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囚徒

发布时间:2017-02-14 09:40 投稿者: 何漫丽 浏览:
故乡杉洋如今已没有多少杉树。虽然叫杉洋,但许多外地人记住的却是它曾经的名字——蓝田。在如今的我眼里,当年山上遍布杉树的杉洋村是一个让我今生今世都走不出的地方。于是,我心甘情愿地成为故乡的囚徒,永远的囚徒。在这十几年里,我不断往返于故乡与居住地,并且为它写了杉洋的天空、老井、紫云英绽放的清明节、游动在......

故乡杉洋如今已没有多少杉树。虽然叫杉洋,但许多外地人记住的却是它曾经的名字——蓝田。在如今的我眼里,当年山上遍布杉树的杉洋村是一个让我今生今世都走不出的地方。

于是,我心甘情愿地成为故乡的囚徒,永远的囚徒。

在这十几年里,我不断往返于故乡与居住地,并且为它写了杉洋的天空、老井、紫云英绽放的清明节、游动在蓝田里的鱼等许多或美丽或沧桑的文字发表在报刊上。我还无数次在梦里梦见自己家那夯筑的土墙,可以望见象峰山的二楼窗户,和正月初一清早和家人坐在桌旁吃着线面,喝着米酒的场景……无论是在居住地回望故乡,还是漫步于故乡的山野田垄,我都觉得自己已然成为了故乡山上的一棵杉树或是地上的一丛地石榴,甚至,就是一块泥巴。

今天正月初一早上,阳光很好,我又爬上了“引月池”。“引月池”在著名的蓝田书院的后山,是一个小小的山泉。“引月”是朱熹当年刻在一块石壁上的两个字,落款是他晚年的号——“茶仙”。距离这处山泉不远处,是几块巨大的石头。他曾经在那块最为巨大的扁平的石头上为学子们传道授业解惑。后来,我也站在了巨石上面,望着山下的世界。不远处,复建后的蓝田书院游人如织。故乡的蓝田书院似乎有一种魔力,把我的心囚在了里面。每次回故乡,我都要去书院逛逛。当然,1975年就被大火焚毁之后,我只能在它的废墟上游荡。2013年1月9日,重建的蓝田书院竣工,还举办了隆重简朴的竣工典礼。那天,参加典礼的我在蒙蒙细雨中望着书院的飞檐翘角,久久出神……

蓝田书院前面那大片平整的良田,应该就是当年书院创办者余仁椿设立的“灯油田”吧?为了激励学子攻读,余仁椿还划出最好的70水田作为“灯油田”,每年收入的80担稻谷都用于奖励资助家族子弟读书。余仁椿给了杉洋人一粒火种,朱熹又在蓝田书院把这火烧成了熊熊火焰。他把这知识的火炬传给了一代又一代的杉洋人,从来没让它熄灭过。哪怕后来它曾毁坏,但很快又被重建起来。公元1166年,宋乾道二年,乡民余端卿等人募集资金在旧址上重新修建了“规模宏壮,万瓦鳞鳞,焕然一新”的蓝田书院。这是有记载的蓝田书院的第一次重建。22年后,朱熹首度莅临蓝田书院讲学;也是在这一年,余端卿的儿子余宋兴游览了杉洋的龙井瀑布之后,撰写了千古名篇龙井记;宋光宗绍熙元年(1190年),杉洋余氏十三世裔余复状元及第,他成为闽东第一状元郎,而他的堂兄余天迪也荣登进士榜。

眼光再投远些,我可以看到“七星坛”。那里,也是我所眷恋的故乡的一部分。虽然现在那里成了坟山,坟墓拥挤不堪。“七星坛”曾是杉洋余氏家族的官山,三世祖余隐、四世祖余琢公和五世祖余褐等都诸多祖先都长眠在那里。如今,我的父亲也躺在那里。对祖先和父亲的怀念也织成了一张网,把我网在了当中……

在古田的土地里,实际上还深埋着许多惨烈的事。有一阵子,我认真读族谱,听家族里胡须全白的老者讲述当年贞节妇女的故事,和村民抵抗土匪被杀死的传奇。这些故事和传奇像一个个枷锁,又像一个个笼子,把我囚在了里面。我不断品味着这块土地上的历史沧桑,不断咀嚼着乡民乡绅和文人骚客的传奇故事,欲罢不能。

我还曾多次上故乡的八角楼和象峰山。清代耿精忠的谋士“米仙”曾躲藏这两个地方。谋略之士的跌宕人生让我很是着迷。故乡,真的让我在眷恋和想念之后,自觉当了囚徒。

今天是正月十七。春风从故乡吹来,带给我一些故乡的讯息。七十公里之外的故乡二月让我充满了想象。我似乎看见了豌豆小小的花,看见芥菜绿色的身影,还看见了我朴实勤劳的乡亲们开始了春耕……我的故乡,以不断变换的四时风景和物产,慰藉了我孤独的心。

故乡,是一片谈不上广袤的土地。依然生活在那里或幸福或痛苦的亲友们让我牵挂,它的依旧贫困让我的心脏疼痛,它残存的诗情画意让我眷恋。我时时刻刻想起它,然后陷入往事的回忆里。那块土地,那块土地上的风情,物产,天空,季节,都成了一条条栅栏,而我,心甘情愿地被囚在栅栏里,成了一个眼望故乡热泪盈眶的囚徒……

12下一页

上一篇: 我陪妈妈看电影   下一篇: 只是对不起,不会再爱
1、“故乡的囚徒”由查字典散文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散文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故乡的囚徒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sanwen-454145/,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经典散文
雾霾已走进了北京人的生活,与起居出行息息相关。说真的,不愿触及这个话题,因感觉太沉重。但忍不住仍想写岀来,调侃也好、呼吁也罢⋯权当是一种释放吧!---题记来到了大城市生活,仍改不了多年养成的早起开窗通风的习惯。晨曦,撩开窗帘,远望窗外,天灰蒙蒙的,似乎被雾气遮着了眼,看不清远方。雾霾又来了,心在一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偶然心血来潮,翻看日历方知已进入农历二月下旬。回眸新年后的这段时光,方惊觉自己几乎是在疼痛的折磨与药物的陪伴下艰难地度过的。二月春风似剪刀,万物复苏,春暖花开,芳草茵茵,垂柳依依,桃花展颜,李花吐蕊,愿二月的春风吹走所有的阴霾,带走所有的疼痛与郁结。愿春暖花开,心暖明媚。春雷阵阵,春雨哗哗,夜半惊醒......【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岁月漫漫,四季的风声漫过往昔穿尘而过,静静的不发出任何声响,轻倚轩窗,看琉璃时光,在岁月的静寂里,开出一抹迷人的芬芳。心无杂念,便会静如止水,澄明,通透,如山涧幽兰,簇簇芳香怡人。心若简单,世界便会简单,拥有一颗素雅的心,生活,自是从容。早晨的阳光明亮而又温柔,丝丝缕缕的洒在破土而出的小草上,园子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站在路上,看人来人往,那些从旁穿梭而过的身影,是那样匆忙,想从茫茫人海,找寻你的身影,打马而过的那些人,仿佛是你的替身,虽然他们的身影酷似你,但唯有你那清秀的脸庞,那黝黑的一字眉,是别人无可取代的风景。落花已去,相思成冢。三月的樱花雨,下得纷纷扬扬。我走在花瓣雨下,回忆我们曾经的甜蜜温馨,一回首,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双好鞋,如人一样,永远有着自己的个性,或华丽,或朴素,或高贵,或平庸……——题记它,见证了古代人“纤足”的痛苦,现代人“素足”的安逸。无论是曾经过雪山走草地时穿的草鞋,还是走新时代潮流的各式高跟鞋……无不彰显着各自独有的魅力,足下的风流也总会惹得路人多看几眼。从脚上穿的鞋亦能看出一个人的性格,尤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朋友兰昨日电话:“安,你在哪里?”声音沮丧,我慢慢的挂断,不是拒绝,是从我这里打过去,减少她的通话费用。因为是知己,因为我或许比她更能担些,也因为了她的通话应该又不会短过60分。“兰,你说吧”她不客气,“好”,在挂断之前我要先做一件事:微信—我-钱包-手机充值-50元-充值成功,至少保证让她将遇到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斜阳,跑道,少年。傍晚的阳光很灿烂,像镀了黄金的皇冠,璀璨的,温柔的,令世间的每一个生灵都如此温暖。澄澈的天空,写满了等待,没有空白,只等那些阳光般的少年就此使之更加添彩。在蔚蓝的尽头,是纯净的白色,那是厌倦了喧嚣的淡定?还是在日子里沉淀下来的宁静?雨季的日子里,充满了太多的憧憬与想象,也有太多的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局外人在昏黄的路灯下被判了死刑,黑夜捏住它的鼻子,荒诞在内中嘶吼。面具在角落容忍着自己,等待局外人的死亡能产生提示和警醒。他们倚仗对它的判决而生存,像所有经验主义者一样。不一会儿,面具逡巡于路灯周围,用放大镜寻找它身上有价值的遗留物,癕疽似的啃噬着。那其实只是一具残破的枷锁,他们竟贪图那点无力的提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人生就一个大舞台,我们每个人都在这个舞台上演译着属于自己的故事。每个人都有多重身份,多个角色,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把自己的角色演好,不求尽展主角风采,只愿尽力演好自己。你,就是自己人生的主角。然而,步入灯红酒绿的社会,自己身份越多,演的角色越多,也就越迷失了自我,演了这么久,都忘记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踏上远行的列车,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想着那擦肩而过的人,举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耳旁怒放的生命撩动心弦,我想要怒放的生命,就算一个人孤独到老,那又何妨!我不要失去生命的方向,失去生命的希望,在一望无际的荒野中的无声死去。请求上天让我有超越平凡的力量……有多少人死亡在追梦的路上,有多少人在人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这段黑暗而又绝望的日子,距离你离开我们已经整整三个月了。你曾带给我们的一米阳光也随之散去,一切都仿佛停在了2016年9月16号。你曾说你会用自己的方式会让全世界记住你,好吧,我承认你赢了!你选择了一个如此残忍而又决绝的方式与我们告别,让我们都记住了你叫kimi乔任梁。可是呢,......【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今夜辗转反侧,无法入眠,尝试了很多方法,都没能成功,脑海里想着的竟是无锡这座城市,我所走过的城市虽然不多,但是目前我最喜欢的却是无锡这座城市。就如我当初为了离开湖北,来到无锡竟也很简单的只是因为曹禺书中的一句话“无锡是个好地方”,仿佛冥冥之中的缘分一样。人们都说每一个城市都有其独特的味道,我想是对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时光荏苒,岁月变迁,不知何时,我褪去了一身的懵懂无知,变得懂事了。记忆中满载孩童时欢声笑语的那辆老旧绿皮火车早已离我渐行渐远。“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童年的玩伴似乎也如流水那般载着小时的回忆去了远方。小时候,一张书桌,一个窗台,一个笑脸,还有一个年少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每当听到著名歌唱家阎维文演唱的那首家喻户晓的歌曲母亲时,每当说起自己过去曾经走过的路时,每当提起自己勤劳善良的母亲时,甘肃创信建筑安装有限责任公司第四项目经理李润伍的内心总是不能平静,他表现得情绪激动,声音有些哽咽,两眼湿润,不时含着泪水,怀念着中年因病治疗无效已经去世四十多年的母亲,为了怀念自己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没有来由,没有噱头。有人问,你到底为什么还要继续写着她一个人。你们不可能会有结果,何必再如此执着。我听着,沉思到深夜。然后轻轻的问自己,到底是在为谁写歌,为谁创作。后来,我爱上了听歌,从情歌到民谣。不知道有多久,好像是前年也好像是更久。我发现其实她是个仙女,是一个注定被写在错过的故事里的那个(guo......【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霍去病的部队离开河西走廊的那一刻起,匈奴的大迁徙就开始了。迁徙是迟早的事情,但匈奴仍然有些不舍。毕竟,这是他们生活了数百年的家园。这片土地水草丰茂,景色绚丽。山上终年积雪,山下溪流潺潺。山中有云杉、雪莲,有麋鹿、羚羊,还有可做胭脂的红蓝草和美若慧娟的女子。数百年来,匈奴凭借河西走廊战略的区位优势和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赠谁持彩笔弄晴柔?点染重峦翠欲流。我有心泉长不竭,助君沧海放轻舟。咏飞禽山篱岛鸳鸯水泽归,凤凰展翅戏春晖。彩云有意牵红线,款款多情送嫁衣。访南岳寺神怡南岳暗仙机,山上清泉绕翠微。古寺深深禅几许?幽人不语踏云归。大雁塔雁塔巍巍藐碧天,终南华岳漭云烟。取经一事谁人问?城堞无言送渭川。嵩阳书院二将军柏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爸爸,你怎么有这么多这么小的带图的书呀?”乔迁新居后,儿子帮我整理所有藏书籍时,看见了我珍藏的不同时期的小人书,惊奇地不知选择用什么词来对这些微型的带人书向我询问。是呀,这些小人书是我几十年积累下来的“宝贝”,从它们身上,不仅能够了解我读书的历史,也充分证明我涉猎书籍范围的广度。这些小人书里,不仅......【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北国的春天本来来得就比江南晚,在5月14日草树都已泛绿的时候,还下了一场大雪。记得下那场雪的时候,我是陪同省军区医疗专家在林海深处的一个县,为贫困白内障患者做复明手术。原本13日已经定好在14日上午为头一天做手术的患者揭完纱布,检查后没有问题,就去离县城六公里的杜鹃山欣赏漫山遍野红似火的杜鹃。然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虽说,我出生在东北平原,但是,我的心、我的情、我的爱全是林海给予,林海中的一草、一木、一花、一蝶,都满怀着我的感触。在这些给我感触的圣灵之物中,最使我钦佩、令我敬仰的是松树,是松树上的坚韧、顽强、不屈服寒雪的针叶。松树固然可敬,它耐严寒、抗冰雪的气质,是我们献身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者必不可少的精神。然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个人的时候,我常常骑车到不远处的小桥,每逢三月,高高的拱桥下,满沟满坡便盛开着三月兰,蓝紫色的花朵象极了蝴蝶的翅膀,在微微的风中轻轻颤栗,这一条花海蜿蜒而去,伸展向遥远的天边,驻足观望,只觉心旷神怡,精神为之一振,胸中浊气一扫而空,真想偎依在三月兰的怀抱里打几个滚、踢几脚球,就象睡在春天妈妈温暖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学校果园里樱桃花开了,约一姐妹去赏樱花,樱花没赏着,被狗追得跑。惊回首,离狗三尺三!险些被荆刺破了相,最心疼的是崭新的大衣差点被剐破。哇呀,一身的冷汗,简直吓死宝宝了!说到狗,我对它有喜爱,也有惧怕。小时候,村委会叫大队,每个大队有十几个自然小队,一、二年级的小孩在本村即小队上学,村里自已请一位读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自从二孩政策出台以后,只有一个孩子的我就被无数人催生。开始时还正儿八百的回答,时间长了,只剩下呵呵了!因为那些人的口气完完全全就是看热闹的口气。要么说看你年纪不算太大,赶快再生一个,趁还能抱的动;要么说看你家一个孩子多孤单,赶快生一个有个玩伴;要么说以后养老一个孩子不至于压力太大。呵呵,是不是一副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大地还是缺少火气,太阳一直躲得远远的,学做隐士。天的脸不怎么明净,看去有点脏湿,不知是喷了一层薄薄的雾,还是浸了少许的霾,抑或才沾了一场冷雨溅起的泥水。能见度倒还可以,大致辨得清一团阴云与另一团阴云的边际,直到望得见肃然的地平线。归雁仍在他乡巴望,它们也有久等的焦虑,就像火车赶上了晚点。偶闻几声破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清明雨是大自然的泪,一阵又一阵的飘,飘过万座山,千条河;清明雨是远方归乡扫墓游子的先锋使者,倾述着思念哀伤之情;清明雨是个大自然的清洁剂,清洗满山的翠绿,带来一片素洁清新。洗去心灵的污垢,纯洁了一片片天空大地。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古往今来,清明时节就多雨,这雨就像一个自然的人化身,怀念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