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散文网 > 经典散文>一帆风顺

一帆风顺

发布时间:2017-09-13 17:30 投稿者: 赵自鹏
一帆风顺,不只是一句祝福语,它还是一种叫白掌的花卉的别名。因其开花时,洁白的船帆形的花朵被一根长长的绿茎托举着,很像一艘风劲帆正悬的白帆船,取其名曰“一帆风顺”实在是恰当不过了。几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去花市为单位采购几种装饰厅堂的花木。这些装饰厅堂的花木大都大型的花树较为常见,像巴西木、富贵竹、发......

一帆风顺,不只是一句祝福语,它还是一种叫白掌的花卉的别名。因其开花时,洁白的船帆形的花朵被一根长长的绿茎托举着,很像一艘风劲帆正悬的白帆船,取其名曰“一帆风顺”实在是恰当不过了。

几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去花市为单位采购几种装饰厅堂的花木。这些装饰厅堂的花木大都大型的花树较为常见,像巴西木、富贵竹、发财树等一类常绿的植物。即便当时花店店主极力推荐了这种叫“一帆风顺”的花卉,我总觉得这种花只适合摆放在房间里静静地欣赏,便婉言谢绝了花店店主的好意。

前些日子,儿子需要到外地读书,我和妻子不得不长途送他。因为我们是提前一天到学校,只是将儿子随身携带的行李先放进学生宿舍。宿舍很是简陋,除去几架高低床外,四周墙上便是上届学生张贴的激励人奋进的标语,令整个宿舍显得很是压抑。

放下行李后,我们便在学校附近找了家酒店暂时住下。或许是初到一个陌生地方的缘故,第二天早晨天还未大亮,我便翻来覆去睡不着了。既然睡不着,何不到外边的街道上转转呢,权当熟悉一下当地的环境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酒店正门前是一条东西走向的马路,虽然算不上有多宽阔,但对于一个县级小城市来说已经是相当不错了。街道的两边都是些门市房。银行、超市以及药店的卷帘门仍紧紧地关闭着,就像个懒睡着青年,哪怕一刻钟都不想提前起床。只有早点铺门前,一股股的热气,几句忙中偷闲的说笑,几声锅碗瓢盆的碰撞声,时不时从虚掩着的门房里冒出来,传出来,令这小城的早晨徒生些许生机。

沿着人行道向东大约半公里,是一处自发形成的早市,正吸引着附近的家庭主妇们一大早就拥挤到这里,你挨着我,我跟着你,各自挑选着自己喜欢的各色瓜果蔬菜。

我是外来者,单从我两手空空,毫无目的游逛的情形上人家就能精准判断出来。

“嗨,老弟买盆花吧,这都是俺自个养的,价钱也便宜来。”身边一位卖花老汉讨好似的向我兜售着他面前的几盆花儿,话语里夹带着浓重的胶东方言。

“是嘛,多少钱一盆啊?”我看了看老汉手推车上的几盆绿叶花卉,有绿萝、吊兰、虎皮兰,还有几种忘记名字的常见的绿叶花草。

“七块钱一盆,你随便选!”老汉热情地回应着。

“真是不贵,可你这没有我想要的。”我满怀歉意地说。

“你看看这盆也不喜欢吗,开的花像白色的小船帆,可漂亮啦!”

“一帆风顺吗?”依照老汉描述的情景,我突然想起几年前花店店主向我推荐的那盆花来。

“好像是这个名儿,我也不是很清楚。”老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嗯,我也是以前听说过这个花名儿,这名字好,听着也吉祥,我就要这一盆吧。” 我爽快地付钱给老汉,然后将花提回酒店。

妻子已经起床,见我将一盆花提回房间,虽然没有过多地唠叨到我,但从其不算愉悦的神情来看,显然是怨我多事了。

这是儿子第一次离开父母,第一次要独自面对生活中诸多的琐碎事情。而自小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过惯了养尊处优生活的他,是否能从容地面对这诸多生活的琐碎呢,会不会在这紧张的地学习与生活之间,出现应接不暇的且是手忙脚乱不利局面呢?这诸多的第一次,既有着战胜寂寞和困难的兴奋,也可能因暂时的失败而产生无助与迷茫。虽然离开时儿子信誓旦旦地让我们放心,但我们怎能一下子就放心了呢,我在返程时将这诸多的担心一一告诉给妻子。

“那你还给他买盆花添乱啊”妻子仍然记着那盆花。

“那怎么叫添乱呢”我反驳了妻子一句。“你想想啊,儿子在以后独立生活过程中,肯定会遇到很多困难和不顺心的事情,心情低落了会怎样呢,是不是看到那盆花就会想到我们的支持和鼓励呢,是不是就产生战胜困难的信心和希望呢,甚至于从此后儿子的要走的路便会更加开阔,更加一帆风顺了呢。况且那盆花的名字就叫‘一帆风顺’,寓意多好啊!”我耐心地解释给妻

“一帆风顺?你怎么不早说明白呢。” 透过车内观后镜,我看着妻子恍然大悟后略带嗔怒的表情,不免偷偷地笑出声来。

12下一页

上一篇: 相约心陌   下一篇: 音乐,你是我今生最好
1、“一帆风顺”由查字典散文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散文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一帆风顺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sanwen-472941/,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经典散文

窗处秋声韵入房,西墙蟋蟀唱天光。

青春逝去何人晓?醉了山花又夕阳。

......【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接新娘是一件幸福的事,各地风俗不样,接新娘的方式也不样。在我的出生地,接新娘敲锣打鼓,吹响唢呐,抬着花轿,喜气洋洋的接亲队伍,挑着礼物,放着鞭炮,向新娘家送喜迎喜。浓厚的乡土风俗,一代一代延续。我小时候喜欢看接亲的队伍,抢那撒落的糖果,米糕,觉的糖很甜,米糕很香。希望天天都有接新娘的队伍,在我眼前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今年夏天,我的出行都是定位在边疆行。想去的地方很多,比如剑门关,楼兰。而这次,则打马走进了古匈奴边塞。千年之后,已见不到冷兵器时代的金戈铁马,号角呜咽。但是,正如岑参诗中所言“君不见走马川行雪海边,平沙莽莽黄入天”。其实,内心更喜欢的是在某个秋日,血色残阳下,烈酒一壶,孤独的体会着古道西风瘦马,好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江南,雨蒙蒙,雾蒙蒙。雾像雨,雨似雾。看不清远处的河边的木板房,看不清河两边早晚劳作的流水人家。小河上飘悠着薄薄的雾气,凉凉的,湿湿的,黏黏的,落湿了乌蓬,润湿了船板,缓缓的推着乌蓬船沿河而行。摇撸的唧唧声,船公的吆喝声,女人的晨歌声,都落在满河的雾气里,高亢,幽远,是河中飘雾的晨诗,是晨曦缝隙里斜......【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直深信,路过生命的每个人都是有备而来的,或教我们善良;或教我们勇敢。而有一种人是教会了我们爱,爱山川;爱大地;爱生命旅途上的每一份善缘,和那个唯一的你。窗外,雨依然下着,远方依然在远方,与我遥遥相望。轻嗅着光阴的味道,感受着一份天地间的纯净与博远,而一场想念,正在这个未央的季节,悠悠绽放。很多时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新秋咋冷常有雾,草木萧萧未见黄。稻禾迎风频伏首,高粱映日不低头。垂柳依依披老绿,枫树又换新嫁衣.劳燕纷飞欲归去,麻雀枝头论古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站在岁月的亭口,依偎在时光的怀里,在一纸书签上,默默写下对流年的感伤,和自己从前说一句再见。季节和阳光,不经意间被记忆遗忘,成为瞬间的美丽,散落在流年最深的角落里。静伫窗前,那段逝去的时光在额上刻出一抹枯黄的浅痕,携着曾经的温馨,踽踽前行,渐行渐远……。......【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张家口市,是由屯兵守关的一个关城演变、发展而来的。即使是在今天的街名上,也还有这种很深的历史烙印,武城街便是其例。武城街的修筑,最早是明朝成化十六年增筑张家口堡关厢时所修筑。当初并不叫“武城街”,因为关厢一般都叫做东关、西关、南关、北关街等,若是与城墙并行的街,则又叫做顺城街等名。武城街的得名,是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昨天,烟抽两口甩了,不香!中午牛肉面吃了半碗,没味口!也没再喝碗老黄酒漱嘴。办公窒小孙说“鬼天气,雨下又不下,像我女朋友光谈情说爱,不说结婚,让人憋屈得难受。”星期五例行喝酒日。晚上,老伴弄了盘凉拌猪拱嘴,一盘花生米。酒喝了一口,苦!不想喝。老伴说“太阳从西边出了,酒鬼不喝酒了。”用嘴亲了下我额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新鲜的晨阳灌满了安静的小屋,蔓延着的白光,唤醒了沉睡的人儿,是谁,在我的窗前按好了机关,让昼与夜,如此恰到好处的交替着,相望在分明的两端,日复日的交替,重叠,越过着?躺在安静的小屋,聆听时光滴答滴答前行的步音,努力回想昨夜梦的残留,是匆匆苏醒的原因吧,我竟忆不起任何一个浮光掠影的细节,只好作罢,定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石径悠悠春已去,杨柳依依,夕照人无语。流逝光阴移几缕?人间百态秋风许。月桂香中飘落絮,万里云空,何不倾盆雨!流水清泉难再遇,溪亭楼上吟诗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初冬寂寥的清晨,独自一个人在伦敦街头散步,晨曦朦胧的天色,微寒湿润的空气,静默萧瑟的楼房,忐忑好奇的心情,散漫随意的方向,弥漫着人在他乡的异国情调。英国属温带海洋性气候,没有严寒极冻,季节更迭与国内差不多。清晨六时,天色微亮,黎明前的黑暗快要无法掩饰呼之欲出的曙光。英国冬季室内供暖,走出酒店外面,......【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喜欢时光的素简,喜欢轻守的那份宁静和安然。风轻轻的浅舞着温情的芬芳,花静静地开出季节的浪漫,美丽的绽放,舒展着心灵的阳光。静静地安坐在浅夏的眉前,一丝欣喜,弥漫着季节转角的清香;温和的安暖,让人想枕着光阴酣睡。时光如水,总是安然。种一朵淡雅的花,植在时光的长廊,推开一窗繁杂的风月,盈一怀年华的清远,......【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民俗学与历史学常常扯不清,可以举轩辕黄帝与魁星的“瓜葛”为例至少,两千多年以来,黄帝生母附宝在青丘(古涿鹿城)郊,看到了有大电光緾绕北斗枢星,因此,孕而生轩辕黄帝于青丘。北斗枢星,指的就是天枢,它正是魁星的第一颗星,这不是轩辕黄帝与魁星有“瓜葛”了么?历史上,不仅有关此问题的文章多,诗词亦多,此举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每每到了季节的转角,透过那些缝隙,随风飘摇的思念,便会帮我打开那扇尘缘的心窗。庭院深深,有些事情,在心中幽居久了,适时的透透气也好。窗外,春已谢幕,一些景致,还没来得及看,就已经没有了;有些话,还没来得及说,人已经散了。岁月的角落里,一株惹眼的蔷薇,点缀着几朵碎落的嫣红,爬满斑驳的院墙。陈旧的沧桑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商末,纣王昏庸引万民寒心,周文王起兵欲取商而代之,其子周武王灭商,周朝建立。转眼百年,周幽王为博美人一笑,失天下诸侯之信任,公元前771年为申侯、犬戎所杀。“黄沙弥漫风似刀光,铁马踏梦血如残阳。”盛世王朝的美梦被那阵阵马蹄声所惊醒,姬宫涅慌张地奔向烽火台,雄雄烈火灼伤了天空,仿佛点燃了云雾,却未点燃......【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陷入一个冗长的梦中梦破旧的澡巾晾在屋外过往的人窃窃嘲笑篓子里一堆衣服一样的深沉暗淡切鸡翅的刀子不见了姐姐唤我起来弟弟说叫她做什么刀子是被我收起来了我重新睡下有人从隔壁进来竖着,插在鸡肉里我应该告诉姐姐刀!刀!刀!刀在这呐!——如果不是我已将它刺入胸膛的话为什么还能听到“呜呜”的风声?贴着即将轮回的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除夕夜,是团圆之夜,是亲情的凝聚,是对家的依恋,更是与父母的陪伴,因为家——就是父亲和母亲。蜷缩在岁末的转角,回首虚度的年华,追寻逝去的时光,岁月浮沉,碎了流年,瘦了光阴,老了容颜,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父亲已经不在了,他再也无法和我们一起过年。没有父亲的年,身边的一切是灰暗的。在家的时候,经常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碧波清浪,物华天宝,银汉无声晓月。黛山倒影水融融,看对岸、群峰夜突。秋风送爽,萦萦薄雾,难辨人间天阙。多情数我意浓浓,荒野处、林涛萧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读你,在秋天里,你是那样温柔似水,如秋天的雨,轻盈灵动,飘洒如烟。你是雨的精灵,洒落秋姑娘的眼泪,细细密密,如花针,如雨帘,点点滴滴,细腻多情。你撑着油纸伞,在雨中哀怨又彷徨。在秋天的细雨里,你穿着紫色的旗袍,扭着腰肢,款款向走来。细雨如梭,烟如织,你踏着高跟鞋,轻灵细步,伴着风,伴着雨,走进秋雨绵......【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9月6日下午,秋阳和煦,天高云淡,金风送爽。我随金水区史志办向主任一行三人,有幸来参加郑州市史志办举办的乡镇志编纂培训班,下榻于登封市区“鹿鸣山庄”后,才4点多钟。来时路上听说距离我们居住的山庄800米左右处,有一座“迎仙公园”很闻名,因这里有全市的地标性建筑——“迎仙阁”而得名。故我把行李放进房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喜欢一种遇见,只是淡淡的,相视一笑,已然是万千,在山一程水一程的光阴里,不必山水相迎,繁花相送,你来,自是欢喜,你去,也无忧伤,不道别离,只说珍重。喜欢一种活法,在静谧的时光里,读几本闲书,喝一杯清茶,用内心的渴望,来丰盈自己,在温良的岁月中,有爱相随,三两知己,不争,不抢,不问世事喧嚣,也不负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朋友问我,为什么喜欢这座城你不常常说这里不好嚷着要离开,为什么最后还是留下来了?后来我想了想,也许这座城哪哪都不好,不够喧闹不够繁华,不够温暖人心,不够真实。但这是唯一一座有你在的城,我舍不得。外面下雨了我说没有带伞,你说不要感冒了生病了不好。我说我心情不好,你问我怎么了我说你不会懂得我就是心情不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静坐时光的窗前,我们时常静默回首与记忆对饮,与时光轻吟听时光路过的声音,与记忆同行的点点滴滴轻摇过身的菩提树,素抹了一点点的相思温柔了岁月的过往,点醒了梵花的心语回忆的路上,总是多姿多彩总是那么容易让人拨动心弦总是那么容易让心动,让人受伤让人回味无穷,即便曾经受过伤亦是无怨无悔,因为曾经有过那么一次......【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因风因雨、因时因念,缘便因此而生。缘是外界事物的刺激而使内心受到的感触,物事浸心,便由此发生转变。我认为缘是渐生的,因为人的本性、真心是模糊的,只有将染上的尘事渐渐加深,直到清晰,才能真正的见缘、知缘。池莲化作菩提道场,次第莲生世界,由莲而荡开的水面便繁衍岁月,莲有并蒂便是缘。时光变慢,人也变的慵懒......【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