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随笔
01把身体比作一架飞机,要是两条腿(起落架)和两个肾(发动机)一起失灵,这故障不能算小,料必机长就会走出来,请大家留些遗言。躺在“透析室”的病床上,看鲜红的血在“透析器”里汩汩地走——从我的身体里出来,再回到我的身体里去,那时,我常仿佛听见飞机在天上挣扎的声音,猜想上帝的剧本里这一幕是如何编排。有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网上找到这个人的照片后,我曾仔细端详他的脸:细长鼻子,略带鹰钩,眼睛不大,但是深,棱角分明的下巴,薄嘴唇。脸上挂着一丝微笑,几乎透着善意。这样的人,欧美大街上到处可见。但他又不是普通人,他叫阿道夫·艾克曼,曾经作为纳粹高官参与屠杀犹太人。根据对这个人的审判材料,学者汉娜·阿伦特写过一本书《艾克曼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到中年,常听到旁边的同龄人自嘲:老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则是:过去的事情一清二楚,而今天上午做了什么,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如果这就意味着老了的话,那自己恐怕早已老去,因为每一次同学聚会,局面都大致如此。不知什么因素,一种时尚正在快速地扩张,那就是同学聚会。儿子与同伴们十来岁已常有聚会。母亲,七十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真爱是什么感觉?男女之间,真爱是什么感觉?有人说,必须是如痴如醉、要死要活,才可算数。这种激情状态当然很可贵也很美好,但一定是暂时的,不可能持久。真正长久和踏实的感情是这样一种感觉,仿佛两人从天老地荒就在一起了,并且将永远这样在一起下去。这是一种当下即永恒的感觉,只要有这种感觉,就是真爱。2、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拼自己,不“拼爹”。挫折,孕育着更好的礼物。毕业时,我之前几个月的实习已经结出硕果。我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华侨部实习,那年的第一个月,老师就告诉我,你没问题了,我们要你,留下吧。那时候看着其他还在找工作的同学,我觉得我的工作定了,感觉很幸福。回家过了一个很圆满的年。回来后,3月突然接到国际台的通知,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好多人在说自己孤独,说自己孤独的人其实并不孤独。孤独不是受到了冷落和遗弃,而是无知己,不被理解。真正的孤独不言孤独,偶尔做些长啸,如我们看到的兽。弱者都是群居者,所以有芸芸众生。弱者奋斗的目的是转化为强者,像蛹向蛾的转化,但一旦转化成功了,就失去了原本满足和享受欲望的要求。国王是这样,名人是这样,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年轻人啊,你问我说:“你是怎样学会写作的?”我说:“你的问题不对,我还没有‘学会’写作,我仍然在‘学’写作。”你让步了,说:“好吧,请告诉我,你是怎么学写作的?”这一次,你的问题没有错误,我的答案却仍然迟迟不知如何出手,并非我自秘不宣——但是,请想一想,如果你去问一位老兵:“请告诉我,你是如何学打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05岁的杨绛先生走了。她的离去是安静的,一如她在世的时候。敬爱她的人们,也许有些悲伤,但更多的是看到一个美丽人生圆满落幕的欣慰,是对“我们仨”在天堂团聚的衷心祝福。她希望自己的离去不会成为新闻,事实上也没有成为新闻,一个生前已自觉远离新闻的人,新闻当然无法进入她最后的神秘时刻。我们只知道她走了,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当下是一个成功学泛滥的时代。中国的很多扭曲和乱象,都与追求面上的成功有关。我们只是追求现实的结果,往往不追求真理;我们把结果看得非常重,因此我们从不享受过程;我们为了实现某种期待,往往不择手段。2012年,我参与过整个伦敦奥运报道,伦敦奥运会最重要的那句话,叫“影响一代人”。有记者提问:“体育如何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很多人一辈子有两个追求:一个是有钱,一个是值钱。有的人运气好,出生在富贵之家,一出生就像贾宝玉一样嘴里含着玉,有钱就不是问题。但有钱解决不了第二个问题,也就是你本人值不值钱的问题。值钱是个人价值的体现,比如你去找一份工作,人家给你开出百万年薪,那就表明你很值钱。有钱和值钱是两个概念。有钱的人不一定值......【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同样子女、同样成就,在不同年龄父母的心里,可能完全不一样。不是因为子女变差,而是父母不一样了!我以前在台北有位邻居,从他孩子出国留学,就四处得意地张扬,秀她儿子开的医院和孙女的照片,三年前老两口宣布要移民,把房子让给亲戚住,却没多久就回来了。从此除非有人问,再也不提儿子。不是她儿子垮了,是儿子更棒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是一个古怪的女孩,从小被视为天才,除了发展我的天才外别无生存的目标。然而,当童年的狂想逐渐褪色的时候,我发现我除了天才的梦之外一无所有——所有的只是天才的乖僻缺点。世人原谅瓦格涅的疏狂,可是他们不会原谅我。加上一点美国式的宣传,也许我会被誉为神童。我三岁时能背诵唐诗。我还记得摇摇摆摆地立在一个满清......【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古人云“人心不同,各如其面”,那意思承认人面不同是不成问题的。我们不能不叹服人类创造者的技巧的神奇,差不多的五官七窍,但是部位配合,变化无穷,比七巧板复杂多了。对于什么事都讲究“统一”“标准化”的人,看见人的脸如此复杂离奇,恐怕也无法训练改造,只好由它自然发展罢?假使每一个人的脸都像是从一个模子里翻......【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我四十岁以后,在我几十年里雄心勃勃所从事的事业、爱情遭受了挫折和失意,我才觉悟了做儿子的不是。母亲的伟大不仅生下血肉的儿子,还在于她并不指望儿子的回报,不管儿子离她多远又回来多近,她永远使儿子有亲情,有力量,有根有本。人生的车途上,母亲是加油站。母亲一生都在乡下,没有文化,不善说会道,飞机只望见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多年前的一个颁奖典礼上,一位影星在得奖致辞时说,他父亲生前一直反对他放弃大学的学业。而今,拿到了这个奖,总算可以告慰父亲在天之灵,也证明自己的选择没有错,又说他很高兴,终于达到一生追求的目标。不知为什么,我常想起这一幕,想他说的话是对还是错。无可否认,那确实是个很大的奖。他一辈子都可以用那个奖展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今天晚上我们看了一部哈里森·福特早期的电影《意外的人生》(regardinghenry)。他在片子里饰演一个纽约的名律师,思想细密、词锋锐利,能够在陪审团面前侃侃而谈,把明明会输的官司都打赢;他不但在法庭上凶悍,连对十二岁的女儿都不放松,他把孩子送进严格的住宿学校,挑剔孩子的一举一动,连孩子打翻一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一阵子我在台北的办公室非常忙,经常加班到晚上七八点钟。有一天晚上将近八点了,我发现有一家新成立的公司似乎可以合作,就叫助理拨电话过去。我助理一笑,说:“刘老师,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人家早下班了。”我问她:“你怎么知道人家早下班了?”助理说:“当然,现在都八点了,只有我们还在加班。”我又问她:“既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如果一个年轻女性来问我,青春不能错过什么,要我举出十件必须做的事,我大约会这样列举:一,至少恋爱一次,最多两次。一次也没有,未免辜负了青春。但真恋爱不容易,超过两次,就有赝品之嫌。二,交若干好朋友,可以是闺中密友,也可以是异性知音。三,学会烹调,能烧几样好菜。重要的不是手艺本身,而是从中体会日常生活......【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如果有一天,你说:这份工作给予我高峰体验,让我得到了很大的乐趣,更不可思议的是,还让我得到了金钱。那么,恭喜你。你把自己的兴趣和对公众的服务结合到了一起。据说,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只占整个人口的百分之三。不要小看了工作。工作是让我们觉得生命有意义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你只把工作当成赚钱的工具,那么,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女人不要把一生的幸福,寄托在婚前对男性千锤百炼的挑拣中,以为选择就是一切,选择只是一次决定的机会,选择错了,不过是输了第一局。有成千上万的男人,可能成为我们的丈夫。这句话,当从一位当律师的女友嘴中,一字一顿地吐出时,坐在对面的我,几乎从椅子滑到地上。别那么大惊小怪。这话也可以反过来对男人说,有成千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又是春天,窗子可以常开了。春天从窗外进来,人在屋子里坐不住,就从门里出去。不过屋子外的春天太贱了!到处是阳光,不像射破屋里阴深的那样明亮;到处是给太阳晒得懒洋洋的风,不像搅动屋里沉闷的那样有生气。就是鸟语,也似乎琐碎而单薄,需要屋里的寂静来做衬托。我们因此明白,春天是该镶嵌在窗子里看的,好比画配了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很喜欢、很向往的一种状态,叫做——安详。活着是件麻烦的事情,焦灼、急躁、愤愤不平的时候多,而安宁、平静、沉着稳定的时候少。常常抱怨不理解自己的人糊涂了。人人都渴望理解,这正说明理解并不容易,被理解就更难,用无止无休的抱怨、解释、辩论、大喊大叫去求得理解,更是只会把人吓跑的了。不理解本身应该是可以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亲情是人生幸福的重要方面我一直认为,在人生幸福中,自然情感的享受占据很大的比重。我自己回忆我这一辈子,幸福感最强烈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无非是两段时光。一段就是青春期,我十七岁上北大,有一天突然发现世界上有这么多漂亮的姑娘,心里喜悦啊,觉得世界真是太美好了,人生真是太美好了,一定有一件我还不太清楚的、非......【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们中国人是最怕旅行的一个民族。闹饥荒的时候都不肯轻易逃荒,宁愿在家乡吃青草啃树皮吞观音土,生怕离乡背井之后,在旅行中流为饿莩,失掉最后的权益——寿终正寝。至于席丰履厚的人更不愿轻举妄动,墙上挂一张图画,看看就可以当“卧游”,所谓“一动不如一静”。说穿了“太阳下没有新鲜事物”。号称山川形胜,还不是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这个人不论以何种观点来看,都不算讲究衣着,永远穿一身随随便便的衣衫。但不管怎么说,我所有的衣服都是自己买的。从内衣、袜子到棒球帽,如果不是自己动手挑选,就觉得心绪不宁。其实衣服这东西,大概类似小说家的文体。不管别人怎么看怎么批判都无所谓,运用那些属于自己的语言和文体,才能给心里的事物赋予具体的形态......【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