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情感散文
临近傍晚,夫妻俩带着生日蛋糕,去了女儿学校。半个月,住校的女儿才回来一趟。今天她16岁生日,饭店,桌上的菜冒着热气。母亲不时翘首望着对面的学校大门。放学时间到了,鱼贯而出的学生纷纷涌出校门。她终于看到女儿挽着她爸向这边走来。老板,鱼快好了吗?不要太辣,我女儿最喜欢吃鱼了。母亲朝着厨房的方向大叫,站起......【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爱,有许多种,那与我们生命息息相关的消防安全,她又算不算一种爱呢?一种那永远不能被人类来随意搁浅的关爱呢?消防安全说起来简单,我们也一直挂在嘴边,但要真的做起来却是很难。就像大家都知晓消防与消防安全这两个词一样,然能彻彻底底通通透透的来解读清楚她们的那这里又会有多少人呢?愕然不已,当然,这里也包括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已经是第三次拿起笔写这篇文章,尽管写文章犹豫不决的情况时有发生,但这次遇到的问题较为特殊。主要是担心写出来如果分寸把握不好,就会有自我炫耀的嫌疑,看后让人生厌。不写又感觉人生这种经历和体验会有不吐不快的遗憾。最后还是决定跟着感觉走。20162017年,我相续有三篇散文参加全国性诗歌散文比赛获奖1、2......【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结婚多年,算是老夫老妻。她说,当年的她,单纯得,即便遇上个骗子也会把自己给搭上。他说,他其实就是个大骗子,从认识那天就想着,要骗她整整一辈子。(二)她的婆婆,在当地,出了名的,脾气臭。她,是当地出了名的孝顺媳妇。人问其原因,她说,儿子小时候,婆婆没让她洗过一次尿片,她只需永远记得这点好。(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已记不得是从哪儿听来的故事一妇人为了救治丈夫的眼睛,主动捐献了自己的一只美丽的大眼睛。何等的勇气,何等的无私。很快,丈夫的眼睛好了,又能重新看见这个美丽的世界了。可是,妻子已没有了以前漂亮的容颜,因为她只有一只眼睛,变成了独眼凤,不再双目含情,双目生辉。丈夫觉得妻子变丑了,于是开始冷落她。终于有一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和你妈同时掉水里了,你先救谁?我从没想过自己会写下这些文字,因为,这个问题,老生常谈,又如此低级无聊。然而,我真的听到了,对,亲耳所闻。一对小情侣吵架,女的如是问了男的我和你妈同时掉水里了,你先救谁?听罢,我多看了女孩两眼,长得很漂亮,上天总是会恩宠一些人。再细看两眼,好像又不那么漂亮,上天总是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初冬的早晨,太阳出的晚,冷冷的空气冻得太阳都不想出来了。早上起来总盼着太阳早点出来,却懒得从暖和的被窝里出来,总希望太阳照到自己的屁股才想起来。不知道今天的太阳还出不出来,因为今天是大雾天。弥漫了整个空间,像绵绵的棉花糖,有种想吃的欲望。但是却不知道今天的雾气是什么味道,因为这里紧邻着一些大烟囱,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早上有点事要办。忙完,肚子不客气的骨碌碌在叫!才知道,自己早饭还没吃呢?盘算着,那该吃些什么呢?早点的品种太多了,包子(肉可能不好?)煎饼、煎饺(地沟油?)馄饨(要等,太麻烦了。而且又填不饱肚子)葱花馒头(菜不干净?)阳春面(15元,太贵了。一顿早饭有必要吃那么奢侈?)......如此这般思虑,还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春节回家,母亲说老屋的玻璃被哪个调皮的孩子砸了,要去重装玻璃。我和她一起,走进胡同,没几步就来到老屋。老屋是青石和黄土坯垒砌成的。能进入老屋庭院的有两扇门,大门和东厢房小门。大门是左右两块木板组成,上面有一把笨重的铁锁。东厢房小门只是一块木板,上面镶了六块玻璃。被砸的正是其中两块。此时寒风正通过这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缅甸新葡京国际,点击部开户,贝者186-6915+0607听闻从前有一奇境,群山苍翠终年不老,叠嶂深深无径可行。期间,有流水击石之声时时可闻,遍寻各地,不见其水源何处。一日月圆时近子夜,闻水声渐缓,水滴渐落之声却愈加明晰。随其声寻觅,恍惚可见月光下流水潺潺,明可照人。沿水流寻其出处,上寻百余里忽见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荣忽的提起了翠翠,说翠翠好长时间没来了,不知是不是去国外旅游去了,我不置可否,也许吧。翠翠不是边城里的清纯翠翠,此翠翠其实已经四十九岁了,二八年纪的她估计是个美女。据说翠翠的叫法来自他老公,那时她老公大学毕业,上山下乡落户在翠翠家,花季少女,能唱会跳,虽说只有小学文化,追求的人亦如过江之鲫。她老公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为了迎接这次赛事,学校的合唱队就开始细心准备,从选拔团员、选曲,到歌曲教唱、分声部,再到排队型、选服装……学校的音乐老师们都很认真负责地训练着、商讨着。近日,莲龙小学合唱队参加了“思明区第十一届中小学生艺术节中小学合唱比赛”。功夫不负苦心人,在音乐老师们和同学们的努力训练下,合唱队在五缘湾音乐厅展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看到了我的三十年后,你是怎么做到的,你看到的,正好与我的现在相等。而我看到的只有从前,只有那时的你。这就是我们之间最大的差距。当初,你悄悄的往后撤退。我预感到了。我看见你退下的十里疆场,拼了命地追赶。我孤立无援。除了你,没有人能帮上我。到现在没有一个人发现,在我的生命里,你存在过。已经完全看不出任......【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晚是世界的晚安是有你的安留不住的岁月有一段忘不掉的故事难忘故事里有一个抓不住的你你是一部电影一部小说一首诗一种情怀是我心底抹不去的香抚不平的伤所有好与不好的总和都是我心底的那首歌我好像在哪见过你你听不到我的声音怕脱口而出是你的姓名想确定我要遇见你就像曾经交换过眼睛我好像在哪见过你我在劝我该忘了你有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走过的路,一幕幕,如放电影般,在我眼前展现开来。7岁时,我和弟弟在屋旁的狭窄的小弄里玩耍,这条小弄,一边砌着高高的塝,一边则常年流淌着附近人家厨房里排出的泔水。我在看高高的塝上长出的仅有的几株草,还有一两朵野花。弟弟的注意力则在小小的昆虫身上。这时,大伯来到弄堂口,喊道你可以去读书了。哦,好高兴,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前不久在央视电影频道看了一部日本电影幸福的黄手帕。这部电影我小时候曾经看过,印象颇深。饰演男主角岛勇作的是日本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著名男演员高仓健,女主角光枝的扮演者倍赏千惠子是我最喜欢的日本女演员之一,在日本影坛上红极一时。影片氛围温馨,故事情节简单却感人至深。但对于那时尚未长大的我来说,类似的感动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终于等到了寒假,带着回家过年的快乐音乐和满心长久的期盼,我们一家三口终于回到了久别的故乡!妈妈早就把我和女儿的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被子也晒得热热乎乎,床边放了三箱水果和各种礼包,厨房里还堆满了各种新鲜的蔬菜和煮熟的咸货,见此情景,女儿一次次地竖起大拇指夸奖奶奶呀!您真牛!在村里,咱家的年货最多,年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离开家乡已十多年了,在深圳这个集五湖四海乃至世界各国风味于一炉的大都市里,虽说未有遍尝世间百味,但美味佳肴的确也品尝过不少,然而,却总也没尝到过母亲的味道那朴实的盐和真挚的料合成的味道。母亲是一个十里八乡都知道的最勤劳的人。在我的印象中,母亲总是比别人忙碌些。小时候我们家人口多,只有父亲和母亲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一天,他和我说,他的一个同学去逝了,我很震惊。悲痛袭来。因病年轻就去逝的友人已有好几位了。我一直不敢触碰到这个话题,因为她俩都很年轻,孩子都还没长大,作为友人同事,我们还有太多的话没有聊,还有太多的聚会而没有聚。她,我的老同事,得了病之后还很乐观,一直都有联系,我们还去看望过她,鼓励她,坚强起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岁月如梭,人生苦短,匆匆穿过狭隘的隧道,粉饰而来,简单而去,交替的面孔,不变的仅是记忆。更深了的往事,作别岁月,浮萍散去,落花余温未尽,泛黄了的初窗,久违的人,难忘的事,风来,风去,听风数雨,也只待回味。缘份香溢而至,人来,人往,仅道是平常;当分离的必然,接踵而至,回望来,思虑去,还是多了许多淡薄冷......【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告别了田蓬,谢过陈同学,我们在富宁县城上高速路奔砚山县而去。脱离了盘山路的缠绕,汽车轻快地飚行。其实我们没能走出山的桎梏,汽车是在群山中不断地穿洞乘桥。深幽幽的洞,动辄一两公里,高高的高架桥凌渊展路悬一线。俗话说金桥银洞,我想这条路国家的确是用金子铺出来的。让人惊讶的是,高速路上我不时地看见村民靠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天中午,阿忠打电话给小美晚上一起吃饭吧,他们都打了好几个电话给我呢...!阿忠嘴里的他们小美全认识,都是同学。只不过,嫁去异地的小美,不太玩在一起。倒是阿忠经常和他们个把月聚聚,餐费大家AA。于是,小美自然的问还是AA制吗?不是,是那笔本来拿来作善款的钱。呀,不是拿来做好事的吗,为什么要吃掉?谁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云南富宁县,解放前是个山高皇帝远的僻壤,曾是我家乡人逃难避灾的趋向地。六月底的一天,我与朋友驱车抵达了这个富于传奇的县城。朋友的同学在此旅居二十多年,开了个小面店。行装停顿,时间尚早,陈同学(他姓陈,姑且此称)吩咐妻子张罗晚餐后,引我们漫步城区。县城不很大,一条河流穿城过,有一旧一新两桥跨河引道。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进了小区,就看见一堆邻居围着一打电话的男人,各个神色紧张。干嘛呢?事情不太妙?我心里七上八下,因为她们对着议论纷纷的方向,可是我老父亲住的房子。难道?莫名的寒意从脚底窜起。三步并作二步往家赶,却见老父亲拖着他那辆破自行车慢悠悠穿过人群要出门。走近恍然。大家的焦点,是一辆公共自行车半挂在汽车的后挡风玻......【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城不大,发展很快,一晃儿的工夫就伸展了自己的身躯。一条十里长街贯穿东西,高楼鳞次栉比,公园姹紫嫣红,河滨水波粼粼。到了夜晚,霓虹闪烁灯火阑珊,要不是久居认得附近的招牌,找不着家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城市边缘。虽说新修的马路已经延伸到这儿,但路尽头的地里长着乌泱泱的蒿草,能叫出名儿的还有狗尾巴草、打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