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散文
继子比儿子大一个月,个头比儿子矮,瘦骨嶙峋,精神却很好。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一个冬季。穿着厚厚的羽绒服,低着头,不说话,也不理人,一个人在场地上玩。像许多农村孩子一样,内向、害羞、怯场。他的奶奶,也就是我现在的婆婆愤愤地说自从他妈走了以后,他就是这个样子,以前不是这样的。我的心,为之疼痛。我总认为,两......【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天,索朗老师领我去参观了布达拉宫最古老的建筑法王洞。老师说在九世纪时,布达拉宫因吐蕃内乱遭到破坏,就只有法王洞幸存了下来。洞内供奉着松赞干布、文成公主、尼泊尔尺尊公主并列的塑像。据说是松赞干布生前建造的。又一天,索朗领我去看布宫的壁画。那些壁画构图精巧,珠玑满目,金碧辉煌,人物更是栩栩如生。因为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七月流光,坐在窗前听雨打芭蕉的声音,荡气回肠。多么动听,婉约似火,本应炎热的季节,如今却如此清爽,让夏季烦躁的心,如此镇定,安然。来到这里已有七天之久,这个曾经悲痛的城市唐山。你会记得,我更会记得。曾经那些可爱的生命,就生活在这如今美丽的红楼里,闭上双眼,那些鲜活的生命犹在,只是平凡的我们看不见而已......【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清楚的记得我儿时妈妈的模样;妈妈不仅年轻漂亮;尤其是她的梳妆;至今难忘。妈妈又黑又亮的长发;梳着两条大麻花辫;一直搭在妈妈的腰间地下。走起路来左右摇摆;扎在发间的两条红色绒绳;系着蝴蝶结;跟着风儿;随风飘当;真像涨了翅膀。每天清晨起床;她的第一件事;就是洗脸梳妆。当妈妈打开头发的那一刻;犹如瀑布直泻......【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达赖集团终于彻底撕下了伪装,迫不及待地发动了反革命武装叛乱,没成想他搬起的这一块石头,却狠狠地砸到了自己的脚。蓄谋已久的拉萨叛乱三天就被平息了,英勇的人民解放军仅仅经过十多天战斗,又摧毁了叛乱分子的老巢山南;后来又接二连三地取得了全区平叛斗争的胜利。历史证明了毛主席的伟大论断只要西藏的反动派敢于发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夏末,雨后,早上大约七点一刻,我和他坐上了通往目的地的公交车。内心很坦然,这样的消费对于收入不多的我来说,没有产生一点儿压力,还能达到预期效果,这应该就是目前我生活圈里的追求。乌云已经笼罩天空两天了,虽然在短时间内对大地有过灿烂的笑容,但那种相似于桑拿房里的处境已有五十多个小时没来看望大家了,行色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临近年末,公司业务繁多。自前几日,就一直记着要给父母打个电话,无奈每天大大小小的接待应酬,让自己迟迟忘记了行动。我所工作的县城离老家有近百里,由于不能经常回家看望父母,多半每个星期我都要给老人家打一次电话,虽然每次说的都是些问候身体好之类的客套话,但却通过电话寄托着浓浓的亲情。本想今晚一定要给父母打......【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盼着三湖快结冰!原来在青海,地质队每年都是春暖花开出队,秋凉叶落归来。收队之后,技术人员进行室内资料整理,工人集中搞冬训。但这时候也是人们请假探亲的大好时光,这已经成了野外地质队的老规矩。这次来到班戈湖,气候恶劣,工作艰苦就不提了。可报纸和家信,一两个月也不一定能够看到一次(可是一来了,就是几麻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姐夫出差那两天遇到姐姐上夜班,这天我半夜里睡了一觉起来,在床上躺着用手机上网时,居然发现外甥女点点的QQ还亮着,好奇之下,我起床打开电脑发现这小家伙正在玩三国杀。我问她怎么还不休息,她说一会,虽然第二天是周六,正好是她休双休日的时间,我不放心,半夜里还是去了她家。点点见我来了,撒娇要和我一起睡,我答......【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的生命不仅仅属于你儿子人的一生中最宝贵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呢?或许不同人的回答有所差别,有一种说法叫人为钱死,鸟为食亡,照这样来看,钱应该是最宝贵的了。但爸爸却不赞同这种说法,试想一个人连生命都不存在了,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啊!当然多数人还是认为生命的重要性无可比拟,至少在潜意识上是这样的,只是有些人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4700米的高原和手摇钻探机只要一提到湖,特别是西藏高原那些海拔或高或低,面积或大或小的湖,所有的影视画面上几乎都能够看到瓦蓝瓦蓝的天空,白亮白亮的浮云,刺破蓝天的雪山,明媚绚丽的草原。再细看那湖水波荡漾,一碧万顷;鱼游水底,鸥游湖面......就在此时,你的耳边一定还会响起那令人荡气回肠的高原歌曲......【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我的心灵中,母亲是这个世界上最会吟唱歌谣的人,伴随着母亲的歌谣,我渐渐地长大了,我甚至疑心我的喜欢文学,说不定和在童年时常常聆听母亲的歌谣有关。在我还刚刚咿呀学语的时候,母亲便常常一边做着针线活,一边对在身旁玩耍的孩子们吟唱童谣,最常听到的是小白菜呀,地里黄呀。两岁三岁呀,没了娘呀。娶了后娘,三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妻子的爱是发自内心的,是纯洁的,没有任何私心杂念的;妻子的爱是宽泛的,一颗闪光的心像太阳一样普照他人,给人以温暖和爱心;妻子的爱是有内涵的,那是一种人品、一种素养、一种文化、一种力量,需要慢慢的品,细细的嚼,越品越有滋味,越嚼越有味道。妻子是娇小的,说话慢声拉语,细声细气的。朋友往家里打电话,一听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通天河的故事车队就这样慢腾腾地一直朝西走着。那天中午来到了沱沱河。赵队长宣布休息半天,大家好好看一看当年唐僧取经路过的通天河!范敏中悄声地说队长,这里还不算通天河。再说这样子走一走停一停,一路上游山玩水,确实不错。但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够到班戈湖呀?队长同样悄声地回答她这么多的学生娃娃第一次进西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下午四点五十,子淇同学电话来,说晚上和同学一起去吃饭,忽然心情愉快。孩子一点点长大,很多事情需要他自己去体验和感受,和人愉快相处,是一个在家做王的孩子应修的课程,这个过程需要家长狠狠心放放手。晚上不用为他准备晚餐,自己忽然就不想做饭了,在长期以来的习惯里,总是为他人活,特别是对孩子,孩子说,希望妈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喜欢和母亲一起聊天,喜欢听她讲她和父亲年轻时候的故事。常常感觉到她回忆往事时的那种甜蜜幸福。母亲说年轻的时候父亲对她是多么多么的体贴细心,多么多么的关爱倍至,常常令她的女同事们羡慕不已。母亲也因此而特别的骄傲,甚至还有些得意。听着母亲幸福讲述着难忘的往事,我也跟着时常陶醉其中。母亲十四五岁的时候就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958年成立的青海省地质局班戈湖地质大队,可能是当时全国所有综合地质大队中的一个小弟弟了,但它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综合地质大队应有的地质、测量、钻探、山地、化验测试工种样样齐全。这个队还很特殊建制属于青海,工作区域却远在鲜为人知的西藏班戈湖。刚组队时,有人竟将它误当成了横跨中印边境的班公湖,说这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母亲要跟我们一起去看我婆婆。老姐妹常叹见一面少一面,我们没理由拒绝。这本是不同信仰的两个人。母亲是佛家弟子,食素,诵经,持戒;婆婆是基督徒,在集上的小教堂里祷告,唱诗,守礼拜。但,这不妨碍她们的关系,因为有我们在。老宅百多平米。前年暑假,我们建起了这两层半的临街铺面,没有对外租赁,二楼空着,婆婆住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蝉从土里来,又将很快到土里去,或许,它最理解这片土地的焦渴。也或许,在短暂的生命里,每一滴朝露的润泽都使它明了,这世界,水是多重要!它依旧嘶鸣,居高而歌。莫非它是不满老龙王的的失职,在拼命呐喊,向老天请愿?不得而知。反正,在母亲这里,我并没有听到或婉转或激越,或低沉或高亢的那种声音。来到母亲身边,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今天将近十点小儿子打来电话中午回去吃饭,还是面条。你一个人吗?我问。我一个人。儿子回答干脆利索。你知道我多长时间没见噜噜了,半年了。我说着泪在眼里打转。我知道,我也没办法啊!儿子很为难的回答。没办法?你的儿子,你没办法?我去告你。我有点气,心里酸酸的。妈你咋恁糊涂哇,你也不为儿子想想,你让我作难,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儿子结婚了,家人口多了,晚上吃饭,我们一家人团坐在一起经常天南海北谈论问题,并发表各自意见,主要是谈孩子的教育和成长。儿子刚从广州办事回来,给我们讲了在机场看见的两件事。在机场一角,一个小女孩紧紧揪妈妈的头发,把妈妈的头发都要揪掉了,揪得妈妈头一低再低,妈妈忍受着,并没有责怪孩子。由此儿子说要是我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儿子你和许多孩子一样出生于一个平常的家庭,爸爸仅仅是一位普通的教师。我无法给你官二代的特权,也不能留给你富二代那样多的钱财(有的甚至动辄出资千万嫁娶,名人助阵,豪车开路;有的还没出生就巨资以待,忙得不亦乐乎),也给不了你星二代那样万众瞩目的家庭背景......妈妈为了你的成长,付出了全部的心血。她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956年9月底的一天,我正埋头整理着当月的统计资料,准备用电话向省供销社汇报,办事处方主任亲自来到办公室,让我到他那里去一下。我放下手里的工作,来到主任办公室,只见里面早就坐着一位陌生的女同志。方主任介绍说小王,这位是地委组织部干部科姚科长,她有事情同你谈。姚科长笑着对我点点头,让我在她对面的椅子......【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也就是在那时候,我又遇到一位大好人,他就是我们办事处的代主任任继忠。听人说,任主任是大学生,抗日战争时期参加革命,来办事处时就已经是行政12级的高级干部了。可是他一点架子也没有,单位里的人没有不喜欢他的。一次我打一份给省供销社的工作报告,打着打着,总觉得那稿件上有些语句挺别扭,就去找拟稿的秘书,但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当我敲下这个题目时,有些震惊,世间太大,不是一个小家庭能承受,但直觉蛮横地指挥了我的意愿。这是一个夏季的晚上。女儿拿着一沓纸走进客厅,关了电视,坐下。今晚,我们来开一个家庭会。神情严肃,可又忍俊不禁,最后还是扑嘁笑了出来。我和她爸惊异地看着她,神情随着她动。下面,我开始念协议书。她手里拿着的纸已经装......【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