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散文随笔
网上有个段子你见过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吗?我虽不知道凌晨四点的洛杉矶是什么样子,却知道凌晨四点的合肥。不仅知道,而且行走过不止一次。说起来,那是我二十多年人生中最为消沉的一段时期——考研失败,借学习之名,独居在外,终日闭关,日夜颠倒。白天,我不想出门,不仅是因为生物钟紊乱,还因为害怕别人看到我越来越臃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QQ阅读空间,偶然看到了她的几篇日记。如今六年过去,她鲜少更新空间,微信也很少发消息。她没有换号,只是不会再写这种略显矫情的东西。而我和她之间,也仿佛这旧文一般,永远停滞在了过去。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完美的人,甚至谈不上优秀,可我时至今日,就是忘不了她的身影、她的声音。或许每个男人的心底,都有一个难忘......【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最近前任3刷得很火爆,还生出不少段子来。前任这两字,烙得多少人心疼?有人问分手那么久还记得你的前任吗?怎么说呢?记得显得太花心,不记得显得太薄情,其实我觉得,那人就好比我走路撞上一个电线杆,很痛,以后我走路都会绕着电线杆走,可能很久以后,我都不记得撞得有多痛了,可那根电线杆,永远都在,但只是一根不起......【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雪,应了冬之约,裹着一身素衣舞动着身姿如约而至。雪落枝头,是千树万树盛开的梨花,雪穿庭树飞花而下,装裱出一幅幅冬的童话。雪花时而象轻盈的蝴蝶,淡淡然地飞舞;时而象断线的风筝,簌簌而落;时而象贵妃醉酒,尽情在空中漫舞,时而像熟睡婴儿,宁静在地上酣睡。雪装饰了冬的风光,冬装饰了雪的梦。雪是冬的颜色,有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月18日,2017年农历腊月初二。腊月是一年中天气最冷的一个月。我认为寒冬腊月一词是对腊月残酷最恰当的描写。相信很多人对腊月最深刻的印象是热火朝天的腌腊肉、装香肠、办年货。就我而已,因为母亲出生在腊月而意义非凡。小时候兴奋不已,因为可以吃到“仰慕已久”的生日蛋糕;长大后却异常纠结,殊不知给“母上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是感情动物,人与人、人与物之间一旦有了感情,就会时不时地在脑海里回旋,有了这种情缘,就想把它写出来,以便释放出这种感情。这不,我与大蒜的情结就是这样,好像不写出来有点对不起大蒜了。这就把记忆的闸门打开,让我与大蒜间的老感情自然流泻出来。我的家乡是山东省平度市乔家村,是远近闻名的大蒜、大姜之乡。不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名垂青史,固然高尚,但毕竟只是少数。能立足本位,做到问心无愧,此生足矣!我从小生长的工厂是三线建设时代的产物,工厂特有的环境培养了与我有相同经历的几代人相近的品质。这种品质融会和渗透在人们日常的工作和生活里,使我们更懂得什么是“艰苦奋斗,无私奉献”。本着“好人好马上三线”的原则,工厂的开创者是从兵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和你在一起,我很幸福。“人生就像一次路途,在乎的不是目的地,而是沿途的风景”当我听到这句广告语时,就深深的印到了我的心里。的确,每次和你在一起,就像人生旅途的风景那样美丽、那样幸福。和你在一起走过的每一个春、夏、秋、冬。我都很幸福。春天,一个万物复苏的季节,也是妈妈最忙的季节。可能是妈妈长得不高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二十)决心攻克俄语关1961年9月11日,今天是61年度第一学期开学的第一天,我已升到高二了。早晨起来,忙着整理书本。来到课堂,讲台前满地碎纸垃圾。我赶紧清扫垃圾,把课堂打扫得干干净净。看看整洁的课堂,心情顿时舒畅了许多。刚坐下,准备翻阅一本杂志,卫则奚同学进来叫我跟他一起去喂猪。刚喂完猪,又有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越来越害怕黑夜。每当黑夜来临,我非常迫切的想用明亮的眼睛在黑夜中寻找光明,却无处可寻。两年时光稍纵即逝,从胚胎到牙牙学语、到处乱爬的小家伙时,七百多个黑夜在悄无声息中擦肩而过,我不得不感叹时光已走,岁月神偷。每当黑夜来临,我却是非常的害怕。从前三个月,到中期,乃至快分娩时,至此是没有睡过一个安安稳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佛说“前世,姐弟是情人,今生来续未了的缘。”我说“来世,姐弟为红颜,将尽未了之情。”都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那么,姐,你我此生的相遇,是前世修行多少年的结果啊!都说血浓于水,姐弟之情宛如绵绵情丝,心有千千结。是啊!你我此生相遇、相识、相知、相依、相偎,又是我几万年来修来的福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十九)带领妹妹配眼镜1961年9月3日,星期日,昨晚,父亲让我今天带妹妹去上海配眼镜。自从去年我配眼镜去过上海,直到现在没有机会去游玩过。这次又能到上海去,心里别提有多快乐!早晨,我换好衣服,吃过早饭,拿了10元钱、1斤半上海粮票和2斤就食券,背上背包,陪同妹妹出发了。车站上等车的人排成长队。听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八十年代初职工看病、住院,只须在医务室开张联单,花多少钱也不愁,自己也就交几毛钱的挂号费。八十年代末医疗改革是从各种挂号费、检查费、药品费的迅速提高开始的,事实上还是缘于国企及公务员群体的的公费报销更容易,医院完全商业模式开始也是得利于政府部门、事业单位、各类国企的不差钱。但随着大批国企在九十年代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还好吗?我很担心你!很久没见你,想你了!.....你知道吗?分开后,我试着忘记你,忘了好久好久,我告诉自己我们已经过去了,回不去了那些和你一起去过的地方我都不敢一个人再去一次。你知道吗?离开以后,我曾经哭得好惨,爱而不得,逼不得已的离开,这些你都不知道……时间真的是治愈伤口的良药,后来的后来,我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山东客战新疆之前,内心多少有些纠结,有些矛盾,概因两者都是自己心仪的球队,谁输了都有些遗憾,最后,新疆队赢了,内心果然有些怅然,但很快就变得欣慰起来,因为我认为,新疆队相比山东队,更需要这么一场胜利。先说点题外话。不到新疆,不知道新疆之大,之远,之偏,一条狭长而又荒凉的河西走廊,将新疆远远抛在中原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2018年的第一周,已恍然逝去。新的一年,少不了新的期许。我一直想找个时间坐下来,独自想想,想想新一年的目标,想想新一年的期许。回顾逝去的2017年,那是怎样的一年?彷徨过,失望过,紧张过,也庆幸过......五味杂陈,百感交集。过得每一天,都觉得并不是自己期许的那样,偶感空虚,偶感烦躁。可是当真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每到年头岁尾的时候,总要回望过去一年,展望新的一年。今天是2017年的最后一天,辞旧迎新,心生感慨,回头望望走过一年的路,风行水上,任光阴流淌,在年头岁尾的这段时光里,回望即将过去的一年时光,让那些斑斓的故事,在刹那间变为永恒的收藏,岁月不再黯然神伤……不经意间就回望昨天,我闭上眼睛静静地聆听岁月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元复始气象新,万物峥嵘乃当春,

神州锦绣百花艳,国运昌盛立乾坤。

......【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耗子是我的高中同桌,是高中三年中坐在我身边最长的同桌一直做到了毕业。是个相当活泼有趣的女孩,犹记得那会她是一头碎短发摸着手感很舒服。不知不觉分别7年之久了,她也是我高中同学联系为数不多的几位之一。趁着还有着零星的记忆加上偶然间萌发了把自己的同桌挨个写一遍的念头,索性起草了篇以怀念曾经的好同桌。高一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999年教育收费改革,学校分三、六、九等,越是教学质量高的学校收费越高,这就意味着越是优秀学生交钱更多。我女儿那年正赶上小升初,市级重点校要交3300元,区级重点校要交3000元,一般重点2500元,这还得是考试分数符合所选校的录取标准,而且必需一次先交齐三年初中的全部学费。我原想手中仅有的数千元......【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前几天参加一个行业交流,竟然被问的哑口无言。结束后,我的情绪瞬间低落到极点。原来,我在自己的封闭的圈子里已然落后了那么多!这让我唏嘘不已,心生恐慌。安逸的工作环境,麻木了我的神经,也慵懒了我的勤奋。想起十年前,刚刚走出校园去面试的时候,肚子里还是很有一套套的知识理论和专业素养的。记得第一份工作,是面......【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久违之心境,才有如此之盛情,知来了将是会去,所以才会写到文章里,摄入镜头里。如若那日闲时偶来一读,原来这雪纷纷来时,我也是热情地做了回应。民物同胞,吾物同与,相必也是这个道理吧。从雪中行来,迤逦雪景如画,静静无语的雪侧卧在叶的掌心里,或覆盖在树的长臂上,或爬在壮健的树根上,或落在纤瘦的枝桠间……一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纵古观今,月亮是被古贤圣者歌吟最多的宇宙之物,从很小的时候读李白的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那一刻,关于月亮的诗词就随着血液在身体里汩汩流淌。千年的月亮也早已被文人墨客送上到至崇至高的位置,花式写法更是前有古人、后有来者,连我等无名之辈在下笔一刻,也没忍住打开记忆的闸门,抖落一番。除李白对月的无比青睐,......【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几日不想读书,不想写字,只想慵懒地躺着,床头的书与脸挨着,笔在纸上搁着,都不曾动一下,不知是不是要病了,身体极度地乏累,好象睡不饱的样子,醒来眼睛涩痛,身体更是粘贴,不肯动一下,明知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却一点点任自己与时间耗着,最终又被时间逼得跌跌撞撞,又想用极快的手法把前一刻耗尽的时间紧紧地拽回......【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过年,想念母亲过年了,又是一年春节到!无论春节的习俗如何变化,总有一些是永恒不变的,那就是总要在春节里思念我的母亲。今天大年初一,没有出去拜年,晨练回来,沏了一杯龙井,坐在沙发上,情不自禁地想起世上最疼我的人,我敬爱的母亲……脑海里满满的都是儿时和母亲过年的场景,母亲慈祥和蔼的面容浮现在我的面前,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