听,那样的心情,总任性,现在的心境,却无凭,我多想,回到过去,曾经约定,我又怕,所剩一切,已没光明,就已死心,我讨厌这岁月无情,把你我改变,不似曾经,关心也不知如何......【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海淀找房到朝阳又转丰台五里店借问租房何处有路人遥指杜家坎我在北京海淀区南辛庄住着,南辛庄准备拆迁。我便在丰台区杜家坎问了一个房子,我用我的三轮车,拉着我的行李和书到丰台去,半路上三轮车没电了,又下起了雨。在沙窝口,我等着希望有一个好心人帮我一下,把我的车拖到杜家坎,我给他们一些出租钱也行。但是没有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不用你管,你以为你是谁?你不过是我爸妈收养的一个孤儿!落落对慕容云喊道。我叫慕容诗,落落是我的小名,那个叫慕容云的,是我爸妈在我6岁的时候,收养的一个孤儿,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他性格很腼腆,不管我走到哪,他都喜欢跟着我,在我眼里,他就是我的跟屁虫。我的爸爸,是L集团的财务经理,一直以来,爸爸都是一个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在北京海淀区南辛庄住着,南辛庄准备拆迁。我便在丰台区杜家坎问了一个房子,我用我的三轮车,拉着我的行李和书到丰台去,半路上三轮车没电了,又下起了雨。在沙窝口,我等着希望有一个好心人帮我一下,把我的车拖到杜家坎,我给他们一些出租钱也行。但是没有人帮忙,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快递,他说他的三轮车也就一格电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话说山坑水倒流上山顶,那是古代神仙说的话。世代生活在农村的人们盼望把自己的户口迁入城市里去,去干啥?盼望去住高楼大厦、做城市人、做工人阶级、老年得拿退休金。这是乡村人梦寐以求的企盼!机会终于来了,而且来势猛!城里做官的放出好消息用钱可把农村户口卖出城里来,而且有工作机会......消息爆炸!村里的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生最大的坎,是自己心里的坎在没有决定要坎注册会计师之前,我一直觉得注会是与一个我遥不可及的职称考试,在还没有报名之前,我就已经被自己心里的这个坎所打败了,我觉得他在我心中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考试。直到有一天,我的小姐妹告诉我,为什么不试一下呢,你可以先报考一两门,先试试水,就算考不过,也没有什么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傅银昌这一段,先是撵走了傅全贵,接着又娶了美压群芳的侄媳妇,现在又撵走了傅老黑,心里乐滋滋的。这一天,他又带着两个乡丁来到香翠家,在床头上他不断吹嘘自己如何足智多谋,如何一手遮天,说谁要犯到他手里,定叫谁没有好日子过。经历过多重变故的佟香翠何等聪明,她早就听出这番话是说给自己听的,意思是让自己服服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条公路从小村头经过,路边上有两间小屋,小屋是一个女人开的小卖店,经营一些小食品、饮料和香烟什么的。女人三十七、八岁年纪,白净净的脸,水汪汪的两只大眼睛,模样也挺中看。小卖店经营的商品很简单,村里没有多少人到这里来买东西,小卖店一天卖不了几个钱,女人仿佛也不在乎赚钱多少。清闲时,女人就站在小卖店门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柳庄村中心有个小广场,老头、老太太们每天都聚在一株弯弯的老柳树下坐着小板凳、小马扎聊天。老人们今天聊得挺开心,明天就不知道哪一位作古了。村里人都说小广场离鬼门关不过一步之遥,所以,大家就把小广场称为鬼市。走的走了,没走的还有新步入老人行例的照常到鬼市来闲坐。村里只有老祥爷不愿到鬼市来,他觉得鬼市阴气......【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猪往前拱,鸡往后挠,都是本分。人呢,三分气在就要想着干点啥。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干,那还叫活着?老满爷就这么想。老满爷说,马儿吃饱了草料不让它驾辕拉套它就咴咴地叫,又蹦又跳,把地面踢得咚咚响。那叫龙马精神,庄稼人叫那龙性。老满爷也是一匹马,一匹老马。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年届古稀的老满爷没有千里之志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物设定女主女,男闺蜜男,女主母亲母,阿姨姨主旨由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的友情到令人深思的亲情,反映当今社会亲情的淡化,从而引发同学们对亲情的进一步思考。舞台说明女坐在长椅上微笑着憧憬着什么,纯音乐初雪起,男朗诵见或不见缓缓上台,走到女面前但其下跪,女稍有感触,融情于景(以刚开始让观众误以为他们为情......【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暖融融的春风吹进院子,杏月嫂就开始忙碌起来。她先把院子里的杂草清除干净,然后就准备翻土做畦种菜。农家女人都会精打细算,一方小小的院子种上各种各样的蔬菜,莳弄好了不仅可以满足自家食用,吃不完还能拿到集市上卖些零用钱。杏月嫂把院子收拾干净后,就在与西院桃月嫂家院子的分界线上刨了一道沟,用树枝夹了一道篱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古道村的张顺发在一位亲戚帮助下办起了一个小型肉鸡场。按照那位亲戚的指导鸡场实行三批倒第一批进1000只雏鸡,一个月后再进1000只,到第三个月第一批鸡出栏了,再进1000只。这样鸡存栏数始终保持2000只,以后每个月出栏一批育成鸡。初步计算,除去购雏鸡和饲料、防病灭病药品、育成鸡检疫费和雇小工开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伤心凉粉是四川名吃,因其调料中含有大量辣椒、胡椒,吃了凉粉的人都会被辣得眼泪汪汪,别人还以为食者想起了什么伤心事呢,故得名。题记一他忽然想到,女孩儿直到问他这句话之前,从来没有称呼过自己一声叔叔。每次他来到朋友家,朋友都要对女儿说叫叔叔。女孩儿却总是眸子亮亮地看他一眼,朝他莞尔一笑,就把头低下去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假期刚过,南溪迫不及待的回到学校,爱情的到来让这个懵懂的女孩瞬间成熟了起来。今天下午放学之后,要去队里找高建波,语文课上,老师在讲孔雀东南飞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来自乐府中古诗为焦仲卿妻作,这句话意思为孔雀鸟向东南方向飞去,飞上五里便徘徊一阵,孔雀东南飞在我国历史上的地位是什么?南溪站起来回答一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红衣女子穿过街道,走进小巷子里,守株待兔终于有结果了,高建波和队长跟着红衣女子走进一间院子,两人走进去,轻轻地敲了一下门,那红衣女子打开门,很惊愕地看着高建波和队长.我们是刑警大队的,请你接受调查。队长出示了证件。警察带走了红衣女子,完成任务了,首先想的是南溪,这一宿好累,好想她。月假到了,南溪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南溪一个人走进了果树林,颗颗果树上开满鲜花,压满枝。有一颗好高的树,树干很粗壮,南溪爬了上去,爬到很高的位置,南溪一只脚没踩住,滑了下来,眼看就要掉下去,说时迟那也快,一个高高人影过来,张开双手接住了南溪,男孩子脚下一滑,两人一起摔倒在地上,一不小心一男一女两人嘴唇碰在了一起,时间定格在这里,两双眼......【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到了高中,南溪和闺蜜何念念,退学南溪惊讶道。你为什么要退学啊?我要到山东的一家工厂打工,跟家里讲好了,我这么笨考不上什么好大学。何念念说。那你跟李淼说,何念念我舍不得你,你想啊,从初中到现在都是你和李淼背着我,你走了这枯燥的学习生活我怎么熬啊?我求你了别走,好不好?南溪,我决定的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香翠裴度庙会被劫一事,随即在寨里村掀起轩然大波。这是什么世道,竟然大白天劫人。这一定是土匪,官府也不管一管。可是谁来管?有人找到乡上,傅銀章早已无踪无影,乡丁们说都是民间所为,来无踪去无影,我们有啥办法?这事急坏了两个人,一个是海松,一个是二河。孟春那天回村里一说,先是傅洋喜气得大哭,捶胸顿足,大骂......【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王大豆要是生在古代,也应该能算是一个进士,可惜,他是一个倒霉蛋的进士,虽有满腹的经纶,眼看也到了而立之年,现在窘境到了连交租房的钱都没有,还欠了一屁股的债。他现在开始学画画也不是什么偶然,不是心血来潮,也不是兴趣所致,而是又找回了自己本能,今后想用它去找口饭吃。当初,王大豆就是从最牛逼的画画专业出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是我见到她时间最长的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小姑,别人这么打我,我咋打回去?几个小孩子缠着龄尹,比比划划着。龄尹说不怕,这么来。龄尹出手快,和孩子们比划着,变招巧,不带实劲。张家是习武世家,规矩多。拜访张师父的人也多,张师父忌讳别人跟他女儿说多话。我知道她是得着张师的真传,但张师不指望她与人比武争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感动如夏日里的一缕凉爽的清风,如冬日里一缕暖暖的阳光,如绝望中的一丝希望。应为我们拥有了感动,我们的人生才会如此美好。我还清清楚楚的记着,那件令我感动的事发生在三年级的一堂数学课上,老师教我们把作业本放在桌子上,没有作业本的到老师办公室喝茶。我把书包翻天覆地的找了一次都没找到,我吓坏了,我忘记带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如果非要说一个最对不起的人是谁,应该最属父母了,全世界,毫不夸张的说,全世界唯有父母真诚待你,从你娃娃落地的那天开始,到你长大成人,中间多少坎坷,多少心酸,做儿女的知道多少?家庭不算富裕,但是,父母从没让我们过一天苦日子,即使她们受苦,也会让我们吃饱穿暖,还记得那年实习,父母是怎么都不同意让我出去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昨夜飒冷我独处餐厅一隅校园里值得细品的夜甚短恁薄唯有一半残的明月柔抚人间暖入着甜甜的粘粥与热菜我最亲爱的人啊!我甚是想念,想您总暗淡疲劳的眼睛念您总因手颤而放多酱油的菜肴您可知女儿是有多渴望那日夜晚淡淡黄灯下举杯畅饮的我们这一次,我不想再傻傻等待娶亲的热闹场面,让傅银昌的头脑膨胀起来。他觉得自己就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