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散文随笔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不,哪有什么一见钟情。”。。。。。。坐上去往青海的火车上,我是多少有些不甘心的。不甘心只有自己一个人,不甘心他们却是两个人。绿皮火车的车轨轰隆隆的,声音很大。车厢里的人坐得不多的,彼此说话的声音很容易就被火车前进的声音盖住了。我没有说话,只看着窗外。“今天,是他结婚的日子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30多年前在开封上大学时,第一次坐上城市公交车,从开封火车站到河南大学附近的明伦街路口,大约十来站,只要一角钱,既便宜又稀罕,后来坐的次数多了,感觉出门上街真方便真舒服。那时我就突发奇想,啥时候我老家偏僻的农村乡下也能像城市一样通公路公交车进城,那该多好啊,不至于雨天道路泥泞,出不了门,影响交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九十年代中期,房产开始了私有化进程,所有公产、私产房屋均能名码标价市场交易。但大部分工薪阶层都是一、两间陋室,且我们上一代均为多子女,三四个儿女的都算少的,多的有八、九个甚至不乏十一、二个儿女的。好多家庭一间小屋或几平米的临建棚,都曾是许多青年男女的婚房。因此在房屋商品化的进程中,工薪阶层真正得到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为何客家人独建为何独建闽南土楼,这是世界一大独特的民居,也是世界独特的一大风景。到福建,若没去土楼,总是一大缺憾。可去了土楼,随便逛逛,相互做个对视,甩几句幽思,可能读懂土楼?一、要读懂土楼先要读懂客家人土楼,基本是客家人所建,故又称“客家土楼”。既然土楼是客家人的独特民居。那么,要读懂土楼,自然要......【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是啊,人生,若只如初见,那些人还是那些人,那些事还是那些事,那些美好还是那些美好,时间定格,光阴止步,在安静中聆听心动的声音,在静默中泼墨一朵如莲的想念,温婉如玉。-------题记仲秋的夜晚有点凉意,朦胧的月光下,看不到几颗星星。银白的月光洒在地上,偶尔传来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没有太多的语言,只是一种心境,无边无时,停留在那里,偶尔一回头会感到熟悉会热泪盈眶。是那一成不变的情愫啊,那一年产生,那一年却没有结束,一直起起伏伏地跌撞在心间。喜欢站在或者坐在空旷的地方看着天际,不是因为迷茫而是因为相似,天际都是一样的啊,那一年那一地都是这样的天际啊!冬天的天空似乎能看到风,在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又是一个寂静的夜班伴随着我到五更,有文字相伴的人生是精彩的,回味着生活的点点滴滴,我生活的每一天都在繁华与寂寥、喧嚣与宁静、黑夜与黎明中不断地穿越着,穿越着人世间的风雨无阻,春夏秋冬,有芳菲春花,有荷塘夏风,有清辉秋月,有冬雪寒梅,透明,无味,任岁月侵蚀、心境变迁、依旧积蓄人生,让青春沉淀。我喜欢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颗思念的心,是沾满了这座城市深秋的晚饰,以一图禅意的风骨,游离在红尘之内,思绪,自由飘扬,等待,汹涌蔓延,流年是一首小诗,风景是一览眼目,美的如同花瓣上光影一抹优美的轮廓,慢慢氤氲,懮心而内心的清寂,是饱满的风骨吹拂过时间的长河,流经过这个世界的一角,汇入一抹恬静的留恋,丝丝缕缕,绵绵薄薄,是你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曾经拥有的,你没有珍惜,我亦毫不在意,所以才让我流逝在这风景里,曾经失去的,你毫不在意,我也没有珍惜,所以才在风景远去是扼腕地叹息,你不是我,我也不是你,所以我们才没有完全懂得彼此的心意,让那份凋零的黄叶在这个季节里飘落,远去的就让它远去,现在的我,终于学会珍惜和适当的放弃。......【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前爱过的人慢慢都淡忘,从前有过的纠葛慢慢都变得模糊,那些说不清楚的爱恨情仇,慢慢也都随风去吧,有时候想想放过别人也是放过自己,人,来了去了,情,深了淡了,这些都不过是人生的一部分,放手也是一种温柔,心累,情深,因为走过一片泥泞的路,所以更懂真情可贵,因为见识了生活的苦,所以更明白平淡是真,日子过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初冬的早晨初冬的早晨,这个时候的天依旧是黑暗,也许这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黎明前的黑暗。心中并没有太过纠结于这个问题,却有几分的惬意,因为天气,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寒冷,没有风,也没有树叶的烦躁,当然就没有了树叶的喧嚣,当然也没有树叶的吵闹。走在草地上,低头可以看到草地上有着淡淡的白霜,如果看得不仔细,就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入夜,风浅。零落的思绪,被暮光拾起拼凑成仰望中的星光点点。谁的不动声色,在这一刻中随着月色暗涌,寂寞如流。谁的目光,伴随着最后一片落红殆尽的刹那,又蛰伏了所有的心事淡淡。流年,似一场须臾的梦幻。总还未及挽留,便就已教人失去所有!那些自以为紧握住的,却总在一次次的繁华落幕,喧嚣沉寂之后,在掌心,若有似......【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残夜瑟瑟斜风刮,红烛幽琴半盏茶。临花照水春似梦,无人复看故人花。软玉簇拥碧绿的柔波,在我的瞳里,山河在夕阳下闪烁,一夏一冬,生命记载着消逝的过程,多情被韶华困锁,安详蹉跎又偏招惹。无谓的夜,在思绪里挥霍,衰败的我,在文字中沦落,夜,未尝所有因果,却学会了洒脱,冰寒的气可以被窗封闭,然则,我内心的愁闷......【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就像一架精密的机器,随着岁月的沧桑和永不停歇地运转,零部件也会老化,需要及时的维修保养和更换。可是,人和机器又不一样,机器零部件坏了可随时更换成新的,而人的某个器官零部件坏了,一般不能更换,只能保养维护将就着用,一旦哪天彻底坏了,那就彻底废了,比如人的眼睛。俗话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在人的一生当......【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开封已经有四千多年的建城历史,它做过国都,也做过省城,它的故事一时半刻难以讲完。我出生在离它三十多公里的一个村庄,可以说我是在它的脚下长大的,而我真正认识它是在我二十四岁的时候。那年春天我的父亲患病住院了。我在离家很远的一座小城工作,得知消息后便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我在医院陪了父亲一日,他担心我耽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大凡从农村长大的人,都不会忘记儿时所吃过的“野味”,那些野味都是不受保护的,吃起来很有兴味,都会留下很深的印记。我从小在农村长大,总是忘不了老家田野里那些“野味”,我熟悉它们的习性,品尝过它们的甘甜,它们滋补过我的身体,彼此间都很默契,也隐隐衍生出某种情愫。时间长了不见、不食老家的“野味”,心中时常......【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祖国还未统一,心头相当郁闷今天早晨,走出了家门,在路上的时候,看到一台轿车后面的贴纸,当时只是一笑了事;可是事后不久心中有些感慨,因为那虽然只是一种普通的贴纸,未尝不是一种警醒,因为上面写的是祖国还未统一,心头相当郁闷。这一句话可以提醒很多人,也可以警醒很多国人。尽管我们国家已经不是一百六七十年前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最近读到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里面提到一个很有意思的段子。大概是这样说的大三暑假,送室友坐高铁,临上车前,我说“我去买几个橘子,你就站在此地,不要走动。”室友愣了一下,说“你他妈什么时候都不忘占我便宜。”作者说,看完这个段子,有人神秘微笑,有人一脸懵圈。我属于后者。再往下读,我找到了答案,也知道了为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爱国是靠行动,而不是用嘴说的现在,很多时候,很多人都很少提到“爱国主义”这四个字,这里面的原因我不知道,也不理解,也不想了解,因为我觉得把“爱国主义”这四个字挂在嘴上的人,很多时候,很多人都是形式主义,是因为形式主义在作祟,所以,他们才会把口号放在嘴上,或者是某些时候为了掩盖自己的目的,掩盖其真实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唐高宗李治和别人聊天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就谈到了武则天。我当时说,武则天这个女人的厉害,是别人所看到,是很多人都知道的。可是,她的两任丈夫没有一个是善茬,都是厉害的角色。可是,别人说,李治是很无能的一个人。我说,李治的功绩并不比李世民少多少。可是,别人依旧说,李治并没有什么功绩,否则在历史上也不可能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一天与朋友聊天,我说,就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当红卫兵,我也没打过人。我还说,我这一辈子,从没打过人……你突然插嘴说妈妈,你经常打一个人,那就是我......那一瞬屋里很静很静。那一天我继续同客人谈了很多的话,但所有的话都心不在焉。孩子,你那固执的一问,仿佛爬山虎无数细小的卷须,攀满我的整个心灵。面......【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唐高宗李治(二)李治设下了针对李恪的陷阱,他知道长孙无忌等人会站在他一边的,因为他不存在,或者说是不能够保证皇位的存在,长孙无忌等这些人也好不到那里去,很有可能会被灭罪,因为一个想要当皇帝等人,绝对不可能会是心慈手软,绝对会心狠手辣,和李世民当皇帝一样,因为李世民也是杀了兄弟登上皇位的,李恪也会做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生若只如初见,该多好!当岁月的年轮划过轨迹,留给我们的还有什么?当时光匆匆而过,记忆还剩下什么?也许时间久了,回忆里的那个他,也逐渐的模糊,慢慢的会变得不存在吧!时间就是催化剂,时间就像泡沫,时间也是必不可少的,有时候我们会依赖它忘记一些事情,以为过去,就好了吧,但是往往想的总是无尽如意的,越是要......【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平时的丑陋行为,总是会不经意地带进自己的人生总是想要变得冷漠,总是想要把心变得僵硬,总是想要不再说着一些事情,却总是被很多人所作的事情不断地撞击着心灵。即使是想要保持着冷静,可是心底却总是不能够安宁,不能够就这样地沉默,总是想要说出着自己的看法,还有自己的选择。很多时候,我们国人总是把一些事情看得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天渐渐变冷了,让人不禁怀念秋天的气象。秋意里,天空的阳光不太那么耀眼,拂面的微风中透出一股凄凉。抬头看去,那满山黄遍的树叶,也和我这慵懒的人生一样,悠悠地在稀薄的空气中盘旋,最终落到地上。想起了上月喝的那壶酒,是与邻村老陈喝的,就两人围着一个火炉,把酒壶放到火焰上微微温煮,他说这就是从江南带回来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