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随笔网 > 散文随笔>我还在长大,你却再也不会老了?梦露莫妮卡

我还在长大,你却再也不会老了?梦露莫妮卡

发布时间:2017-10-11 17:36 投稿者: 梦露莫妮卡
中午的太阳非常刺眼,我一整个上午都呆在房间里,对着一台红色蒙满灰尘的小电扇呼啦啦的吹着风。空气很燥热,就像随时都要自燃起来。我懒洋洋的趴在桌子上,两手牵着一本读者的两边书页竖在桌面上,侧着头贴着桌面,昏沉沉的盯着眼睛里一竖条一竖条的文字。手边躺着一个一发热到几乎在冒热气的复读机。外壳被我某次修理时扯......

中午的太阳非常刺眼,我一整个上午都呆在房间里,对着一台红色蒙满灰尘的小电扇呼啦啦的吹着风。

空气很燥热,就像随时都要自燃起来。我懒洋洋的趴在桌子上,两手牵着一本读者的两边书页竖在桌面上,侧着头贴着桌面,昏沉沉的盯着眼睛里一竖条一竖条的文字。

手边躺着一个一发热到几乎在冒热气的复读机。外壳被我某次修理时扯掉一半,裸露的磁带呼哧哧的转着,磁带上被撕去一多半的标签沾染着密密麻麻的霉点。

房间里充斥着崔健歇斯底里的嘶喊,一只灰色的小黄狗趴在我的脚边,伸着舌头呼呼的喘着气,夹杂着崔健的嘶喊一片混乱的在屋子里跌来跌去。

我记得,我还和奶奶生活在一起,也是这样一直呆在房间里,虽然手上拿着书但半天也没有翻一页。

房门被我关着,很模糊的听到厅里奶奶进进出出。

收拾着锅碗,择菜,拿着扫帚扫地,拖着椅子,靠到墙上时咵的一声。

还有拿起门后面的竹篙挥着大门口那些大胆的鸡时,嘴里深吸一口气,然后吐出一个拖得长长的“起”。我呆在屋子里,依稀能够清晰的看到奶奶的每一个动作,它们都像就在我的眼前演绎一样。

尽管那时我趴在桌子上昏昏沉沉的,但是我对它们实在太熟悉了。我每天几乎无数次的看着它们在我的眼前上演着,那时我就这么离它们那样近。

复读机里传来阿杜沙哑的声音时,我斜着脑袋盯着书上那句“我摸着到门口,看着儿子房间里佝偻着身体在儿子摇篮边一摇一晃的妻子的一坨黑影,感觉那就像一坨没有灵魂的影子”。

我一遍一遍的看着这个复杂的句子觉得越来觉烦躁。

突然奶奶拿着一根长长的竹篙推开门,一只手拔在门上,竹篙卡在门口。

我一惊,抬起头来木然的看着,奶奶手里仍然拽着篙子正迈步要进来,竹篙被门挡住,她随手把竹篙往旁边一掷,竹篙斜倒在门口。

我伸手关掉还突突的冒着沙哑声音的复读机,然后向后倒的用椅子的两只脚支撑着旋转一下。在椅子和桌子间转出一条空来,落下椅子的另两条脚,哧地站起来。

脚下传来狗的尖叫,接着是嗷嗷着冲出门的身影,我来不及反应的跌倒椅子里,吊起两条脚。奶奶笑着“活该,收在家里养骨头”。不过这笑容非常慈祥,我清晰的记得那时奶奶的脸上就像一朵盛开的花。我一点都不在意奶奶对我说的这些略带嗔怪的话。

我们从来都是,奶奶知道即使她拍一巴掌到我头上我都会嘻嘻哈哈的跑过去把她逗笑的,我就是这样的德行,奶奶也绝不会真的跟我生气。

12下一页

上一篇: 弹指一挥间   下一篇: 不再等待
1、“我还在长大,你却再也不会老了?梦露莫妮卡”由查字典随笔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随笔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我还在长大,你却再也不会老了?梦露莫妮卡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suibi-11745/,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散文随笔
1.任何一本书,都有它存在的价值,但也有被永远遗忘的可能或贬责,至于作者出于什么动机,那也许是个迷,隐私的迷,我们姑且不论。如果你是个感性的人,哪怕是一株小草在微风里摇曳,也会触动你的心怀,被它的姿态所吸引,从而点燃一段被似乎遗忘已久的记忆,或是一个美丽的故事,故事里有个漂亮的姑娘躺在草丛中,而你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生命是活在这世的万千日子里,人的过往好比一颗树,自强,自立,靠自己成长。日子好比流水,只能流去而不能回头。人生就是这样,失去,弥补、充实自己,最后求得一个圆满。那些所谓的圆满,从来都是自己给的。人生经历的是有风有雨的日子,也许,这才能体现生命的厚重。活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若么,坦然面对。若么,委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住的单位宿舍楼原来是很宁静的。后来,周遭相继建起了大润发、苏宁电器超市,单位旁边还开了小超市。每逢节假日、礼拜天,原本非常清静的地方便异常热闹起来,车展会、糖酒会、订货会、家电展销会……会会不断,层出不穷;叫喊声、鞭炮声、歌唱声、观众配合声……声声不绝,此起彼伏;平日里,小超市里酷爱唱歌的老板总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天,妻子不小心碰打了屋內的暖水瓶。丈夫看见了很生气,说,挺大个人,看不见暖壶给打碎了,眼睛瞎了?妻子听了很不高兴说,我也不是故意.的。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吵起来,两三天都在生气。谁也不理谁。夜里丈夫心闷就去找智者问,她打碎暖壶还有理?智者问男人说,你要把暖壶打了会咋个想法?丈夫说,我肯定后悔。智者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雨水节话农事想大事年前有一天下午,我挖了一块长长的菜土,准备种点莴笋。其间,自己有意使劲地挖,好让身上出出汗。我干了快两个小时吧,达到了预想效果,然后洗了个热水澡,感觉浑身舒服自在。人之生命健康的法宝一个是呷;第二个就是运动。包括劳动,我老爹90多了,文化很低,不善言辞和交流,且视力听力也不好,现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和别人聊天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就谈到了武则天。我当时说,武则天这个女人的厉害,是别人所看到,是很多人都知道的。可是,她的两任丈夫没有一个是善茬,都是厉害的角色。可是,别人说,李治是很无能的一个人。我说,李治的功绩并不比李世民少多少。可是,别人依旧说,李治并没有什么功绩,否则在历史上也不可能会籍籍无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忽然觉得,唱得最好的歌就是儿时的清唱。那看似一句句稚嫩的清音,一如乡村里朴拙的歌谣,没有悦耳动听的伴奏,不,偶有“咚格里格弄”的伴奏,也算是清唱。清唱至于我,随口就来,儿时的清唱,常在门外大街,在乡亲们耳畔回响,现在每每想起,儿时的清唱仍在我心中荡漾。要说儿时的清唱,就得从我记事时说起。我的第一段......【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眼睛总是比思想容易先累,常常是不得已地闭上了,却无法关闭活跃的思想,在黑暗之中,思想依旧能保持它的策马驰骋,无论哪里似乎都可以落下它的足迹。眼睛的精力似乎有限,长时间难免会出现涩痛与肿胀,便会主动降旗,想休息或进入眠区,偏是被思想搅得进不得,只好听之任之,假寐至思想梦似的游移,才算是真正进入了沉睡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窗前的“紫叶李”每天清晨,拉开窗帘,映入眼帘的是窗前那几株“紫叶李”。天长日久,我们熟稔起来,象邻居,每天开窗见面都要打一声招呼;象朋友,有什么心事都可以倚窗喃喃絮语;象亲人,时时关注对方的岁月冷暖变化。早春三月的日子,紫叶李早已按捺不住一个冬天的清寂,青春的活力在它身上激越着,流淌着,穿透了红褐色......【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像我这样庸俗的人,从不喜欢装深沉......很多时候,我们认为自己还是讨喜的,能在这个社会的染缸里游刃有余的避开伤害,认为即使智商不是很高,但情商也足够我们为人处世了。时间久了,发现所有的认为都是自以为是,还是会有很多不满,嫉妒的情绪。你会发现前一秒还对你笑着体贴你的人,转眼就换了嘴脸,将一切搞砸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说不上快与慢,每次去一个地方,我都习惯跟随人流,亦步亦趋的迈动步子,偶尔驻足,或许只是因为看到某处似曾相识的事物,想起某个似曾相识的人,也可能,是想为这即将消弭殆尽的浅浅印记做个断句。————写在前的序不知道从何时起,我开始执着于数羊这种幼稚单调的方式催眠,东一只羊,西一只羊,南一只羊,北一只羊…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此文为2017年10月9日首发于(也是第一次在发文),某些原因,一念之下删除。抒写的是自己的一段心路历程,不管写得如何,也像是自己的孩子,终是不忍它像无主的孤魂一般散落在。就像一个心灵驿站,一个心之秘密花园,收藏的是最真最纯的自我,所以还是放置于此吧。稍有修改,有劳编辑再次审核。谢谢!月色溶溶,清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走吧!跟我去赏花吧!这么晴朗的天,这么美丽的春光,再不走走,春天可是不等你了哦!来吧,到永新的乡村田野来吧!在通往三湾乡的公路两旁,十里油菜花海齐花争放——花比人高,远远望去,却见一片金色的海洋随风而动,青山绿树点缀期间、层次分明,花田上万亩,美醉了。就是一副国画呢!这成片成片的油菜花,真耀眼哪。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不是我的梦/用于装饰一行诗/我不能更接近于上帝和天堂/甚至于我的生活在瓦尔登/我是它的岩石岸/飘拂而过的风/在我的手掌中的一握/是它的水,它的沙/而它的最深邃处/高高躺在我的思想中。”瓦尔登湖一一一泓清澈的湖,给诗人以美感,给憩息者以快乐。他的影子折射出圣洁的天堂。诗人静静地来到了这里,没有世俗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们从出生开始,就学会了生活。自在娘胎出来的那一刻,小手一撑、小脚一蹬、小嘴一张,你便开始了生活。小时候,或许不懂,什么是生活。那时候的你,认为每天吃得开心,能和小伙伴玩耍,就是生活。慢慢长大了,情窦初开的你,或许想要谈恋爱了,拥有懵懂的爱情,想和恋人长相厮守,就是生活。可是,人是不会满足的,长大成......【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四十七)夫妻情深同甘苦1986年6月2日,昨天从乌鲁木齐回到伊犁,带回来两件羊毛衫、两条被套以及蛋糕、话梅、巧克力豆等。这些礼物都是用节省下来的出差补助费购买的,略表对家人的一点心意。今天一觉醒来,天刚蒙蒙亮。莲香也醒了,她说“看来又要变天了,全身不舒服,关节痛。”我轻轻抚摸她那双肿胀变形的手,凝......【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当我们回头去眺望逝去的岁月时,才能感觉到那些刻在长流中的斑驳……”十年前,你在干什么?”当N把这句话发给我的时候,我莫名的愣了一下。十年前,那个时候应该是读高中吧,脑海中依稀只记得十年前的那一场举国瞩目的盛会而已,至于其他的很多东西都有些模糊了。朦胧中依然感觉许多东西还历历在目,何曾想转眼便已经过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把回忆种在沙土里,如果你来了,就悉心照料它,让它长出你回忆的模样,那样,你还会孤单吗?————题记这一年,或许是我这一生过的最落魄,也是最尴尬的一年,我曾多么的喜欢追忆似水年华,喜欢追寻充满奇幻的未来,可又害怕。我害怕接下来的路,漫无目的行走在世间,最害怕的不是远方,而是不知方向。迷茫、颓废、毫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每年三月,一到油菜花开,我一准就在花海里。中国最美的油菜花,罗平、婺源,都能满足期待。而这两个地方与我居住地的距离,也就大半天的路程。因为是人们感叹的人间仙境,再矫情也觉得应该莅临。罗平多山、多丘,这是贵州原本的属性。山与丘环环相扣,合围出天光云影的由头,让油菜花显得特别富有。而春天经常出现的雨雾,......【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生苦短何为长,一梦旧年无恙。山光水色落云裳,芸芸苍苍茫茫。时光的延展让人慨叹,感慨的多是逝去。我把逝去换一种说法,那便是我生命之得到和意义。有一种花容入梦,有一种风声近心,有一种秋雨寒骨,有一天云彩满怀。我等在岁月的角落里,望不见丢失在过去的你,我也知道,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未必有缘重逢...........【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前些日,雨一直下,不曾歇息。风是冬日的流水淌过我的身体,整个身子打了个寒战,春天了,竟还有这般天气,雾灰蒙蒙的包裹着我们,似我们做着什么事,是见不得光的。也许正是如此,心情也不见得如何,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就静静的看书,怕被打扰,有时候真想找个没人的地方躲起来,做自己写目下想做的事。现在连私人空间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2018就这样不打招呼的来了,快的让人猝不及防。试想那些年曾经播下的愿望,因为一时自暴自弃无心搭理,如今却长成了一片毒草,每拔一颗都像自我毁灭一次,这是精神症患,中毒的瘾君子通常都是思想的疯子,行动的矮子。最近看了一部叫今生是第一次的韩剧,里面有个名词“新皮质灾难”。新皮质是负责人类时间概念的意识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今天,我又打开了那本泛黄的日记,一页页都是我所熟悉的笔迹,字里行间浸透着我和战友们那些酸甜苦辣的经历。翻着这一页页日记,打开了我尘封几十年的记忆,勾起了我一段段美好的回忆,追寻着那一段段不寻常的往事。在许昌军营当年的日记是这样写的“我常想,八十年代的青年的确够倒霉的,他们诞生在国家经济困难时期,一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说不上爱别说谎,就一点喜欢;说不上恨别纠缠,别装作感叹。爱情,总是让人难以捉摸。爱的力度,你是捉摸不着的。仿佛像泡沫,抓得越紧,消失得越快;仿佛像花草,浇水越多,死亡就越快。人的学习本领虽强,但没有哪个人教会你该如何去恋爱。尘埃飘飘在人世,红尘拂拂入人心。爱恨情仇握手心,伤情泪痕满脸爬。一生中,错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许久不曾动笔在空间拟文了,某人说我心里的诗情画意与现实差别很大,让我回归现实远离文字。但对我而言,我心中的山水依旧灵秀,我心里的诗歌依然热火。思索再三,今日想写写关于留守儿童和在外务工的零碎心声。所谓留守儿童百度给的定义是在被调查时由于双方父母或一方在外务工时间累计达六个月以上,而被父母单方、祖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