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散文
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不过是我爱你你却爱着别人。还记得那一年吗?那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曾经别人总在我面前说一见钟情,我都会觉得是在瞎扯淡,人怎么会有一见钟情的呢?直到见到你的第一次,我才发觉原来真的有一见钟情的存在,那时候的我感觉以前自己对一见钟情的偏见在此刻那是被啪啪啪的打脸,忒疼了。你一身正装的模样......【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曾经你以为再也遇不到人,也许在下一个路口便会遇到。曾经我以为,那次见面,是最后一面,从此不再联络。可谁知,突发奇想去我哥家,谁知道,你也在家,心里那根刺,又深了几分。我自信过,狼狈过,难堪过,受伤过,心碎过,骄傲过,谦虚过,也曾落泪过。有人说,他喜欢我的坚强,那一刻,我真的很想笑,我不得不坚强,不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不知从何时起,总有着那么四个人形影不离,儿时的我们是那么的单纯,是那么的天真,相识在那美妙的夏天,夕阳如此的美丽,照出了在篮球场上的四道影子,四个充满了傲娇的少年身影,挥洒着汗水,仿佛彼此是天敌一般,是那么的美好,但是这些都抵不过时间的流逝,最终我们因为上学的原因还是要分开,我们在不同的地方上学,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为一场仕途,机关算尽,一意孤行,懊悔无及。若不是觉得缘分使然,我倒想从一开始我们就是陌生人。人,会被忙碌冲淡了时间,会被心寒刷新了感观,会被教训清醒了人生。这可能就是我吧,最近练车时,只能撒腿就跑,不会灵活转弯,和做人差不离。在这个残忍的四面围墙中,谁会捧着一腔热血去无私的帮助一个人,一个不懂冷暖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七月,漫步在远方的小丘,飘逸着六月残余的纺丝,落在愁楚的眉间,化开曼陀的芳菲,荡着嘴角扬起的秋千笑靥四开。一切都好似与众不同了......窗前的曼陀在七月里慢慢地褪了色,任由我多么一厢情愿地想要挽留,还是敌不过匆匆时光。在晚风里摇摇欲坠的曼陀,缠绵最后一丝彩霞,贪恋最后一抹光明,即将面临的仲夏,只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记得年少时候最期待的除了放假就是等着周星驰的电影,那个时候只知道那些无厘头的对白与情节令人捧腹不止,笑过之后是不是还模仿几句台词,绝对大笑过后一解少年愁。周星驰电影基本贯穿了我整个青春,不知为何而笑也不知电影里为何而哭,只是觉得那些泪水居然也可以让人发出大笑,记得大话西游里最后那句那个人好像一条狗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其实,可能你们也会在某个时候,某个情景,某些地点,觉得似曾相识,或者有种故地重游的感觉,或者,觉得某种疼痛,某种困苦,某种情景,你曾经历过。但是,又能怎么样呢?不知道你们的记忆好吗?善于铭记,还是善于遗忘?有时候觉得人的记忆很奇妙,虽然说,人总是选择性记忆,但是,有的痛苦,却忘不掉,也许忘不掉,也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四十五)故交情深厦门游2008年11月24日下午,我们老俩口和老友吴其昌相约在火车南站见面,一起乘车去厦门旅游,应邀到故交挚友老陈夫妇家作客。陈仙仙和我们都是六十年代支边进疆的上海老知青,分配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四师工作,虽不在一个单位,却经常来往,关系密切,感情深厚。七十年代,她和丈夫老陈调到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七月中旬的荷塘,已经是风光满好。夏日的雨说来就来,在雨中看荷,别有一番风姿。细密的雨丝,不撑伞走在池塘的小径上。水珠很容易就打湿了双脚,索性任着性子,踏着有些泥泞的路径,往荷塘深处走去。走得兴起,会俯下身来闻一闻荷叶的清香。很多人赞美荷花的美丽,而我独爱荷叶的青绿。尤其是有雨的荷叶上,圈出的水珠在微......【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难忘的芭蕉扇入夏以来,天气逐渐炎热,人们开始享受着电扇、空调这些现代的物质文明。可从我小时候的记忆中,还是省钱又轻便的芭蕉扇,伴随着我们过夏又过秋,一年又一年,而且是自漫长的农耕社会以来,它成为人们须臾不可离的消夏工具之一。芭蕉扇,是由一种天然植物芭蕉叶稍微加工而成,也叫蒲扇。其形状大多为椭圆形,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这世间走上一遭,才明白那些神仙们常常说的渡劫为何物,更开始明白即使是神亦会向往人间。这人间真真是拥有着任何心灵都无法抗拒的魅力,仿佛在这人间里沉沦就能够大彻大悟,达到内心的成熟。到底是凡人,于是总会被凡事所羁绊。最近听到一句话,初听时,觉着不过一句笑言,可是在这越来越无法掌控的世间里,仿佛开始触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大地和倾盆雨不管对你的情有多么深不可测,因为时间的缘故,都来不及轻轻地抚摸,不管对你的爱有多少不可名状,因为距离的原因,都来不及柔软地呼唤。来不及化作碧枝,来不及酿做红蕾,便只能化做雪千片万片,便只能化做雨千点万点,便只能化做幽云千重万重,便只能如飓风般,把你疯狂地撕吞。2黄菊秋风吹,我怎么会毫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的生物钟被定格了,当临晨的寒意和微光透着窗来到,我的心便在片刻歇息后复苏,一种定式的思维,每一天该做什么?必须做什么?能做什么?我如此记录着自己的心情,了解着自己,记录着自己的生活,如作家三毛说的无耻的出卖着自己的言行,罢了,管他呢!我无比依赖音乐,只要一有空闲我就会戴上耳机,音乐伴随我,也伴随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在白天的时候控制情绪并不难,可到了夜晚就不一定是那一回事了。夜色会把一个人的灵魂生拖硬拽的撕扯出来,每个人都是孤独的个体,寻找依托只是梦一样历程,在寻找中获得,在获得中不断失去,直至最后失去自己。孤独是生命最真实的模样,习惯与自己和谐相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闲看落花,卧听风雨,在浮世繁华中静听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风儿倦厌了,不再鼓足腮帮子。太阳狠狠地将光扎在路人的脸上,没谁敢指责他的恶毒,全躲进了荫蔽。蝉极力地卖弄着腔喉,树一噪,梢上的绿便炽热成了夏。夏是热烈而又孤独的,没人愿意去亲昵她。人们追捧着夜晚,把夏赶进了白天,似乎只有在皎月的晚上,才容得下几丝阴凉,和人们精神的慰藉。灯红酒绿后的醺醺醉态,在路灯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是一个溢满孤独的夜晚,无数心事涌上心头,说不清悲喜。过往太荒唐,我无悔;未来太渺茫,我无惧。磕磕碰碰这么些年,有太多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支持的,反对的,安慰的,责怪的......既然别人无法感同身受,又何必理会那些指指点点,我不过是选了自己的方式去活。这一年,总有人说,你过得真潇洒,可又有谁知道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曾经有人对城里人和山里人的衰老程度做过比较,结论是60岁以前城里人较为年轻,但60岁后城里人会加速衰老,而山里人则保持匀速,最终山里人更长寿。什么道理呢?原因是60岁之前城里人生活条件优越,所以年轻,但60岁有一个关键因素,那就是退休,精气神儿没了,所以衰老提速了。而山里人没有退休的概念,只要没毛病......【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陌上花开,风轻轻吹过你的衣袖,带走了红尘中漂浮的沙粒。许多次的不期而遇,抑或是相见恨晚的聚散,我匆匆行过此路,转身成为落定于风里的过客。相识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就像清风挽起衣角,只是擦肩,不及仰望,然后不经意的回头。很多离散,我们说不出再见,因为一别就是山海相隔,好似天涯彼岸,不及回眸,就已然是沧海......【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如果你情愿,陪我到,永远那么我相信,这世界,很美如果你情愿,跟随我,永远那么我会用,这一生,守候假如曾经你不放弃我,那么关于烂漫记忆应该有我假如现在你还爱着我,那么对你寸步不离的人是我如果没有那么一些假说,我们在爱的世界里早已解脱如果真有那么一些假说,我们彼此会犯下更多的过错或许我们早已忘了对爱的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十三岁以后,我没有再见过奶妈的面。其实有不少机会可以见到,但是我羞于见她。母亲先天乳头内缩,无法喂奶,因此我们兄妹四个都有奶妈。我的老家在宁波的宁海乡村,不过那时父亲从军,母亲随父亲居住在台州的温岭。生我之前,母亲先到了外婆家。外婆家离老家的村子十里地,奶妈就是老家村子的。同村不同姓,奶妈的丈夫姓赵......【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生活在世间,一定要面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要发心行菩萨道,更要面对一切的人。因为佛法是以度人为主,离开了人类,就没有佛法可言。在人与人之间相处生活的过程中,最需要的是相互理解,相互诚敬,相互关心爱护。只有这样才能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处理好。这是对一般的人讲的做人的最起码标准。对已经放下了私心、放下了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其实所谓的孤独,都是触景生情。村上春树说你要记得那些大雨中为你撑伞的人,帮你挡住外来之物的人,黑暗中默默抱紧你的人,逗你笑的人,陪你彻夜聊天的人,坐车来看望你的人,陪你哭过的人,在医院陪你的人,总是以你为重的人,是这些人组成你生命中一点一滴的温暖,是这些温暖使你成为善良的人。人越长大就越孤独,我相信......【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初夏时节,是游山玩水的好季节。于是在五月的一个周末选定了河北冰塘峪风景区,去融入大自然的怀抱,放松心情,度过一个愉快的周末。冰塘峪大峡谷风景区位于河北省秦皇岛市抚宁区,北靠燕山,南为丘陵,属燕山余脉,地处秦皇岛祖山风景区北门外,在明长城脚下,有一条绵延几十里的小溪在山谷间蜿蜒而出,是梁家湾十峪一顶中......【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归来饭饱黄昏后,不脱蓑衣卧月明,这句诗,出自诗人吕岩笔下牧童,描述的画面简单不过,一个牧童早出晚归的生活,诗人没有着以太多的笔墨,前去细致的铺张抒写,却以寥寥几句,即把一个牧童的生活,写的那般韵味深长。草铺横野六七里,笛弄晚风三四声。归来饭饱黄昏后,不脱蓑衣卧月明。一个铺字,形象的道出了草之茂盛,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今夜的风,凉爽、舒心而让人醉,很美。独自走在通往寂静荷塘路上的我,吹着夏夜的凉风,心中不禁涌起一种舒怡的欢畅。有些肆虐的风,张扬而不淡定地吹着,似在滋意着一场它的爱恋,又似在喧嚣着它的欢情般畅意而毫无顾忌地吹着。如此别样的风,也便吹跑了蚊虫,好生惬意!沿着小路,放眼望去,塘边的柳树,正舞动着婀娜的身......【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