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伤感随笔
佟香翠与傅二河在文家村西北岗坑离别后,在文家村又苦苦熬了两年,生下的儿子苦娃也已一岁多了。这两年,由于傅二河经常在外漂拍,两人几乎没有见面的机会,直到日本投降的第二年,为了追求与二河亲近,声称非寨里村不去,遂多次托人在寨里村找媒茬,终于找到了一个她认为可以改嫁的男人傅洋喜。傅洋喜家住寨里村南拐东城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们都曾穿过时间的影子,在星星斑驳的空隙里闪闪跳跃。有个人,他给了我友情最好的诠释,那就是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的风雨我都去接你。在我初一的时候认识他,但是直到高一的时候才有了交流,还是因为另一个女孩,那个时候他和她像是一对欢喜冤家,经常从教室门前吵到教室门后,我也就是那个时候成了他口里的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对于广东,我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与其说是感觉还不如是一种情结吧!从毕业出来工作的第一个地方是广西柳州,辗转到广东中山,到中山一待就是4年,从17岁直到21岁,中山这个城市可以说是我全国最熟悉的城市,因为在家的时候连县城都很少去,有时候就那么几条街道都找不到路,所以说对于中山的熟悉程度大过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多想拥抱你,可惜时光之里山南水北,可惜你我之间,人来人往。我们和大多数人一样,我们又和大多数人不太一样。一样的是我们正在恋爱,不太一样的是我们在正在异地。有人说异地恋是辛苦的,也有人说异地恋是不会长久的。也许这些都对,但一定不是全部。虽然有艰难,会有争吵,会抱怨隔着屏幕的问候不够温暖,可我们从没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离开了独居者,他们的心情异常沉重,他们在树林中遇到成群的无花果树,正值无花果成熟的时候,无花果不停地掉落,树林此处满地的无花果,他们开心地吃起果实来,吃足之后他们便趋着阳光睡下。疯子才睡了一会又睁开眼,迷离中发现一颗无花果正对着他。你为什么不吃掉我呢?你们将要离开这里了吗?这里是个好地方,我安静地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阳光普照,芦苇荡漾。家为何物,悉为我知。这是我心里的景,景的里面是家。这是老妈第四次问我多久回家,我说等休假我就回来了,老妈继续追问,那你多久休假呢?多久休假?这个问题对于我来说像是一种嘲讽,因为我好像没有假可休......来成都打拼已有两年了,没有找到目标不说,更是连自己生活都拖拉不走。每找到一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不知为什么,十月成了一个爱哭泣的女孩。时不时会掉下一两滴泪来,冷不丁的会大哭一场,仿佛只有眼泪才可以向世界宣告她的痛苦。她足足哭了一月之久,她的伤心无人能明白,很难见到她笑靥如花,也见不到晴空万里,难道是谁伤了她的心,她才会默默流泪。也许泪流尽了,心也就死了,可我分明看到了一个坚强的她,她努力的想忘......【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个世界那么小,不经意间就会相遇相识,这个世界那么大,一不小心转身就是一辈子,再也找不到。只因那颗心太薄太轻,忍不住丝毫的疼痛,轻轻一碰就惊天动地;只是因为太年轻,任何不经意的伤害都渲染得五味杂陈,刻骨铭心。我们总是走过了一段路再去回首的时候才会发现自己曾经的幼稚,成长真的是一个不断肯定和否定自己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芳是妈妈厂里的一名员工,年过四十,有一女儿只有5岁,我接触小芳是在高三毕业,因为高考失利,打算复读,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所以就随着妈妈去厂里打零工,见到了她。玩具厂不大,厂里的员工就是周边几个村的人,因为是小作坊,厂里总能见着六七十岁的老人,还有童工。上上下下员工也有一百多口。一个小厂,也是一个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闲来无事,我喜欢写无题的文章,没有了主题的束缚,我的思维便可以无限拓展,我不擅长用那些华丽的辞藻,只不过喜欢多些言语的真实。平淡,微妙,细细品味,也总可以体味到点什么。又或是因为什么,之后就更了密码,换了背景,改了备注。从此便重新开始。可能我想的太简单,也可能现实太过于其然。从过去到现在,从现在到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十一岁时,阿然家里养了一条狗,是人们常说的四眼狗,在一个大冬天,阿然抱回了它,本想给它取一个霸气的名字,不过最后还是叫成狗子,阿然是看着狗子长大的,一人一狗的感情很深。可是阿然要搬家了,新居是不让养狗的,所以阿然的父母决定把狗子留给他的爷爷奶奶。搬家的那一天,狗子像平常一样趴在地上,头枕在前爪上,吐......【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灵魔师爱上一个人类女孩,女孩注定只能活到二十四,灵魔师伤心欲绝,于是把这个村镇时间永远定格在她二十三岁的最后一天。从此每到午夜十二点,小镇就像上了发条一样,开始不断重复上演同一天。她吃早餐了她出门了她忘了手帕她朝爱丽笑了她买了报纸她该回家了灵魔师远远地默默地念叨着。巨大的灵魔术每天都在消耗着灵魔师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山高月小,水落石出;云飞雾绕,旭日东升。寒风凛冽,唯有松柏迎春。泼墨横,一泻千里,只见白雪瀑布此间流。冷雪苦雨争相迎,热伏酷暑不曾空!直立寒石峭壁,笑逢险滩激流。而立之年,家徒四壁;不自思量,徒手奔走。话说钱乃身外之物,却为斗米折腰!每当夜深人静,扪心自问,何为功成名就,何为家......人世修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经历了水、火二劫,在慈航大士和南华真人的帮助下,杨林东迁十里,回到原来的旧址,很快又恢复了往昔的喧嚣繁华。纯阳真人得道后,一日闲来无事,满天乱逛,也是冥冥之中注定,忽见五彩霞光闪烁,掐指一算,惊呼此乃上古天帝息壤,于是降下云头,化作商贾混迹于市。一番查看,地是好地,人却良莠不齐,越是猴子沐衣,越是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杨林,上承昆明,下启曲靖,远来药灵隐隐约约,背靠玄武,左街凤凰,右接乌龙,东与土主隔海遥望,古来辕辙,通关驿站,商官码头,吠声鸡鸣,吆喊叫卖,动天悍地,商贾云集,人头接撞,高人韵士竞相纷纷踏至归息。相传鲧从天国偷来息壤拯救天下苍生,不料被天帝发现,鲧在捕前匆忙丢下息壤,于是,杨林万物竞相争辉,繁荣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现在的我,给女人的感觉是不怎么好接触,给男人的感觉是很文静,但是时间长了,之前觉得我不好接触的女人会觉得我很贴心,之前觉得我文静的男人会觉得我是一个逗逼。我总是喜欢对陌生的人或事建立一个我觉得舒适的屏障,给自己建立一个自己觉得安全的空间,别人进不来,我也出不去。因为害怕受伤,因为不想再次受伤,所以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分手两年后的今天,你说想好了想要好好重新开始照顾我,一路兜兜转转我依然也没有好的归宿,一个人在这个世界浮沉,有多少次你反复的瞬间,我纠结要怎么和好。和好的路很艰辛,朋友和家人外人的人看法以及来自我个人的不安全感。确实跟你在一起是没有安全感的,我不确定你下一步会干什么,比如你说过要给我什么,我就真的确......【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个灵魂的复活,一个心灵深处深深的呐喊,面对世俗的一切事情,我们是否迷茫过,是否彷徨过,是否为此付出过,自己内心深藏已久的灵魂,在这个追求的过程中,我们逐渐迷失了自我,丢弃了自己的灵魂,让污秽的东西覆盖在我们的身上,从此,只留下一个物质主义的躯壳,而精神已奔向另一个世界。复活告诉人们,为自己的灵魂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的本性都是善良的,都带着美好的愿望来到世间,都有一个追求至善至美的理想。如果世界还处在混沌初开的时候,大家都是在同一个起跑线上,这样,绝大多数人的人生都会趋同。问题在于,人类自己都搞不清自己在这个宇宙中呆了多久,还能够呆多久,老祖宗早就把人分成了三六九等,阶层的差异、等级的差异、生活条件的差异,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時光游離,留不住你,刻在回憶里光影,像风中的叹息,何时凋零,却分不清,记得你说在一起时,是多麼的坚定,许下的愿望,回想起来,还是如此的好听,那样的心情,总任性,现在的心境,却无凭,我多想,回到过去,曾经约定,我又怕,所剩一切,已没光明,就已死心,我讨厌这岁月无情,把你我改变,不似曾经,关心也不知如何......【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海淀找房到朝阳又转丰台五里店借问租房何处有路人遥指杜家坎我在北京海淀区南辛庄住着,南辛庄准备拆迁。我便在丰台区杜家坎问了一个房子,我用我的三轮车,拉着我的行李和书到丰台去,半路上三轮车没电了,又下起了雨。在沙窝口,我等着希望有一个好心人帮我一下,把我的车拖到杜家坎,我给他们一些出租钱也行。但是没有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不用你管,你以为你是谁?你不过是我爸妈收养的一个孤儿!落落对慕容云喊道。我叫慕容诗,落落是我的小名,那个叫慕容云的,是我爸妈在我6岁的时候,收养的一个孤儿,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他性格很腼腆,不管我走到哪,他都喜欢跟着我,在我眼里,他就是我的跟屁虫。我的爸爸,是L集团的财务经理,一直以来,爸爸都是一个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在北京海淀区南辛庄住着,南辛庄准备拆迁。我便在丰台区杜家坎问了一个房子,我用我的三轮车,拉着我的行李和书到丰台去,半路上三轮车没电了,又下起了雨。在沙窝口,我等着希望有一个好心人帮我一下,把我的车拖到杜家坎,我给他们一些出租钱也行。但是没有人帮忙,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快递,他说他的三轮车也就一格电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话说山坑水倒流上山顶,那是古代神仙说的话。世代生活在农村的人们盼望把自己的户口迁入城市里去,去干啥?盼望去住高楼大厦、做城市人、做工人阶级、老年得拿退休金。这是乡村人梦寐以求的企盼!机会终于来了,而且来势猛!城里做官的放出好消息用钱可把农村户口卖出城里来,而且有工作机会......消息爆炸!村里的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生最大的坎,是自己心里的坎在没有决定要坎注册会计师之前,我一直觉得注会是与一个我遥不可及的职称考试,在还没有报名之前,我就已经被自己心里的这个坎所打败了,我觉得他在我心中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考试。直到有一天,我的小姐妹告诉我,为什么不试一下呢,你可以先报考一两门,先试试水,就算考不过,也没有什么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