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头条
灯火渐渐地缩小了,在预告石油的已经不多;石油又不是老牌,早熏得灯罩很昏暗。鞭爆的繁响在四近,烟草的烟雾在身边是昏沉的夜。我闭了眼睛,向后一仰,靠在椅背上;捏着初学记〔2〕的手搁在膝髁上。我在蒙胧中,看见一个好的故事。这故事很美丽,幽雅,有趣。许多美的人和美的事,错综起来......
热门
散步
我们在田野散步我,我的母亲,我的妻子和儿子。母亲本不愿出来的。她老了,身体不好,走远一点就觉得很累。我说,正因为如此,才应该多走走,母亲信服地点点头,便去拿外套。她现在很听我的话,就像我小时候很听她的话一样。天气很好。今年的春天来得太迟,太迟了,有一些老人挺不住。但是春......
最受喜欢
昨天,她结婚了。一袭灰紫色的婚纱,抹胸斜肩式,肩带上绽放着一朵刚刚好的百合,静开着的。这是她早已梦想好的婚纱样子。昨天,她,穿上了。梳妆台前,那样的她,好淑美。......
散文
我们的生活有太多无奈,我们无法改变,也无力去改变,更糟的是,我们失去了改变的想法.......看庭前花开花落,荣辱不惊,望天上云卷云舒,去留无意。.在这个纷绕的世俗世界里,能够学会用一颗平常的心去对待周围的一切,也是一种境界。.人生最遗憾的,莫过于,轻易地放弃了不该放弃的,固执地,坚持了不该坚持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没错,你没有分毫差错,是你再次点燃我的梦想!难道你现在还没发现么?我早已经对你俯首称臣;那一笔一画勾勒出来的,正是忐忑而跳动的激情;就在某年的某一个清晨,昨夜的美梦都还未散尽;你却把我化作手中风筝,又牢牢拽住我的生命线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之中,或松或紧,或高抑或远......我的骄傲只能敷衍陌生,我的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学校的喷泉白天只是摆设晚上偶尔才能看到红蓝交替的灯光下喷泉摆动的身姿,我和友驻足,有些百无聊赖。突然一阵熟悉的腔调从不远处传来,啊,这不是戏曲秦腔吗!我惊讶地对友说哎呀,天津居然也有人听秦腔啊!友兴致缺缺哎?秦腔?这是秦腔?友是我的老乡,我们家乡的戏曲就是秦腔,深沉哀婉慷慨激昂,表演朴实粗犷,秦腔非......【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梅花浅浅绽放之时,逢了周末,我应邀到富恒做客,有了一次愉快的旅行,感受到了富恒之美。未到富恒,先感觉到了一种大气之美。从漾濞县城出发,过滇缅公路第一桥,顺着博南古道的脉络,走滇缅公路,经石窝铺、秀岭、太平和永平黄连铺,走大保公路,岔入富恒。从远处看,富恒宛如一个巨大的悬壶,被置于一圈高山的裹挟中。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时忙时闲,时闲时忙,生活如此周而复始。有时候觉得生活中满满的都是朝气,如初升的太阳,如雨后的彩虹。有时候又觉得茫然不知所措,似乎生活没了什么意思。可又有那么多的舍不得放不下,生活如此矛盾如此反复如此无常!像是天边的一朵云,不知来自何方,不知去往何处!或卷或舒,姿态千种,却没有一种是它想要的。许是因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或者,让一场雨住进来。城市的节奏,已让我口干舌燥。肠胃似一台庞杂的机器,不断吞食着五谷杂粮、添加剂、膨胀剂、催化剂、道德、观念、信仰、欲望、尘埃、雾霾......。肉体不再婴儿般澄明透亮、温软如玉,更多了城市的可变性,可以随时调整硬度、厚度、长度和温度,可以豁达、狭隘、宽容、柔韧、脆弱、热情和冰冷。......【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入夏,热气冲天。一条潺潺的清澈小溪是孩子们的最爱,连我也想加入其中,像一只嗜水的鸭子,再呼上几个同伴,一起去水中洗个消暑澡。水光潋滟着光滑的羽毛,沿岸的绿树倒映水中,连天空的蓝也贪爱这一池清凉,连同水色一并潺潺流向远方。远方的你可栖居于这样的一处水边,在这样一个炎热的季节,享受着属于自己的那一份清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这一生,尽是可耻之事。人间失格分别介绍了叶藏幼年,青年和壮年时代的经历,描述了叶藏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向丧失为人资格的道路的。大庭叶藏始终徘徊在黑与白,爱与恨的两端。生活在社会中,他没有自我,而与他人的羁绊又不足以强大到为他指明方向。在知我厌恶中,他选择了死亡,以此来抹去他不合格的一生。交友不慎,吸毒......【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已苟延残喘,我已盛装出席你人生最重要的时刻,我就要离去,而你来电告诉我你愿意和我见面吗?这是对我的救赎?还是对你的?所谓的罪与罚,究竟本质为何?是让犯人听到自己的死刑宣判而感到解脱?还是让他重返自由社会,但用尽一生赎罪?在生命面前,我们都会面临两难的抉择。而无论事后如何反省,多么后悔,死去的生命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秋红落月,羞红了谁的眼眸?一地染,一地影,一地醉。。秋叶踏影去何处?摇来一地醉红嫣,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一池碧水听琴弦,落叶晓红,零乱千年的唐诗宋影。琴声落,琴声醉,萧声鸣,笛声咽,声声缠绵绕天际,一曲曲残红离殇,零落尘间烟雨蝶。凝眸烟波起涟漪,呢喃潇湘吟苍穹,,轻鎸回眸,一笑问红楼,多少紫铃香格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轻轻地,轻轻地,春走了,夏来了。万物都像成长中的孩子,瞧!水边的小草碧绿起来了,风吹着,跑着,俯身亲着水面,涟漪荡呀荡呀,弄碎了柳花的影子。池塘里,粉嘟嘟的荷花含羞开放,听!她们在荷叶间的欢声笑语,轻飘飘地,暖洋洋的,游鱼从这儿到那儿,捉迷藏似的,嬉戏在莲叶间,荷香把它们醉了,打着转转,游着,笑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种琴声,与梦有关。临窗听雪,看蝶舞飞扬,一些落于尘埃,一些桀骜随风。记忆,如雪事,开了又谢。而谁的眸子,被一柄小伞的旧事,泛滥成彻骨的忧伤?吟唱,是这个季节唯一的音符。繁华落尽,有殷红的血穿过光与影的叠合,定格为悲愤。星星挂在草上,月亮挂在天上。我临镜的诗语未眠,穿过如花初见的河,寒彻渐去渐远的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前几天,发表过一篇含着泪水的来信,那是心无垠告诉我,她丈夫得了不治之症,我听说后,为她乖舛的命运伤心,难过。今天传来噩耗,林培民先生去世了。在悲痛中,感到无法用语言去安慰她,只好写这篇文章,以示悼念。题记。我的丈夫前两天查出了那病下午再次确诊,能否留点儿希望的空间?心中郁闷不堪、下午离开医院直奔冬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儿子从小就跟我提议妈妈我想养宠物,最好是一只猫。我断然拒绝不行。原因有很多——家里地方小,没有给小动物撒野的地;我爱卫生却很懒,我永远成不了一个辛勤的铲屎官,但是感官上又容不得一点脏;还有就是我胆小,容易被小动物吓到。所以儿子的养宠物愿望不可能实现。其实,在我的世界里,从出生就有猫。记得特别小的时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读中学时,读到过吴伯箫歌声感人的歌声留给人的记忆是长远的。无论哪一首激动人心的歌,最初在哪里听过,哪里的情景就会深深地留在记忆里。环境,天气,人物,色彩,甚至连听歌时的感触,都会烙印在记忆的深处,象在记忆里摄下了声音的影片一样。......。至今还记得,已达四十多年光景,当时背得滚瓜烂熟,朗朗上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曾梦想,纸落云烟漫拟诗词一阙,杯盏余温静守烟雨一城。而今染墨飞宣,写尽青春写尽诗,茶伴书香轻度流年,轻度你。落砚成文,兰焰摇曳剪烛人;落砚成画,素纸噙墨夜无声。泛舟人海几度行,顾眄深处,明月青天,静心如禅。......【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家乡地处半山腰,就像吊在袋鼠的鼠袋里,上不到顶,下不落脚。没有溪流,只有四口水井。至于是什么年代打的,已无从考证。估计至少有一口井是与村庄同龄的,不然就无水可饮。我家住在村头,出门左拐有一栋房子便是大队所在地。其门口的路边有一块空地(后来被盖了房子),这个l地方叫做路头仔。是村庄的腹地,人群聚集,成......【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夜,遮掩了白昼的眼睛,结束了一天的繁华。我饭后闲来无事,趁着凉风皱起,月明星密,漫步在街道上。这份清风拂过,花儿或弯腰,树影或婆娑,吹乱了我的思绪,我闻到了花香,或浓,或淡;我看到了树影,或深,或浅;那些行人擦肩,或来去匆匆,或漫步怡情,扰乱了我的心语,我看到的面孔,或老,或美;我听到的声音,或苦,......【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黄花菜,落败了。那是怎样一幅画面叶子仍是绿色,但有的已经泛白,逐渐枯萎的茎上,零散的挂着几个黄花,长短不一,长的六七厘米,短的一二厘米。而大部分的茎已经发黄,采摘过的地方已经泛黑,犹如霜打过的红薯茎叶。与隔壁正努力生长的玉米苗,形成鲜明的对比。看到黄花菜,就会想起李清照的声声慢寻寻觅觅满地黄花堆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风雅千年修物语,一寸相思寄人离。春心动矣莫与争,留得凡心育己先。古往今来谁无死?何不摆茶,渡缘人,秉承故里魂归梦。趁着乡下有风,趁着田间有意种上一颗门前柏树,映上一池花好月圆,深挖一眼泉;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划上一亩三分地;在开垦出果园,菜园,还有花园,与世无争。这就是今日午时茶余饭后,与我家人谈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们这一生都在追寻,不断的追寻,似乎是为了印证那句,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然而我们却忘了这句话后还有一句,初心易得,始终难守。人,活着短短的一生,几十年的光景似乎眨眼间就逝去,让人无法抓寻,那么唯有明白的活着,才能找到自己想要的为何。既是活着,那么就该有存在价值,有人会说即使咸鱼翻身还是咸鱼,何必挣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七月中旬已过,已是盛夏时节。夏日清晨,清风徐徐,走在熟悉又陌生的街道,明艳的阳光透过叶缝映射在街道上,各式各样的简单图案,没有刻意追求那般别扭,自然而然顺心顺意。街边小摊,三五几人围成一桌,一碗牛肉面,一碗羊肉粉,一碟小腌菜,美味又实惠,惬意又悠闲。吃着早餐,由此开启夏日美好的一天。按农历计算,如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慢慢地在温水中麻木算来算去还是那么一点点钱最近比较乱,觉得以往好多不可接受的东西都看淡,顺其自然以前好多不可接受的东西慢慢也无所谓接触了许多人,或快或慢地感受着每个人的能量听着办公室那三个人的废话,圈子的选择,生活的选择死不要脸的老板任腿上腰上赘肉,容颜暗淡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过去每个人都有一个选择谁......【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然而它又会在黑暗里偷偷地生成,给我永洁的你的容颜。但是,太阳又会光明正大的从同一个地方升起。辽远的雪,故乡的雪,你的雪,都曾为我烧光......然而太阳又将给我垂枯的黑色而难看的枝条!不!它又会在黑暗里偷偷地生成,给我永洁的你的容颜。二她在雪中流泪,然而淋湿后的空气也无法冻结那美丽的雪,否则那该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曾几何时,“展信佳”、“见字如面”,似乎看见这些字眼,心头便会倏然觉得温暖。一笔一划带着独特墨香的文字,似乎有一种神奇的力量,亲切、温暖、依靠。自从有了手机和网络以后,我就从未提笔写信了。今年春节回河北宽城老家过年,在收拾屋子的时候,看到了我以前给母亲写的信,红头绳扎着,整整齐齐放在柜子里。这些信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