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伤感随笔
当阳桥头一声吼,喝断桥梁水倒流,这是京剧里的唱词。那么,张飞为何能喝断当阳桥呢?这得从虎牢关说起当年虎牢关前大战,吕布方天画戟一抖,直取公孙瓒后心。公孙瓒吓得一闭眼,心说我命休矣。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猛听得身旁一声暴喝,如晴空霹雳呔,三姓家奴休要猖狂,燕人张翼德在此,看枪!话到家伙到,就见横刺里伸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北风在扑面而来,“哗——哗——”。冷。我下意识的将身子蜷缩起来。同时冷的,还有我的心。手上的冻疮因北风的乍到而一直不消,经常是上上课记几笔就停下吹几下,再提笔。过了一会儿,又是如此。可,细心的她居然没发现。前几天是圣诞节,在前夕时我就特地为她准备了一份礼物。当第二天送给她时,并不见她的喜悦,只见她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谁的青春没有爱情,每个人都一样这一生不外乎出生,成长,老去,死亡这样一个过程,爱情总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2017年对我来说具有特殊意义,期待的爱情犹如烈酒一般在喉咙中燃烧,可是再烈的酒也会有成为气体的一天,我的爱情也如此一般,浓烈的开始,悄无声息的结束在了时间中。曾经对朋友说的要对我们的未来有信心,......【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世界上的好姑娘有多少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阿九是个好姑娘。我是阿九最好的朋友,现在我给你们讲的是我高中时的好朋友阿九的故事。正如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我也不相信世界上有完全对等的爱情,在一段爱情里总会有一方多付出了那么一点点。阿九上高三的时候喜欢上了一个新来的寄读生。那个男生我见过,高高的个子,......【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生命之中似乎有很多意外,你要经历过大起大落,看过世态炎凉,体味过酸甜苦辣。才知道,亲爱的,我们要坚强。老陈是我们村的大户,只要一提起他,十里八乡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当然,那是几年前的事情。老陈之前是做木材生意的,头脑灵活,处事圆滑,加上手里有点资源,不到三年,他的木材生意就如火如荼的发展起来了。那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自母亲走后,我生命中所有的欢愉也随之而去,时时感觉到了生命的无奈与悲苦。诸多梦中,开始有了故乡的老屋、母亲年轻时美丽忧伤的容颜、村口我曾经伫立无数次的老树、姥姥家大堡子上升起的袅袅炊烟......我想,人生最初的苍老便始于至亲之人的离去。我想,曾经所有自认为痛不可言的离别,在生死面前,皆微不足道。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琉璃金瓦的大殿之上,他目若寒星,薄唇轻泯。俯瞰着满朝文武将臣,眉宇微颦仿佛已经成了习惯。在那墨潭般的眸子中融进的似乎只有这河山万里,锦绣千丈。那一天,晚池秋霜,水月初寒,潭井中映着如钩的薄月正在盛开。暖如初春的大殿之中,焚香袅袅,笙歌泛舞。她步步生花,宛如一朵娇艳的牡丹,伴着这一曲霓裳惊艳了整个大唐......【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济南的秋天,又去了趟九如山,感触颇多的还是在路边买的柿子,虽然便宜只有五毛钱一斤,比超市足足便宜了2块;买了五斤后又折回原处买了七斤,路边卖柿子的老太太看着我们折回来又买了这么多,激动的拍了两下老伴儿的背,脸上洋溢着止不住的微笑。我在想,这是十几块钱的柿子挣的辛苦钱在外面够干什么呢?一盒烟?一个炒青......【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细雨绵绵,寒风阵阵,我知道,这样阴冷潮湿的天里,都会有父亲在牵挂,那一声问候让我不再哆嗦那一句叮咛让我不再孤独,因为我知道,父亲的爱是厚重的,阻隔了所有的寒冷。相比较而言,母亲是安静的,我说不出她是忙碌还是太过辛苦,因为大多数时候都是一个人,因为思念是最伤神的,我以为母亲便是最辛苦的。我常常会想念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妈教过的学生中有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当然也不乏不学无术的学渣同时存在,其中有个学渣令我印象极深,因为他下嘴极狠,制造了一场轰动校园的流血事件。学渣名叫里俊奇,就是那种俊得出奇的类型,不用想也知道他的颜值包含着他父辈的寄托,所以,长得很是出奇,而且常年以邋遢形象示人,我跟他同一个年纪但是不同班,但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今天,我在凤凰网上看到了一段有趣的视频一只豹子在水边游荡,伸展脖子喝水时,突然被一条鳄鱼咬住拽到水里。二者在水中撕咬格斗。最后,豹子竟然战败了恶鱼,得到了一顿美餐。我看了后,思虑好久。在危机时,只能镇静,奋发图强,才有生存的希望。豹子如果慌乱了,只能成鳄鱼的美餐。真是风险与机遇并存!......【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太多悲伤的故事。那个有风的夜晚,在蛇山之巅,坐在外形风化得宛如蛇鳞一般的岩石上,看远处城区璀璨的灯火。你依着我,抱着我的手臂,柔情似水地对我说你哪来的这么多悲伤故事?我说人的一生,最容易忘记的、是欢乐,而悲伤、却时常被我们想起。欢乐如风,悲伤似尘土,风流走了,留下了尘土。你说我希望我的爱人,他要快乐......【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一种火红的叶子叫枫叶。只是单纯的红色,非常耀眼。但在我的生命中是一种非常特别的叶子。它不像别的叶子绿油油的,散发着生命的气息。而是象征着活力十足的红色。那年秋天,和往常一样。我走进一片枫林写生,那景色,像梦境一样美。在树下等风来,将叶子吹落在身上。每每的画作都充满了秋的韵味。水彩本上也逐渐多了它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周末想去爬山!天雾蒙蒙的,温度有点低,还好没什么风,南山在当地小有名气,山不高但能俯看城市,只要天气好就会有不少人来登山,这山之所以受人喜爱是因为登顶之后向东走下山可以朝拜庙宇,向西走可以去水库大坝一观,整个算下来1~2小时就可以结束。午后我穿过一路堵的城区来到山脚下,我们通常将车停在庙宇门口,后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今年一冬无雨少雪,交小寒节了,一场大雪突如而至,天阴沉沉的,红彤彤的层快将树梢压弯了,风裹雪,雪裹风,掀起阵阵雪雾,扑天盖地。时而雪片,时而雪花,时而又是密密的雪粒子扑扑簌簌纷纷扬扬,整整下了两天两夜没停歇。前几天还是温暖如春,一件薄棉袄便过得去。而今一场风雪,气温突然骤降十几度,房檐上滴溜着二尺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的童年是在我妈的监视下度过的,没错,我妈是个老师,而且是那种长相很严肃的老师,所以,我的很多小学同学都很同情我,觉得我能活着就已经很幸运了。其实她们不知道,我妈就是个纸老虎,长得严肃,内心蠢萌,还很善良,稍微定点儿心思就会爱心洒满人间。有个当老师的妈当然能享受到别的同学没有的特殊待遇,那就是每天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冬日,寒风瑟瑟,路边的法桐树叶,由绿变黄、演变发红的落叶,随风吹起飘荡在路沿石上,像巴掌大小,看到树叶,不免想起了父亲那双布满沧桑的茧手,那是一双饱经风霜的双手。父亲十几岁时我的爷爷因哮喘去世,奶奶带领着一大家子维持生活,生活极其困窘,缺吃少穿,父亲姊妹六个,四个姑姑,一个叔叔,作为家中的男长子,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望着窗外飘洒的雪花,淡淡的却是干净利落。冷冷的风扫过略显的安静而又萧瑟的院落,却迎来了同事们除雪的激情。放下手中工作,穿上代表忠诚和光荣的工作服去迎接冬日里特殊的挑战-除雪保畅。衣角被风掀起,肌肤切实的感受着风中的凉意还有那不时低下头打颤的身体。同事们推出早已准备好的除雪保畅物资,我想这个冬天我们交......【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年我去后面看我家的老房子。路上遇,遇见你们一帮小小子。你拦住了我们姐弟俩个。我们厮打在一起,你拽掉了我的帽子,这是我们独特的相识方式。那年我九岁,你八岁。后来竟然发现你住在我家的前院。我们渐渐熟悉,一起捉迷藏,一起玩儿嘎了哈,一起读牛郎织女的故事。一起看西游记。那天我们一起跳绳,我累得跳不动,你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喜欢读杰克伦敦的书,那篇热爱生命犹是记忆深刻;我也时常在思考生命的意义。那天独到读者上一个过来人写的活命哲学,的确和生命相比,又有生命显得对我更重要啦......生命是本能的呼唤,是一种内在的呼唤,是与生俱来的呼唤的本领。家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是一种纯白色的猫,她的到来赶走了我们家的小花猫,从心眼......【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九五零年,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个中秋节,我们一家五口聚集在我家东屋那两间草房里,母亲用刀切开包着红枣和花生米的月饼,分别递给父亲、我和弟弟、妹妹。父亲是一个大字也不识的农民,他用战抖的手接过一牙儿月饼,并不急于吃,而是脸色凝重,继而竟张开大口唱了起来,嗓音悲哀凄凉,哀怨中却又透出几分欢畅去年中秋在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越长大越孤单,爱我的人都不在身边。没有人爱我,没有人知道我的害怕,没有人知道我的恐惧,没有人知道现在的一切都不是我要的。我想要的已经在两年前离开这个世界。或许我已经死了。我病了,快死了。不要以爱为名,逼我。有些事我不想说给你听,是因为你不可信,对你我没有依赖感。现在的所有人包括我所有的家人。不管我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安静的病房里,父亲躺在洁白的床上。他深陷的眼窝,微翕的干唇还有胳膊上青紫而干瘪的血管,都在诉说他的虚弱与无力。一会儿撩开沉而疲倦的眼皮,看见我还在床边他又安详睡去。他使劲全力地攥紧我的一只手,我也轻轻摩挲着他的手,回应着。我们彼此拥有的时光,就这样如流沙般从指缝中逝去。往常的离别多是父亲出差,或探亲......【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阿钟在镇上小学教书,他家在镇上,家贫穷,经济拮据,三兄妹,阿钟长子,妹妹读高中,成绩好,弟弟读书不行,不是读书的料,没考上高中就辍学了,在家里干农活。阿钟住在学校,吃饭在家里,他从没给父母一分钱,别说孝敬了,妹妹的学费.伙食费父母负担。阿钟虚荣心强,用的手机七八千,穿名牌衣服裤子,一两千块的,鞋子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是镜子里的我你好!我的十八岁。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再回首,感觉像是做梦一样,就这么一晃,六年的时间结束了。今天早上起床,照旧的刷牙洗脸,然而却在抬头的一瞬间看见了镜子里的我。我说,哎?这是我吗?再一想想,哦,对,这就是我。24岁的我。你好!我的十八岁。那时你上高三,主流上和无数的高三学子一样,每天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