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伤感随笔
有那么久了吗?你已经离开我们一年了。才12个月吗?为什么我觉得已经隔了一个世纪。爸,你在天堂还好吗?不再有病痛折磨,你又可以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又可以呼朋引伴热闹非凡,你开心吗?我知道直到最后一刻,你都不相信你会就这样的离开。死亡对于我们每一个人都是那么必然又不可思议的事情。你是那么那么不服输的一个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20世纪90年代,改革开放正如一股清风吹进每个中国人的心,在某大街广播里响起来了春天的故事,广场大街人流涌动,每天人们都在忙碌着各种事情,在大街东处的一个工地里,一位少年正在为自己的生计忙碌着,这位少年的名字叫刘健,刘健看上去一米九的个子,下身穿着半旧的牛字库,上半身穿着夹克,头上戴着一顶工地帽,晒......【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回到以前的学府,带上满身的尘土,校园门区,依旧有个保安哼着曲,迈进里去,耳边似又响起校园那首歌曲,那棵大树依旧首先入目,就是那棵常有几只鸟儿飞入,整日把歌儿唱出,到了夏季还有风来光顾,带走树上花儿几股,铺在前路,我们曾在下面散着步,看花瓣漂浮,就是那棵树,你可还想的出,再往前去,到了我们的学区,却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由于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自己感觉有些尴尬,小脸涨的通红,低着头没有继续言语,机械般的等着对方回应!不用客气李主管下意识的带着不屑一顾的声音回应到!原本和谐的环境由于自己的僵化和闭塞,变得死沉沉的。李主管微笑着伸出右手做了个服务行业标准的请的动作,然后在前面带路,把我们带到四楼客房部办公室,办公室门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生应该守望执着还是随机应变?这个话题缠绕了我一年多,这一年来我无数次问自己到底该怎么办呢?你的执着会不会给最亲近的人带来负担?会不会努力过后还是这个结果?多少次我这样问自己,到底该怎么办?无法面对的心一刻一刻挣扎,只有低下头写写文章,才能一点一点抚平我的痛,可是我得的这场病总是反反复复发作,就这样......【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此一生,诀别便是永恒,遗忘时光的夹缝里的,不再是懵懂,不在是无知,它是一种莫名的态度,像是冰峰的棱角,尖锐、刺痛。起伏的草原上,一群棕色的狼,日头正要落向西方,群狼的首领站在高坡上,凝望着远方,深邃的眸孔下,露出尖利的牙,它低沉的嚎叫,被风撕裂成喑哑,它是一头即将衰老而亡的王,一个带领同族征服草原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傍晚,街上的行人稀少,狂风肆虐,秋雨滂沱。一阵阵微弱的婴儿啼哭声,把刚刚从工地上下班回家的吴永军从跑出去十几步远的地方拽了回来。出于好奇心他跑回来四处寻找声源,奇怪的是此时婴儿的啼哭声戛然而止,只有雨打路面的噼啪声。吴永军找了一大一无所获。他怀疑自己产生了错觉,于是转身刚要走,那婴儿的啼哭声又出现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叫安心,我在农村长大。我的家乡是一个青山环绕,绿水无波的好地方。十八岁的时候,我离开了那里。爷爷拉着我的手说,娃,要是在外面苦了累了,就回来,要是出息了,就别回来了。时间走的太快,来不及告别。十年后,爷爷再次拉着我的手,可他再也说不出话。我叫安心,我的名字是爷爷给取的。我由爷爷抚养长大,在我的家乡......【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滴滴滴滴......六点十分。尖锐的闹钟铃声刺破了沉重绵长的睡梦。他倏然抬起眼皮,但上下眼睑显然不敌气势汹汹的困意,复又缓缓合上。他伸出手在床头柜上摸索一阵,才终于按停了聒噪的铃声。脸朝下,他把身体深深埋入被褥,仿佛这样就能与床连为一体。窗外传来清晨鸟儿明亮欢快的滴沥,阳光透过树影在阳台上洒下斑驳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年夏天,老人遇见了这只流浪狗。它长着一身棕红色的毛发,伸着粉嫩的长舌头,摇着尾巴,身上染了些脏泥,不过却有一双清澈的大眼睛。那也是他们的第一次相遇,至今多少年早已经淡出了记忆,只有当初的那些点点滴滴还历历在目。今日,老人来到狗狗的墓前,抚摸着那一个刻着凡之爱犬贝贝,思绪万千。老人刚遇见它的时候,还......【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们的生活就是一场交易用生命来做的交易。绝大多数人最希望交换到的是金钱。用生命交换金钱,用越来越多的生命交换金钱。他们觉得这是完全不亏的买卖。对于这交易,他们就像吸食毒品一样的上瘾了。害怕交换不到,害怕停止下来。他们被毒瘾控制着,不能离开这毒品。他们像瘾君子一样,如饥似渴的渴望着毒品,不择手段的追求......【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都说父爱是严厉的,是粗犷的,像是一座大山,为我们挡风遮雨,有他在就有灿烂的骄阳在。或许你不知道,父爱也可以细腻如山涧缓缓流淌的溪水,指尖滑过后就悄然淌过心间。三下乡的第二天了,天空依然是灰蒙蒙的,小雨根本就没有要停止的意思,还是肆无忌惮地打在忙碌的人儿的身上。不过这一场雨却下得让我觉得有点合适了,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仍在一如既往地开拓着时光,仍在公平的光阴里耕耘着鲜活的故事,仍在故事里扮演着轻重不一的角色。用思维的钢筋水泥把这些故事一段段首尾顺次地砌接起来,就形成了隧道,由于里面掺加着时光的元素,所以,人们把它美其名曰时光隧道。这个隧道是可以用意念通车的,速度可以自己控制,快则快的难以想象,慢则慢的速如蜗牛,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拿出十石粮食的彩礼,对于傅银昌家不是难事。可是贪得无厌的傅银昌哪里舍得?他找傅章商量,傅章说还是老母猪吃屎一条路,以草料变价名义分摊到各甲,乡里十三甲,一甲一石,多摊十三石,绰绰有余了。所谓草料变价是县城驻军向本县农民摊派的军费。每过几个月,驻军的军费中央拨不下来时,驻军就通过县政府发下一个条子,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这春暖花开的季节,在这万物复苏的时刻。你却要走了。站在每月一次相会的这个夜晚,心灵深处飘着淡淡的忧伤,眼望着那条弯弯曲曲的小路,脑海里思绪万千。今夜你会如约而来吗?以往的今夜,心情充满欢乐与幸福,因为这是一年十二次,每月一次的会语啊!等待着,等待着心中的影子从小径的尽头飘然而来。坐在路边的小草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夜里她一直做梦,在打斗纷争的战场上,到处是撕打嚎叫和烽烟四起,尸横遍野一片狼藉,对手朝她的头又砍又劈,她拼命反抗挣扎,也无济于事,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梦中人,小月擦了擦朦胧迷离的眼睛,本能的把身上的衬衫拉上,紧紧的护在胸口,与左南惊呆的目光相遇,有3秒钟的时间,两个人完全定住了,跟我来..左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经理把她们叫到办公室,好一顿臭骂,小月一直紧紧地拉着花花的手,这件事情本来和她是没有关系的,只是她打抱不平惹下的祸,左先生是我们的老客户了,你们看看你们今天干的事,像话吗?我跟你们说,这次不能就这么算了,必须要扣你们工资,一人100,长点记性...经理挥挥手,示意让她们出去,经理,扣我200就可以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月心里有点矛盾,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接近左南,内心那个小小的私心和欲望在作祟,敢问,谁不向往美好的生活?此刻他已经安静的睡着了,黑暗里她看不见他的脸,到底是怎样一段感情会让他如此的不堪回首,痛苦欲生?一种强烈的好奇心吸引着她,想去解开这个谜团,门外有人敲门了,小月把他放平在沙发上,打开门,经理探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想起有清乡队做后盾,傅银昌的心刚刚平静下来,让他闹心的事又来了。这年夏收刚过,一场闹减租的风潮又突然刮了起来。从头年冬天起,豫东一带气候一直都不正常,一冬天只飘过一次雪花,连麦苗都没有盖住,今年春天又没有下雨。到了夏天麦收时,又是暴雨连绵,长势本来就不好的麦子都瘫倒在地里,收回来的都成了芽麦。秋粮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终究还是踏上了车,视线却定格在父亲即将离去的背影上,无法自拔。父亲......他,哭了!我的眼睛被什么东西充盈着,滴落,很苦,很咸......伟大却渺小的爱终究是无法启齿,千千万万的情浓缩在这背影。直至相隔几座城,我才读懂,父亲,你的背影。------题记记忆深处的父亲,五大三粗,胡子拉碴,讲话做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夏至已至,天气就是这样,日头没有三伏天那么毒,却是阴晴不定,空气潮得扯上几把就可以拧出水来,皮肤上老是感觉湿粘粘的,刨都刨不掉。早上太阳灿烂着,听得见它在汨汨地流淌,阳光给拴在蓝天上的几朵白云细心地镶着银边,不停地在云朵里穿针引线,给远行的云朵细细密密地纳着行囊。午后,天渐渐燥热闷热起来,白云在集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他是我的.....一个醉意朦胧的身影摇摇摆摆的冲过来,像一道闪电呯嘭一声把他俩硬生生分开,甜蜜的感觉瞬间被生疼的痛感击碎,美梦被惊醒了,小月的脸红的发烫,尴尬不已急忙推开他,凭什么呀?你什么都比我好,什么都要和我抢,还是不是姐妹呀?不是什么最好的都应该给你,不公平,不行.....呜呜....小鱼像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困难与折磨对于人来说,是一把砸向坯料的锤,打掉的是脆弱的铁屑,锻成的是坚固的钢刃。在凯里市开怀街道小堡村一出租屋里,开办着一家手搓辣椒加工厂,一个瘦小的女人整天忙出忙进,偶尔带两三个工人一起加工辣椒,更多时候是一个人在拼命地做,每天一趟又一趟地往城里跑,在大街小巷甚至乡村给客户送辣椒,早出晚归,不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和尚,我又来看你了小和尚......小......和......尚......!听见门外传来的声音,小和尚缓缓的睁开眼,看向眼前这庄重而又威严的佛相低声叹息道来了!小和尚,你们少林的莲花真好啊!转身看着秀姑娘一脸清秀的模样,小和尚不自觉的弯了弯嘴角说道秀姑娘,很喜欢这莲花!嗯,这么好看的莲花,当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由于我们村是迁建村,村子不算大,历史不算长。在我的记忆中,村子里有两口井,大井井水甘甜,小井则有些浑浊,所以大井每天有络绎不绝的担水者,而小井附近的人家则就地取水。大井在学校门口,井沿是大青石板,有一大石条固定着铁辘轳,井绳是皮绳,末端是三环套,三环套不易掉水桶。哥哥担水时我爱跟着,所以三环套难不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