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青春

发布时间:2016-11-14 15:32 投稿者: 丁天怀
青春年华,谱写朗朗乾坤。漫步人生,独步浮华喧嚣。戏子而已,敌不过岁月的沧桑。如梦如此,一瞬间化为尘埃,曲曲悲歌回忆,青春回荡着从拾的记忆。每一景,每一处,浮华背后,记忆最深的印记。不是命中注定的事物,而是人生路上真正的灵魂归宿。......

  青春年华,谱写朗朗乾坤。漫步人生,独步浮华喧嚣。戏子而已,敌不过岁月的沧桑。如梦如此,一瞬间化为尘埃,曲曲悲歌回忆,青春回荡着从拾的记忆。每一景,每一处,浮华背后,记忆最深的印记。不是命中注定的事物,而是人生路上真正的灵魂归宿。


12下一页

上一篇: 如果可以,我选择受伤   下一篇: ·徙雁夜飞
1、“青春”由查字典散文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散文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青春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sanwen-433640/,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随笔散文
这天他离开了,即将踏上北京西开往三亚的列车---Z201。即将开往北京西至三亚的Z201次列车即将到站,请旅客朋友们抓紧时间排队到检票口检票候车大厅的广播重复的播报着,人们都在顾着自己一同随行的家人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等候检票口上车,有序的队列夹杂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异乡同僚让我们疾步匆匆开始去向旅途中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工作关系经常会来大阪,度假来这里还是第一次。这次五月的大型连休,是为了孩子们五月五的儿童节而来。五月三日晚上我们二家风尘仆仆,在夜幕降临之前,到达了目的地。因为想节省开支,二家的领导预约的是现地的民宿。在日本旅店业的法律管制非常严格,当然主要是卫生,消防等安全的确保。但是近年日本大力发展旅游业,造成......【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堂作文课,老师布置了一篇命题作文我的梦想。说起梦想,我想起在书上看到这样一句话每一个孩子在出生前都有一个梦想。有的孩子出生后时刻铭记着这个梦想,他们为这个梦想去奋斗,最终出人头地;有的孩子出生后享受于父母的溺爱,他们忘记了这个梦想,注定一生碌碌无为。每个孩子在出生前都有梦想,那么我肯定也有。我在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湖边的柳条长出了细细的芽,柔柔顺顺地垂在空中,风来的时候轻轻拂动,像一个随风起舞的美人。散步之余将拍摄的几张青翠欲滴的树叶图发在了朋友圈,自诩是我男闺蜜的初中同学调侃我很有雅兴,我回他别的没有,唯有雅兴。会说我有雅兴的人其实都是跟我不熟的人,因为了解我的朋友都不会表现出十分稀奇的样子跟我陈述一件在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无论你昨夜失眠还是睡得很香,无论昨夜你是哭得很惨还是心里装着蜜罐子,早晨你都得把自己从床上拽起来,洗刷一番然后开始又一天的周而复始的生活。这一天美好不美好,你都得正常呼吸着,生活着,工作着,甚至装着深沉的面对众生微笑着。记得关于西门庆的一本书里写过早晨西门庆准备出远门了,他根据已有的生活经验出来看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会倾听吗?你倾听到了什么?你听懂了吗?看到这个作文题目时,我的脑海中立刻浮现这样的画面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清白的脸上带着谦恭的神色,俯下身子,侧着耳朵,认真地聆听老师的教诲。这个人就是明初诗文三大家之一的宋濂,他曾在送东阳马生序中写道余立侍左右,援疑质理,俯身倾耳以请;或遇其叱咄,色愈恭,礼愈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听着忧伤的旋律,看着伤感的歌词,这时候时光往往会掉进回忆里。忘不掉得不是那个代表幸福的名字,不是那段刻骨的经历,而是那个时候不知所措的自己。有过熟悉的街头,还会忍不住停下脚步看看身后,总以为曾经的彼此还会牵着手走过这个路口。但回眸时一切已经过了那个时季,思绪也摆脱了那段经历,学不会释怀,所以不愿将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断壁残垣,一座空阁。没有才子赋诗,也无佳人饮醉。甚是觉着它的名气与之不配。直到这次去调研,一位老人单手触碰着那墙壁,良久叹息远望。我才是看到了它的心,如同那位银发的老先生一样,时过境迁,依然伫立着看岁月流金。白云苍狗,与这世事一共沉浮。我查阅了些资料,这里原来是这座城唯一仅存的遗址。这是古代的城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几天在网上碰到了几个非常有意思的人。我之所以没有称呼他们为朋友,是因为我们还不曾蒙面,我们的中间隔着一个小小的手机屏幕。可是我们并不感到陌生,相反。我们好似久别重逢的故人,那么亲切。一直以来我对人际关系的理解就是奇妙。有些人明明就是初次见面,可是却感觉像老朋友一样,三言两语,便可引为知己。而有的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冯家沟是我老家的村名,名不见经传,深藏在关中南部一条川塬夹缝的林带中,林带中冒着冯氏家族的炊烟,也游荡着我们祖宗的灵魂。白鹿原上的厚土有我们一溜子,河两岸的水田有我们一段子。山、水、林,生灵织成了比神话更生动的仙境,记载着五花八门的故事。记忆中,我村背后有一片大大大的林坡,林中有一庙,庙里住着两个尼......【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把自己圈进一个自由王国,白日一双筷子一个碗,反复使用,夜间二米床位头西脚东,展转翻侧,孤思闵想。我的心,时不时地返老还童,随情愫荡起浪花,也常被亲情撩拨,算周时盼妻归,挂儿念女思孙,尤其在夜阑人静时。只有逢年过节,家里才会餐桌圆满,宁静变热闹,让我升级为老爷子。我怕日子飞快,眼睁睁看着生命在加速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大群人簇拥,为了一个目的聚在一起,热闹的依旧是那些熟悉的面孔,对话的依旧是那些平时打闹的人,三五成群,大集体里又分出小个体。突然的热情可能就是尬聊的正确打开方式,有些人倒还有自信,倒还以自我为中心,能一个人过活很好,有些人倒也继续保持他的高冷,沉默不语,干脆就当那个倾听者,还算有自知之明,至少不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突然有一种灵感,给我们现阶段所加的那些作者群,做三个划分。这划分,我大概细致的描述。要利用好群资源,就一定要会分类文学群。其实,每一个初入文坛的人,都会跟我一样。加很多的作者群,并且,希望有朝一日,加入作协。可是,慢慢地你就会发现,加作者群没什么用。加入作协,也一样没有用。真突然有一种灵感,给我们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很热情,也很会说话,只要坐下来,你的嘴巴就说个不停,从你的同学、你的朋友到你的亲戚,你把一个个可笑或者可悲的场景用生动的语言和抑扬顿挫的声调描述出来,博得大家的哄堂大笑或者唏嘘不已,你常常成了每一场聚会的主角。在大家的心目中,你性格活泼开朗,朋友众多,生活丰富多彩。但久之久之,我有了一点很不是滋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老子说,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荀子说,自知者不怨人,知命者不怨天。帕斯卡尔说,人必须有自知之明,如果这无助于发现真理,它至少也是一项生活准则,没有比其更重要的了。塞巴特勒说,有自知之明的人常常转动心中的明镜鉴照自己。人也要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可能学会别人的特长,那就请将自己的特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厌倦了世俗的喧哗,渴望着圣地的清静,殊不知清静难寻喧哗难丢,一颗世俗的心怎能耐得住喧哗的诱惑。于是在茫茫的人海之中寻求着心灵的安慰,无奈世人皆有私心,那么肝胆相照有能从何谈起呢!岁月的流逝并没有让睡梦中的人清醒,四季的分明并没有激起人们对时间的重视。该沉睡的人依旧沉睡着,该糊涂的人就从来没有清醒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霜降已过了几天,秋天的时间不多了。我约三个朋友从小城乘车去老家爬山,车行至儿时常去的一个叫老驴崖的西坡拐弯处停下,刚走下车就听一朋友惊叫一声啊呦,你看那棵柿子树上结那么多柿子?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向东面山脚下望去,只见红彤彤的柿子挂满了枝头,红得诱人,特别耀眼,挨挨挤挤的柿子,俏立枝头,各领风骚。仿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个城市2017的十月,平添出许多说不出的感受,一般情况下,四季的雪会在11月的当口处,粉墨登场拉开这一年冬的开端,今年独独不是这样,雪来的很早,只是经过国庆长假的七八天,就将我们从夏末送到了初冬,本来还心心念念盼着气温有所回温,却没有想到,一天比一天接近冬寒。季节性的感冒病菌弥散在断层似的温差之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孩子是祖国的未来,更是每个家庭的希望。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是天下所有的父母的希望。很多父母甚至把孩子教育放在了家庭的首位,还有不少的妈妈选择了全职在家带孩子,可见对孩子教育的重视程度,为的就是给孩子一个好的教育环境。希望孩子长大后有出息,有所作为。以下是我的亲身体会,希望给一些基础教育阶段的父母一些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说,有人在自我膨胀,企图挤占你原来的位置。我说,这是很好的事,你尽管让自己站高一个台阶,给出他充分的空间。不管怎样,他看你时,还依然是仰视。又或许,你会说,上面没有你的位置,你上不了台阶。我想说心的空间很大,实际有没有位置没有关系,只要心灵能上层次,能淡看所谓的野心膨胀,能包容肤浅的拥挤,你的淡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不想为了写文章而写文章,可是生活不允许人们诗意,至少在大多数情况下是这样。有趣的是,只要一想到是为了赚钱而写作,就写不出什么顺眼东西。就跟中学时写不出一篇像样的应试作文一样,没有灵感,文章就没有灵魂。自傲地以为,这大概就是文人的清高吧。但是,五斗米仍然很重要,作为理性的社会人之一,往往需要在不触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一种司机,叫做远光狗,不过这种称谓对狗来说也很不尊重。几年前,我在一家工厂打工,晚上加班到九点。因为家庭经济情况并不乐观,那时上下班都靠自行车,农村的道路,照明设施也跟不上,一路上几乎出于摸黑的状态,全靠视力支撑,庆幸自己没得夜盲症。有辆轿车从我对面开过来,很远就开着大灯,速度很快,离我越来越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每个孩子都会开窍,或早或晚,一个没有足够耐心和爱心的人,不配当老师。有人问我,为什么要当老师,我说,因为我不想看到有人像当年的我。幼儿园的时候,我非常调皮捣蛋,午睡也几乎从来不睡,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精力旺盛。于是被老师罚站就像一日三餐那么平常。但路老师从来没有恶狠狠地揍过我,即使有次我心血来潮偷偷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头疼了很长时间,直到现在还没恢复过来,只有我自己知道原因。事情要从两天前说起一个普通的周五早晨,我和往常一样开车上班。经过了几场雨,天气转凉,坐在车里半开着窗都忍不住要打个冷颤。很熟悉的路口,习惯性地打了转向灯,鸣笛,减速。看到有辆摩托车朝着我的方向狂飙,便停车等待让行,就像驾照考试那时做题目一样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很久没有坐公交,今天又跟着人群挤了一回。外面下着雨,雨点不大,但是特别冷。车里已经坐满了人,还有很多人跟我一样吊着顶上的扶手随着车一起颠簸。很快,车门再次打开,吹进一阵冷风,上来一个老太太,带着一个十来岁的孙子。有个年轻人马上起身让座,请老太太坐下,结果老太太一把拉过小孙子,自己站在了旁边,乘客哭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