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散文网 > 经典散文>一帆风顺

一帆风顺

发布时间:2017-09-13 17:30 投稿者: 赵自鹏
一帆风顺,不只是一句祝福语,它还是一种叫白掌的花卉的别名。因其开花时,洁白的船帆形的花朵被一根长长的绿茎托举着,很像一艘风劲帆正悬的白帆船,取其名曰“一帆风顺”实在是恰当不过了。几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去花市为单位采购几种装饰厅堂的花木。这些装饰厅堂的花木大都大型的花树较为常见,像巴西木、富贵竹、发......

一帆风顺,不只是一句祝福语,它还是一种叫白掌的花卉的别名。因其开花时,洁白的船帆形的花朵被一根长长的绿茎托举着,很像一艘风劲帆正悬的白帆船,取其名曰“一帆风顺”实在是恰当不过了。

几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去花市为单位采购几种装饰厅堂的花木。这些装饰厅堂的花木大都大型的花树较为常见,像巴西木、富贵竹、发财树等一类常绿的植物。即便当时花店店主极力推荐了这种叫“一帆风顺”的花卉,我总觉得这种花只适合摆放在房间里静静地欣赏,便婉言谢绝了花店店主的好意。

前些日子,儿子需要到外地读书,我和妻子不得不长途送他。因为我们是提前一天到学校,只是将儿子随身携带的行李先放进学生宿舍。宿舍很是简陋,除去几架高低床外,四周墙上便是上届学生张贴的激励人奋进的标语,令整个宿舍显得很是压抑。

放下行李后,我们便在学校附近找了家酒店暂时住下。或许是初到一个陌生地方的缘故,第二天早晨天还未大亮,我便翻来覆去睡不着了。既然睡不着,何不到外边的街道上转转呢,权当熟悉一下当地的环境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酒店正门前是一条东西走向的马路,虽然算不上有多宽阔,但对于一个县级小城市来说已经是相当不错了。街道的两边都是些门市房。银行、超市以及药店的卷帘门仍紧紧地关闭着,就像个懒睡着青年,哪怕一刻钟都不想提前起床。只有早点铺门前,一股股的热气,几句忙中偷闲的说笑,几声锅碗瓢盆的碰撞声,时不时从虚掩着的门房里冒出来,传出来,令这小城的早晨徒生些许生机。

沿着人行道向东大约半公里,是一处自发形成的早市,正吸引着附近的家庭主妇们一大早就拥挤到这里,你挨着我,我跟着你,各自挑选着自己喜欢的各色瓜果蔬菜。

我是外来者,单从我两手空空,毫无目的游逛的情形上人家就能精准判断出来。

“嗨,老弟买盆花吧,这都是俺自个养的,价钱也便宜来。”身边一位卖花老汉讨好似的向我兜售着他面前的几盆花儿,话语里夹带着浓重的胶东方言。

“是嘛,多少钱一盆啊?”我看了看老汉手推车上的几盆绿叶花卉,有绿萝、吊兰、虎皮兰,还有几种忘记名字的常见的绿叶花草。

“七块钱一盆,你随便选!”老汉热情地回应着。

“真是不贵,可你这没有我想要的。”我满怀歉意地说。

“你看看这盆也不喜欢吗,开的花像白色的小船帆,可漂亮啦!”

“一帆风顺吗?”依照老汉描述的情景,我突然想起几年前花店店主向我推荐的那盆花来。

“好像是这个名儿,我也不是很清楚。”老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嗯,我也是以前听说过这个花名儿,这名字好,听着也吉祥,我就要这一盆吧。” 我爽快地付钱给老汉,然后将花提回酒店。

妻子已经起床,见我将一盆花提回房间,虽然没有过多地唠叨到我,但从其不算愉悦的神情来看,显然是怨我多事了。

这是儿子第一次离开父母,第一次要独自面对生活中诸多的琐碎事情。而自小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过惯了养尊处优生活的他,是否能从容地面对这诸多生活的琐碎呢,会不会在这紧张的地学习与生活之间,出现应接不暇的且是手忙脚乱不利局面呢?这诸多的第一次,既有着战胜寂寞和困难的兴奋,也可能因暂时的失败而产生无助与迷茫。虽然离开时儿子信誓旦旦地让我们放心,但我们怎能一下子就放心了呢,我在返程时将这诸多的担心一一告诉给妻子。

“那你还给他买盆花添乱啊”妻子仍然记着那盆花。

“那怎么叫添乱呢”我反驳了妻子一句。“你想想啊,儿子在以后独立生活过程中,肯定会遇到很多困难和不顺心的事情,心情低落了会怎样呢,是不是看到那盆花就会想到我们的支持和鼓励呢,是不是就产生战胜困难的信心和希望呢,甚至于从此后儿子的要走的路便会更加开阔,更加一帆风顺了呢。况且那盆花的名字就叫‘一帆风顺’,寓意多好啊!”我耐心地解释给妻

“一帆风顺?你怎么不早说明白呢。” 透过车内观后镜,我看着妻子恍然大悟后略带嗔怒的表情,不免偷偷地笑出声来。

12下一页

上一篇: 相约心陌   下一篇: 音乐,你是我今生最好
1、“一帆风顺”由查字典散文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散文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一帆风顺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sanwen-472941/,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经典散文
(二十八)一次连煮四锅粥1962年5月16日,我的父亲是一个勤俭节约、艰苦朴素的搬运工人,是我最尊敬、最亲切的人,也是我永远学习的榜样。无论在工作单位还是在家里,他总是穿着一身满是补丁的破烂衣服,就是走亲戚或去上海,也只穿一身半新不旧的土布衣服。从我记事起,没有见他穿过一件新衣服。他既不喝酒,也不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日臻成熟的内心,总是在思索一个问题忙忙碌碌的人生,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众说纷纭的答案中,我更觉得活着,是一种责任!杨绛说人生实苦。或许,当我们懂得了遗憾,懂得了不易,才算开始理解了人生。确实,人生不易。这个世界,有欺骗,有痛苦,有明争暗斗,有弱肉强食,有太多的不称心,有太多的难如愿。有时候觉得,你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二十九)风大浪急撑船难1962年5月31日上午,我们锄地回来,在卫星河岸上的一条高低不平、坑坑洼洼的路上,一位老汉默默地在削平道路。我们好奇地问“老伯伯,这条路都是你一个人平的吗?”老汉点点头,指着前面高低不平的路说“这路高高低低,太难走了,特别是一到下雨天,更难走了。所以,我把这条路削削平,好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三十)带病出工干农活1962年7月2日,昨夜值班,大约一点半左右,我们吃完烤面饼,巡逻一会后离开学校。临走时,党支部办公室里还亮着灯光,校长和三位老师值班巡夜,彻夜未眠,多辛苦呀!从学校里出来,我们四人分成三路,周才宝和周顺仙单独回家,我和陈桂仙一起回到集体宿舍。我第一次深更半夜和一位女同学一同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是年初的事了。今年二月中旬的一个周末,几个长安的朋友要我作为向导陪同,去我的老家法门寺景区游玩。刚在老家过的春节,返城没多久,我也心疼父母年事已高,为了不让父母操心,就给他们打电话说,我一个人回去办点事情,不在家里吃饭。问爸妈需要啥不?父母都很坚决地回复,家里什么都不缺,千万不要买东西。如果忙的话......【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珍重人生,走出五彩岁月总是在不断流转中行进,人生走过了许多的港湾终将来到生命的又一个路口。心在经历了无数次磕磕碰碰之后早已遍体鳞伤,习惯了孤独寂寞。在漆黑的夜空寻找记忆的影子。曾经的曾经我们对着五彩斑斓的世界充满了憧憬。意气风发,沐浴着冬日的暖阳,在蔚蓝的天幕下踽踽独行,指点江山,谈吐宇宙间发生的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一天,被室友L小姐从温暖的被窝里拉出来,去篮球场堆雪人打雪仗。已经很多年没见过这么厚的积雪了,所以每个人都很兴奋,而且在校园的各个开阔的场所,都能见到形状各异且惟妙惟肖的雪人,不愧是艺术生居多的学校,果然拥有创造新生命的灵魂双手。就在沉浸在这白雪皑皑的童话世界时,C先生来电话叫我去......【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雪中,一把青花撑开漫天飞雪,轻拂着岁月的发梢,眉睫上飘落了几片脆脆的雪花,又悄悄的滑落桥面的青石板上。寒风、冷雪、锁住了一河的苍白、一桥的凌冽、一街的清愁。温柔的满衣一程里,山水相逢处绽放冬雪的诗雨,清雅苑丽时含香冰封的情意。浸染的爱,馨香的诗,铺开青花晕开的丹青,重彩浓墨书一场雪的恋歌。在风雪中漫......【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行走在人生的边上,且行珍重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已到中年,真希望能把留住时间脚步留住,将青春永远定格在美好的季节,好好享受生活,然而事非人愿,许多事还来不及等待我们去思考,昨夜青丝今成霜,昔日俏丽淡妆的容颜早已皱纹斑斑。一个既定的事实告诉我们青春已不复存在,我们正行走在人生的边上。你不由的感叹许多该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日子在日历一页页的撕去中流逝了,眼看跨过了年,思绪爬满了感慨,仿如一首老歌,萦绕在生命中,品味曲中的歌词,才惊觉,当年不理解的词曲,如今,都深刻在自己的岁月中,眼底盛满的荒凉,让一些痛,游走在心灵深处。渐行渐老的时光,让往事沉淀于音符上,晶莹如钻,褶褶生辉。曾经,总喜欢在一首喜爱的歌里反反复复的倾听......【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二十七)煤渣堆上拾煤核1962年4月22日,星期日,我把学校要将学生户口迁回农村的事跟家里人一说,便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脾气暴躁的母亲立刻恕吼起来“我早就说过,读书没有用,想靠读书挣钱吃饭比登天还难!我早就劝你们不要读书了,你们偏要去读书。现在看透了吧!我看,等到把户口迁回来,立刻不要去读书了,回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莲开心池莲洁圣莲落心池心添香我若佛前一朵青莲伴着烟雾缭绕的青烟,若隐若现。带着虔诚,赋着委婉随微风烛火摇曳倾心许愿,只为千年前的邂逅祈祷再续前尘缘。我若佛前一朵青莲折一帘幽梦笑看尘缘不慕群芳艳,但闻幽语闲。与山水为伴,与日月同欢。深情相连,明灭不减卧在水之湄,立在云之巅。枕一袭春风渲染青翠柳岸。撑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二十六)偶遇父亲买瓶胆1962年4月1日,星期日,从早晨到傍晚,一直下雨,没完没了。上午不出工干活,呆在家里看书。下午,雨小了,兄弟都割草去了。我不好意思不去,便也跟着出去了。然而,一到外面,刚走不了几步,雨又下大了。雨点打在眼镜上,视线模糊,看不清楚,只得回来了。而我的那两个小兄弟,却仍然冒雨去......【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畜牧场场部往北走不到一里路,就是畜牧场一队。那就是我们即将要开始新生活的地方。我们将要居住的地方,是一个高台上的一栋房子,屋顶盖的是瓦还是草记不清楚了。反正屋前有一片两米左右高的蕉藕林,蕉藕可以种的像树林一样茂盛,开始我并不知道这是蕉藕,问了老乡才知道。原来我只知道芭蕉一窝一窝的种在房前屋后,开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十一)蚕豆田里抓小偷1961年5月23日下午在蚕豆田里补种瓜秧时,我们发现一大片蚕豆荚被小偷摘光了。这激起我们的无比气愤。我们三个学生相约吃过晚饭后一起去蚕豆田里抓小偷。没想到我弟弟也悄悄地跟着来了。我们躲进嘹望棚里,从小窗口上往外望去,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蚕豆田,而外面的人却看不到我们。我们分别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二十五)自己动手补衣裤1962年2月25日早晨起床后,因为下雨,不出工,母亲开会去了,我脚痛,走路不方便,干不了家务,就拿起自己的一条破裤子,开始缝补起来。母亲平时实在太忙,根本没有时间给我缝补衣服。记得有次回家拿出一条破裤子,放在椅子上,临走时对母亲说“妈,这条裤子已经破了,你补一下吧!下星期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二十三)上门求医治烂脚1962年1月6日,一听完红旗谱阅读指导讲座,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兴奋地参加了我班团分支部扩大会议。会议的主要内容是讨论徐玉葵、陈桂仙两位同学的入团问题。一阵沉默之后,主持会议的团分支书记周顺仙同学又一次问“对陈桂仙同学入团大家有没有意见?有什么意见尽管讲,抓紧时间。”这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二十一)难忘同学背我情1961年10月10日下午,我正在教室里出黑板报,卫则奚同学欣喜地走到我面前,兴奋地告诉我“王龙生,你已经光荣地批准为共青团员了!我第一个向你祝贺!”啊!这难道是真的吗?我真不敢相信。说实在的,入团是我长久以来的奋斗目标。要是真的被批准入团了,那我多么高兴呀!这时,季根发同学......【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北风乍息,阳光孜孜而行。旧年,已悄悄翻去轻轻的一页,没有一丝道别的伤感,没有一点哀怨的叹息,有的尽是在这辽远的湖面上撒着一波波金光粼粼的安静,她一如行走在明媚阳光之下的那一位老人,即使几近暮年,仍没有忘记给自己戴上一朵红粉的美丽。一路的景色总是那么的美,美在你匆匆而过的脚下,美在你不知名的远方,美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二十二)穷人生病有多难1961年11月24日,昨天回家,看到兄弟仍躺在床上,我问父亲“弟弟的病还没好?”父亲紧锁双眉,苦恼地说“好什么?上星期你回来之前已经医治了两次,这星期又医治了两次,每次4元多,总共花了十六元多了。而且,医生还说每隔两天要去看一次病。上个月发的工资差不多快用完了,再去治病的话......【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江南的冬天很冷,江南的雪飘逸,一夜间撩白了山和水,雪花空舞漫过窗台,流白了千年的池塘、茶山、庭院,假山,古巷幽兰,流雪裹梅,那姑娘从梅园中走来,梅雪纷舞,舞过石桥,抖着诗意,朵雪漫天,晶莹剔透,媚了江南的雪韵……,,你从飘雪中走来,飘雪浪漫,渐渐丰盈了古城的风韵,凝满了幽静的小街,那雪柔情轻佻,瞬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如果说雪花,也是一朵花,我想她一定是一朵清芬的花,无论尘世有多少风霜,也是不染纤尘,那种超凡的冷静与肃然,让人听起来,是禅意,是清绝。雪从天上飘落,一路带着寒香,这种暗香是藏不住的,如从灵魂里盛开出来的,浸润着心灵,有喜悦,或是忧伤,淡淡的,让人情冷暖,活色生香,让淡泊的心性如影随行。飘雪的日子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二十四)被逼无奈去相亲1962年2月6日,我家的猪圈原本是一间茅草屋,每年要上房顶换铺新茅草,否则就要漏雨。去年,生产队不种水稻了,没有稻草可铺了,只得换铺洋瓦。父亲早就在去年就到大中砖瓦厂买了400张次品洋瓦,准备趁过年放假休息时找泥水匠铺洋瓦。可是,找的那两个泥水匠,一个有事,一个生病,都来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伴着冬日的暖阳,我们又迎来了2018年元旦,这是一个举国欢庆的日子,我想告诉大家今天是我老父亲的九十三华诞,在这双喜临门的重大喜庆日里,在这个属于老父亲的最幸福的日子里,我们全家欢聚一堂,和全国人民一起,欢庆新年,庆祝老父亲九十三华诞,祝老父亲身体健康,寿比南山父亲的一生,是平凡的一生,是曲折的一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童年时我的玩伴很多,莲花就是其中一个,她是我外婆家的邻居,她人长得秀秀气气,扎着两条小辫子,穿着虽说是有些补钉,却十分干净,她嘴很甜逢人都打招呼,对老老少少经常都是满面笑容,人们对她评价很好。莲花的爹在世时是一个人力车夫,那时候,他每天天不亮就和几个“板板车司机”一起去煤厂或附近的乡镇、县城,拖回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