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亲情散文
在童年记忆里,最难忘的人是外婆。从有记忆起,外婆是我和妹妹的守护神。父母只是一个淡淡的符号。父亲在邻近公社(现在的乡)当书记,一个月也难回来一趟。母亲虽然在家,但当妇联主任的她忙得天昏地暗,我和妹妹睡了她还没归家,早上她走时我们兄妹还在睡梦里。只有外婆侍候着呵护着我们。白天外婆有做不完的事。一日三餐......【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家门前的地家门前的那片地,在不同的季节披上不同的装。每年的这个时候,爸爸妈妈又在上面辛勤的劳作,给它调上新希望的色彩。每年春节过后,爸爸就开始忙碌的收整地里的杂草枯枝,晒上一个星期,一把火点燃,既方便犁地耕作,烧尽的草灰又是极好的天然有机肥。待到一场及时大雨过后,泥土疏松了,爸爸就赶牛去犁地。记得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几天,上海像刚从水里捞上来似得,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个不停。风里来雨里去地忙了一个上午,加上昨晚没有睡好,感觉很是疲惫。这还是周末吗?雨天最容易让人滋生不良情绪。我望着窗外雨雾中有些朦胧的院子,想着上午医生给我解释的岳父的病情,心里沉甸甸的,又有些莫名的烦躁不安。老人家因心脏房颤导致肺栓塞住院4天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伟大的俄罗斯作家托尔斯泰在他的名著安娜.卡列尼娜里有这么一句话幸福的家是相同的,不幸的家各有各的不同。是的,细细玩味这句话,如菜根一样,不仅意味深长,而且能穿越历史今古。的确,在对待家的问题上,没有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不分中外古今的,这其中的原由也是不言自明的。虽然幸福的家是相同的,不幸的家各有各的不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什么是童年,天真的懵懂,不知道明天为何物,只知道太阳还会照常的升起。自己的视野在没有边界的眺望着,新的天地,不可估量的未来。这样的我是那样的小时候没法理解的。小的时候,只知道到这个世界要像爸爸妈妈一样的生活。理所当然的只是个农民,一辈子的农民。也不可能做什么事情来,我只是远离大城市的,在一个偏远小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写给父母的一封信爸妈您们好!自从有了手机和网络以后,我就不曾提笔写过信了。可是这次出差,远在他乡的日子里,又特别的想念您们!想念母亲香甜的饭菜,想念父母的唠叨,想念父亲的慈祥和疼爱!记得十月金秋,是母亲您的生日。您们的外孙女提议去吃一回火锅。我于是担忧的望着您,生怕您因为觉得浪费钱而数落我,可是我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生似水流年,人生亦流年似水。此去经年那些往事以及那份久远的期盼和怀念,有时候真的不知该如何去描绘。题记前些日子和妻子在公园闲逛,不经意间看到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在追着一个十多岁的小男孩在前方中跑来跑去。那小女孩边跑边喊,哥哥,等等我!把我的风筝还给我......看着他们嬉笑追逐的样子,我不禁开心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母亲没多读书,只上过小学,年轻时在饭店做服务员,一天拿5元的工资,管饭,一做就是十年。等我大些,上高中时,她跑到麻将馆洗碗,一个月1000,管饭,一做就是十年。她常告诉我讲说做人要有一颗感恩的心,我以为她傻。现在想想,我那是真是太聪明了!在我刚懂事时,母亲教育我要好好学习。她只会数学,老师课上讲的内......【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祖母祭文祖母朱讳芹芹,公元一九一二年生,月日不详,卒于公元一九七二年九月初二,妣考适满花甲。祖母早丧夫,遗孀形影孤,屋空凄雨苦,残月伴愁眠。幼子咿呀语,女婴襁褓啼,少米难为炊,野菜充腹肌,布衣强遮体,日夜复叹息,流尽辛酸泪,艰辛育儿女,日复又一年,盼子早当力,日出忙耕田,夜纺三更里,浆洗补烂衣,饲养......【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奶奶是一个家庭妇女,却有着男人般的宽广胸怀;奶奶身体显得瘦弱,却带大了我兄弟姊妹及叔伯兄弟姊妹六个;奶奶是小脚女人,却凭借智慧用小脚走出了完美的人生路;奶奶大字不识,却读懂了复杂的人生大书。因而在我眼里,奶奶是一位大智大勇的长辈,我亲更敬之;在外人眼里,奶奶是一位通晓事理的老人,好人敬之,恶人怕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想念的味道读完韭菜饺子的故事,想起我那已去世十一年的妈妈,想起......也想写一篇关于妈妈与韭菜饺子的故事,可是我的心海,翻江倒海的浪花化作泪花,模糊了我的视线,久久不能平静,无从下笔。说起韭菜,是我曾经非常喜欢吃的菜。妈妈总是说韭菜是个好东西,记得,小时候并不像现在一年四季都能买到新鲜的蔬菜。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母亲的针线包里,一直珍藏着一把小剪刀。那把小剪刀,做工精致,异常锋利,虽然只有普通剪刀的三分之一,看起来也没有一点奇特之处,但是母亲却将其视其为珍宝,爱护有加。究其原因,不只因为它是母亲剪窗花的专用工具,而且还是外婆送给母亲的嫁妆。外婆剪得一手好窗花,在当地十里八乡颇有名气。从五岁开始,外婆就手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是朔风吹散了我的精气神?还是寒冷封冻了我灵感出窍的孔穴?是激情在平淡中已消磨?还是可怜的丁点文思儿枯竭?好久了,我没有码字了。正月初七,突然有一种冲动在胸中澎湃,莫非是要催生一个文字的东东么?自从儿子羽翼丰满飞进大学校园后,儿子就变成了候鸟,在家与临时垒砌的鸟窝中两点一线的往返。那辞旧迎新的爆竹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我记忆的深处有一幅儿时经历过无数次的画面永远都那么清晰那是夜幕已临的傍晚,我和姐姐围着母亲,坐在冒着热气的饭菜旁无声无语的等待,等待父亲的夜晚,我们家很宁静......好久好久过去了,我再也忍不住肚子咕咕的翻滚,妈!我饿!母亲将目光从漆黑那儿离开,摸着我们的头无奈的说了一声吃吧!我和姐姐便狼吞虎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心中不灭的光幸福离得太近让你看不见,还是离得太远让你感觉不到。题记下雨天,雨绵绵,轻雾掩远山。我的眼里看不见这满世界的小花伞,却看见雨天里的那一份温情,碰触了心底隐藏的琴弦。屋檐下,那一对祖孙在沿街奔跑,像是在回家的路上前行。祖父撑着那把破旧的黑色长柄雨伞,为他身边的小孙子遮挡了所有的风雨,而他身......【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来往树枝上掉下来的叶子在自然天气里经过发酵后,都会有一个共同的归宿,就是一起发黑变软,然后慢慢的朽去,直至最后化成粉状的灰尘,一小撮的堆积在某个或明媚或阴暗的角落。想来山上的绿色的红色的紫色的叶子总是招人喜欢的,没有谁会无缘无故的拒绝自然的亲切馈赠,在众人的眼色下,当绿色褪尽了芳菲,当年华遥遥远去......【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弟,我为什么凶你今天与朋友打电话,你正在吃饭,还在通话中,我就扯着嗓子对你吼了一通鸡毛蒜皮的小事。朋友无心的一句,你对你弟好凶,一下子就像用针扎向我的心。妈妈总是为自己有一双儿女感到满足,一旦家里来客人,妈妈总是向客人夸耀。她总会骄傲的说,小儿子聪明机灵,大女儿温顺懂事。只是话音未落,你便急于反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父亲的一张黑白色照片,勾起了我对历历往事的回忆。父亲乃一介农民,吃苦受累可谓家常便饭。吾辈兄弟多人,除了大哥二哥,几乎帮不上什么大忙。为了一家人的生计,几乎终年在方圆数十里的乡村出卖苦力、替人打井。每逢寒冬腊月,凛冽寒风犹如支支利剑直袭站在水中挥动铁锹的父亲。周边的不少人家享用着井水的甘甜,而父亲除......【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吾儿十八年前,你一声嘹亮的啼哭宣告到来,开启了你人生的旅程。你一岁呀呀学语,两岁步履蹒跚,三岁调皮捣蛋被送进幼儿园;七岁上小学,六年知识给了你力量促使你成长;十三岁开始叛逆,初中三年妈妈如履薄冰陪你度过了青春期,也正是单纯给了你多彩,亲情的温暖给了你阳光;十六岁走进高中校园,懵懂彷徨的你开始反思,十......【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我记事起,母亲就是个病人。一天也没离开过药,把药当饭吃,饭有时不吃,药却不能不吃;从我记事起,母亲没精神过一天,整天累累的样子。可母亲拖着病体,拉扯大了她的八个孩子,连她的外孙、孙儿都带大了几个。那时母亲还年轻。如今母亲如熬干的油灯,在地上重重摔了一跤后,生命脆弱得似悬在树枝上的枯叶,一阵大风随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又到一年清明节,又是一年思亲时。时间过得真快,转眼父亲离开我们快十年了。对于父亲的离世,我总是心怀愧疚,一般很少在人前提及。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因为提起父亲,我的心里总有一种隐隐的痛,折磨得我夜不成寐。父亲一生清贫,尽管他没有留给我们多少钱财,但却给了我独......【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黄昏里行走,望着将暮就暮的夕阳时,心中总会泛起莫名的淡淡的伤感!故乡的河岸上,留下了我多欢乐有趣的岁月,又留下了我多少独步徘徊的背影,我的惆怅犹如平静流淌的河水,永不枯竭,永不寂灭.对于游子而言,故乡的每一寸土壤都有一种特殊的情结,不论走的多远,都无法忍着心不去回头眺望故乡的云.每次回到久别的故乡......【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美妙的音乐响起,总能使我神往在美妙的境地。今天的天气不是很好,所以只能呆在房间里。但也阻止不了我的好心情,听着音乐,上着网。在奇妙的网络世界遨游。音乐总能带给我们无限的惬意,回想那个春暖花开的下午,我在车上,看着窗外那朵朵的粉红映入眼帘,是那桃花盛开的园林,又想起了陶渊明的世外桃源。春天总带给我们幸......【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又是一年清明到,之前还是暖洋洋的艳阳天,清明之日突然变得阴雨绵绵,和衣走在外面,异常的清幽中还显得格外寒冷,简直与昨日如隔一季。那份缠绵,就像有情人忽热忽冷的心境。每年的元宵和清明时节,我都要去父亲的坟前祭拜!为他送些纸钱,给他的坟头培些新土,再为坟框四围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弟弟小我三岁,有段儿时间,遇见小我三岁的人,我会很优越地说你和我弟弟一般大。后来,我越发感觉,弟弟在我内心,已不能再用小我三岁来界定了。人常说,弟弟是哥的影子。说直白点儿,弟弟是属跟屁虫之列,需要呵护保护的那种。当二哥多年,我搜肠刮肚也没想出帮过弟弟什么,内心就空落出愧意来。我的性格和弟弟迥异。小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