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散文
下班了先是逛到菜市场见到农村老大娘卖菜没回价就称了菜随后遇到同事邀请到自己家聚餐终是各自行去回到家淘好米微笑着用淘米水浇完树煮好饭接下来慢条斯理的做菜待一切弄好一个人慢慢的享用打开电脑播放音乐泡一杯茶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等茶香弥漫小屋时翻开一本书没有想门外的一切让时光随着心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连窗外吹来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看过精美的包装在垃圾堆里纷飞看过卸妆的胭脂粉黛在河面潋滟七彩看过灯红酒绿的大街被吐尿的乱七八糟我和快五岁的儿子踩过脆脆响的梧叶来看河边折败的芦苇残荷想着他会被动物园里的白鹤亮翅吓着想着他做天才枪手被监考老师寻问是不是代考想着他第一次见女朋友家长的故作镇定想着他面对坏蛋面对警察时的千方百计你自解孽缘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曾经总喜欢夕阳下徘徊遥望着茫茫的云彩任清风摇曳着裙摆夜幕成为了最深的告白它让时光变得静谧让思念可以自由的安放你给的爱盛开成百合花的海渐渐地沉醉在这迷人的芬芳中恍然间回头却发现原来早已跌进了你的世界便没了归途......【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雁南飞,雁南飞......曲调无奈绵长血液汹涌,我们何异于那对鸳鸯世情嘲弄,我在他乡,你也在他乡山高水长。只盼新春不约而同归故乡雁南飞,雁南飞......远方白雾茫茫你紧邹眉头,翘首望身边野花鲜艳,孤蝶来回飘荡你热衷一只蜜蜂,专注一朵朵芬芳雁南飞,雁南飞......好事多磨我执意爬到脚手架上,汗水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几乎每个人都编制自己的一张网试图想网住那所有的美好可一旦蹲在网的中央你会突然发现你的网早已破败不堪几乎每个人都编制自己的一张网试图想网住那所有的美景可一旦停在网的中央你会突然发现你的网早已面目全非几乎每个人都编制自己的一张网试图想网住那所有的美梦可一旦醒在网的中央你会突然发现你的网早已漏洞百出几乎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历史的长河中总有一些拾遗湘中大地的明珠桃江灰山港镇的天子坡就是这样一颗天子坡出天子这一神秘的传说从来没有失传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一个老人的挖掘更是见证了他的神奇他是在修屋挖地基时发现的他将它们收起尽自己的力背到县城的听我伯伯讲他的干粮都不舍得带原因是怕超重沿途的野果和草茎是他的粮食他走烂了布鞋才到县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阵春风吹过,轻轻的将你托起。一根细线,牵扯的是企盼,牵扯的是渴望。风筝,你在蔚蓝的天空中,如鸟儿一般飞翔。春风让你摇头,春风让你翱翔。风筝,你用五彩斑斓的颜色点缀天空,你如仙女的霞衣一般飞舞,散落下鲜花,散落下梦想。让人充满了无尽的遐想和幻想,让人充满了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风筝,你用那手可摘星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孩子,别哭。是谁无情的折断了你的双翼?是谁将你丢弃在那无人之地?是谁将你推入那万丈深渊?是谁遮住你最后一点光明?孩子,别哭。用你的双手,去挖掘那坚硬的石壁直至血肉模糊。你不能绝望,也无法绝望。去发出那有力的呐喊直至声带断裂。即使没有翅膀,也不愿做恶魔的玩物。你明白的,这是一场斗争。你无法抉择你自己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秋,多么哀伤的字眼,草木枯黄,落叶纷飞,漫天的衰败;你看那光秃的枝丫,褪尽繁华后,便有了枯藤老树昏鸦,断肠人在天涯的千古绝句。我似那风中的落叶,在天空盘旋、苦苦挣扎着,不甘心,却无力奔逃,垂落,落在地面,却又被狂风肆意的席卷,如断线的风筝,四处漂流......秋,总给人莫名的失落;眼望苍穹,一伸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其实在机会面前准备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还是要能有敏锐的注意力在机会来的时候不要犹豫一把就要抓住,果断的性格才是干大事的人,瞻前顾后犹犹豫豫的总是会把机会放走。机会真的就像牛尾巴,一开始就抓不住那可能你永远也就没有机会了。拉伯雷说,机会之神的头发只长在前额,一旦......【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的幸福,便是用笔墨描绘天空中每一颗星光,即使它的光芒微小到,如同眼角闪烁的泪光。我用时间秤自己的重量,却秤不出几斤几两。我本就糊涂,像个傻瓜,或许这样挺好,至少可以活得轻松。一直试着放弃,放弃记忆、放弃梦想,然后把自己伪装成无所谓的样子,或许这样就可以安然的做一个傻瓜。只要活在自己的世界,其实不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个女孩打开家门,发现门口竟然有条死鱼,她感觉十分晦气,于是马上把它装垃圾袋扔了。过了一天,又有一条鱼躺在门口,她还是把鱼扔了。为了抓住了那个恶作剧的人,她选择第二天待在不远的楼梯口盯着。不久,一只猫走了过来,把嘴里的鱼放在门口,有些不舍的离开了。她看到那只自己曾经救过受伤的猫,眼睛湿润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读莫拉维·贾拉鲁丁·鲁米[古波斯]如果你整夜不眠我总会在子夜到来前将躯体交给床第虽然它时常发出些埋怨着的声音或者朦胧中的咬牙切齿反复地向左向右向着空如也的天花板将些白日里无聊的事情作些推理也会让那黑白相间的马匹驰骋于无法抵达的领城哦,会在那月亮燃尽的时候去看望那些仍然在黑暗中沾着露珠的小草或者是枯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盐浴炉在热处理行业俗称盐炉大哥的企业搬家那会儿我就只看见两根大电极像两根拐子歪倒在一边说是盐炉听上去很是无知的不明就里,后来他们小魏还有几个班长那天就说要把盐炉做起来我依旧很是纳闷再看他们在前车间东头靠屋山的地方摆开阵势选好位置,像极了我们小时候大冬天自家在屋里炕洞头上垒一个用砖块和粘泥的站炉子但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人喜欢清新淡雅的水仙;有人喜欢富丽堂皇的牡丹;有人喜欢娇艳欲滴的玫瑰;而我却喜欢永不低头的向日葵。姥姥家园子里种了几棵向日葵。我每天都去看望它们。向日葵的叶子像个大蒲扇一样,叶子长的许多小刺,正面是深绿色的,反面略浅一些。它的茎像小树干一样支撑着它那圆圆的脑袋,茎上长着像毛毛一样的小刺。虽然他的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朱元璋打江西江浙安微湖北后建立明朝,随后向北方进攻,一路打到陕甘宁山西新疆蒙古老巢及辽宁。治国时也如同战时一般杀人无数,直杀到朝内无人可用,宰相都无人选,所有蕃王都在他二十六个儿子当中选用。朱元璋打造的明帝国,如同铁桶,其目的有两个。一是他痛恨贪官污吏,深受元朝官吏欺压,因此屠杀好多贪官,整个明朝初......【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到生产队三个星期以后,我们学校67级二班的吴乾刚和刘克刚同学也从其他公社转到我们公社,分配到我们的生产队。过去在学校里,我只是听说过,67级二班有两个刚,都是男娃子,特别淘气,班主任对他们都脑袋疼。过去只是听说,没见识过。现在就和我同在一个生产队。这也算是一个缘分。又过了一个星期,当地洪雅城关镇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村庄不大,只绕了张家池与黄家池一圈,村名张家坂,似乎是张姓形成村,其实不然,有三分之二姓孔,据说是山东曲埠孔子嫡传。有“家谱”为证兴毓传继广昭宪庆繁祥令德维垂佑——很有序列,我便是德字辈,父亲令字辈。但我从没见过什么家谱,父亲也没。只好再找爷爷,爷爷搁起断络横筋满布的腿架子,乐咧咧地捋一把毛查查的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冬犹如一曲典雅的琴声,令人陶醉;冬犹如一幅美丽的画卷,让人留恋;冬犹如一杯香浓的咖啡,使人回味。镜头一雪我生活在祖国的北方,在我的家乡每到冬季大大的雪花像月宫里桂花树凋落的花瓣,又似翩翩起舞的玉色蝴蝶,扬扬洒洒,轻盈飘逸。一场大雪过后,洁白无瑕的雪便裹起秋天遗留的所有伤感,用最淡雅的色调,装饰出一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上山下乡来到罗坝公社的光荣一队,当知青插队落户已经两个星期了,我在生产队里,天天坚持出工,时间一天一天地慢慢地度过去了。这天的天气非常冷,我和其他社员一样,仍然扛着那把5斤重的锄头,在队长家后面不远的那道山湾湾里改土修梯田。到中午吃晌饭的时间了,随着队长吹响着放工的口哨声,生产队的所有社员们扛着锄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一生都在为成就梦想而努力,一辈子都在为出人头地而奋斗,有的人胸无点墨、目不识丁,看似平淡、默默无闻,无所事事,总在不知不觉之间、在悄无声息之处,鹤立鸡群、众星捧月,跃立豪门,有出乎意料的惊奇;有的人才高八斗、满腹经纶,自恃光环耀眼、呼风唤雨、社会超人,但总是甘露不在身旁,阳光总不能照入,名落孙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大哥说公司一定要有部固定电话机已经把钱交上办好手续就只等安装因此他来找到我说你不是电信家有老同学在,去找找问问,看能不能快点啊。我说行啊,这事好办。我记得大哥给我家里安装电话时候我是去找的一位初中同学还给免费选的吉祥号码但这次,我就不想再继续麻烦他的面子因为我知道我的一位小学同学子平先生在电信大楼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自幼生长在寒冷的北方,第一次听说桂花树还是源于老人讲的一个关于吴刚伐桂的神话故事。故事里说,唐朝有个人叫吴刚,醉心于仙道,却不肯用心钻研,天帝因此而震怒,令他在月宫伐树,说如果你能伐倒月宫里的桂树,就可获得仙术。于是吴刚便去月宫里伐树,他每砍下一斧,桂花树上的伤口便自动愈合。吴刚永远也伐不倒那棵桂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每当闲来无事的时候,不经意间记忆的影子就会从脑海深处纷至沓来,在这个初冬时节,望着窗外柔和的阳光,眼前就会浮现出少年时划拉草的影子一个少年或多个少年挥舞着筢,穿行在地堰上、沟壑边、道路旁、松树下,划拉着草;拉着筢来回行走在收割后的庄稼地里,拉草。筢上划拉上层层叠叠的柴草,漫山遍野一排排筢的齿印,也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双脚踩踏在佘山古遗址,几千年的历史光阴即刻回归。翻开落满尘埃的史书记载,那“月落山地生奇风,楚宫轩空刹钟声”的诗句,让我跨越了遥远的记忆。新石器的坚韧,拨开久藏的心怀,向陌生的原始社会长长对视---清晰看到九峰三泖的文化谱系,见证了王油坊部族的动荡,映现出一群群祖先安驻佘山的漫长身影;耳边萦绕着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