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头条
灯火渐渐地缩小了,在预告石油的已经不多;石油又不是老牌,早熏得灯罩很昏暗。鞭爆的繁响在四近,烟草的烟雾在身边是昏沉的夜。我闭了眼睛,向后一仰,靠在椅背上;捏着初学记〔2〕的手搁在膝髁上。我在蒙胧中,看见一个好的故事。这故事很美丽,幽雅,有趣。许多美的人和美的事,错综起来......
热门
散步
我们在田野散步我,我的母亲,我的妻子和儿子。母亲本不愿出来的。她老了,身体不好,走远一点就觉得很累。我说,正因为如此,才应该多走走,母亲信服地点点头,便去拿外套。她现在很听我的话,就像我小时候很听她的话一样。天气很好。今年的春天来得太迟,太迟了,有一些老人挺不住。但是春......
最受喜欢
昨天,她结婚了。一袭灰紫色的婚纱,抹胸斜肩式,肩带上绽放着一朵刚刚好的百合,静开着的。这是她早已梦想好的婚纱样子。昨天,她,穿上了。梳妆台前,那样的她,好淑美。......
散文
成年之后,我时常会想起幼年时的这件事情。只是每当想起来时,我总是不能确定,对于那时的我来说,它到底应该算是一次让我引以为荣的壮举呢,还是一次让我引以为戒的鲁莽行为呢?无论如何,那时候我干了一件力所不能及的事情。这件事情对于一个大人来说,只是举手之劳,而对于年幼的我来说,却十分惊险。那是一个冬天的早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为了这条致的长龙,国家各级领导人多次亲临现场考察,为了这条致富的长龙,中央和地方支援了巨额资金,为了这条致富的长龙,不知道有多少人长时间离开自己的家庭经受风餐露宿的艰辛,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忍受了各种伤痛甚至为他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嵩县南端有一个面积不小的陆浑水库,靠山临水环境十分幽静,在内陆山区,有这样......【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安慰着杨队长,也安慰着自己,因为从王工的身上,我看到了如今一代年轻人依然效仿着老一辈的工作精神和作风,更可喜的是,他们比老一辈人有更先进的科学知识和技能......乘汽车自宁波出发向东行,过北仑就到了东海岸边,一座长约两百米的宽大钢浮桥把大榭岛和大陆联接起来,由于大榭岛距大陆最近,交通又便利,所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一户主是医生,他爸爸在世时,我们家人一有个什么感冒发烧,没少光顾。兴许是他们家钱多,才会成就了盗贼的目标。他哥哥也是医生,不过是个兽医,整整一个镇的人,家里牲口有个毛病都找他医治。家乡是个不起眼的村落,免不了手脚不干净的人的出没。这不,前天村里的母狗公狗,总之肥大肉多的就是了;大白天地愣是被一辆面......【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个城市或许有太多的人,越是害怕寂寞却越孤独寂寞。我没有习惯去酒吧里挥霍青春,没有冲动去聊天室里打发时间,更不想在游戏里一厢情愿地沉沦,落寞的日子里,总是希望能有个人能象我这般对感情执着和坚定,想有个人能一起走过风雨..那些完美的日子终于还是流逝了,那些在一起的人终于还是散了,昨天一起吃饭明天一起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作为老师,要有良好的师德修养,要循循善诱,不能像泼妇骂街一样教育学生。但人无完人,各有各的性情。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老师一生不知教过多少学生,什么样的也能遇到,难免有点过激的行为。今天,我的QQ刚打开,还没来得及隐身,就有人加进来了。我遵循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原则,来者不拒,就点了同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老张家里出来已经是下午一点,我们走回村委会,炊事员早已准备好了午饭,每人一大碗玉米渣粥,一个很大的白面镘头和一碗粉条熬白菜。我想这一顿饭,在大王沟村或许就是最豪华的大餐了。一九九五年我参加了交通部扶贫工作组,春节刚过就来到洛阳市嵩县交通局掛了职。我们的任务就是深入贫困地区调查、了解当地的经济状况,......【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远海上传来了哗哗的水声,那有节奏的水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大,一层层银色波光直向我们的木船漂来,大家忘记了寒冷,纷纷爬到窗边、门边了望着,像盼望久别的亲人一样盼望着夜潮再快一点涨满,好把我们的木船浮起。一九九二年十二月的丹东港已是冰天雪地了,因为一项任务,我们不得不再到鸭绿江口外的黄海上去漂泊一周。几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或许是因为过度惊恐,急于脱险,也许是由于太过高兴,侥幸得救,还是怕错过良机,得而复失。在靠近大船的那一刻,我们都没有想到记下那大船的名字,看看那大船上高悬的旗帜,也没有向大船上的水手们致意,就急匆匆地逃离了那位救命的恩人!从深圳蛇口港出发,穿越伶汀洋,大约七个小时的行船,就到达了美丽的桂山岛。小岛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说来话长!船长说你看到那段废桥了吗?那才是原来的鸭绿江大桥,朝鲜战争时被美国鬼子炸毁了。为了战争的急需,中朝分别抢建了自己一方的桥梁,因为朝鲜一方战争正急,人少财空,所以只能按最低标准建成了这个样子,发出了和平的呼唤,感受着和平给予人们的安宁、详和。1987年4月,我和李工随同大连港几位领导来到丹东......【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可他不知道,就因为他的这一次伤害在弟弟的心理留下了永远的伤痛,虽然他努力想去弥补,却终究没能如愿,因为弟弟始终不能原谅他。30年前的那个冬天,天冷的使乎有点早。为了尽快赚到一笔过年的费用,母亲用姨妈送来的大米包了八十几个棕子准备拿出去卖。而父亲也早早的支起了他的铁匠炉准备打一些盖房子用的铁钉来换一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也许某年某月某日可以实现,但是那时我是一定不在了的。其实说实话对于英语我确实没有多大感情,我的感情还是咱们的母语,但是,不是有句话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吗?前几天听说他们要过来,我非常的激动,很害怕自己又像上次一样把事情弄的一团糟。人一紧张起来便害怕了,加上之前又有过失败的打击,所以有点失望。心里不免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伸手触摸搁浅的残舟,散落一地美丽的诗句,比夜更凝重,比疼痛更坚毅。一种飞翔的水声淹没最初的思绪,便有一种来自生命深处的孤独,如沉重的花瓣雨,点点滴滴洒落在我的心中。,回忆初夏充满了温馨,诗意般的语言,感动读者。一当一切按部就班时,夏天的热浪依然风姿灼人。高温一直延续到秋天。我也真正领略了夏日肆虐骄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岁月流淌,每一个过去,只为了现在的每一个故事。而每一个故事又成为今天的一个传奇。当我把每个传奇演变成故事,我才知道,我不是寂寞单纯的拥有自己。说到戒烟已有些年头了。空寂的夜晚,心间,柔软的思念;月光的洒落,脸上,绽放着笑颜。俯瞰韵海洒得满目的繁星点点,或许是星星的思念;遥望星空恰逢满月的银白璀璨,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时间往前面走一点,到达古城的时候已是晚上。我们订了房间放下行李之后便去寻找沱江。我两是文科出身,当年的人文地理和区域地理尤其是中国地理都学得相当的好。天黑了,我醒了。天亮了,我睡了。黑白颠倒的美丽夏季我干了些什么有个人一直都知道。天热了,蝉叫了,小孩儿们的暑假来了!这是他们高兴的时刻,也是我高兴的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对于幸福院里的生活,我最真切的感受还是来自电视。因为我一次也没去过幸福院,更别提要为那些老人做点儿什么了。可见我对这些老人是很淡漠的,现在想来,我的心里便有着像是对父母未能尽孝一般的愧疚。幸福院,原来叫敬老院。现在这么一改名,那名字便闪耀着人文主义的光辉,升华了传统敬老的美德。有关幸福的涵义,我们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题记在这深秋的雨夜,独自坐在电脑前,读着朋友们那些关于童年的美文,向来以坚强自居的雅琴心里不觉涌出一丝心酸。藏在心里许多年的往事,那些以为消失了的记忆愈来愈清晰的出现在眼前。她忽然明白了,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她一直不快乐。也许就像那些文友一样,她该把自己的故事写成文字与朋友们一起分享,或许那正是对自己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渐渐的我开始把花生给淡忘了,八月十五的时候,哥回来了,经过井边时,看了看说家里种茶子了,我立刻反驳说不是茶子,是花生。哥只是笑了笑。这笑我开始觉得含有某种神秘莫测的东西,哥的笑使我想到父母的笑。刚回来的时候,小井的旁边长着两颗小苗,样子很像花生,同样也开着花,与花生不同的是比花生高,我还惊奇的说了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不敢想像这个学生对我会做何种评价,更不敢想像被我扼杀的他今天是怎样。愿他永远生活在蓝蓝的天空下!,做为老师,能做到如此深刻反省,可贵、可敬!我从教三十年,教了无数的学生,遇到了无数的问题,有无数值得自豪的事,也有无数令人惭愧的事。人生的历程中,关键时刻的关键事情,固然重要,但有些看似平常,甚至被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夕阳西下时,我们终于艰难地完成了第一天的预定任务,当拖轮带着一身疲惫的我们又朝着西落的太阳向东海岛赶路的时候,我们的情绪才开始松驰下来,一种难以言表的兴奋浮现在每个人的脸上。离开湛江港十五海里,便失去了东海岛和南三岛的掩护,正式进入了南海水域。硕大的南海中,风大浪高,海流湍急,当海水带着巨大的能量试......【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980年,我与老李主持研制的浅地层剖面仪正式通过了国家鉴定,并获得了科技进步奖,之后,又经过一年的试用,取得了很好的实际效果。因此,我们决定,从今以后,开始让它正式为港口工程的勘察工作服务。1981年夏初,为了建设湛江港深水航道,港务局希望用我们的设备查清现有航道中礁盘的分佈状况,以便计算出炸掉礁......【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虎子比我小,贪玩又无主见,任何事都听我指挥。我们随行所带的工具有布囊(盛装幼鼠)、短铁棍(敲坳石块)、木锤(打死母鼠)、麻绳(捆绑母鼠)等。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老鼠出没。看来老鼠与人还是有近邻关系的。其实,老鼠和人是一样的,先谈恋爱后生子,可是它们的速度却比我们快多了,没两天功夫,母鼠便怀了孕,待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她回去了,邻居们走了,同事们也走了,单元房里安静下来。但,我知道,温一定和我结下了冤仇,我们日后一定还会有磨擦,原因是,她并没有认真地听懂邻居大妈们的话人不能太自私。调回北京三年了,我还借住在岳母家一间九平米的小屋内,姨、舅们也准备结婚用房,因而年内我们必需从小屋中搬出。单位很同情我的困难,恰好春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距妈妈和姐夫的坟墓不远处是一个几百平米的大坑,救援部队把那些无人认领的屍体一一安葬在这座公墓中,为了不使疫病传播,每一层屍体上都撒满白灰再覆盖黄土,据说这样的公墓在郊区还有好几处,直到震后两周...一九七六年七月我正在交通部干校劳动,麦田里的一口机井半个月前就枯竭了,十五号下午,我和两位同事商定再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海岛的夜空比大陆更加广阔,闪烁着星光的天际,一直弯曲到海面,风从海上吹来,带着潮气和咸味。我们静静地围坐在小小招待所的院中,兴致勃勃地欣偿着各自采集的颗颗卵石,倾听着从月牙湾传来的巨大波涛声响。清晨,我们一行六人,搭乘解放军北海舰队的一艘登陆艇,从蓬莱港出发向长岛驶去。正逢涨潮,被海浪推着的小艇自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