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散文网 > 经典散文>小刘(下)

小刘(下)

发布时间:2017-09-13 14:32 投稿者: 独自行走
八五年的冬天,父亲从部队转业,我们全家搬到了济南,和小刘的联系渐渐有些疏远。又过了几年,听说以前的部队被裁掉了,原来的驻地被一个工兵营接管,大部分人马分流到了烟台福山,那里也是一个加农炮团的编制,小刘跟了过去。那时的我正在上大学,那年暑假闲得无聊,突然心血来潮,想去烟台看看他,和小刘一说,他立马催我......

八五年的冬天,父亲从部队转业,我们全家搬到了济南,和小刘的联系渐渐有些疏远。又过了几年,听说以前的部队被裁掉了,原来的驻地被一个工兵营接管,大部分人马分流到了烟台福山,那里也是一个加农炮团的编制,小刘跟了过去。那时的我正在上大学,那年暑假闲得无聊,突然心血来潮,想去烟台看看他,和小刘一说,他立马催我赶紧去,大概想见我的心情和我想见他一样迫切,于是,买了张火车票便去了。

记得到达部队的那天是个傍晚,正是晚饭时间,小刘直接把我带到了部队食堂,有相熟的人和他打招呼,问他,“小刘,家里来客人了?”,小刘喜气洋洋的说,“我弟弟,在济南上大学,放暑假了过来看我”,眉宇间一脸的自豪。那天吃的是大包子,部队里的包子个大馅多,五花肉切得有拇指大小,咬一口满嘴流油,我吃了足足有六七个,吃完了肚大如鼓,撑得几乎要扶着墙回去。

小刘仍然在部队服务社供职,虽然是第一次来这里,但一切都似曾相识,完全没有陌生的感觉,而且,这里还有原部队跟过来的很多老人,包括父亲当年的同事,部下等等,听说老王的儿子小王来了之后,有些关系好的便请我吃饭,小刘作陪,日子过得很是滋润。

到了周末,小刘便陪我去市里逛逛,从部队所在地福山区到市中心大概有四五十分钟的车程,有公交车可以直达,二十多分钟一趟,说起来也算便捷,但回去的时候有些麻烦,必须计算好时间,晚了就没车了,因此,我们俩很少在外面吃晚饭。

记得去爬过烟台山,山虽然不高,但植被很好,到处郁郁葱葱,山脚下还有好多花园洋房,好像是以前外国人的领事馆。站在烟台山上,举目四望,青山隐隐,渔船点点,海水共蓝天一色,海鸥并白鹭共舞,衣襟带风,心旷神怡。

还逛过一次商店,那次好像是为买游泳裤头,去市区繁华路段,找了一家大商场,楼上楼下转悠,踅摸了半天也没找到卖泳裤的地方。商场里都是一对对亲昵的小情侣,或者是活泼的、结伴而行的小姑娘,或者是悠闲的、很享受的中年妇女,像我们俩这样呆头呆脑,东张西望的傻瓜,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后来来到海边,发现铺天盖地全是卖泳裤的。

最爱去的地方就是海水浴场,平常所见的美女大都衣着严谨,表情严肃,想一睹芳容而不得,而在海水浴场则不然,一律泳衣泳裤,开放点的甚至比基尼,身体大部分裸着,线条毕露,春光旖旎,让人大饱眼福。烟台是个美丽的城市,我第一次来就喜欢上了它,和青岛比,它的海水更蓝,更干净,沙滩更细腻,但却没有青岛的嘈杂和喧嚣。我曾在青岛纺织机械厂实习过一段时间,住在水清沟,周末便和同学去栈桥那边游荡,旁边的第一海水浴场人头攒动,如同下饺子,有时在水里扎个猛子,摸到的全是腿。但烟台的海水浴场,除非周末,平时人三三两两,热闹中透着一份静谧,让人心情放松。而且和青岛比,烟台最大的特点是人好,热情,质朴,没有青岛人那种牛逼哄哄的市侩气。

在海水浴场,我们俩分头行动,小刘会游,他兀自游他的,我不会游,就租个救生圈套在腰上,浮在水里,仰面朝天,看天上云舒云卷,听海潮哗哗作响,身体则随着海浪上下起伏,像是睡在弹簧床上,很是惬意。一旦感觉被海水推远了,脚有些够不着地了,就赶紧划拉着朝岸边游。累了,倦了,就回到沙滩上躺下,把滚烫的沙子盖在身上,享受一下日光浴,要不就坐在那里看美女,。

烟台的女孩个子高挑,皮肤很白,俗话说一白遮百丑,真的是这样,当你身边有这样的女孩裸着一双长腿,聘聘婷婷走过时,你的眼睛会下意识的跟过去,偷偷瞄上几眼,但这样的机会也并不多,大都离得比较远,而且偷摸的样子也不过瘾,有时我便小声嘟囔,要是有个望远镜就好了。再去的时候,小刘手里变戏法一般拿出一架高倍军用望远镜来,原来,他和团里的参谋混的很熟,借个望远镜手到擒来。有了望远镜,我们俩便不急于下水了,或者下水玩一会就匆匆上岸,坐在离岸边稍微远一点的沙滩上,用望远镜搜索美女,一人看一刻钟。

有一次视野里远远的出现几个长腿美女,刚刚从海水里出来,向我们这个方向走来,我目不转睛的看了起来。望远镜的质量真好啊,一开始只能看到几个婀娜的身影,后来,面容清晰可见,再后来连脸上的雀斑都看得一清二楚。渐渐的,感觉姑娘们在镜头里的图像越来越大,我不断转动镜头,调整焦距,最后,连女孩腿上微小的汗毛孔都能看到了,正在这时,小刘用手拍了拍我,抬头一看,几个姑娘已经近在眼前了,看我的眼神一脸的鄙夷,有个还轻声嘟囔了几句,好像是流氓一类的字眼,囧得我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等她们扭着小腰走了以后,小刘脸上再也绷不住了,一阵狂笑,我知道是被这厮算计了,抬起脚照他屁股上狠狠踢去。

小刘上班的时候,我一个人没事可干,便去附近溜达。部队大门正对一条马路,马路直接通向市区,过马路往北走走几百米有条河,河岸时常有人在钓鱼,大都五十多岁的样子,脸晒得黑红。和往常看到的简陋鱼杆不一样,这里用的是海竿,可以甩出很远很远,一个人可以操纵十几根竿,成排的固定在那里,哪个鱼漂动了便去起竿。我在那里蹲了一下午,鱼没看到钓上半条来,倒是钓上几个小螃蟹。原来。这条河不远处便是入海口,经常有些螃蟹在这里安家。还有几个退休老干部,扎堆在河边的柳树下下棋,下着下着便嚷嚷起来,急得脸红脖子粗,一会又和风细雨。

晚上无处可去,便和小刘窝在宿舍里喝酒,部队在烟台市郊区,驻地周围并不繁华,出了营房便是农村,夜里只有零星的灯光,大部分地方是密密的青纱帐,蝉鸣蛙噪,黑黢黢一片,想找个饭店得跑出三里地去。我们俩一般自己做,下班后,去附近的农贸市场转一圈,买点花蛤,墨鱼、海螺之类的,回来辣炒一下就行,在海边生活就有这个好处,随手一抓就是菜。小刘的厨艺在经过多年的单身生活后,也大有长进,炒的菜虽然品相一般,但味道不比饭店差,再买上一捆烟台啤酒,我们俩边吃便喝,边喝边聊,喝到十点多钟,一人六瓶啤酒进肚,晕晕乎乎,正好上床睡觉。

喝酒期间,我会给他讲讲大学生活,他则讲讲部队里的趣闻。我上的是所工科院校,校园气氛远不如综合大学活跃,但也有些奇葩之人,奇葩之事。比如,两个有混混潜质的学生在学校附近酒店喝酒,喝到嗨处开始胡吹,说在校园横着走,想揍谁就揍谁,结果,被旁边两个正在喝酒的,真正的混混听到了,上来一阵拳脚,揍得鼻青脸肿。再比如,有一对大三的小情侣腻歪得不行,男的干脆晚上就睡在女生宿舍,两人挤在一张单人床上,夜里嗨咻,虽然动作极其压抑,小心,无奈上下铺的铁床天生不稳,吱嘎有声,搞得寝室不安,被室友告了,学校里给两人统统记过处分,差点赶回家。再比如,有个高年级女生,长得很妖娆,眉眼很惑人,走路风摆杨柳,一步三摇,是我们心目中的大众情人。该女生交际广泛,男朋友很多,不但有本校的,还经常有外校的男生来找她,每当看到她身边的男人又换了一副新面孔时,我们都愤愤不平,恨恨的想,为什么搂着她小腰的那个人不是我。

小刘则给我讲部队里的小战士和驻地附近农村里姑娘谈恋爱的事,按规定,这种情况是不允许的,被发现了要受处分,但都是干柴烈火,春潮泛滥的年龄,一道干巴巴的禁令怎么能禁得住那些蓬勃的身体,就有很多暗流涌动。结局一般有三种,相处好的,战士三年服役期满,直接将女方带回老家结婚生子,或者就留在当地成了上门女婿。结局一般的,如荒草野坡,自生自灭,虽然没有结成正果,但也总算没虚度青春。结局不好的,男方始乱终弃,偏偏女方一根筋的非他不嫁,哭哭啼啼告到了团里,这种情况下,男方一般要被坐禁闭,严重的提前复员。部队的禁闭室我见过,一间几平方的小屋,里面只有光溜溜的一张床,窗户开得老高,光线暗淡,人在里面除了睡觉大概什么也不能干。

我有些纳闷,部队里管理那么严,他和她是怎么接上头的?当我期期艾艾的提出这个问题时,小刘不屑的回答,这有何难,有时在部队服务社,有时在马路上,有时在村里放电影时,只要双方看对眼了,一个眼神就行,有感觉了,总有办法再见下一次,一来二去就好上了。爱情这东西看来真的就如洪水猛兽,一旦来了挡是挡不住的,只能因势利导。其实说到底也是荷尔蒙在作怪,春天来了,没见猫猫狗狗都发情吗?

再次见到小刘又是几年后了,那次他来济南军区后勤部参加职业考试,在济南呆了几天,我陪他去逛了大明湖,趵突泉等景区,和以往不同,小刘明显有了心事,干什么都心不在焉,神色凝重了很多。我问他怎么了,他一开始犹豫着不想说,架不住我再三追问,便把心里的烦恼一股脑的倒了出来。原来,他又调回了原来的部队,部队驻地附近村子的大队书记看上他了,要将女儿许配给他。女孩在县毛巾厂上班,是合同工,长得也不错,细高挑的个子,鸭蛋脸,只是这门婚事一旦应承下来,这辈子就只能客居在这山窝窝里了。想起家乡的老娘,想起去过的繁华的县城,想起未来的很多可能性,心里总有些不甘,纠结,苦闷,焦虑,踌躇再三,难以决断。他征求我的意见,我哪里又有什么好主意,大概这种人生大事只能自己做主的。小刘回去后没多久就做了了断,果断的和那位姑娘订了亲。

五六年后,我已参加了工作,有个去莱阳出差的机会,一踏上那块熟悉的土地,我就兴奋的,迫不及待的去了他那里,小刘见了我同样的激动,正是中午时间,他把我领回家,顾不上陪我说话,忙不迭的出去买鱼,买肉,买菜,颇有点像杜甫诗赠卫八处士中所描写的那样,“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那一刻,我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暖暖的的亲情,一会,他岳父,也就是村里的大队书记,一位个子高高,身体结实,头发半白的老人闻讯赶了来,他见了我热情的寒暄着,使劲的握手,黑红的脸上始终泛着笑意,倒是小刘的儿子,一位胖胖的三四岁小男孩有点认生,见了我怯怯的,躲在门板后面不出来。

那天中午小刘买了一条五六斤重的大鱼,炖了一锅,又炒了几个菜,把部队里的徐连长,也是我的老乡叫来陪酒,加上他岳父,一共四个人,昏天黑地的喝了起来。胶东的吃饭习惯是在炕上用餐,将晚上睡觉的褥子揭起来,卷到一边,在炕上支上一个小桌,这就是餐厅了,人就坐在炕沿上,如果有贵客来临,那要把客人让到里面,盘腿坐在炕上,小刘怕我盘腿不习惯,特意给了我一个小马扎。

那天喝的是高度白酒,小刘的岳父,不愧为大队书记,见过世面,场面功夫一流,劝酒的话一套一套,说出来让你觉得不喝都心里有愧。我这人有些傻实在,酒量不行,酒德很好,绝不会在酒上偷奸耍滑,一开始还有些矜持,三杯过后彻底放开,到了后来,宋书记一说,“干了吧”,我立马响应。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只觉得一杯接一杯,山高水长,情意绵绵,特兴奋,酣畅淋漓,豪情满怀,颇有些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意味,等喝到最后结束的时候,我已经有八分醉意了。

那天晚上,我还约了高中同学一块聚聚,我们有十几年没见了,他们大学毕业后大都分回了县城,因此,这边的酒局一结束,我就告别小刘,匆匆赶往县城,小刘担心我喝了这么多酒自己走不安全,特意从部队里要了辆大头车,把我送了过去。

那天晚上的情景我记忆犹新,见到阔别多年,济济一堂的老同学,我很是兴奋,但没喝几杯后就感觉天旋地转,老同学那些熟悉的,亲切的面孔在我面前开始模糊起来,我借口去上厕所,想冲冲凉水清醒一下,刚出门口,一头栽倒在地上,人事不省。后来同学是怎么把我送回宾馆的,怎么安排我上的床,怎么给我脱的衣服,我全然不知了。

从那以后,又是N多年过去了,我再也没见过小刘,期间,我去过他那里一次,正是十一,他带家人旅游去了,再往后,打他的电话已经停机,新的号码也不知道,就再也联系不上了他了。

一个人的一生大概要交很多朋友,有的朋友当时很热闹,称兄道弟,大言炎炎,但过后却如过眼烟云,鸿泥雪爪,很难在记忆里留下什么痕迹,有的朋友很多年不见,却仍然刀劈石斫般,深深印在脑海里,愈久弥新,小刘就属于这样的。别看我们这么久没见,我相信,一旦哪天我们俩再次相遇,绝对不会陌生,会像从来没分开过一般,依旧会互相打趣,互相戏谑。

不知不觉,我们俩都已年过半百,小刘的孩子估计已经参加工作了吧,这么多年过去了,小刘,你在他乡还好吗?真该找个时间再去看看你了,像以前那样,炖上一锅鱼,来上一捆酒,把酒言欢,不醉不休,一想到这里,我的眼眶不禁就湿润起来。

朋友是什么,有首歌说的真好“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会有,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一杯酒”。

12下一页

上一篇: 无聊与你如影相随   下一篇: 寻找婚姻诀窍
1、“小刘(下)”由查字典散文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散文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小刘(下)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sanwen-472938/,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经典散文
儿子从小就跟我提议妈妈我想养宠物,最好是一只猫。我断然拒绝不行。原因有很多——家里地方小,没有给小动物撒野的地;我爱卫生却很懒,我永远成不了一个辛勤的铲屎官,但是感官上又容不得一点脏;还有就是我胆小,容易被小动物吓到。所以儿子的养宠物愿望不可能实现。其实,在我的世界里,从出生就有猫。记得特别小的时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曾几何时,“展信佳”、“见字如面”,似乎看见这些字眼,心头便会倏然觉得温暖。一笔一划带着独特墨香的文字,似乎有一种神奇的力量,亲切、温暖、依靠。自从有了手机和网络以后,我就从未提笔写信了。今年春节回河北宽城老家过年,在收拾屋子的时候,看到了我以前给母亲写的信,红头绳扎着,整整齐齐放在柜子里。这些信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光与影的约会晨起的闹铃把我从温馨的睡梦中唤醒,初升的太阳给万物注入了生命活力。东方才露鱼肚白,晨曦中我依窗看景,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楼宇灰墙,满眼粗硬的线条。有一种人被墙垣栏栅锁住的感觉。天刚微亮,平淡的日子似乎少了一些鲜活的视觉享受,山水之情由然而生!在这个输出生活方式和生活理念后情商时代,在人们生活......【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五十一)两日游览莫干山2009年5月15日晚饭后,女儿、女婿带我们老俩口和小外孙天天,驱车行程三百多公里,前往全阈著名旅游胜地莫干山风景区。一路上,老伴晕车呕吐。上山时,轿车沿着S型盘山道不停地左拐右弯,老伴呕吐得更厉害,我也快撑不住了,但愿尽快找到预订好的那家别墅式小旅馆。天黑路狭,在山上转了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岁月,似涓涓细流,淌过生命的轨迹,冲刷了一些记忆,也润泽了苍白单调的生命。很多事情,总是在岁月的冲刷下斑驳,脱落;很多事情,也总是在历经沧桑之后,才能渐渐懂得。历经沧桑,渐渐懂得一切都在变,事物在变,人心在变,格局也在变。说好了同行的人,不经意间便会岁月的某个渡口走散。有时候也无所谓对错,不适合在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们这一代人是幸福的,生活是美好的,道路是阳光的。我们这一代人,过去的山是苦头,现在的山是甜头;过去是穷山恶水,现在是山清水秀。我们这一代人,虽没有站在改革开放的潮头,但我们赶上了这个美好的时代。当2018年的日历翻开第一页,改革开放已经走过了40年。40年风雨历程,40年沧海桑田,贵州在党中央国务......【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白天下到晩上,从晚上下到白天,连续十多天还在下的雨,每天都是如此。造就出许多蜗居族,盯着雨不停,只要稍小点,刚想迈开腿,它又疯狂下起来,惹得我们如同变傻,只能疯疯癫癫。天老爷呀?你咋能这样?叩首祈祷,倒蒜的我,毫无办法,仅会吁叹。看到一个视频,一个小伙子,二十多岁年纪,一脸憨厚朴实,穿着刚买的新裤......【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俗话说“鞋子合不合脚,只有穿的人自己知道”屈指一挥,我穿布鞋的历史已有40多年了,妈妈、布鞋、油灯和那单调青涩,却又无忧无虑的童年记忆,永远是我乡愁里不变的主题。如今,大街上流行的各式各样的名牌皮鞋,自然吸引了我,于是便买了一双,走路的感觉也很有派头,再穿上西装,系上领带就更气度不凡了,可新鲜了一阵......【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7月13日下午,数计院三下乡队伍们相聚绿意盎然的古榕广场共同启动我院三下乡社会实践活动,我队由李发武书记亲自授旗,当旗手庄严地接过鲜艳的队旗的时候,我们深切地感受到一种就像是出征在即的骑士们被赋予责任的光荣感和正式感。14日,清晨的一场新雨洗净尘埃,冲刷尽了夏日的燥热,人心轻盈。我们以精神饱满的新面......【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宋雨风,你到底在想什么!”语文老师李星的咆哮声像是打来的一声响雷击中了宋雨风,她狠狠批评最近老是魂不守舍的他,但宋雨风却不以为然,他望着窗外有着百年历史的梧桐树。梧桐树下面有着斑驳的光点,他不由地又想起来了那个女孩,那个女孩总是扎着丸子头,穿着印有栀子花的白色裙子,她叫张小婷,是众所周知隔壁班的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2018年7月17日岭南师范学院体育科学学院曦梦社会实践队作为“曦梦”社会实践队的副队长,我主要负责支教和后勤的工作。一开始,我在后勤组和支教组之间像陀螺一样转来转去,忙得焦头烂额。转眼间,三下乡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半时间。后勤组的工作也从手脚忙乱变得稳稳当当、有条不紊。大家配合的很默契,商量菜式,轮流......【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因为刚好遇见你,留下足迹才美丽……”今天,我遇见你,甚是欢喜。美好的一天从明媚的阳光开始,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进房间,我们开始了今天的活动。今天的我们,是欢喜的,是期待的,因为我们想见的人儿要来了。没错,就是那群可爱的人儿――新宝镇中心小学的小学生们。我们早早的站在大门口迎接他们。他们稚嫩的脸庞,......【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准备已久的开班仪式,今天在新宝中心小学的多媒体教室举行。在开班仪式上,我首次见到了即将与我们相伴于未来十天里的三下乡实践活动的孩子们。在开班仪式之前的暖场环节,为了调动现场气氛,队长叫邀请孩子们进行歌曲演唱。我发现有很孩子还是挺喜欢唱歌的,而且所唱歌曲的跨度还是挺大的,从tfboys青春洋溢的歌到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2018年7月14日岭南师范学院体育科学学院曦梦社会实践队眼睛能看见一切,唯独看不见自己。—这是从书里摘抄的一句话。眼睛看见的一切,有可爱的人,可爱的事,还有可爱的成长。可爱的人—三下乡的孩子们。作为D班的班主任,我在有空的时候经常会到我们的班级里看看。作为最活泼的一个班,他们真的很有特色。足球队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曾有过两次接近上帝的机会……十七岁那年,我曾尝试过灵魂离开驱体的滋味(或许那是人们说的梦境,然的确如此),年轻的心总向往着高处,但是离开驱体后的灵魂竟是难以名状的无依无助。只觉得一阵风那怕是和煦的微风也会将你吹到九霄云外,让生命在顷刻之间烟消云散,此刻耳畔呼呼的风声带你离开尘世,死神之手轻拍你的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些时候,爱情这玩意,到头来也就不过是场痴心妄想的笑话。如花年纪,正当年华,每个女子都不乏有追求者。但热恋过后,一个男人时间如在一个女人身上一减再减,态度冷漠再冷漠,那么原谅我建议请转身,请决绝。一个人心里要是真的有你,不论多忙,只要其刚有空,便会第一时间给你带来回音好让你踏实。要是不当你的紧张在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记得孩提放牛时候,坐在山冈裸露的石墩上面,一朵美丽的白云挂在天空,闯入眼帘,那么飘逸轻盈,那么恬静迷人。“好美的云啊!”“如果它能再离我近一点,让我摘下来该多好啊!……”于是,总是幻想云能落下来,让我坐上去,带我云游远方,没有烦恼忧愁,用一颗简单的心,看尽世间故事,赏尽天下景色。也许是我的心情感染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虞美人·孤单潜行方觉路迢迢。夕阳西下归林鸟,岩上绒绒草。弯弯溪径两边茅,流水潺潺曲曲岭和坳。多年未走深山道,汗湿轻纱袄。晚风迎面荡林涛,孤单潜行方觉路迢迢。......【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个小姑娘,坐在水中央,穿着粉红袄,模样真漂亮。”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对了!就是荷花。今天终于有机会到龙湖公园一睹荷花的芳容。荷花生活在水中,它那中通外直的茎上面长着尖尖的小刺。荷叶挨挨挤挤的,像一个个碧绿的大圆盘。荷花有白的,有粉的,白的如雪,粉的如霞。白荷花从这些大圆盘之间冒出来,像一个个穿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五十)天伦之乐乐融融2009年4月4日晚上,二女儿、二女婿带着小外孙豆豆乘飞机从北京回沪探亲。小外孙豆豆还不到三周岁,却长高了许多,见到我们也不陌生,他妈让他叫外公、外婆,他就跟着叫。我抱他让他亲我脸,他乖巧地左亲一下右亲一下,还主动热情地亲吻我的嘴唇,乐得我开怀大笑,一个劲地夸赞他“真是讨人喜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穿旗袍是我早年就有的一美丽的梦想,记得我上中学的时候,我在妈妈的衣柜里翻出来一件类似乔其纱的(它比棉布挺括,但又不像纱那么瘫软)料子制作的旗袍,米色的底子上上印着淡淡的花纹图案。那时候,我一看见就特别喜欢,毕竟还是个中学生嘛,虽说那时的我也有点儿微胖,但身体并未全部发育起来,所有,那件旗袍对于当时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四十九)迷恋电脑乐无穷记得几年前刚用电脑写作时,我就对电脑发生了浓厚的兴趣。近几年来,在电脑上用汉王笔写了九十多篇生活随笔,并在新浪网上开了个博客,先后发了180多篇随笔杂谈。偶尔在网上信箱给报纸发稿,也采用了几篇。电脑用途,仅此而已,对电脑的编辑等其他功能却依然陌生,一窍不通。2009年3月中旬......【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夏日里,最喜欢安静与清凉,而茶中均可寻到。择一清幽处,煮清茶一壶,轻轻的斟,慢慢的饮,掠去喧嚣与杂念,与光阴对坐,听风,闻香,将一颗心安放在清凉处。走在岁月的阡陌上,总会染上风尘,那些略带沧桑的懂得,那些淡泊的心绪,都是经历世事变迁后的沉淀。岁月悠长,忧伤也好,孤独也罢,一壶清茶可慰风尘,放下,则心......【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时候的夏天,凌晨两三点,便被二姐催起去田里收割水稻。每打完一拢水稻,趁二姐和二姐夫拖动打谷机的间隙,小弟和我,就会往稻草堆一倒,管它露水或是泥水。二姐拖停,扯着嗓子喊快来撂禾,俩懒贼!我和小弟就会嘟嘟囔囔哼,周八皮!你要是旧社会,就是可恶的……赶早不说。最难熬的是正午。骄阳似火,田里的水被晒的滚烫......【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时候沉思,是为了对抗我们无奈的人生。当秋夜的寒冷渐渐而至,当加班的辛劳再一次让人精疲力竭,当一个人独自承受不能言说的苦难的时,独自躺在沙发上,回忆走过的点滴,从嗷嗷待哺到顽皮的童年,再到青涩懵懂的青春,然后结婚生子…..一步步一条条,犹如翻开一本苦涩又温馨的诗集,心荡起伏,转瞬已走过了人生里程中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