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情感散文
午后,走过春意阑珊天蓝,云白,风轻,花香......一个人沿着那条熟悉的道路,吹着午后的清风,嗅着芳香菜花,就这样随性的走着,安然而静谧。阳光已经慵懒,几只蝴蝶还在花间翩飞。远处,牧童赶着牛羊,山间,天边的鸽声响起,眼前,农家袅袅炊烟升腾,到处弥漫着乡愁,往事在这里不断发酵。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行走在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风乍起,吹绉一池春水。闲引鸳鸯香径里,手捋红杏蕊。宛若一面平镜的樱花湖绝不做诗人冯延巳所绘湖光春色的翻版。一泓春湖水,此时不掀波,静谧的仿佛是一枚抚之爱之都不够的蓝宝石。哦,举目而望,原来一路之隔的大海随着万竿松柏的起舞早就翻波作浪,必须留下这一片静谧,动与静虚与实的艺术臻境在这里做了博大的尝试。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暖风是春天的提醒,惊蛰则是春天的雷音。南国的惊蛰,会把万物炸开,所谓东风第一枝的桃花,更是巴不得抹去惊蛰的节令,与傲冬的梅枝一样地凌寒而绽。色的妖艳,音之宛转,这是每一株迎春树的最强烈心愿,它们不会与春怄气,裹住花骨而不放,专与春作对。但北方的春整整与南国的暖相差了三四个节气,更让北方的人妒忌,也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时候,总有几个天天黏在一起的闺蜜,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钻一个被窝,一起谈论着某个暗恋的人眉飞色舞。时光在变,而这份友情会像那深藏的酒,越来越弥香。我一直深信着,所以恋恋不忘,所以愈加珍惜。直到有一天,无意中翻看某人的空间,才知道那段时间她经历了怎样的伤痛,而我,就像一个路人,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苏漠与梁暧人,总是会变的·,你是如此,我亦是如此。苏漠在书签上写下这句话,放下手中的笔,最开始出现的那种黑色签字笔,没有任何装饰,连笔筒都是透明的,可以清晰的看见里面的笔芯,好多年了,文具店出现了各种各样花哨的签字笔,可苏漠只习惯最开始的那款,不可否认,苏漠一直是个恋旧的人,对于笔如此,对于人更如此......【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离人泪点点“黯然销魂者,惟别而已矣。”离别之时,触目蔓蔓荒草,沉沉暮霭,总是最催发人的泪腺,让有情之人依依难舍,泪光点点。离别原因诸多,或是读书科举,或是征战戍守,或是贬官迁谪,或是官莅任所,或是商人漂泊,或是失意难归,或是拜师交友、仗剑壮游,或是遭逢变故、背井离乡……但无论哪种离别,在那个交通极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像往常一样,我乘上了xxx路公交车,一般上了公交车我的大脑就会一片空白,无任何思绪,任由公交车带我到我该去的地方。假如能坐上座,在北京的公交车上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奇迹,闭上眼睛开始养神,或者做个美梦更是无比的享受。可惜现在人多的再正常不过,我也只能找一个合适的地方站着,没有任何思维的眺过周围的人们。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前世的一滴泪在今生偿还,误以为是鸳鸯戏水、连理相缠,夙夜月光如水,连日落花无情,游丝空绢难断相思树,只一句“不知”掩盖了世世柔情;到现在却发现,前世我与你的意愿不曾碰撞,原来只因为各自相守的坚持冻结了彼此的心酸;千百年后的回眸一笑,是否也只是换来一阵彷徨的奢求?眼眶装下了银河的水,脊背托起了泰山的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曾看到篇时尚圈“放大招”文章,说是妈妈的经典纯色长大衣、尖领衬衣等,重新打理就能把“古董”穿出新味道!于是打开妈妈的衣橱,翻了翻,着实有种难以言喻的“味道”。那款式够“复古”、面料够“陈旧”,细细一看,都是十多年前的旧衣。妈妈一直勤劳简朴,平日里穿的都是N久以前的衣服。我和弟媳为她买的新衣,则总是搁......【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胶东的春讯在千呼万拥中款款地来了,但料峭的寒意并未驱散,一冬板结的土更需要疏松,路边的花池里就多了农人的影子。紫红的马甲,身前身后都印着广告语,不是商业的,应该算作是公益的,很多商业的眼光并不聚焦这个群体,否则那些公益的广告就会被买卖给了广告推销商了。弯着腰,弓着背,马甲并未系上扣子,我以为是一种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独行侠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小伙子。自幼患有脑瘫,很是不幸。他是我的远亲。我和他的真正相识应该在2009年。那年,抱着最后的一线希望,他们一家三口从大连来到北京武警总医院接受干细胞移植手术。术前他和他的父母既期待,又恐惧。期待着奇迹在他身上发生,哪怕有一点点的进步。父母恐惧的是怕从此失去养育二十多年的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老人凉风从车窗钻来,抚摸过我的脸颊,顺势撩起一缕细发,在脸上额上绽开。手臂上蔓延起一阵寒栗感,不经意间早已冒出了不少疙瘩,这种感觉从手臂快速地扩散到脸颊,我陡然睁开一直闭紧的双眼,这种感觉瞬间让我清醒了不少。这时我才发现,我刚才竟是睡着了,不知什么时候起,我将脑袋搁置在靠背上,歪着身子,蜷缩在舅舅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天空中,朵朵浮云越飘越慢,淡淡的云影,逐渐透明,时而凝,时而散,好似永恒,偶尔一只飞鸟从萤幕中穿过,离的太远,就像一只不远万里游过来的海豚,好不滑稽。就像这片天空充满着无限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世界仿佛静了下来,不知在想些什么,只是想定格这一片刻,生怕起身反转,就芳华已逝,物是人非。回荡在耳边的嘈杂......【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杭州西湖中有座孤山岛,四面湖水,碧波萦绕,仅东西两端以白堤和西泠桥连接陆地,孤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