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散文
概您在潮湿的水牢中,被逼迫而悲愤地喝下那碗毒药,正是淫雨凄绵的秋夜,连您向秦王质问降罪的权利都不给。不知您猜测出指使下毒之幕后黑手,正是您的同窗好友狡诈之李斯。他在夜里毒害您,是惧怕光天化日之下,您那犀锐的目光洞穿他那阴鸷的心底。您生在“问鼎之大小轻重”之乱世,目睹着祖国弱小而常向强国割地求和。您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天我坐在桌前的椅子上,一只手托在自己的腮上,目视着前方,望着窗外的夜景,天上的星星不停的在闪烁着,我渐渐地陷入了沉思......。星斗移转,岁月如烟,想到自己一天一天的时光流逝,满头白发已经显现,苍老已经在和自己招手,是呀!日子过的真快,几十年只是转瞬之间,可这日子,我还没有过完呢?后面应该还有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漫无目的独自行走在海口的街头小巷,我睁大眼睛四处张望,宛如刘姥姥进大观园,真心体会到这个城市的焕然一新,海口市建设进步太大了,体现在如下几点进步一一栋栋崭新高楼林立而起,自豪高耸云间,看得我眼花缭乱,叹为观止,而且海口房价已经高到令人望尘莫及,真的不是当初扶不起的阿斗!进步二大街小巷特别整洁干净,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谁的爱能到永远,经过这次变故,使我了解清楚了爱情总会在不知不觉进入到一个人的心里,那种一见倾心,二见痴心的人是有的,可是怎么能面对自己的爱人说出那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把自己现在已爱上别人了说的那么轻描淡写,好像爱人是冤枉他了,他没做对不起她的事,可是事实证明他已移情别恋并许......【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亲爱的自己,累了吧,有多久没静下心来修炼了。去追求自由吧,写诗、跳舞、赏花不要再委屈自己,投资自己,才会赢得回本,讨好自己,才会收获幸福!送给曾经那个重情重义、有救世救人的使命感、待人友善、诚恳宽厚的自己,既然忘不掉过往因为无私而换来自私的伤痛,那就不要勉强自己了,虽说宽容才是一笔财富,但是有些人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从小是个胆小怯懦的女孩子,不敢在公众场合说话,生怕说错了惹人厌。只是听,可是,没有人理我的难受,不说出来,谁会知道呢?我不说话,就真的没有人在意我。会哭的孩子有糖吃,我决心不再做一个沉默的失败者!其实我骨子里,是一个爱说爱笑的活泼女孩,有些话不说出来心里憋着难受,有些事自己独自扛着会憋坏了身体,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听过风的语言吗?没事的时候喜欢听风。听风须有静而幽的环境,淡而闲的心情。微醉,卧在山垂青草上,闻微微草香,听风逐流云的声音,如耳边絮语。有种很妙的感觉,仿佛听见自然与心灵的对话,让自己的情绪亦如清风般在莹蓝的天空舒展......或入密林深处听听松涛,看光影交织的斑斓,绿荫盈动,那拂面而去的是否是清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伴随着袅袅的音乐,水在曼妙的升起。梦幻的水,水花在音符里翩然起舞。洁白的水雾在明媚的阳光下舞动夏的旋律。在这个被水包围,被花香萦绕的景色里,心里升腾起美妙的感觉,好像自己飘飞到云天之外,随着飞天的仙女飞舞在仙境美景。漫天的水雾,舞出一曲绝美的神话,有一些爱的遐想,在莹润的水间婉约而行,搏击天际的飞舞......【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浩瀚的星空里永不停息地行走,清风摇曳的绿枝是你的衣袂飘飘,四季更迭的颜色是你精心细描的美画,一枯一荣的万物是你悄无声息留下的踪迹,而我的人生也是你其中一道微乎其微的画痕。我想牵着你的手和你齐步去看一道风景,去描绘一幅简短的画,不想错过和你一刻一时的相逢,可是我常常在纷繁琐碎的事里把你遗失,你也不曾......【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辛弃疾沁园春中有一句吾庐小,在龙蛇影外,风雨声中。在一间逼仄的斗室幽居,以书为枕,松风吹解带,虬枝盘根错节,影影绰绰,雨滴滑落屋檐,泠泠作响。推窗而望是黛青色的远山,云雾缭绕,跫音不响。与大自然同呼吸,这才是诗意的栖居。诗人都需要一间精神园地,如同找到了归宿。不求奢华,要有情调。如陋室之于刘禹锡,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薛之谦的歌刚刚好我们的爱情,到这刚刚好,剩不多也不少,还能忘掉,我应该可以把自己照顾好。我们的距离,到这刚刚好,不够我们拥抱,就挽回不了,用力爱过的人不该计较。我们的爱情只能到这里了,曾经的海誓山盟不再兑现,曾经的非你不可已经不再,不是因为不相爱,而是我们在生活里,无法再相爱。人和人之间是有差异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看过花红柳绿,百花尽;心底残留魅影,几时停?俯瞰着山川河流,漫步于大街小巷;人生数十百年,度过短短几个秋。道破一语,珠帘合璧,又惊醒多少梦中人?轻抚一段弦琴,海内知己若比邻。你若问我几许深?我说天涯路远共此行。几经辗转,细数辉煌时分,帮你迈过劫口的暗淡人生。又还有什么?能够值得你隐埋于心,来回不停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坐在车里,可以清晰地看到树不断向后移,那些车轮走过的痕迹,已经消失,宛如从来就没有到达这里一样,留下了思绪里面的惆怅。而前方的路,有着些许的迷雾,遮挡着岁月的唏嘘。本来想要就这样睡去,但是,外面的风雨,却不断侵袭,留下了点滴,落在心头,让那些并不多的忧愁,从心头,慢慢划过,带着失落,带着时光里面的轮......【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家乡有涡、淮两道河,是母亲河。它们天天在外河口地相遇,闲时都坐在一起,无声无息地探讨着,往东去寻找入海口的事。去完成发源地,每一滴水赋予河的使命。家乡有两个著名的刊物,淮风、榴花。国内外很多写作高手的小说、散文、诗歌、绘画、摄影、雕刻,也在此处汇集发表。古往今来,这里就是文人骚客的聚集地。家乡有两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声惊雷,一场大雨滂沱的冲洗,只要每次雨水的到来,总会让人浮想联翩,或是思绪万千。每一次雨水的到来,似乎总预示着些什么,告诉着我些什么。或是季节的来临,或只是久违的重逢,或只是,它见到干旱已久的土地,因而才想化作一场甘霖,润泽每一寸荒芜地,润泽每一颗枯寂的心灵。春雨轻柔,润物细无声;夏雨滂沱;秋雨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昨日行过相遇地点,想着回头就看到你从后面出现茂盛的树投影给路灯下的我护荫,还是熟悉的多少年不再走近那个凝望位置是不是多隔了几世,梦一梦时光也算奢望我们我在最虔诚地方用着最虔诚称呼我们袅袅余音终究在这尘世年月里萦绕过十余年后,放逐到我们的地方一切若不再流转,留在这,也是好的但愿,停止走过这段路的末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东窗的叶,红了又落。西窗的影,与月攀起了孤单。尘梦深处,千帆过,歌调生寒,灯影残缺。轻起身,百花犹在,江山未变,而时岁已恍若隔年。眉间事,隔夜纠缠,纠缠不休;眸中泪,久复抛却,抛却不完。浮世半生两茫茫,纸短情长,伤痕空空哀怨。自斟独饮一杯酒,款款摇落呢喃、步步天涯,步步远。执子之手,蜜语甜言,声声慢......【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巢湖天鹅湖岱山湖湖湖鱼游云水间蜀山紫蓬山冶父山山山鸟鸣花木中罍街步行街女人街街街人欢笑语里蜀山秀美巢湖清澈,立交地铁量子科技合肥大湖名城,创新高地聚众人之合力,发沃土之肥力游玩时,爸说蜀山滨湖太美了,快拍视频给你妈看。我说干脆我坐地铁把妈接过来。儿说我开车把奶奶从店埠接过来更快。古有三国旌旗包公之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壹生活本身就处处都充满桌答案,但很多人只能看见其中一个答案,而会思考的人,却在当中看见很多种可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过是对仁者与智者而言,其他人什么也看不见,除了奇怪这群人在干嘛之外,另无其他。因为,你不能指望一个从没读过书的人自己看懂相对论,也不能指望一个尚未开智的孩子看懂生活是个什么东西,所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光阴荏苒,浮云朝露。临淄中学,与我已然由相遇变成了谙熟。刚刚走进这座陌生学府时,我曾经怀揣了无数个担忧在心底。我担忧自己适应不了高中紧张的学习节奏,担忧自己找不到兴趣相投的朋友,担忧自己处理不好与同学们的关系......而现在,我的担忧已然烟消云散荡然无存了。临淄中学,有着敬、竞、净、静的浓厚校园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题记任何写外婆的文字,看起来总叫人温暖。可我的外婆给我的记忆,不仅有温暖,溺爱,更有忘不了的心酸。外婆离开我们已经有四十多年了,她的容貌在我的眼里已经慢慢的走远,但她一直从未走开我的视野,走出我的心里。外婆的一生可以说是辛酸的一生。她出生于太白县鹦鸽镇寺院村,从我记事起就没有见过外婆回去过她的娘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多少花开花落,觊觎那份寂静的温柔,缠绵过后,归于尘土,从此安宁,纵然世事风起云涌,念你如故。像久别重逢,像你就是那片故乡的云朵,漂浮在我的天空,每当孤独怅望,总有无言的忧愁,无以倾诉,总有尘世不甘的过往,纵然髭须已斑白,往事已徒然,斗胆向天空讨一片灿烂,烹煮有你有我的浪漫时光!挥手向天涯诀别处走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溪美南山,坐落南安。溪美,单闻其名,便有诸多的诗情画意,似是涓涓的细流伴着清扬的气息,迎面扑来。又如临水而居的人家,自然而雅致的称谓,不免让人滋生先睹为快的冲动。公园,于我之印象中,无非是一些花花草草,亭台楼榭,加以人工建造的通幽曲径,匠气味十足的地方。自然,那些有特色的除外,而以登山为主的南山公园......【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每个人都有遇到困扰,感觉无奈的时候,心情也会不太美丽。但千万别发火,也别跟自己怄气,更重要是别做大的决定。有条件就去看看美丽风景,或者登高,感受世界的美好的同时体会自己的渺小。最廉价也最直接的就是抬头看天空,能让人明白再复杂的风云终究也有过去的时候,心情也可以像雨后的天空那样湛蓝,纯净。我的无奈时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十多年前,四表姐一家还住在大圩古镇里的时候,每年我都会去她家一次。或暑假,或寒假,只要放假时间一长,我就会随着家人去她家玩,一待就十天半个月。四表姐家在河边,离码头不远。那个时候,两地之间的陆路交通反而没有水路交通条件好,每次去四表姐家,我与家人都是乘坐客船逆流而上,至距离四表姐家不远的码头下船。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