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散文
当兵与工作的经历使我乘船的机会较多,在泰国、越南、香港、上海、南海、北海、大连、青岛、广州、厦门等海域都乘过船,也就对坐船感触较深,久积脑海,便与人生物事相碰撞,碰擦出思想的火花,由此便想到了人生。人生真像大海行船一样,所有的人坐上了不同的舱位,在茫茫大海里不停地航行。有时风平浪静,坐在船上感到安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两天前,腾讯新闻弃婴苦练成舞蹈冠军,亲妈看电视认出他。吸引了我忍不住点进去看。故事主角是位聋哑弃婴,在1995年被丢弃在哈尔滨南岗客运站,幸运的是被赵丹(女)收养,赵丹为他治病花光了所有积蓄,丈夫无法忍受跟赵丹离婚,还把女儿丢给赵丹。即使这样,赵丹并未放弃,这位聋哑男孩又舞蹈天赋,于是赵丹送她去舞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深秋看到北京路两旁碧绿的柿子树上,挂着一串串如红灯笼似的柿子,成为街头一道风景。不由得想小孩时老家的柿树。那棵老柿子,长在村庄西北角高处,是我们太爷那辈留传下来的。以前文家营文姓分东庄、西庄、北庄、南庄四户。土改并入大集体时,为了整合土地,各家各户都集中到新的村庄居住。原来各家的院子房子拆除,树木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天气预报上说这两天广州有中雨,气温8度至15度,比昨天徒降十多度,并发出黄色预警,告知天下人尽量不要外出。老婆便三番五次向我重复这个信息,意欲取消三寨谷丶溪头村徒步之计划。我心定如磐石,因为我三次查阅从化、龙门的气候,确定这两天这两地一定不会打雷,而且龙门只是阵雨且在25号午后,26号是阴天;从化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直以来,很少思考有关爱情的问题,总感觉有些高深莫测,甚至有些不忍谈及的话题。爱情是生活的一部分,又来源于生活。虽然笔者没有丰富的感情经验,但是日常颇多的所见所闻,萌发了颇多的所悟所知,不觉想与众人一同评述一番,还望大家多多指教一二。爱情,似乎永远是一种无法完结的考验,是一个解不开的魔咒。在现实中,......【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现如今,湮没了风华狂傲,映染了沧桑凄楚,一切好似存在一场没有尽头的梦里面。不肯忘却诗情画意的炫彩,故而羡慕放浪形骸的豪迈,愿找寻到那一丝的心灵慰藉。看蓝天白云,游碧水青山,谱尽红尘命运曲,尝遍人生青春味。只可惜,一场人生一场梦,一场梦里一场空。聚散悲欢,世态炎凉,无可奈何的是酝酿了良久的故事始终无法......【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天空下,蒙蒙的细雨缠绵着,轻轻的,柔柔的,如柳烟,似花絮,温柔至极,极致温柔,又极像我们心中不灭的情愫。她不知不觉的来,带着长长的期盼,泣戚的又悄然地默默而去。这样的雨难得一遇,尤其是在这样秋高气爽的傍晚。若,身处屋内,不能感同身受,必须走出去——看着这蒙蒙细雨洋洋洒洒的,如叙诉久别重逢的情语,我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旧居拆迁回迁装修这是我最近经历的一个历程,一个看似从旧到新的历程。在旧居住了近二十年,它陪伴我走过了童年的欢愉,青年的躁动,以及未老先衰的迷茫。那里有我的欢笑,有爸妈的争吵,有数不清的点点滴滴,那里早已不是房子,而是家。每次在外,最先想起也最能勾起我的思乡情绪的,不是母亲的笑脸,父亲的香烟,而是家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路姐这名不怎么好听,话音重些还以为是路劫,远听以为招呼美女为小姐。在现今中国四通八达的高速路网上,这个新名词如空姐一样,翩翩而降,格外引人注目。路姐们和千山万水一样是路途站点的靓丽风景,是高速路管理团队的半边天,路姐的男同事,也因路姐而得名为路哥。近年来,江西高速公路迅猛发展,今年里程过了四千,职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收到你的消息时我正在拆外卖的盒子。最近没什么胃口,点了一些口味比较浓厚的外卖,手一抖溅到桌面上都是的,顿时如秋风扫落叶般-寥落。你说你那里阳光明媚,我这里却下着小雨,穿着夏日的汗衫,在九月末的天气里透着几分凉意。大早上来到公司就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絮絮叨叨的讲述她在工作中出了点小失误,她很犹豫自己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重庆的天已经无法捉摸,即使在远离120公里外的小城,每早的清晨,知了也耐不住寂寞,扯开嗓子向人们表现出酷暑带来的不悦,可它们哪里知道这样的呐喊更加增添了人们内心的烦恼和忧愁,最近查看各区县的天气预报,开县竟已达42度,但我又庆幸自己身处牡丹之乡,至少燥热之时还可嗅着古城气息透支一点心底的阴凉。当我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世界上有一个人,是多么的坚强,像一根钢筋铁杵的梁,担起千斤的重担,默默为了这个温馨的家。世界上有一个人,是多么的伟大,像一只燃烧的红蜡烛,流干了自己的泪,照亮了茫茫人生的路亚。累了,走进家门,和爸爸诉说着自己的艰辛和无奈。饿了,走进家门,让妈妈把可口的饭菜热了在端上。从来没有问过,父亲,在外面是怎样......【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冬季已走来,山色却依然在挣扎着把最后的一点绿色挽留。半黄半枯的叶子一片又一片地飘下来,轻轻盖在嗦嗦发抖的草上。农家院坝已晾晒收回到家的黄豆、小豆了。如今还是冬日暖阳,那看门的狗儿,早早依在墙边享受着这难得的阳光。猫儿当然更懂生活,还故意睡到狗的身边,很舒服的伸开四肢再缩回来,继续着它的梦。耐不住寂寞......【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河边小草很不甘心地变黄了,光光的梧桐树丫无奈伸向天空,仅留下一片叶子,在寒风中像受伤的岁月。宽阔的山谷,没有往昔的热辣味,但不时有一树红的不正综的红枫,在这极无感染力的晚秋中,诞生在这时候颇像艺术中的情节。许是为了对季节的敬畏吧,曾经浪漫的河流也变得静静的了。但总是有不合拍的小鸟在水上尖叫着飞过,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路过上海和苏南的很多收费站,你都能感受到他们各种礼貌周到的服务,轻柔得体的语言,恰到好处的微笑,30度上扬的嘴角,前后90度旋转的注目礼,一切都好到没有任何瑕疵。可是,一路下来,你还是会感觉到哪里有些不妥,是哪里呢?这眼神,这微笑,都是千篇一律的整齐划一,整齐到嘴角上扬的角度,回头注视你的目光,都如......【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今天读了莫泊桑的小说项链,心里很是触动。这篇文章,看了不下十次。但每次读后,都会有不同的想法,不同的感受。小说中的女主人公玛蒂尔德出生于一个小职员家里,没有太多钱来打扮自己。结婚后又嫁给一个科员,也是没有钱。她长得很漂亮,喜欢用漂亮的衣服和首饰装扮自己,可是却办不到。为此,她常常苦恼不已。一次偶而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时光飞逝,一转眼离开老家到城里居住已20多年了。虽然老家离市区只有20多公里,但工作太忙也少有回去。这个周末回老家看望父母,明显感觉到与繁华喧嚣的城市相比,老家显然是空旷寂静了许多。路边,古朴的村庄依稀可见,但没有了往日的炊烟缭绕,也没有了鸡鸣犬吠,静谧得宛如无声的水墨画卷。只有房前屋后大片不知名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若问,又得不到我想问出的答案,只会是庸人自扰罢了。每一天,从日落到日出,思绪不知已经飞越了多少地方。拥挤的世界,爱笑的我们,一直在感受着生活节奏的快慢。几秒的温馨与体贴,却需要更多的光阴付出与维持。如果在不知不觉之中,我们内心的隔阂在激增着,终究逃离不了现实的磨砺。或许唯一的选择就是放下爱,放过自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乌云连,雨飘飘,最将天际墨色染。放歌喉,轻风道,满目醉心谁人见。黑夜声,惜浮现,好是流水路迢迢。一任平生,多少痴念,何故不解半樽笑。雨后的乡村夜晚,朦胧静谧,透爽清凉。昏暗的路灯,指引着纳凉人的来去脚步,无声无息。斑驳的树影,遮不住人们一天忙碌之后的悠闲散漫。一个人,平静的时候,总喜欢来到桥下的小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孤灯,独影,静坐。望着窗外的夜空心情有些压抑,就这样静静地坐着什么都不愿去想,想写点什么却也没了兴致。随手翻读着心中若有桃花源,何处不是水云间?成佛无须菩提叶,梧桐树下亦参禅。的诗句,心中禅意涌动,仿佛有种时光平淡地在手中流失的感觉。世间的桃花源在何处无从知晓,但我们每个人的梦中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桃......【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时候,夜晚围在火塘前就叫爷爷讲故事,上学后,又谜上了连环画。电影到农村,那才更喜欢,看了一场电影,又走很远的路,去看。到了中学,才知,我喜欢的这些属于文学。不管是劳动还是在民办小学教书,当夜幕降临,就可以在如豆的煤油灯下看一些文学书。一本成才之路,萌动了我文学写作的梦想,这是我深埋于心,却难以启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姑娘,我在珠海认识了一个同事的儿子,条件非常不错,有房有车有银子,刚好又是你老爸同学的儿子,这么有缘,要不认识下?娘亲,不了吧。意思是已经找到了吗?还没有,拍拖真累!......朋友在朋友圈晒了与她母亲的截屏对话,无奈添了句评论看不懂娘亲的表情包,难道生气了?,随后,很多朋友参与了评论,得出最诚恳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年当中,总是春天最活跃,夏天最勤奋,秋天最相思,冬天最累要沉寂。秋天,是思念泛滥的季节,就连雨天在窗前,都能感到它的凉意,就连午后游走的街道,都能透过落叶想起曾经。我们忙碌吗?为何总会抓住时间的缝隙,悄悄的去缅怀过去;我们不忙吗?那又为何总是活的如此累,几度想要放弃。是心的不满足,是心里涌动的遗憾......【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说起我对文学的追求,我与短文学网的那些事儿,三天三夜也说不完,足以写成一本书了。人心中所想、所做的那些事,把它写成文字,便是文章了。前人给我们留下了大量的诗词歌赋、散文、小说,那些丰富的财富、精神食粮,我们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但学习归学习,古人(前人)的才情文才太高了,后人想超越真的很难。当然了,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周末是我期盼的日子,是我们合家团聚的日子,等人,有点揪心,生怕路过的汽车喇叭声覆盖了熟悉的脚步声,入秋的夜晚来的总是很快,还没等田野上被日光蒸发的水气消散,太阳就落进了西山,夜幕降临,夜色的街道有点朦胧,微凉的风肆意的吞噬着这朦胧的夜,似乎想要吹散一切迷茫的感觉。我说过,风紧的时候,不适合在路口张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