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散文网 > 抒情散文>余温之心的深深处

余温之心的深深处

发布时间:2017-09-14 11:03 投稿者: 菌染
年少时,我们因谁因爱或是只因寂寞而同场起舞。沧桑后,我们因何因故寂寞如初却宁愿形同陌路。题记从小到大,我们历经许多人事、踏过许多渡口、又在一个个渡口、毫无缘由的、走散,风吹过一粒粒尘埃,雨打湿一层层灰尘,无尽的苍穹,逝水无痕。也许昨天我们还在和挚友亲人围炉夜话,而今天便是一个人、一座城,也许昨天我们......

  年少时,我们因谁因爱或是只因寂寞而同场起舞。沧桑后,我们因何因故寂寞如初却宁愿形同陌路。题记

  从小到大,我们历经许多人事、踏过许多渡口、又在一个个渡口、毫无缘由的、走散,风吹过一粒粒尘埃,雨打湿一层层灰尘,无尽的苍穹,逝水无痕。

  也许昨天我们还在和挚友亲人围炉夜话,而今天便是一个人、一座城,也许昨天我们还沉浸在温暖的家乡的呵护中,而今天便只一个人的担当、一个人的成长。

  我一直以为影子是最懂我的,有伤心的地方就有它的陪伴,它从来不打扰开心,后来我才知道原来眼泪也是身不由己的,原来哭也不是随心所欲的,原来慢慢的长大,时间改变了一切最初的模样。

  有时候,很想问为什么,后来我发现生活中的为什么永远问不完,一切的一切都没有所谓的答案。许多的许多,看在眼里,听到耳中,明于心间,何必多言,纯属找虐,可我还是想问为什么。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快乐时,全世界陪着你笑,伤心时,你便独自挨着,人们就是这样,没人愿意看哭丧脸,谁又会在意红尘之外额一粒微尘?

  有时我们总是伤疤合了撕,撕了又合,总是撞了南墙摸着头哭诉不愿离开,而终究生活不是林黛玉,不会因为忧伤而风情万种,一个人的落寞,一个人的坚强,旁观者不懂、罢矣,当局者懂得、足矣。原来请别人为自己的失意买单,没几个人是愿意的。

  转眼散场的一切,熟悉的陌生了,陌生的懂得了,到了最后是不是只有自己和自己是不陌生的?是不是只有自己不是自己的旁观者?谁又知道这世界无限的循环由何而来又何时是尽头?

  拥拥攘攘,电影散场,就像捧不住的月光,各安天涯......过客匆匆,相逢有期。回首多少次离别、多少次相逢,相见时难、别、甚易。再也寻不到曾经曼妙的声音,还是那辆车,还是那片景,无奈人走茶凉,车上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陌路天涯而已,只愿清风捎去心中点滴......然后说声再见陌生人、不再见、后会无期。

  生命,总是在一场邂逅之后或分外清冷、或格外妖娆,在一场相遇相知后或索然无味、或遍地萧寂。原来每个人都有为某个人、某些人点燃的微光,而当你心中的人渐渐远去,灯光一盏盏幻灭,你忍痛把一盏又一盏废弃的灯扔进火坑烧掉时,便知该如何走下去。留恋枉然,尘起尘逝,缘聚缘散......

  稚嫩的年华,也许我们心中藏着难以言说的朱砂痣,也许我们曾挥洒毫无杂质的友谊,也许曾经一场人数最多的聚会之后我们渐行渐远各奔东西,也许随时间流逝,遗忘成了我们曾经相识的记号、却也是我们忘记伤痛的最好方式。

  渐渐地,我们长大了、懂事了、见识了许多、明白了许多,因为懂得,所以沉默,所以当我们再遇到愤愤不平的事时,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因为懂得,所以无言,原来许多的许多不是我们所能改变转移的;因为懂得,所以当一次次的针刺进心孔时,我们仍会下意识的痛,直到修炼的最高境界毫无知觉。

  有人说不在深夜痛哭的人不足以谈青春谈人生,可是即使有资格谈了又能如何?仅是多了一份阅历?多了一份资本?那么若要以这些换来一场心痛,我宁愿不要。

  一切的一切没有结局,只有故事。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故事,只是故事的情节不同、曲折不同、深度不同、吸引力不同罢了。

  转身、天涯陌路,过客匆匆、有时,一转身便是一辈子。

  风吹雨成花,时间追不上白马,我们都曾说过友谊地久天长,喊过永远不分离,而之后,那一切,都如尘埃般吹散天涯间。

  我们在一个个阶段踏上一条条陌生的路,领略不同的春夏秋冬,收集点滴雨雪风霜,一个人体验一切风景,何时起,我们也开始爱叹人生若只如初见......

  多少人闯入你的世界,给你上了一课;多少人走进你的生活,却又匆匆离去再也不见;又有多少人活在了你的记忆里,而最终就像泡沫、不触就破了。

  走着走着,我们渐渐失眠,于是有时我们也开始爱赏月亮和星空,睡梦中的人当然不明白睡不着的人的夜城,他们当然不明白许久未现身的月亮突然出现时是多么惹人心,可有几人又真正赏过它们,那么多人只爱太阳耀眼的光芒,没错,没有太阳世界便永远笼罩在黑暗中,可刺金烈阳却常常刺伤人、折煞本已被雨滴穿的千疮百孔的心。而深夜,照亮孤独之人温暖孤寂之心的却是月亮和繁星。

  渐渐地,我们习惯了,习惯了孤独,习惯了一个人的世界,习惯了睡不着就爬起来吹凉风,习惯了时时找不到月亮和繁星的空寂与茫然,习惯了对着万千灯火交织成的夜遐想,习惯了夜深人静时把心敞向无人评判的黑夜,习惯了对着星月用心呐喊然后把所有伪装的坚强卸去,原来坚强是装不起的,原来哭完以后你发现几乎你所有的委屈都坦诚给了月亮和星星。

  走着走着,我们逐渐清醒、成熟,可却总还是想智者一样安慰别人,想白痴一样自虐,总是明知有些事插不了手却还是要介入、总是明知善良的人最先受伤却还是要百感交集的当着傻子。于是我们都变了,谁又会替记忆守住原始的直觉?渐渐地,我们懂了原来厌恶不一定一辈子,承诺何曾有过永远,昔日童言无忌,谁又会在意,就像玻璃,什么都很脆,轻轻的,就碎了一地。

  渐渐地,我们发现,原来我们也总是劝得了别人,劝不了自己,原来你侃侃而谈的道理在自己身上好像永远都不适用,好像到最后你对你自己也设了一个需要重重密码的访问权限。

  因为懂得,所以无语无言,纵心痛心碎也要独吞苦水。一个人默默的撑起所有的支离破碎,有时也许我们的世界真的别人不懂、没人懂、也许真的不需要别人懂。

  心情若发烧,总是忽冷忽热、兴致似星辰,总是忽隐忽现。 踏过一片片灰尘铺成的地面,原来、烟花易冷、冷暖一霎......

  是啊,这尘世间又有谁不是谁的过客?染指流年间,我们看的最清的、见的最多的、也许就是那么多那么多旁观者姿态诠释的社会了。

  生若梦,我总失眠、人生如戏,我太如戏。

  沿路的积雪对飘过的蒲公英说风飘过,灰尘飘飘洒洒,雨落无声霜满叶,道不尽、尘世间。

  对于我们而言,每段回忆都无法回去,每段回忆都带着特定的感慨,都刻着只属于你的印记,一切都会过去,不管谁伤了你,每段时光都会刻上皱纹,不管你怎样的想把它挽留。一切的一切都似尘埃,一散而过。

  昔日被遗弃街角的瓷娃娃,你如今又在哪?那时我用心观摩你时,你已被无数的路人踢得脏乱不堪,被那嬉戏的孩童涂成了调色板,我多想把你拾回,恢复成最初你摆在超市的模样,多想,去火山一角取颗红得发白发烫的琉璃心为你装上,可叹我在冰山一角、冰火不相容。我多想分给你一丝所剩无几的余温,可叹风吹过、指尖余温、散尽。

  那个冬天,池边一角被玩耍的琉璃珠一颗颗被针划破了,净无杂尘的清水流出,结成了冰......我将琉璃珠尘封在暗箱里,可小黑箱竟盛不起一小颗琉璃珠流出的水。

  什么是这,什么是那,什么不是这,什么不是那......何为伤,何为乐。解不开的心结,伤不起的琉璃,尝不起的汁墨,划不起的冰片......湖水再清,遮不住砂砾溅起的黯磷,风景纵美,掩不了风过叶落的尘埃。懂、不懂、放下、放不下......

  当灰尘飘了一层又一层,轻轻擦去一层,风过无痕,又深深落了一层......头顶仓皇的天,脚下混乱的城......身边所有的色彩混在一起调成无声的黑白色调,谁的心是永远不过期的......

  也许最后只是只身步步海天涯、路、无归,也许最后只愿忘却昔日,静静的、书写只属于自己的一片叶、一池水、一方天......

  最后,山和水可以两两相忘,日和月可以毫无瓜葛,那时候,只一个人的浮世清欢,一个人的细水长流

  微尘逝水,无言、无痕,雾霭茫茫,一个字、两个字,道不尽、混乱的结......收拾收拾心情,继续走,依旧不吵、不闹、不争、不强。一个人,一座城,一片天,就带着抛不去的心伤和观念默默坚强。

  回忆沉淀了你只想尘封的一切,渐渐地、淡淡的,我们开启了相似的人生模式,而今,当我们想寻找无暇的纯时,才发现,原来那只是相对的,原来那种相对也随着时间愈行愈远,而心中认知的点滴、愈演、愈烈......

12下一页

上一篇: 盖世英雄   下一篇: 新天醒来的感觉
1、“余温之心的深深处”由查字典散文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散文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余温之心的深深处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sanwen-472948/,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抒情散文
路姐这名不怎么好听,话音重些还以为是路劫,远听以为招呼美女为小姐。在现今中国四通八达的高速路网上,这个新名词如空姐一样,翩翩而降,格外引人注目。路姐们和千山万水一样是路途站点的靓丽风景,是高速路管理团队的半边天,路姐的男同事,也因路姐而得名为路哥。近年来,江西高速公路迅猛发展,今年里程过了四千,职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收到你的消息时我正在拆外卖的盒子。最近没什么胃口,点了一些口味比较浓厚的外卖,手一抖溅到桌面上都是的,顿时如秋风扫落叶般-寥落。你说你那里阳光明媚,我这里却下着小雨,穿着夏日的汗衫,在九月末的天气里透着几分凉意。大早上来到公司就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絮絮叨叨的讲述她在工作中出了点小失误,她很犹豫自己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世界上有一个人,是多么的坚强,像一根钢筋铁杵的梁,担起千斤的重担,默默为了这个温馨的家。世界上有一个人,是多么的伟大,像一只燃烧的红蜡烛,流干了自己的泪,照亮了茫茫人生的路亚。累了,走进家门,和爸爸诉说着自己的艰辛和无奈。饿了,走进家门,让妈妈把可口的饭菜热了在端上。从来没有问过,父亲,在外面是怎样......【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孤灯,独影,静坐。望着窗外的夜空心情有些压抑,就这样静静地坐着什么都不愿去想,想写点什么却也没了兴致。随手翻读着心中若有桃花源,何处不是水云间?成佛无须菩提叶,梧桐树下亦参禅。的诗句,心中禅意涌动,仿佛有种时光平淡地在手中流失的感觉。世间的桃花源在何处无从知晓,但我们每个人的梦中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桃......【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姑娘,我在珠海认识了一个同事的儿子,条件非常不错,有房有车有银子,刚好又是你老爸同学的儿子,这么有缘,要不认识下?娘亲,不了吧。意思是已经找到了吗?还没有,拍拖真累!......朋友在朋友圈晒了与她母亲的截屏对话,无奈添了句评论看不懂娘亲的表情包,难道生气了?,随后,很多朋友参与了评论,得出最诚恳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说起我对文学的追求,我与短文学网的那些事儿,三天三夜也说不完,足以写成一本书了。人心中所想、所做的那些事,把它写成文字,便是文章了。前人给我们留下了大量的诗词歌赋、散文、小说,那些丰富的财富、精神食粮,我们取之不尽、用之不完。但学习归学习,古人(前人)的才情文才太高了,后人想超越真的很难。当然了,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曾几何时,云消雾散,走过的路,再回首,已经掩盖在尘世的泥土里。为了一句承诺,永驻在渺无人烟戈壁沙漠。烟雨长亭,清风古道,没落在尘世的凄迷之中。一夜秋风,黄沙满眼泪,半生秋雨,浇湿了多愁的心事。飘过的尘埃,随风荡漾在博大的天空。日月有轮回,人生有恩怨,是是非非,都在诉说这自己的心语。清风过后,必然有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数着数着日子,我们的三下乡之旅又过了4天了,看着一群小孩的稚嫩笑脸和稍带顽皮的“孩子气”。这4天,我发现自己在这轻松,活跃的氛围下也“年轻”了不少。三下乡的日子是苦的,但如何在这种苦中寻得一丝的甜,我觉得这就是我们三下乡的意义所在。在这4天中,我的心态也改变了不少,从一开始心底里的那点小小排斥到现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不知要如何归类蜂蜜与四叶草这部动漫,说治愈系,青春系,都觉不够。大二时第一次看只知道一季觉得好看,再次重温两季都看完直觉是神作,晋升非热血类我的最爱,没有之一。不知为何这部动漫不出名,抛开无可挑剔的背景音乐,剧情人设也让人喜欢,越看越爱。动漫既温暖又哀伤。有青春、迷茫、爱情、失恋、陪伴、分离、成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时间过去了很久,却依然记得你给过的温柔。明明想要完全离开有关于你的所有环境,却,心底藏了一丝能够街角偶遇的机遇,我换了工作,换了心情,却,始终舍不得搬家。我不知道自己,在你的故事里,是个什么样的角色。可是,从今以后,我却只喊一人以师傅,是你。我一直以为,在新的环境,新的压力下,我会努力工作,努力学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994年8月的一天,李嘉诚外出谈生意。在公司总部门口,一位员工拦住了他“老板,我觉得你今天的这条领带有些问题。”李嘉诚愕然“有什么问题?”员工说“老板您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不应该系红色的领带,这样看起来不是很协调,而且,还可能影响到您谈生意的效果。”李嘉诚看了看胸前那条红色的领带,思考了片刻,朝员......【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英国当代雕塑家安尼什·卡普尔,凭借雕塑坠入地狱而一举成名。一天,英国着名纸媒星期日泰晤士报记者采访了安尼什·卡普尔,这名记者也是一位业余雕像爱好者,他想请教安尼什·卡普尔当好一个雕塑家的秘诀。记者提问说“安尼什·卡普尔先生,你能给我们透露一点你成功的秘诀吗?”只听安尼什·卡普尔说“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开门的小女孩励志心语看到这个故事,我的眼睛也湿润了。说真的,很多人当初帮助别人,也没想过要得到回报。但善有善报的故事,还是时时有发生在我们真实的生活里。爱就藏在我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里,适时的爱心,小行动可以助人一时之急需,给他人以希望。韦唯唱这是心的呼唤这是爱的奉献这是人间的春风幸福之花处处开遍这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2012年10月2日,阿曼沙巴河谷。27岁的英国小伙子加里·亨特站在高达27米的悬崖边,纵身一跃,以每小时85公里的速度,跳进了清澈的水潭,起跳、空中动作和入水三个方面,他的表现都非常出色,最终一举击败来自世界各地的11名顶尖高手,赢得现场观众一次次热烈的掌声。比赛结束,亨特以年度总冠军的身份,站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马云,1964年出生于浙江省杭州市。12岁时,马云买了台袖珍收音机,从此每天听英文广播,对英语开始感兴趣。13岁起,马云骑自行车带着老外满杭州跑,小时候喜欢打架,因为打架记过太多,马云曾被迫转学到杭州八中。之后参加中考,马云考了两年才考上一所极其普通的高中,其中一次数学只得了31分。1982年,马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有一种植物,它是真正的能源之树,它果仁出油率平均高达64.45%,籽粒的含油率为60%至70%,这种油是很好的发电燃料,种植这种植物8000公顷,就可以发电150万瓦特,可供2500户人家使用;它的生命力极强,可以在热带、亚热带地区任何地方生长,它极能耐旱,能连续挺过三年的大旱;它的作用和功效极高......【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为什么来北京?决定来北京的最初,很多人问过我类似的问题。那时我想了很多种答案来面对不同人的提问,也选择了对某些人以沉默来回应。随着时间的流逝,我逐渐熟悉在这个城市生活的节奏与步伐之后,偶尔也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问自己你为什么来北京?昨天,当夕阳的余晖笼罩着整个城市时,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在厨房里忙碌,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多年前,看过一篇小说,题目和作者已记不清了,故事情节却难以忘怀有这么一个年轻人,上世纪70年代时,在京郊一个村里插队。在那个年月,下乡知青干活很累,收了工大家都倒头大睡。他却在土炕上铺上马粪纸,画些花鸟鱼虫。这与那个时代的要求不符,有人就给反映到了县里。谁知因祸得福,县文化馆美术组正缺人,便把他调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闫妮18岁考上了一所财经学院。大学毕业后,和许多同班同学一样,按照家人的要求,她找了份专业对口的会计工作。可是,她对枯燥的数字根本提不起兴趣,整天迷迷糊糊,朝着外面的天空发呆,就想着辞掉这份工作。母亲劝她“女孩子,做个会计挺好的,不脏,不累,不重。”她对着母亲淡淡地一笑,毅然辞掉了这份来之不易的会计......【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强迫自己干一份并不喜欢的工作,你无奈地被许多人逼婚,你身不由己地做出背离自己意愿的选择。你突然意识到,越长大越孤单,越长大越不能做真实的自己。可你并不知道,你经济独立、思想独立、四肢健全,却为何不能体面的做自己?面对世俗观念,你要成为自己的勇士中国人,从小就被“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距非洲撒哈拉沙漠不远处的利比亚东部,有一个叫杜兹的偏远农村,这里白天的平均气温高达42摄氏度,一年中除了秋季会有短暂的雨水外,其他绝大部分时间都是骄阳似火。然而,就在这样一个恶劣的环境中,却生长着一种世界上最奇异的鱼,它能在长时间缺水、缺食物的情况下,忍着不死,并且通过长时间的休眠和不懈的自我解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从小是在贫穷中长大的,当我还不懂得什么叫贫穷的时候,我首先懂得了耻辱。我的父母是属于那种勤劳朴实却死板木讷的人。他们有一身的力气,但我们的时代已不是一个靠力气就能过上好日子的时代了。别人谈笑之间挣来的钱,是我父母辛劳一生也望尘莫及的。聊可安慰的是,他们拼命干一天所挣的钱,我们一家三口能吃饱穿暖。作......【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美国有位退伍军人,他在战场上负了伤,当他回到地方的时候,年龄也比较大,再加上负伤,成了一个残疾的退伍军人。所以找工作变得非常不容易,很多单位都拒绝了他,而每一次他都迈着坚定的步伐,继续寻找可能的机会。这一次,他来到了美国最大的一家木材公司去求职,他通过几道关卡,终于找到了这个公司的副总裁,他非常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他坐在我对面安静地说,他再也不想回美国了。那里有他的父母、弟弟和爷爷奶奶。在美国中部一座仅有5000人的小镇。他一直生活到29岁,,从没离开过,不曾见识过美国东部的繁华、西部的浪漫。而立之年的他,第一次踏出家门,就是到中国的北京。他住在公益西桥,从7层的出租屋向北望去,是中国闪闪发光的政治中心。他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一位青年,垂老是埋怨本身时运不济,发不了财,终日愁云满面。这一天,走过来一个须发皆白的垂老人,问“年轻人,为什么不快乐?”“我不明白,为什么我总是这么穷。”“穷?你很富有嘛!”垂老人由衷地说。“这从何说起?”年轻人问。垂老人反问道“假如现在斩掉你一个手指头,给你1千元,你干不干?”“不干。”年轻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