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伤感随笔
想起有清乡队做后盾,傅银昌的心刚刚平静下来,让他闹心的事又来了。这年夏收刚过,一场闹减租的风潮又突然刮了起来。从头年冬天起,豫东一带气候一直都不正常,一冬天只飘过一次雪花,连麦苗都没有盖住,今年春天又没有下雨。到了夏天麦收时,又是暴雨连绵,长势本来就不好的麦子都瘫倒在地里,收回来的都成了芽麦。秋粮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终究还是踏上了车,视线却定格在父亲即将离去的背影上,无法自拔。父亲......他,哭了!我的眼睛被什么东西充盈着,滴落,很苦,很咸......伟大却渺小的爱终究是无法启齿,千千万万的情浓缩在这背影。直至相隔几座城,我才读懂,父亲,你的背影。------题记记忆深处的父亲,五大三粗,胡子拉碴,讲话做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夏至已至,天气就是这样,日头没有三伏天那么毒,却是阴晴不定,空气潮得扯上几把就可以拧出水来,皮肤上老是感觉湿粘粘的,刨都刨不掉。早上太阳灿烂着,听得见它在汨汨地流淌,阳光给拴在蓝天上的几朵白云细心地镶着银边,不停地在云朵里穿针引线,给远行的云朵细细密密地纳着行囊。午后,天渐渐燥热闷热起来,白云在集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他是我的.....一个醉意朦胧的身影摇摇摆摆的冲过来,像一道闪电呯嘭一声把他俩硬生生分开,甜蜜的感觉瞬间被生疼的痛感击碎,美梦被惊醒了,小月的脸红的发烫,尴尬不已急忙推开他,凭什么呀?你什么都比我好,什么都要和我抢,还是不是姐妹呀?不是什么最好的都应该给你,不公平,不行.....呜呜....小鱼像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困难与折磨对于人来说,是一把砸向坯料的锤,打掉的是脆弱的铁屑,锻成的是坚固的钢刃。在凯里市开怀街道小堡村一出租屋里,开办着一家手搓辣椒加工厂,一个瘦小的女人整天忙出忙进,偶尔带两三个工人一起加工辣椒,更多时候是一个人在拼命地做,每天一趟又一趟地往城里跑,在大街小巷甚至乡村给客户送辣椒,早出晚归,不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和尚,我又来看你了小和尚......小......和......尚......!听见门外传来的声音,小和尚缓缓的睁开眼,看向眼前这庄重而又威严的佛相低声叹息道来了!小和尚,你们少林的莲花真好啊!转身看着秀姑娘一脸清秀的模样,小和尚不自觉的弯了弯嘴角说道秀姑娘,很喜欢这莲花!嗯,这么好看的莲花,当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由于我们村是迁建村,村子不算大,历史不算长。在我的记忆中,村子里有两口井,大井井水甘甜,小井则有些浑浊,所以大井每天有络绎不绝的担水者,而小井附近的人家则就地取水。大井在学校门口,井沿是大青石板,有一大石条固定着铁辘轳,井绳是皮绳,末端是三环套,三环套不易掉水桶。哥哥担水时我爱跟着,所以三环套难不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古往今来,一个国家对子民影响最根本的是国风;一个家庭,对成员影响最长久的是家风。家风是一个家传世的为人处事准则,它可以是一条训示、一个规矩,无论是一句话还是白纸黑字,家族成员都在自觉遵守、传承和发展。好的家风的形成离不了好的家规家训。我们家中也形成了一种家风。简单来说就是重孝、崇德、立俭、修身,其中......【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跨越省份,穿过千里,历经5个小时,到达他所在的省份,到一个人在火车上站了24小时来到他所在的县城;从望着火车闪过窗外的荒漠戈壁,到下了火车纷飞的鹅毛大雪;从在站口等待,到一个熟悉的背影出现;从你看了我的表白,到我们真正在一起。如果说岁月静好,那我和你的相识便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福。我愿意跨越千山万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时候,就喜欢读书。到了5岁,开始学三字经百家姓唐诗宋词,到了十岁,捧着砖头一样厚的书,读得津津有味,旁边,爷爷望着我,一边抽着旱烟儿,一边眯缝着眼笑......爷爷,我写的作文发表了!我举着手中全国优秀作文选,兴奋地喊。爷爷夸我嘿,俺老张家烧高香喽,出来个小文曲星,不得了,不得了哇!哈哈哈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自那日起,繁星每天清晨和傍晚都在练习霸王枪,偶尔也会教桃花一两招!桃花看着自从那神秘人送给繁星霸王枪以后,繁星就日日夜夜的在琢磨枪上的枪法,她知道,繁星是希望有昭一日,能够可以向楚霸王那样,闻名江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繁星每日勤勤恳恳的都在琢磨和练习,那枪法也越来越成熟,练枪时颇有几分当年楚霸王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傅全贵是傅银昌弟兄的族叔,住在北街傅银章的隔壁,与傅银昌的父亲是一个曾祖父。全家一女两儿五口人,地无一垄,仅有三间草房,一直靠租种傅银章的十几亩地为生。全贵干板正直,勤劳俭朴,多年来无论日子过得怎么苦,从未欠过租金。可是染坊聚会上,他竟然带头抗租,坚持将租金降到每亩四斗粮食,毫不考虑家族几个大户的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那座偏僻的小乡镇里,有那样一群学生,他们善良,活泼,他们善于思考,善于观察。学校里的每位老师都很喜欢他们,喜欢他们的懂事,喜欢他们的优秀,喜欢他们带来的每一次感动。可毕竟身处偏僻的小乡镇,学校的教师资源实在有限,这群可爱的学生始终没有固定的数学老师,那数学书里的一个个的数字符号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位瘦弱的老人,盘腿坐在破烂的门前,这样的画面已深深镌刻在我的脑海里,不可磨灭。那是一条少有人走的街道,却是我每天的必经之路,每每我都能看到那位老人呆呆坐在们口。见我路过,他很兴奋,好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人一样,他咿咿呀呀的在对我说着什么,很焦急的样子,然而我却什么也听不懂,我只好两手一张表示我什么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一棵梭梭树。这篇文章也许会成为我留在这个世上的唯一的证明吧,因为我就要死了。我的家乡是在中国一个叫做恩格贝的沙漠里。这里原本是一片荒芜人烟的地方,但是在1979年的时候,一群外国友人开始在这片荒漠中种植树木,也包括当时还是小树苗的我。他们是想反沙还林,我知道,但现实却好像不是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寨里村南街又叫南柺儿,东西长约小半里,街道宽阔平坦,是街坊邻居习惯的聚会之处,冬春闲暇时在此喷闲话,嬉戏打闹的人成群结队。因为当年傅家染坊又是在这里创业的,大家又把这个地方称作染坊。村里多年来有一个习惯,就是每年过了正月十五,几家财主和寨里村以及南岗村的租地户都来这里聚会,确定新的一年把式的基本工价......【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是70后,也是家里小的,虽然母亲下放农村教书,但我幸运跟着父亲在城里上学,既没体会到家里饿肚子的苦楚,也没经历过下地干农活的苦累,顺利读书参加工作,分配到当时也是人人羡慕的老家乡镇粮所,不过因为没有人脉,没从事专业当上会计,当的是仓库管理员,就是粮食收购,也就是从那时起,真正开始接触普通农人的艰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谨以此篇献给我的以及全天下所有的母亲我的母亲来自农村,小学文化。母亲生我那年正逢文化大革命。我爷爷在解放前当过保长,他在当时的成分是地主。虽然我爸和爷爷划清界线,我爸爸的成分是贫农。但在人面前总好象是低人一等。爷爷的财运又不佳,做什么生意都亏本。太公经营下来的家业,到了我爷爷手里基本上是用零来形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海松从此成为把式中的头面人物,可是他一直无家无房,长期就住在傅金声家的牲口棚里。有一年,一家绝户人家留下了一栋楼,楼上楼下一明两暗,整整三间。几家远方亲属都要继承,争持不下。房子空的时间长了,不知为什么闹起了鬼,有人半夜三更听到楼上有男女嘻笑的声音。有一次,一个钉锅匠游乡转村没处住,有人指着这座楼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老公说把店关了,带上小孩子去玩一下,管他谁要装监控,还是要到店里看木门。放假了,店里更冷清。街上人也少了,大家都去玩了。我们带上女儿,风景区就不去了,人挤人,他说,去碧湖公园放风筝吧。那个风筝是我在跟边买的,碧湖公园有很多放风筝。大人,小孩子气,老人也有,不分年龄,不管他们是做什么工作的。有高手,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三乌云在天空中翻涌中,几束光透过黑压压的天空照射下来,看的见光的行迹。灰暗的天空,映衬着同样灰暗的大海。海天之间,是一道道白哗哗的腾波,正向你滚滚而来。海鸟被似要塌下来的天空压着,飞的很低。远处的灯塔亮了,泛着灰暗的光,不知道能照多远。呼啸的风吹在你的身上,你像那座灯塔一样站在海边。一场将来的暴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蔚蓝的天空漂浮着几朵低垂的白云,尽那头,漫漫黄沙覆盖着起伏如波浪般的地平线。沙丘在色彩的光暗交错中分明,像一场平静海面的浩劫,波涛汹涌。干热的徐风轻拂着沙尘,日复以夜,变幻着沙纹的光和影,也隐没了行人走过脚步的凹凸。偶有的几株灌木,像是这金黄土地的路标,又像是守候在这贫瘠土地的丰碑。那你像什么?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强颜欢笑当晚,傅銀章、傅银河一起找到傅银昌家商量此事,商量到后半夜也没有找到个说词。黎明时分,傅银昌突然站起,一拍大腿说:有了,我这就派人把傅伦有抓来,判他一个对抗官差,动手伤人之罪,押他一个月,再罚他几斗粮食。傅银河担忧地说:咱得师出有名啊!那三石粮食可是咱私自加的呀!傅银昌笑着说:你们别担心,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东汉初期,光武帝刘秀的姐姐湖阳公主丧夫守节,刘秀特别爱怜她,赏赐她很多财物,对她也特别宽容。因此,湖阳公主豢养的许多家奴,常有横行不法的事出现。一次,湖阳公主的一个老奴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杀人,犯罪后逃到了湖阳公主的家里躲了起来。地方官不敢到湖阳公主家里捕人,以至成为悬案。洛阳令董宣秉性正直,一心想抓......【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时候,家家户户都养猪。养猪是我们全家一年之中的大工程,猪是我们的银行。每当春暖花开、万物复苏的时节,父亲就得去赊一头或两头小猪回来养。他给人家的承诺是:等这猪出仓了,我一定把猪仔钱给你。出仓是猪长大了,把猪卖了的意思。穷人家不免时常要欠下各种债务:口粮钱、衣服钱、学费、油盐钱等等,当然也包括猪仔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