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小说
1969年7月16日,阿波罗11号载着3名美国宇航员第一次成功登月。但鲜为人知的是,这个举世闻名的登月行动并非一帆风顺,而是险象环生,甚至差一点儿毁于灾难。最惊人的是,当宇航员结束2小时的月球行走之后,竟然发现登月舱引擎开关损坏,他们将因此永远留在月球上。庆幸的是,宇航员用圆珠笔成功化解危机,“逃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美丽的海滨城市珍州正处于每年一个多月的休渔期。所有的渔船整齐地停泊在港湾,像整个城市一样宁静祥和。没有人意识到,一场匪夷所思的灾难正悄然袭来……中午13:00珍州交通大学发生集体食物中毒事件!中毒学生除了上吐下泻伴随发烧外,还出现了十几例腹痛、皮肤红肿甚至鼓起黄水泡的奇怪症状。被火速送到市医院的中毒......【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凌晨三时,孚洛利安·韦尔司驱车穿过华盛顿州西雅图市,到达帕斯利家。他三十三岁,是航空太空工程师,这时他的妻女还正在自己家中熟睡。克雷格·帕斯利二十五岁,是环境工程技术员,他起身时小心翼翼,怕吵醒了太太。他们一面进早餐,一面讨论当天——1983年5月14日的计划。他们准备攀登嘉菲尔德山的西峰之一,那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张寿:“中期护理?我怎么头一回听说呐!这母猪的护理还有中期护理呀?”潘五:“中期嘛!就是刚刚下告子的那两天!正处于中期阶段吗?张兽医,我说得对吗?”张寿一点头:“嗯!说得还算是对呀!在我们医学里,这前期还有后期全都是属于妊娠期,至于中期的话,那也自然是属于范畴之内呀!”潘五听后点了点头。而这时,一旁......【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要买什么花?”一句温柔打破了许久的沉静。“哦,我要百合,开得肆无忌惮的百合,最好是米色。”“米色,肆无忌惮的百合,这……”“没有吗?”“不,我只是想起了多年前那个手舞足蹈的姑娘。她也是这样问我,要百合,肆无忌惮的米色。”“是吗?那你还记得她的样子吗?”“不,已经过了太久,我早就忘了她的容貌,只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现在的家,位于四川省荥经县龙苍沟镇发展村周坪农家乐集群之中,小地名叫石马,本地人也常把这里说成是石马山,这里与我家原来在白岩下的老宅正好隔河相对。如今,我举目西望,浮现于眼前的是云雾缭绕中的一片苍翠神韵,我家的老宅处呈现出好一处人间仙境来。过去,我的父母在世的时候,每当遇到农闲之时,他们就会给我讲......【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1976年修从县城到金山泡草湾的公路以前,从荥经县城到石滓岗(现已更名为龙苍沟镇)的小路路程是30里,从石滓岗到璧山庙的路程是15里。大树子是从石滓岗到璧山庙的唯一通道上的一个歇脚点,在石滓岗沿白石河岸东侧的羊肠小道逆流而上,行5里即到。原来的小路边有这一棵大树不知是生长了多少年的,树根起至树干高......【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国际计划(中国)培训结束约莫16:30,我收拾文袋,提着重型机子军工三防手机从独凳上站起来,拉抚军绿色裙摆,又看了一眼阿莲发来的短信“你好好上课,我忙好了会联系你。”跟广南项目组张红莲老师、叶敏娟老师道别后,边走边给阿莲打电话,她电话暂且无人接听。“在哪呢?我们的培训结束了。”我拨通阿莲的电话说道。......【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坤去文山某4S店提车,我去考公务员,刚好顺路,便结伴而行。我们约好了2015年4月24日,星期五下午5:30下班以后才从广南驱车去文山参加2015年云南省公务员考试。从2011年毕业开始,我连续第五年参加公考。2011年7月考上特岗后,因平日大多时间均忙于教书育人和家庭琐事,无暇备考,加之毫无居安思......【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一处废弃的大楼处。那里有一处隐秘的入口,直通地下深处。弗兰克与叶秋生何宽等人来到了这个入口处。前方开道的警察,小心翼翼的左右四顾,弗兰克也举着枪不敢有丝毫大意。“这里会不会有埋伏?”何宽问道。“如果我们在三个小时没有出来,就会有增援的”弗兰克说道。众人一行来到了一处电梯前,这座电梯不是普通的电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三目神寐吠天偷下凡十二轮回旺运唤人间莫嗔平时讯少今夕一并偿遍天遂地禳人扶酬君春风得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神骏飞鬃江山定三羊开泰持家长骏已逝志未歇羊倏至更高歌冬去春来占鳌科家旺资旺事业旺喜得顽童乐“咩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认识薄荷女孩,时光我叫程文轩,是一名职场男士,长像一般,我叫程文轩是因为爸爸妈妈希望我文质彬彬,而轩,却是因为爸爸害怕我的名字太俗气。我很内向,一直没什么太好的朋友,但除了一个人,她,是一个我无论如何也挽留不住的特别女孩。丁零丁零零····“哎呀,糟了糟了,快迟到了,老爸,快点给我面包!”我连滚带爬......【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安安有点后悔自己的年轻冲动。在“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个性好烟煽动下,在那朋友“猪猪”一句甜言蜜语的蛊惑下“不用怕,我养你一辈子!”,辞去了安稳的工作。跟着男朋友四处穷游,“猪猪”邂逅红颜溜之大吉,最后落得只剩下她老人家孤家寡人。“男人靠得住,母猪能上树!”安安只求生活稳定,安安静静做一个好女子......【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广东打工的丈夫要回来探家了。他在电话里说,想儿子了,赶在暑假还没开学,明天就能回来陪儿子玩上几天,要不又要拖到年底了,说完又是一阵唉声叹气。她问:想我吗?他笑着答:当然,还想那个。她笑嘻嘻地挂了电话。室外皎洁的月光明晃晃地照在床上,她一晚上在床上翻来履去,没睡踏实。天刚茫茫亮,她干脆不睡了,早早起......【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明大学毕业后,不知经历了多少轮笔试和面试,终于和谈了四年的对象,双栖双飞,一块儿留到了大都市的京城。据小明电话说,工作还不错,待遇也挺好。但小明知道,工作只是人生迈出的第一步,要在京城里真正安个家,难度还是超大的。不说别的,光是买房子那高昂的首付款,就足以压得他两人喘不过气来。小明在兴冲冲地告诉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南乡子二八花钿,胸前如雪脸如莲。耳坠金环穿瑟瑟,霞衣窄,笑倚江头招远客。欧阳炯(选自《花间集》)例(二)浣溪沙越女淘金春水上,步摇云鬓佩鸣珰,渚风江草又清香。不为远山凝翠黛,只应含恨向斜阳,碧桃花谢忆刘郎。薛昭蕴(选自《花间集》)例(三)蝶恋花越女采莲秋水畔,窄袖轻罗,暗露双金钏。照影摘花花似面,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喂,你那八竿子打不到的哥跑哪去了?”星期四放学后,安琪和小优都准备好去赴浩靖的pary时,却找不到了那个罗比猴。“哎呀,我哪哪知道啊?下课还在,怎么一转眼就没影儿了呢?天哪——”小优正抱怨着,却突然间大喊起来,安琪顺着小优的目光看过去,不禁也低头喊了句:MyGad!”。原来,罗比猴换了件西服,整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虽然我挺穷的,也没有什么能耐。有时候也挺酸的,喜欢冒充什么文人?整天又写又画的,最后也只不过是自娱自乐罢了。但我认干。感谢我这双勤劳的双手啊!全凭它支撑着我们全家的肚子呢。尽管我干烤羊师傅每月2500元钱,计划节俭点花也能渡日。自己也是会过日子的人,有时裤子上也贴块补丁。自己有一付可怜的心肠,每次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们烤羊店的生意一直不错。尤其晚上是我们烤羊店迎接客人的高峰时间,整个前厅和后厨都是人来人往,嘈声不断。隔壁的串店人也不少,三一帮,俩一伙的,有说有笑,有搂有抱,在那推杯换盏敞胸豪饮。有时候客人喝多了就从后门瑶瑶晃晃地出来了,找到墙根解开裤子前开门就尿啊!嗤得墙角旮旯都长蘑菇了。冬天下雪的时候还可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早上起床后,眼皮一直跳,心想是不是要拣钱呢?走路要认真点,说不定是真的,心里暗喜。再感觉一下,不对!是右眼皮在跳,常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不是好兆头,我今天可得小心点,省得有麻烦。  还好,上午风平浪静,等呀等呀,似乎期待着什么事情发生,又害怕有事情发生。看了看表下午四点多钟,什么事情也没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2009年3月的一天夜里,待嫁的小白梦见王子,手捧玫瑰来到自己的房前。为她唱着撩动的情歌,小白迅速地跑到门口,隔着门缝望去,王子高大魁梧的身体和一双透着魅力的眼睛。小白打开了门,王子伸手拥抱小白说道“亲爱的,我终于看到你的容颜了!”它们拉起手,向闺房走去。睡梦中的小白突然惊醒,它意识到,房间里有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首卷语:本来,我是在无望的地狱中的,正应为我怀抱着它,我才收拾起精神,才敢一剑冲天,是它,点燃了我!地狱失格,天国手绢,一剑冲天天国,地狱,无限辽阔,人是永生的,即肉体不死不灭。地狱,置于一片混沌之中,这是一幅无法想象的变态的油画,由无数令人无望而又死沉的颜色充斥,它们混淆在一堆,显露出的光影迷乱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早醒来,遇到频繁的断粮事件,草草裹上一层遮羞物件,速下楼解决每隔一小时就需要的口粮。老位置等待,惯例的四出三(四部电梯常年有一部在修理)。叮咚(刺耳),大妈,这么早干嘛去?菜场买过年的口粮!洪亮且掷地有声的声音回答了我早晨的第一句话第一个问题,让我很难的想到,这声音会是从古稀即将迈入耄耋之年的人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推着一辆独轮车,缓缓走在村外的旷野上。这辆车已经很破旧了,推着它走路感觉就像推着一个没有轮子的木架子。独轮车的结构已经看不太清楚了,上面沾满了黏糊糊的黑色污垢,这些污垢已经与车身的木头融为一体了,有少数几个地方的污垢不知为什么而剥落了,露出了灰黄色的木头。轮子每转一圈就会有规律的响一声,那声音听起......【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