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奇幻小说
第一章:来访地球在浩瀚无际的宇宙中,在地球人未知的领域中,存在着科学技术领先地球几千倍的星球,2017年的地球,曾是它们的几千万年前,甚至是上亿年前的发展水平。由于宇宙中生命能源贫乏,不能再创造出的新的生命体。面对生命枯竭的危机,宇宙的执行者——穹苍,立即召集全宇宙各行各业的精英执行者,成立生命联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听过这个电台吗?”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斯托教授笑着问我。他指着录音机上的数字:FM34。4,示意我带上耳机仔细听听。理所当然接受了这个请求,但耳中得到的却只是一阵杂音,强烈的杂音。“全是杂音,教授,你是不是搞错了?”“不,也许,只有在午夜时分才能收听到这个电台。”斯托教授眨了眨眼,继续说道:“它......【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已经不在意旁人究竟称我为什么,哪怕是称赞我为“火星探险勇士”。此刻,我宁愿背个骂名逃回我的星球,也不愿一个人站在这块不属于我的土地上,孤立待援。我又看了看四周,一望无际的沙漠,似乎能将人的思维深深束缚于其中。近点,是一个庞大的航天飞机残骸,脱落的机翼横插入沙漠,而机头内则是一片狼藉——人的尸骨满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就是一个码字的,而已。并且,还是个倒霉透顶的家伙。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以这样的状态存在。没有正式的工作,唯一能给我带来微薄收入的途径就是写作。我很惊讶于我的文字,因为我写的每一个故事,都仿佛是我曾经亲历一般。那些故事,很自然地转化为一个个方块字,从我的指间流出来。我没有任何关于自己的记忆,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诺姐姐,来给我们讲故事吧!”“好啊,那么……今天我给你们讲一个白雪公主的故事。”“这个已经听过了啊……”“呵呵……我的这个故事是你们绝对没有听过的。过来吧,孩子们,让我慢慢讲给你们听,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故事的开头正如每个人所知,美丽的公主,檀木板乌黑的头发,白雪做的肌肤,血样鲜艳的红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当我在街边看到她时,她刚刚享用完一块奶油蛋糕,正满意的舔着自己沾着白色奶油的爪子。然后她抬头,和我对视。“嗨,下午好。”我四下张望,发现周围只有我一个后,疑惑的问:“你是在和我说话?”“当然,不然还会有谁?”“啊……下午好……”我结结巴巴的回答。我蹲下来,好奇的看着她,“可是为什么猫会说话?”我一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迪奥,你是我们最勇敢的战士,如今,我将一个伟大而光荣的任务交给你。去吧,我的孩子,去把栖息在深谷中的魔龙打倒,用它的血洗刷你的盔甲,用它的利齿装饰你的佩剑,把它守护的宝物带回,我将把它们分给每一个贫苦的农民和他饥饿的孩子。神的恩赐,将遍布这国度。”红衣主教,高高在上,他的声音里充满威严与慈爱。教堂......【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且说在东海之滨有一个潮涌村,村中有一户姓张渔民,生的唯一的一个女儿红云近一个月来正卧病在床,沉重难起。说起得病的原因,这女孩自小便与邻村一个小伙子痴心相恋,两情相悦,形影不离。不料眼见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那小伙子竟突然背信弃约,移情别恋。姑娘十八年来从未起过异样心思,只觉这天作之合是确定不移的了,陡......【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早在我的好友,本镇颇有名望的牧师雷切尔,到来之前,我曾一度想把家中已堆积如山的杂物搬至森林深处的一栋木屋中。森林是自然造就的产物,枝叶繁茂,根茎纵横,垄断了整片森林。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森林里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弥漫着闷热甚至带有点腥臭的气味,驱赶着其他森林中常见的动物,因而就连人类的足迹也很少寻觅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兹兹兹……”凝神观察着身前无数的监测器,托马斯又一次听到了这股不和谐的杂音。磁力仪,生物监测系统始终保持着正常的状态,并没有因为杂音的入侵而一反常态。“那又是为什么?自从进入这片区域,杂音总是不断……”托马斯思索杂音的来源,双眼不禁游离于舱外——一片黑暗,宇宙中的常见黑暗。翻开这片区域的航海日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当时我正在穿越北方小镇的路上,目标是这个国家的首都柏林。离开了正规的大道,马车艰难地行进于山间小路之中。这里的群山长年经受附近的砍伐和炙热阳光的暴晒,无力生长出一草一木,只有向山中稀少的行人暴露着它们光秃秃的岩石,处于风化中的岩石。真的是酷热的天气。我几次想让车夫停下马车,找一处山岩的阴影,暂时躲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电脑前,端起茶杯,轻啜,放下。在我的印象里,电脑似乎和咖啡更搭配。但我讨厌理所应当的搭配,所以,我喝茶。大概快两年了吧,两年前,我还是个幼稚的孩子,我想。像很多人一样,我迷上了“孤途”。我的职业是“暗士”,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杀手”。我患了网瘾,以至于荒废了学业,远离了朋友,甚至也疏远了父母。父母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静静的躺在黑暗的包里,看不见主人满脸的笑意。其实原本主人是爱我如命的,每日都和我在一起,只为了通过我能了解到她想要的一切,但现在我已经很久没有再响过,主人的心也象我的屏幕一样有了一道看不见的伤痕。初识主人,就能够看见她的发自内心的微笑,每当我响起来时,主人就会紧紧的握着我,充满了幸福的笑意让她显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很久很久以前,人类特别聪明,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有第三只眼睛。有两只眼睛,就是现在我们眼睛所在的位置,和我们一样。但他们视力更好,远远不是现在人类的视力所能相比的。在森林里面,他们能看到二百码以外树叶上的小虫子;在草原上,他们能看清一百码以外,自已的同类从左向右的第几根胡子是黑的,还是白的。而且他们没......【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淡漠了繁华只为你开怀要陪你远离寂寞自由自在……悬崖陡壁——血珠像一串串红色的小花,滴落在褐色的泥土上。“答应我,要幸福。”他看着她,轻声道。她拼命的摇头:“不、不要!”“答应我!”不等她说完,他抢先说道,几乎是用嚷的。“不、不,你不要放手!”她尖叫,眼看那只手在慢慢松开。他看着她的眼睛,一点点地放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故事发生在南方的一个小村落。两三年前你经常会看见一个皮肤黑的发亮臭烘烘的并且肥头大耳的男人慢吞吞的拖着拖鞋行走。面无表情也不会说话。他唯一说话的时候是播天气预报的时候。他说。你看你看。你看见了播天气预报的女人了没。穿红衣服的。那是我老婆。村里老人说。三十来岁的人了。想老婆想疯掉了。只是说说而已。过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尽管我不过27岁,不过我追寻骨蜮已经超过20年了。初见骨蜮,是在爷爷那些已经尘封已久的古书堆中。但是之后,我便对这种奇怪的生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7岁的时候,大概你也和我一样,觉得很多东西都是真实的。只不过到了现在,我仍然会说骨蜮是真实存在的一种生物。书上说,骨蜮是一种会模仿的生物。我们见过枯叶蛾,见......【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初闻城北某建筑工地挖出一个深邃的洞时,我并没有什么感想。我所在的城市有近2000年的历史,况且土地的本身也远比人类的存在久远。之前还曾经在建筑摩天大楼的时候在地基处发现恐龙化石,可见一切皆有可能。真正引起我兴趣的,是洞里彻夜传出的嗡嗡声。一个曾经在那片工地上工作的农民工告诉我,尽管不是非常的嘹亮,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一刻,我扼住命运的咽喉;那一刻,我迎锋而上;那一刻,我置身于生死之外,引弓射帅。只因为我的名字叫做车。寒星闪闪,冷月无声。一身银白的长袍喇喇作响。我站在冰族的王城之上,俯瞰这个充满平和与宁静的城。雪花纷飞,心中苍茫如漫天飞雪。我远离大将军独守王城。每夜,我与这个孤独的城共眠。王城对面,火光冲天,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宽大的家庭影院屏幕上放映着泰坦尼克号。杰克和露丝在热闹的下等舱里尽情地舞蹈。他们的脸上洋溢着因自由和爱情带来的幸福,众人欢快的叫喊声把拥挤、凌乱、肮脏的客舱变成了他们的宫庭舞会,杰克和露丝就是舞会上的王子与公主。罗杰坐在纯白的沙发上,绿翡翠似的细长的双眼在屏幕前一点一点变得杀气腾腾。那双幽幽的绿眼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师父恨妖精,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恨,但既然是妖,就断不可留在世上。在没有被召唤进宫的时候,我们从一个城流浪到另一个城,抓住了许多妖精。紫砂丹炉里,那些妖精声嘶力竭地哭喊,让师父放他们一命,师父总是舒展开她好看的眉毛冷冷一笑,那些妖精便转而求我,原本安定的心忽然便乱了。“师父,为什么我们不能同处在一个世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张好的妈妈在一场车祸中死了,张好得知后没有哭,也没有说话,就好象没有发生过什么似的。他和他父母的关系不好,他一直对他的妈妈没有任何感情,就算在街上看到母亲他也会当成过路的陌生人似的,除非他母亲叫他,否则他不会正眼看她一眼。张好从小在奶奶家长大,他最在乎的人就是他的爷爷奶奶,那时他十岁。张好妈妈的死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一所中学里,所有的在校学生走的一个角落的厕所时都会绕道走开,也没有人敢进去一探究竟,传说这个厕所里有鬼,有人进去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除了那个住在学校附近的一个阿婆。开学第一天,小容,小可,小雪被分到了同一个寝室,而且她们又在同一班。一天,她们在厕所外的空地上打排球,一不小心排球飞进了那个阴森的女厕......【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博士告诉我,现代生活,人事关系那么复杂,你懂得人的学问,就懂得怎么控制未来。“因为这是个以人为个体组成的社会。你懂得了人类,就能成为人类之王。”我说:“但是要懂得人的心理,说得容易。人心是最复杂的。在每个角落的人,你都会发现他们的不同,有时侯有规则,有时候无规则,以至于后来你不知道究竟是有规则的人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来凡间时,常以鬼为食。我来往缥缈于人间,最喜在夜间游行。在夜叉的世界里,我也算为特别,茕茕孑立,形单影只。我的名字的意思是“能啖鬼”、“捷疾鬼”、“勇健”、“轻捷”等。北方毗沙门天王率领夜叉八大将,护众生界。我们是一种半神,守护人间而并不高高在上。第一个夜叉与罗刹同时由大梵天的脚掌中生出,我们双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