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人生
表弟半个月前来电话,说黔南山区有一批山货,价廉物美,倒到广西来,肯定有赚头。小马是个生意头脑灵光的人,有钱赚岂不动心?他腰缠几万块钱,开上轻型货车,到黔南山区收山货去了。临出门前两天,小马眼皮老是跳。他暗中思虑,不太吉利呀,还去不去收这趟山货呢?为这事他还是忍不住告诉了老婆,老婆更是迷信,劝他那就别......【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对鲲真正认真的时候便是那天晚上,那时我们在一起不过几天,他便把我带到他的姐姐们面前,说,这是青舒。于是,我便走进了我不曾触碰过的他的生活。夜晚的霓虹灯迷离着一整个城市的昏黄。他醉意阑珊的说着胡话,叮嘱着他的姐姐们放过我,说我不能喝酒,而后把面前的酒一饮而尽。我扶他去洗手间,他跌跌撞撞着在回来的路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转眼间1944年关将至,在寒冷与贫穷中挣扎的人们也迎来了又一个开始。然而,在这个村落里,依旧包含着世俗偏见、封建迂腐,它全然不顾爱与被爱的痛苦,又在上演着一幕荒唐的闹剧……外表坚强内心柔弱的春柳再也经受不住痛苦的煎熬,她面对一次次的指责和谩骂,只有选择了退缩,并接受了伤害。然而,这一切对重情重义的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我的家乡流行抓周一说。小孩满一周岁那天,大人便在堂屋中央摆放一张红地毯,将孩子放在地毯上,然后在周围摆放许多物件。小孩首先抓到什么就预示着将来他将从事与什么有关的职业。比如:抓到秤砣则说明他将来是做生意的老板;抓到锄头则说明他将来是种地的农民;抓到书和笔则说明他将来要做官村东头有个祝麻子,25岁喜......【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令狐冲与任盈盈在冰湖边合奏的笑傲江湖后,和日月教的向问天,众教徒以及江湖的各派人物一一告别,表示他们要浪迹江湖,不问世事,过属于自己生活去了。从此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去处。而此时冰湖的底湖,只有东方和冰冷的湖水在一起。平一指呢,笑称自己为杀人名医,只有别人帮他杀一个人,而他才救一个人。直到东方把心献给任......【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就在这天,我从老家赶回了郑州,准备找一间比较大的房子住。原先我和前女友住在一间大单间,由于没有厨房与厕所。所以就决定在找一间比较好的房子住下,我们的要求并不是特别的高,只要能满足我们做饭和上卫生间就可以了。同时我们也对隔音比较看重的,如果隔音不好每个租户都在各自的领域开着电视或者音箱之类的,都会影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年快来了,姨娘家杀猪请客,让我家几姊妹都去,说念我们。其他几个姐姐们上着班,挺忙的,大姐吩咐我抽空一定记得去。自从姨爹走了后,我就没去过姨娘家了。不是不想去,是怕晕车,也每每遇见忙,空是抽得出来的,一直没起心。母亲说姨娘这两年病多,苍老了好多,去看一年是一年,别生疏了,我去了。去姨娘家的路又远又陡,......【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下午PK广场,来了三个吹萨克斯的男人,一个长得像南京大萝卜一样,矮砣砣的。脖子上套着萨克斯弯管上的宽边带,剪了个鸡冠头,把耳朵前两边宾角全捣光了,只留岛中央一撮染成黄色的鸟毛,还是用定型胶水沾成鸡冠一样笔直的站着,像是从疯人院里跑出来采风的野人。他叫麦芽。另一个人脑袋后面拖了一条狗尾巴,染了红色,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曾经读到这样一个故事:有一个女孩子,妈妈去世了,她才知道做家务是多么辛苦。然而,在妈妈活着的时候,她连衣服都不用洗。当人生变得无常的时候,也许你会为自己曾经拥有的一切而感谢上天。当我们从温暖的被窝里极不情愿地爬起来的时候,我们是否想到,我们能呼吸到空气,能感知寒冷,能品味到阳光和朝露,而这一切,都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李叔做小磨麻油,经过几年打拼,竟然闯出了一点点名气,方圆十几里路内都知道有个老李做麻油,挺地道,虽然赚钱不多,但老李就图一个人缘好,人气旺。大人、小孩只要一说老李,准是磨麻油的,错不了!因此,老李家的日子也算小康了吧,一年辛苦下来,万儿八千的,就这个数!老李活了五十几的人了,老实巴交了五十几年,没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抱怨在我们日常工作中是一种司空见惯的行为。我们为什么会抱怨呢?威尔鲍温说:我们抱怨,是为了获取同情心和注意力,以及避免去做我们不敢做的事。或至少觉得这样做不会带来什么坏处。人的一生,必然要工作,要发展自己,每个人都希望实现自己的美好愿望和理想,但他需要一辈子的奋斗才可能得以实现。然而,在现实生活中,......【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开头怎么写,怎么真不知道。林永啊,你是走还只不走,看着太阳,把人当腊肠晒,抬头望望,他娘的,林永漫不经心的骂了一句,似乎骂一句就会凉快一些似的。手中矿泉水里的冰块还有一点点就化完了,还有半瓶,林永把手抬到半空,心一横,呼哧呼哧,一口气喝完了。啊真他娘的爽。不行了,要脱水了。林永把小褂脱掉搭在肩上,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说起咱警队里的老吴,它的故事还真不少。事情要追溯到2008年那个阳光明媚的中午,我从a部队转业分配到交巡警园区大队。中队长专门召开了一个欢迎会后,就赶紧开始布置下午的一级警卫任务。当涉及到辅警人员怎么安排时,副中队长突然说,老吴怎么没有来啊!中队长急了,立即拿起电台打他的识别码,让他迅速赶到会议室参......【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又是一个蚕丝细雨的黎明不由的心中几多思念那思意的片段在眼前宁静的徘徊更让我深刻的是幼时的端午脸上粘着糯米无知的笑容无意间似乎也看到了您在一旁微笑儿是一股满脸激情他不赞赏在一年的社会挣扎中你仿佛就是我的归宿为了理想而奋斗直到某年某月您看到了我的成就展开了笑容三年偷星下葬时富贵双全人丁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是一个很多年前的故事,当时部分农村正热搞诛联,很多人无家可归。」连续下了十几天的阴雨,气温异常的低,寒风飕飕作响,这二月的夜甚似寒冬。村庄的泥泞小道上,远处几个零星的火光闪闪烁烁,脆弱地像是下一刻就要熄灭。借着微弱的火光,模模糊糊看到几个人影向这头靠近。火光渐近渐亮,此时已能勉强火光中有一个青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前,有一群年轻人到处寻找快乐,却遇到许多烦忧愁和痛苦。。在经历了这些后他们一个个垂头丧气,觉得这个世界并没有真正的快乐,于是,他们准备放弃,在他们灰心意冷的归途中,他们看到了一个垂钓江边的渔翁。老翁神态怡然自得,时时轻捋长须,十分悠闲。一人弯眉一想,带着朋友走上去,问道:老伯伯,您快乐吗?我很快乐......【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他在家族中排行老六,性格憨厚.是个普通的手艺人.从不喜欢串门走亲戚,更甭提麻烦,打搅之内的玩意.尽管算不上文化人,在当时那个落后的村子里,大专生已经屈指可数他个子不高,略微有些胖,少言寡语,见人只会频频点头,傻傻的一笑,说话脸就红.说起这个他倒有个讲究.在重庆演出时,我认识了一个同行,因为有着共同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记得父亲在我还是孩子的时候,就说我是个破嘴,让我在人前少说话,多听解.这是我的大忌,只要我去到的什么山见过什么大师,都会被他们邀请留下,因而我的意念不自觉的转向形象逻辑上,由被动来主导主动.突然电话铃响了,老谢语气沉重而严肃,无非就是见个面一起吃个饭,而他没了往日的随意和爽朗的笑声.我有点纳闷,也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每次经过田心村的时候,我都会去一个名叫留守小屋逛逛,今天也不例外。留守实际上是个小书斋,悠闲清雅,最吸引我的是古色古香的摆设和一些世面上没有卖的书,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与这里的掌柜很谈得来。所谓掌柜不过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姓张,人人都这么称呼他,我也就顺其自然了。至于留守两个字,倒让我费了好大的劲才弄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工厂里有个机修班组,专门负责全厂的油漆活,清一色的娘子军。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你瞧这油漆班十二个女人,每天都有四台大戏吧,其实不然,女人们可是好员工,遵章守纪,工作积极,助人为乐,是工厂里的一个先进小集体。一天车间主任找到油漆班班长李霞大姐,告诉她要分来一位男大学生。李大姐一听,开始也想不通,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如果你不爱我就放了我,不要让我的心一错再错!繁忙的路口,交错的车子根本无视,孤单的街灯距离地依偎,垂着黑暗里微亮的灯火,我在徘徊什么?我像变成了陆地上透明的中心,每个人对我视而不见,却在我身边变化,顿觉无措。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失去了什么?看不见什么还是听不到什么了?为什么我的世界那么安静夜阑珊,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受过良好的教育,但是你需要一个导师来引导你,我看见不远处的地方,一个神婆微笑着。这是我第一次见她.我轻哼了一声,不以为然。就在我们离开湖南的那天晚上,因为无聊,因为年青,蔷去把她找来了。神婆带着三个人到我们的住处来玩算命之类的玩意呢。那东西叫碟人,是个圆盘,上面是纸人,有一只筷子.。神婆一进门就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话说乾隆年间,大贪官和珅权倾朝野,地方各大小官员肆意搜刮民脂民膏;边境,罗刹大军大肆挑衅,所到之处无不所向披靡。全国上下战火连连,各地饥荒四起,民不聊生。百姓生活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常年只能以乞讨为生。在山西晋城,有一少年,姓黄名储,黄储自幼父母双亡,父亲在他3岁那年被征军,从此征战沙场,生死为卜;2......【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大卫记得很清楚,这是他调到销售处的第二天,他早早起床,并在梳洗镜前多看了几眼自己还算年轻的脸,庆幸终于可以在机关工作,过一把白领瘾。他一脸阳光向大门走去。经过大门时,大卫被门卫拦住了。原来大卫迟到了几分钟,门卫盘问他是哪个部门的,大卫说,他刚调到销售处,是第一天上班。门卫拿取电话,直到证实大卫的话没......【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此君是个打工仔,每月都要回家与亲人团聚一次,虽然单位薪水没有达到预期,但他还是很敬业。每次返回单位总依依不舍。每当此时,在家百日好,出门时时难的思想就不请自到地跳进脑海。但现实不让他提前退休,只好又提起行旅。到达新火车站时,已是下午三点多钟。此君远远地看到一红底黄字的横幅高悬在售票厅最上面。原来是本......【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