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散文网 > 经典散文>小刘(下)

小刘(下)

发布时间:2017-09-13 14:32 投稿者: 独自行走
八五年的冬天,父亲从部队转业,我们全家搬到了济南,和小刘的联系渐渐有些疏远。又过了几年,听说以前的部队被裁掉了,原来的驻地被一个工兵营接管,大部分人马分流到了烟台福山,那里也是一个加农炮团的编制,小刘跟了过去。那时的我正在上大学,那年暑假闲得无聊,突然心血来潮,想去烟台看看他,和小刘一说,他立马催我......

八五年的冬天,父亲从部队转业,我们全家搬到了济南,和小刘的联系渐渐有些疏远。又过了几年,听说以前的部队被裁掉了,原来的驻地被一个工兵营接管,大部分人马分流到了烟台福山,那里也是一个加农炮团的编制,小刘跟了过去。那时的我正在上大学,那年暑假闲得无聊,突然心血来潮,想去烟台看看他,和小刘一说,他立马催我赶紧去,大概想见我的心情和我想见他一样迫切,于是,买了张火车票便去了。

记得到达部队的那天是个傍晚,正是晚饭时间,小刘直接把我带到了部队食堂,有相熟的人和他打招呼,问他,“小刘,家里来客人了?”,小刘喜气洋洋的说,“我弟弟,在济南上大学,放暑假了过来看我”,眉宇间一脸的自豪。那天吃的是大包子,部队里的包子个大馅多,五花肉切得有拇指大小,咬一口满嘴流油,我吃了足足有六七个,吃完了肚大如鼓,撑得几乎要扶着墙回去。

小刘仍然在部队服务社供职,虽然是第一次来这里,但一切都似曾相识,完全没有陌生的感觉,而且,这里还有原部队跟过来的很多老人,包括父亲当年的同事,部下等等,听说老王的儿子小王来了之后,有些关系好的便请我吃饭,小刘作陪,日子过得很是滋润。

到了周末,小刘便陪我去市里逛逛,从部队所在地福山区到市中心大概有四五十分钟的车程,有公交车可以直达,二十多分钟一趟,说起来也算便捷,但回去的时候有些麻烦,必须计算好时间,晚了就没车了,因此,我们俩很少在外面吃晚饭。

记得去爬过烟台山,山虽然不高,但植被很好,到处郁郁葱葱,山脚下还有好多花园洋房,好像是以前外国人的领事馆。站在烟台山上,举目四望,青山隐隐,渔船点点,海水共蓝天一色,海鸥并白鹭共舞,衣襟带风,心旷神怡。

还逛过一次商店,那次好像是为买游泳裤头,去市区繁华路段,找了一家大商场,楼上楼下转悠,踅摸了半天也没找到卖泳裤的地方。商场里都是一对对亲昵的小情侣,或者是活泼的、结伴而行的小姑娘,或者是悠闲的、很享受的中年妇女,像我们俩这样呆头呆脑,东张西望的傻瓜,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后来来到海边,发现铺天盖地全是卖泳裤的。

最爱去的地方就是海水浴场,平常所见的美女大都衣着严谨,表情严肃,想一睹芳容而不得,而在海水浴场则不然,一律泳衣泳裤,开放点的甚至比基尼,身体大部分裸着,线条毕露,春光旖旎,让人大饱眼福。烟台是个美丽的城市,我第一次来就喜欢上了它,和青岛比,它的海水更蓝,更干净,沙滩更细腻,但却没有青岛的嘈杂和喧嚣。我曾在青岛纺织机械厂实习过一段时间,住在水清沟,周末便和同学去栈桥那边游荡,旁边的第一海水浴场人头攒动,如同下饺子,有时在水里扎个猛子,摸到的全是腿。但烟台的海水浴场,除非周末,平时人三三两两,热闹中透着一份静谧,让人心情放松。而且和青岛比,烟台最大的特点是人好,热情,质朴,没有青岛人那种牛逼哄哄的市侩气。

在海水浴场,我们俩分头行动,小刘会游,他兀自游他的,我不会游,就租个救生圈套在腰上,浮在水里,仰面朝天,看天上云舒云卷,听海潮哗哗作响,身体则随着海浪上下起伏,像是睡在弹簧床上,很是惬意。一旦感觉被海水推远了,脚有些够不着地了,就赶紧划拉着朝岸边游。累了,倦了,就回到沙滩上躺下,把滚烫的沙子盖在身上,享受一下日光浴,要不就坐在那里看美女,。

烟台的女孩个子高挑,皮肤很白,俗话说一白遮百丑,真的是这样,当你身边有这样的女孩裸着一双长腿,聘聘婷婷走过时,你的眼睛会下意识的跟过去,偷偷瞄上几眼,但这样的机会也并不多,大都离得比较远,而且偷摸的样子也不过瘾,有时我便小声嘟囔,要是有个望远镜就好了。再去的时候,小刘手里变戏法一般拿出一架高倍军用望远镜来,原来,他和团里的参谋混的很熟,借个望远镜手到擒来。有了望远镜,我们俩便不急于下水了,或者下水玩一会就匆匆上岸,坐在离岸边稍微远一点的沙滩上,用望远镜搜索美女,一人看一刻钟。

有一次视野里远远的出现几个长腿美女,刚刚从海水里出来,向我们这个方向走来,我目不转睛的看了起来。望远镜的质量真好啊,一开始只能看到几个婀娜的身影,后来,面容清晰可见,再后来连脸上的雀斑都看得一清二楚。渐渐的,感觉姑娘们在镜头里的图像越来越大,我不断转动镜头,调整焦距,最后,连女孩腿上微小的汗毛孔都能看到了,正在这时,小刘用手拍了拍我,抬头一看,几个姑娘已经近在眼前了,看我的眼神一脸的鄙夷,有个还轻声嘟囔了几句,好像是流氓一类的字眼,囧得我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等她们扭着小腰走了以后,小刘脸上再也绷不住了,一阵狂笑,我知道是被这厮算计了,抬起脚照他屁股上狠狠踢去。

小刘上班的时候,我一个人没事可干,便去附近溜达。部队大门正对一条马路,马路直接通向市区,过马路往北走走几百米有条河,河岸时常有人在钓鱼,大都五十多岁的样子,脸晒得黑红。和往常看到的简陋鱼杆不一样,这里用的是海竿,可以甩出很远很远,一个人可以操纵十几根竿,成排的固定在那里,哪个鱼漂动了便去起竿。我在那里蹲了一下午,鱼没看到钓上半条来,倒是钓上几个小螃蟹。原来。这条河不远处便是入海口,经常有些螃蟹在这里安家。还有几个退休老干部,扎堆在河边的柳树下下棋,下着下着便嚷嚷起来,急得脸红脖子粗,一会又和风细雨。

晚上无处可去,便和小刘窝在宿舍里喝酒,部队在烟台市郊区,驻地周围并不繁华,出了营房便是农村,夜里只有零星的灯光,大部分地方是密密的青纱帐,蝉鸣蛙噪,黑黢黢一片,想找个饭店得跑出三里地去。我们俩一般自己做,下班后,去附近的农贸市场转一圈,买点花蛤,墨鱼、海螺之类的,回来辣炒一下就行,在海边生活就有这个好处,随手一抓就是菜。小刘的厨艺在经过多年的单身生活后,也大有长进,炒的菜虽然品相一般,但味道不比饭店差,再买上一捆烟台啤酒,我们俩边吃便喝,边喝边聊,喝到十点多钟,一人六瓶啤酒进肚,晕晕乎乎,正好上床睡觉。

喝酒期间,我会给他讲讲大学生活,他则讲讲部队里的趣闻。我上的是所工科院校,校园气氛远不如综合大学活跃,但也有些奇葩之人,奇葩之事。比如,两个有混混潜质的学生在学校附近酒店喝酒,喝到嗨处开始胡吹,说在校园横着走,想揍谁就揍谁,结果,被旁边两个正在喝酒的,真正的混混听到了,上来一阵拳脚,揍得鼻青脸肿。再比如,有一对大三的小情侣腻歪得不行,男的干脆晚上就睡在女生宿舍,两人挤在一张单人床上,夜里嗨咻,虽然动作极其压抑,小心,无奈上下铺的铁床天生不稳,吱嘎有声,搞得寝室不安,被室友告了,学校里给两人统统记过处分,差点赶回家。再比如,有个高年级女生,长得很妖娆,眉眼很惑人,走路风摆杨柳,一步三摇,是我们心目中的大众情人。该女生交际广泛,男朋友很多,不但有本校的,还经常有外校的男生来找她,每当看到她身边的男人又换了一副新面孔时,我们都愤愤不平,恨恨的想,为什么搂着她小腰的那个人不是我。

小刘则给我讲部队里的小战士和驻地附近农村里姑娘谈恋爱的事,按规定,这种情况是不允许的,被发现了要受处分,但都是干柴烈火,春潮泛滥的年龄,一道干巴巴的禁令怎么能禁得住那些蓬勃的身体,就有很多暗流涌动。结局一般有三种,相处好的,战士三年服役期满,直接将女方带回老家结婚生子,或者就留在当地成了上门女婿。结局一般的,如荒草野坡,自生自灭,虽然没有结成正果,但也总算没虚度青春。结局不好的,男方始乱终弃,偏偏女方一根筋的非他不嫁,哭哭啼啼告到了团里,这种情况下,男方一般要被坐禁闭,严重的提前复员。部队的禁闭室我见过,一间几平方的小屋,里面只有光溜溜的一张床,窗户开得老高,光线暗淡,人在里面除了睡觉大概什么也不能干。

我有些纳闷,部队里管理那么严,他和她是怎么接上头的?当我期期艾艾的提出这个问题时,小刘不屑的回答,这有何难,有时在部队服务社,有时在马路上,有时在村里放电影时,只要双方看对眼了,一个眼神就行,有感觉了,总有办法再见下一次,一来二去就好上了。爱情这东西看来真的就如洪水猛兽,一旦来了挡是挡不住的,只能因势利导。其实说到底也是荷尔蒙在作怪,春天来了,没见猫猫狗狗都发情吗?

再次见到小刘又是几年后了,那次他来济南军区后勤部参加职业考试,在济南呆了几天,我陪他去逛了大明湖,趵突泉等景区,和以往不同,小刘明显有了心事,干什么都心不在焉,神色凝重了很多。我问他怎么了,他一开始犹豫着不想说,架不住我再三追问,便把心里的烦恼一股脑的倒了出来。原来,他又调回了原来的部队,部队驻地附近村子的大队书记看上他了,要将女儿许配给他。女孩在县毛巾厂上班,是合同工,长得也不错,细高挑的个子,鸭蛋脸,只是这门婚事一旦应承下来,这辈子就只能客居在这山窝窝里了。想起家乡的老娘,想起去过的繁华的县城,想起未来的很多可能性,心里总有些不甘,纠结,苦闷,焦虑,踌躇再三,难以决断。他征求我的意见,我哪里又有什么好主意,大概这种人生大事只能自己做主的。小刘回去后没多久就做了了断,果断的和那位姑娘订了亲。

五六年后,我已参加了工作,有个去莱阳出差的机会,一踏上那块熟悉的土地,我就兴奋的,迫不及待的去了他那里,小刘见了我同样的激动,正是中午时间,他把我领回家,顾不上陪我说话,忙不迭的出去买鱼,买肉,买菜,颇有点像杜甫诗赠卫八处士中所描写的那样,“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那一刻,我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暖暖的的亲情,一会,他岳父,也就是村里的大队书记,一位个子高高,身体结实,头发半白的老人闻讯赶了来,他见了我热情的寒暄着,使劲的握手,黑红的脸上始终泛着笑意,倒是小刘的儿子,一位胖胖的三四岁小男孩有点认生,见了我怯怯的,躲在门板后面不出来。

那天中午小刘买了一条五六斤重的大鱼,炖了一锅,又炒了几个菜,把部队里的徐连长,也是我的老乡叫来陪酒,加上他岳父,一共四个人,昏天黑地的喝了起来。胶东的吃饭习惯是在炕上用餐,将晚上睡觉的褥子揭起来,卷到一边,在炕上支上一个小桌,这就是餐厅了,人就坐在炕沿上,如果有贵客来临,那要把客人让到里面,盘腿坐在炕上,小刘怕我盘腿不习惯,特意给了我一个小马扎。

那天喝的是高度白酒,小刘的岳父,不愧为大队书记,见过世面,场面功夫一流,劝酒的话一套一套,说出来让你觉得不喝都心里有愧。我这人有些傻实在,酒量不行,酒德很好,绝不会在酒上偷奸耍滑,一开始还有些矜持,三杯过后彻底放开,到了后来,宋书记一说,“干了吧”,我立马响应。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只觉得一杯接一杯,山高水长,情意绵绵,特兴奋,酣畅淋漓,豪情满怀,颇有些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意味,等喝到最后结束的时候,我已经有八分醉意了。

那天晚上,我还约了高中同学一块聚聚,我们有十几年没见了,他们大学毕业后大都分回了县城,因此,这边的酒局一结束,我就告别小刘,匆匆赶往县城,小刘担心我喝了这么多酒自己走不安全,特意从部队里要了辆大头车,把我送了过去。

那天晚上的情景我记忆犹新,见到阔别多年,济济一堂的老同学,我很是兴奋,但没喝几杯后就感觉天旋地转,老同学那些熟悉的,亲切的面孔在我面前开始模糊起来,我借口去上厕所,想冲冲凉水清醒一下,刚出门口,一头栽倒在地上,人事不省。后来同学是怎么把我送回宾馆的,怎么安排我上的床,怎么给我脱的衣服,我全然不知了。

从那以后,又是N多年过去了,我再也没见过小刘,期间,我去过他那里一次,正是十一,他带家人旅游去了,再往后,打他的电话已经停机,新的号码也不知道,就再也联系不上了他了。

一个人的一生大概要交很多朋友,有的朋友当时很热闹,称兄道弟,大言炎炎,但过后却如过眼烟云,鸿泥雪爪,很难在记忆里留下什么痕迹,有的朋友很多年不见,却仍然刀劈石斫般,深深印在脑海里,愈久弥新,小刘就属于这样的。别看我们这么久没见,我相信,一旦哪天我们俩再次相遇,绝对不会陌生,会像从来没分开过一般,依旧会互相打趣,互相戏谑。

不知不觉,我们俩都已年过半百,小刘的孩子估计已经参加工作了吧,这么多年过去了,小刘,你在他乡还好吗?真该找个时间再去看看你了,像以前那样,炖上一锅鱼,来上一捆酒,把酒言欢,不醉不休,一想到这里,我的眼眶不禁就湿润起来。

朋友是什么,有首歌说的真好“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会有,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一杯酒”。

12下一页

上一篇: 无聊与你如影相随   下一篇: 寻找婚姻诀窍
1、“小刘(下)”由查字典散文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散文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小刘(下)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sanwen-472938/,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经典散文

窗处秋声韵入房,西墙蟋蟀唱天光。

青春逝去何人晓?醉了山花又夕阳。

......【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接新娘是一件幸福的事,各地风俗不样,接新娘的方式也不样。在我的出生地,接新娘敲锣打鼓,吹响唢呐,抬着花轿,喜气洋洋的接亲队伍,挑着礼物,放着鞭炮,向新娘家送喜迎喜。浓厚的乡土风俗,一代一代延续。我小时候喜欢看接亲的队伍,抢那撒落的糖果,米糕,觉的糖很甜,米糕很香。希望天天都有接新娘的队伍,在我眼前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今年夏天,我的出行都是定位在边疆行。想去的地方很多,比如剑门关,楼兰。而这次,则打马走进了古匈奴边塞。千年之后,已见不到冷兵器时代的金戈铁马,号角呜咽。但是,正如岑参诗中所言“君不见走马川行雪海边,平沙莽莽黄入天”。其实,内心更喜欢的是在某个秋日,血色残阳下,烈酒一壶,孤独的体会着古道西风瘦马,好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江南,雨蒙蒙,雾蒙蒙。雾像雨,雨似雾。看不清远处的河边的木板房,看不清河两边早晚劳作的流水人家。小河上飘悠着薄薄的雾气,凉凉的,湿湿的,黏黏的,落湿了乌蓬,润湿了船板,缓缓的推着乌蓬船沿河而行。摇撸的唧唧声,船公的吆喝声,女人的晨歌声,都落在满河的雾气里,高亢,幽远,是河中飘雾的晨诗,是晨曦缝隙里斜......【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直深信,路过生命的每个人都是有备而来的,或教我们善良;或教我们勇敢。而有一种人是教会了我们爱,爱山川;爱大地;爱生命旅途上的每一份善缘,和那个唯一的你。窗外,雨依然下着,远方依然在远方,与我遥遥相望。轻嗅着光阴的味道,感受着一份天地间的纯净与博远,而一场想念,正在这个未央的季节,悠悠绽放。很多时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新秋咋冷常有雾,草木萧萧未见黄。稻禾迎风频伏首,高粱映日不低头。垂柳依依披老绿,枫树又换新嫁衣.劳燕纷飞欲归去,麻雀枝头论古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站在岁月的亭口,依偎在时光的怀里,在一纸书签上,默默写下对流年的感伤,和自己从前说一句再见。季节和阳光,不经意间被记忆遗忘,成为瞬间的美丽,散落在流年最深的角落里。静伫窗前,那段逝去的时光在额上刻出一抹枯黄的浅痕,携着曾经的温馨,踽踽前行,渐行渐远……。......【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张家口市,是由屯兵守关的一个关城演变、发展而来的。即使是在今天的街名上,也还有这种很深的历史烙印,武城街便是其例。武城街的修筑,最早是明朝成化十六年增筑张家口堡关厢时所修筑。当初并不叫“武城街”,因为关厢一般都叫做东关、西关、南关、北关街等,若是与城墙并行的街,则又叫做顺城街等名。武城街的得名,是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昨天,烟抽两口甩了,不香!中午牛肉面吃了半碗,没味口!也没再喝碗老黄酒漱嘴。办公窒小孙说“鬼天气,雨下又不下,像我女朋友光谈情说爱,不说结婚,让人憋屈得难受。”星期五例行喝酒日。晚上,老伴弄了盘凉拌猪拱嘴,一盘花生米。酒喝了一口,苦!不想喝。老伴说“太阳从西边出了,酒鬼不喝酒了。”用嘴亲了下我额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新鲜的晨阳灌满了安静的小屋,蔓延着的白光,唤醒了沉睡的人儿,是谁,在我的窗前按好了机关,让昼与夜,如此恰到好处的交替着,相望在分明的两端,日复日的交替,重叠,越过着?躺在安静的小屋,聆听时光滴答滴答前行的步音,努力回想昨夜梦的残留,是匆匆苏醒的原因吧,我竟忆不起任何一个浮光掠影的细节,只好作罢,定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石径悠悠春已去,杨柳依依,夕照人无语。流逝光阴移几缕?人间百态秋风许。月桂香中飘落絮,万里云空,何不倾盆雨!流水清泉难再遇,溪亭楼上吟诗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初冬寂寥的清晨,独自一个人在伦敦街头散步,晨曦朦胧的天色,微寒湿润的空气,静默萧瑟的楼房,忐忑好奇的心情,散漫随意的方向,弥漫着人在他乡的异国情调。英国属温带海洋性气候,没有严寒极冻,季节更迭与国内差不多。清晨六时,天色微亮,黎明前的黑暗快要无法掩饰呼之欲出的曙光。英国冬季室内供暖,走出酒店外面,......【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喜欢时光的素简,喜欢轻守的那份宁静和安然。风轻轻的浅舞着温情的芬芳,花静静地开出季节的浪漫,美丽的绽放,舒展着心灵的阳光。静静地安坐在浅夏的眉前,一丝欣喜,弥漫着季节转角的清香;温和的安暖,让人想枕着光阴酣睡。时光如水,总是安然。种一朵淡雅的花,植在时光的长廊,推开一窗繁杂的风月,盈一怀年华的清远,......【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民俗学与历史学常常扯不清,可以举轩辕黄帝与魁星的“瓜葛”为例至少,两千多年以来,黄帝生母附宝在青丘(古涿鹿城)郊,看到了有大电光緾绕北斗枢星,因此,孕而生轩辕黄帝于青丘。北斗枢星,指的就是天枢,它正是魁星的第一颗星,这不是轩辕黄帝与魁星有“瓜葛”了么?历史上,不仅有关此问题的文章多,诗词亦多,此举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每每到了季节的转角,透过那些缝隙,随风飘摇的思念,便会帮我打开那扇尘缘的心窗。庭院深深,有些事情,在心中幽居久了,适时的透透气也好。窗外,春已谢幕,一些景致,还没来得及看,就已经没有了;有些话,还没来得及说,人已经散了。岁月的角落里,一株惹眼的蔷薇,点缀着几朵碎落的嫣红,爬满斑驳的院墙。陈旧的沧桑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商末,纣王昏庸引万民寒心,周文王起兵欲取商而代之,其子周武王灭商,周朝建立。转眼百年,周幽王为博美人一笑,失天下诸侯之信任,公元前771年为申侯、犬戎所杀。“黄沙弥漫风似刀光,铁马踏梦血如残阳。”盛世王朝的美梦被那阵阵马蹄声所惊醒,姬宫涅慌张地奔向烽火台,雄雄烈火灼伤了天空,仿佛点燃了云雾,却未点燃......【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陷入一个冗长的梦中梦破旧的澡巾晾在屋外过往的人窃窃嘲笑篓子里一堆衣服一样的深沉暗淡切鸡翅的刀子不见了姐姐唤我起来弟弟说叫她做什么刀子是被我收起来了我重新睡下有人从隔壁进来竖着,插在鸡肉里我应该告诉姐姐刀!刀!刀!刀在这呐!——如果不是我已将它刺入胸膛的话为什么还能听到“呜呜”的风声?贴着即将轮回的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除夕夜,是团圆之夜,是亲情的凝聚,是对家的依恋,更是与父母的陪伴,因为家——就是父亲和母亲。蜷缩在岁末的转角,回首虚度的年华,追寻逝去的时光,岁月浮沉,碎了流年,瘦了光阴,老了容颜,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父亲已经不在了,他再也无法和我们一起过年。没有父亲的年,身边的一切是灰暗的。在家的时候,经常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碧波清浪,物华天宝,银汉无声晓月。黛山倒影水融融,看对岸、群峰夜突。秋风送爽,萦萦薄雾,难辨人间天阙。多情数我意浓浓,荒野处、林涛萧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读你,在秋天里,你是那样温柔似水,如秋天的雨,轻盈灵动,飘洒如烟。你是雨的精灵,洒落秋姑娘的眼泪,细细密密,如花针,如雨帘,点点滴滴,细腻多情。你撑着油纸伞,在雨中哀怨又彷徨。在秋天的细雨里,你穿着紫色的旗袍,扭着腰肢,款款向走来。细雨如梭,烟如织,你踏着高跟鞋,轻灵细步,伴着风,伴着雨,走进秋雨绵......【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9月6日下午,秋阳和煦,天高云淡,金风送爽。我随金水区史志办向主任一行三人,有幸来参加郑州市史志办举办的乡镇志编纂培训班,下榻于登封市区“鹿鸣山庄”后,才4点多钟。来时路上听说距离我们居住的山庄800米左右处,有一座“迎仙公园”很闻名,因这里有全市的地标性建筑——“迎仙阁”而得名。故我把行李放进房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喜欢一种遇见,只是淡淡的,相视一笑,已然是万千,在山一程水一程的光阴里,不必山水相迎,繁花相送,你来,自是欢喜,你去,也无忧伤,不道别离,只说珍重。喜欢一种活法,在静谧的时光里,读几本闲书,喝一杯清茶,用内心的渴望,来丰盈自己,在温良的岁月中,有爱相随,三两知己,不争,不抢,不问世事喧嚣,也不负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朋友问我,为什么喜欢这座城你不常常说这里不好嚷着要离开,为什么最后还是留下来了?后来我想了想,也许这座城哪哪都不好,不够喧闹不够繁华,不够温暖人心,不够真实。但这是唯一一座有你在的城,我舍不得。外面下雨了我说没有带伞,你说不要感冒了生病了不好。我说我心情不好,你问我怎么了我说你不会懂得我就是心情不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静坐时光的窗前,我们时常静默回首与记忆对饮,与时光轻吟听时光路过的声音,与记忆同行的点点滴滴轻摇过身的菩提树,素抹了一点点的相思温柔了岁月的过往,点醒了梵花的心语回忆的路上,总是多姿多彩总是那么容易让人拨动心弦总是那么容易让心动,让人受伤让人回味无穷,即便曾经受过伤亦是无怨无悔,因为曾经有过那么一次......【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因风因雨、因时因念,缘便因此而生。缘是外界事物的刺激而使内心受到的感触,物事浸心,便由此发生转变。我认为缘是渐生的,因为人的本性、真心是模糊的,只有将染上的尘事渐渐加深,直到清晰,才能真正的见缘、知缘。池莲化作菩提道场,次第莲生世界,由莲而荡开的水面便繁衍岁月,莲有并蒂便是缘。时光变慢,人也变的慵懒......【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