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剧本网 > 综合剧本>野猪林相声剧本

野猪林相声剧本

发布时间:2016-11-18 16:37 投稿者: 佚名
相声乙:今天我给大家说段单口相声,名字叫…甲:您好啊?乙:您好(握手)甲:没想到在这见着您了,我可太高兴了!乙:这么说您认识我?甲:谁不认识您啊!着名的电影表演艺术家-----汤唯小姐,我认为他在《色戒》中的表演…乙:这位什么眼神啊?甲:你介绍一下经验。乙:介绍什么啊!您睁眼看看我是男的!甲:男的!......

相声 乙:今天我给大家说段单口相声,名字叫…

甲:您好啊?

乙:您好(握手)

甲:没想到在这见着您了,我可太高兴了!

乙:这么说您认识我?

甲:谁不认识您啊!着名的电影表演艺术家-----汤唯小姐,我认为他在《色戒》中的表演…

乙:这位什么眼神啊?

甲:你介绍一下经验。

乙:介绍什么啊!您睁眼看看我是男的!

甲:男的!梁朝伟,好,那配合没的说。

乙:好什么?您除了爱看光屁股的不认识别人了?

甲:艺术吗?

乙:不是非光屁股才是艺术,我们相声也是艺术。

甲:就你们这相声,两人往者一站一顿穷白话也叫艺术?

乙:那可不是吗,我们这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甲:你们这玩意儿没意思。

乙:什么叫这玩意儿啊?

甲:自从有你们这行,有过绯闻吗?

乙:谁要是跟我们说相声的闹出绯闻来,这人口儿也够重的!

甲:完了吧,什么便宜都占不着。

乙:那是我们相声演员聪明,不卖那傻力气。

甲:你听我的,抓紧改行从良。

乙:从良!什么话呀?

甲:我本人做为一个从事高雅艺术的艺术家,对你们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一点都不鄙视,来,投入我怀抱吧!

乙:我怕你有狐臭,哪啊,就往你怀里扎,您先说您从事哪门艺术?

甲:我们这艺术可高雅了,大伙儿都见过,就是有人敲着锣,我们穿上花花绿绿的衣裳满场转的那个。

乙:耍猴!现在耍猴都成高雅艺术了?

甲:相声演员就是粗俗。

乙:少说这个,你到底是那行的?

甲:我们就是那个外国人都爱看的,经常男的演女的那个。

乙:人妖,您敢情是从泰国来的。

甲:这么说话小心我揍你。

乙:您这搞高雅艺术的还打人?

甲:艺术家练武术流氓兔都挡不住。

乙:哪来这么一句?您到底是哪行?

甲:我们就是那个人家都叫我们什么“粹”的。

乙:薄脆,天津叫果箅儿。

甲:没法说话了。

乙:您这炸油条的也改艺术了?

甲:人一提中国就想起我们,叫我们什么“粹”。

乙:您说的是国粹-----京剧是吧!

甲:哎!(拍桌子)。

乙:你要死啊!怎么了一惊一诈的?

甲:没错,我就是“京绪”演员。

乙:这什么舌头?京剧。

甲:京剧。

乙:您是京剧演员,您在哪个团啊?

甲:我不在团里,我在滨绥图佳新编保安第五旅。

乙:土匪啊!

甲:怎么土匪呢,不是有那么出戏吗?

乙:那您是唱哪功的?

甲:公的,没错,不信咱后面验货。

乙:我问的是唱戏,我不买狗,那您是哪个行当?

甲:这是内行问的话,大家都知道京剧有四大行当。

乙:没错。

甲:炒蛋净锅!

乙:厨子啊!怎么净锅都出来了?

甲:那叫。

乙:人那叫生旦净丑,您是?

甲:我是生。

乙:生还分好几个呢?

甲:我是老生,而且是文武老生。

乙:这可有难度。

甲:那当然了,因为京剧界里有句行话“文怕文章会,武怕大保镖”。

乙:你等会儿,这句可是说相声的行话。您是和哪位师傅学的?

甲:我是和师姐学的。

乙:这不像话,怎么和师姐学艺啊?

甲:我没师傅,就有师太、师奶、师娘、师姑、师姐、师妹。

乙:这位敢情是寡妇大院长起来的。

乙:您师姐是唱哪功的?

甲:我师姐不唱戏,人家是唱歌的。

乙:这不对,你师姐教你唱戏,她自己唱歌?

甲:因为我师姐是个“两门抱”的演员。

乙:好吗!“两门抱”都出来了,那你师姐叫什么?

甲:她姓龚,名琳娜。

乙:好嘛!龚琳娜呀,就那唱歌那模样的!

甲:那模样哪点对不起你?

乙:对不起我干嘛?我又不和你师姐搞对象!

甲:我师姐那风格还是我的功劳呢。

乙:跟你还有关系?

甲:那是我们姐俩第一次见面,那天是元宵节,元宵刚煮得还热着,我师姐刚要吃,就这会儿我进去了,我师姐一见我,哎呀!这小伙太帅了,这气质,这风度!

乙:龚琳娜没见过活人!

甲:当时走神了,新煮的元宵那玩意儿多烫啊,也没吹,也没咬,整个就咽下去了。

乙:好嘛!

甲:再看我师姐,眼瞪溜圆,脑袋猛晃,出声都变了,满带哆嗦的,(学唱)《忐忑》诞生了!

乙:我才知道《忐忑》敢情是烫出来的!

甲:现在她倒出名了。

乙:你师姐叫龚琳娜,那你叫什么呢?

甲:学徒“宫外孕”,给大伙儿鞠躬!

乙:您这病得赶紧治,可有生命危险!

甲:这怎么说话?

乙:都“宫外孕”了,还怎么着?

甲:我叫“宫婉云”。

乙:“宫婉云”这还挺好听,我说“宫老板”。

甲:什么,你叫我什么?(抓住乙)

乙:宫老板。

甲:你再说一遍。

乙:宫老板。

甲:好!好!以后就这么叫。

乙:好嘛!这位往这过瘾来了,宫老板,我怎么没听说过您呢?

甲:因为我不在咱们国内发展,我的目标是要把咱们的京剧艺术推向全世界,结果出事儿了。

乙:怎么呢?

甲:这不前几年,日本强烈邀请我去演出。

乙:是啊!

甲:开始我不愿意去,没事儿他们总想去咱们钓鱼岛钓鱼。

甲:日本国内一听说我不去可不得了,日经股指连连下挫,日元对美元汇率连创新低,外相辞职,内阁倒台,俄罗斯拒还北方四岛。

乙:这么大影响。

甲:最后天皇陛下亲自给我打来电话。(学裕仁投降诏书)

乙:好吗,这不是投降诏书吗?

甲:我把他们彻底弄服了!

乙:要是您早生七十年,还要原子弹干嘛呢?

甲:咱本身是个外面人,都这样儿了,给他们个脸,唱一场。

乙:答应了。

甲: 但是我提出了相当相当苛刻的条件。

乙:什么条件?

甲:开始我说了不演,现在又演了,我不能打自己的脸,所以我不在他们日本本土演出,他们必须在海上给我搭台。

乙:他们能同意吗?

甲:敢不答应,地方都让我挑。

乙:还让你挑?

甲:我拿过地球仪一看,就这了!宫城县以东,东经142.6度、北纬38.1度,面对福岛第一核电站方向,演出时间定在2011年3月11日下午14:46分。

乙:好家伙!

甲:我刚唱了一句地震了!

乙:好家伙!极大损失,我必须道歉!

乙:您整个一个扫把星啊!

甲:提起这个我心里就难过,那观众朋友们我就告辞了。

乙:您等会儿,刚才您说了半天了,把我的戏瘾勾上来了,我本身也是个戏曲爱好者,今天我在这特烦您,我陪着您咱唱一出怎么样?

甲:你请我唱?

乙:主要是欣赏一下您的艺术。

甲:你是活腻味儿吧?不知道我艺术的杀伤力。

乙:没事儿,我小名叫“加里森”,为了欣赏您的艺术我豁出去了!

甲:咱们那么多可爱的观众人家招谁惹谁了?

乙:没事儿,今天在场的观众都是洪福齐天!镇的住你。

甲:那咱们唱哪出呢?

乙:文武老生,又唱又打的戏不多,哎!有一出戏最合适,我本人还特别喜欢,《野猪林》!您看怎么样?

甲:证明你是内行,因为什么呢?这肉是排酸的,吃完不长胖,家猪怎么也比不了野猪。

乙:等会儿,我说的是《野猪林》,谁和你说野猪肉了?

甲:野猪林,对啊,野猪都在林子里放养。

乙:这位敢情是农学院毕业的,这戏叫《野猪林》,跟野猪没关系,《林冲夜奔》知道吗?

甲:夜奔,对啊!超市都是夜里送肉。

乙:这怎么了?不和你说了跟猪肉没关系吗?《水浒》的故事。

甲:你这人讨厌,你早说《水浒》

乙:这书您读过?

甲:那当然,我记得我是八九岁刚进青春期的时候看的。

乙:您熟的够早啊!

甲:这部书真可以说写的是荡气回肠。

乙:对,表现了很多英雄人物。

甲:我记得有“武松”。

乙:有,打虎那位。

甲:还有武大郎。

乙:武大郎?

甲:西门庆,潘金莲,瓶儿。

乙:等会儿,你这不是《金瓶梅》吗?

甲:《水浒》的续集。

乙:这完全两码事。

甲:到底怎么回事?

乙:宫老板这戏您到底会不会?您想想这出戏当年还拍过电影!

甲:还拍过电影?梁朝伟演的?

乙:又想起《色戒》来了,您脑子里还有别的吗?

甲:谁演的?

乙:着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 — 李少春先生。

甲:李少春啊!你不早说。

乙:想起来了。

甲:我特别佩服李先生的艺术。

乙:那当然了,大家嘛。

甲:人家从小就用功、练。

乙:这没错。

甲:后来到湖南电视台一比赛,到那就拿了第一名,什么周比畅,张靓影都白给,何洁你怎么样…

乙:你等会儿,你说的这是谁啊?

甲:京剧演员 — 李少春。

乙:你说的这是超级女生 — 李宇春。

甲:这不是一个人?

乙:那能是一个人吗?

甲:你这是怎么搞的?

乙:谁怎么搞的,你到底会不会啊?

甲:你总怀疑我,我跟你说唱戏没什么,一上台自然就会了,我们京剧界里这是种小技巧 — 这叫“扑芒子”。

乙:又是相声行话,各位您算是来着了,这出戏不定多热闹了。

甲:咱们唱整出的。

乙:那可不行,时间太长,咱们就从林冲沽洒回来到杀了陆谦这一折,这段唱、念、作、打都有,您看怎么样。

甲:这我知道,我呀回来的路上累了,坐在大树底下睡着了。

乙:大树?

甲:这会儿来了俩坏小子,把我绑起来了,他们还说——(学熊大)光头强,看你还跑不跑,(学熊二)不许你毁坏我们的森林!

乙:怎么《熊出没》又出来了?

甲:咱唱的是《野猪林》,不是“狗熊岭”?

乙:我的天啊!我也不和你废话了,咱分分角色吧!

甲:这还用分吗?《野猪林》吗?我演林冲,你来野猪。

乙:怎么野猪又出来了?您演林冲,我来狗熊,我也错了!我来陆谦。

甲:想起来了,陆虞候,害我那个,最后让我宰了。

乙:真不容易,还真想起来了。

甲:放心吧!明年今天就是你的忌日,我手撕、我裤裆掏雷。

乙:你要干嘛呀!

甲:表演真实吗?

乙:听着渗的慌。

甲:开始。

乙:等会儿,咱搭搭桌子,这为前场,这为后台,提前声明,咱锣鼓家伙都没有,全靠嘴学,还有后边的武把子就有个意思就得,我没正经学过,就为了看您。

甲:这叫穷就和,你抓紧把那个拿过来吧,我等不及了。

乙:什么呀?

甲:就是那个我必须穿的。

乙:什么?

甲:花花绿绿的装裹。

乙:我说什么了,各位把他镇住了吧,自己就找装裹了,您别太着急了,怎么也得给您洗洗再穿。

甲:上台还洗澡?

乙:废话!有穿装裹上台的吗?吓死活人嘛!

甲:不懂行了吧。

乙:谁不懂行啊!那叫行头。

甲:我是怕你不懂。

乙:这除了你以外都懂。

甲:拿过来吧!

乙:咱这不是京剧院,行头也没有。

甲:这也没有,那你把这个拿来吧。

乙:围嘴。

甲:怎么说话,我这老生得有大胡子。

乙:有那么长吗?成墩布了吗?林冲是个净面。

甲:什么意思?

乙:没胡子。

甲:林冲没胡子,太监啊!我不演太监,我们这一门最腻味这个!

乙:没胡子就是太监啊?我们说相声的都不留胡子。

甲:你们都是太监啊?我说你们换衣服还拉帘儿呢?

乙:谁是太监啊!别瞎说,人家冯巩先生都当爷爷了!

甲:太监都能当爷爷了!你们相声太高科技了!

乙:再说这个我抽你啊!别废话,就是净面。

甲:那我也得多少化化装,拿点道具,区分一下人物(入后场)。

乙:这到对,这位角化装去了,角吗!肯定有独道的玩意,我先给开个场(打家伙,甲上,头戴军帽,踢正步)您戴个军帽这像话吗?

甲:你讲不讲理?

乙:怎么了?

甲:林冲到沧州干什么去了?

乙:充军发配啊!

甲:对啊!充军,当兵去了,当兵没军帽行吗?怎么参加阅兵?

乙:您自己不觉得别扭吗?对了,林冲还应该扛枪啊。

甲:枪,咱有啊(下场,拿出来机关枪)。别动!

乙:好吗,您就是用这枪啊!

甲:这枪怎么了?杀伤力多强。

乙:林冲用机关枪那合适吗?

甲:这才叫合适呢。

乙:怎么呢?

甲:林冲是不是上了梁山了?

乙:没错。

甲:说的好听是聚义,其实就是当土匪了。

乙:也可以这么说。

甲:他们又都这么厉害,剽悍无比。

乙:对啊。

甲:所以他们都是悍匪,悍匪不用这个用什么?

乙:好吗!CS又出来了,我跟你也没辙,接着来(打家伙,甲拿出酒瓶)这又是什么啊?

甲:沧州白。

乙:我的天呀!怎么沧州白又出来了?

甲:你讲不讲理?

乙:又怎么了?

甲:那林冲干什么去了?

乙:买酒去了。

甲:他发配到沧州不喝沧州白,喝二锅头,人家当地烟酒专卖能同意吗?

乙:您想的还真够周到的。

甲:咱得照顾人家本地企业对吧?

乙:行了就这样吧!接着来(打家伙,甲又拿出纸包)这又是什么呀?

甲:花生米。

乙:怎么花生米又出来了?

甲:你讲不讲理?

乙:我怎么又不讲理了?

甲:人家林冲光那么喝酒,连点下酒菜都没有,那胃受得了吗?

乙:你以为你们冯巩先生了,花生米就白酒。

甲:这么说林冲喝酒吃花生米不合适。

乙:不是不合适,是太不合适了。

甲:你等会儿,我烤羊肉串去。

乙:回来…,您饶命吧!花生米就花生米吧,接着来(打家伙)。

甲:(喝酒)入口柔,一线喉!

乙:哎哟!我的亲大爷,怎么你着还带广告的?

甲:现在不是兴这个吗?

乙:人家有人给钱?谁给你钱啊?整个一贱骨头!(打家伙,甲不知唱什么,喝三次酒)(鞭托)别喝了!你这饮驴来了!

甲:这怎么说话?

乙:该你唱了!

甲:是啊!唱啊!

乙:唱啊!

甲:唱什么啊?

乙:唱词儿啊!

甲:词儿、词儿、词儿、词儿。。。。

乙:你在这尿尿来了,词儿词儿的,闹了半天你不会啊!

甲:怎么说话?我能不会吗?就是有点卡壳,你提个醒儿,一个字。

乙:雪…

甲:雪…,“2002年的第一场雪”

乙:怎么“2002”了,这是宋朝,一千年以前。

甲:一千年前,“1002年”

乙:走,这哪挨哪儿啊!这是京剧吗?

甲:京剧是什么词儿?

乙:“大雪飘,拂人面”

甲:(低头背)大雪飘,拂人面。。。。

乙:现背啊!

甲:来吧,(熊出没主题歌)“大雪飘、拂人面,还有些糊涂”。

乙:(鞭托)别糊涂了,我非给你打明白了不可,这不还是狗熊吗?

甲:这怨谁?

你:怨谁呀?

甲:怨你。

乙:怎么怨我呀?

甲:你是外行!

乙:我倒成了外行了?

甲:我到现在五年没唱了,嗓子打横了,按道理唱之前我得嘎、嘎、嘎。

乙:先下蛋?

甲:下蛋干嘛?练嗓吗。

乙:练嗓是出这音吗?

甲:唱是肯定不行了,你看我的作派啊!

乙:听你的,咱们下一段,我这会儿已经放火烧了草料场。

甲:你放火干嘛?

乙:不是为了烧死林冲吗?

甲:这招损点,这草料场的火是你放的。

乙:是。

甲:那天津的火?

乙:也是我放的,谁说的?我这差点儿唱进监狱了!

甲:你这算自首。

乙:什么自首,那是我扮演的陆谦放的火,这会儿您正在山神庙了,您看见着火了。

甲:这点儿你看我的,哎哟不好,那边大军草料场起火,待我拨打火警去者(那出电话)119。

乙:怎么又打起电话来了?

甲:那边着火不报警,人家消防队怎么来?

乙:宋朝的时候有消防队吗?

甲:那就这么看着。

乙:这时你在山神庙里睡觉了。

甲:睡觉?还有床上戏那?

乙:庙里头没床!

甲:没床我也能演床上戏。

乙:你脑子里想点别的不行吗?别废话就自己睡去。

甲:自己睡觉有什么意思 (假装睡)

乙:睡的还挺快,我给他垫个话“好大的风雪带我到山神庙躲避一时(连说三遍,甲打呼碌)(打)别睡了”

甲:怎么了?是警察来查房吗?

乙:这家伙平时风流事没少干,该你出来,和陆谦见面。

甲:见面,呦!这不是老陆吗?(握手)最近身体怎么样。

乙:不错。

甲:孩子们怎么样?

乙:都上学了。

甲:一会儿我请你咱羊肉串。

乙:走(甩手),什么羊肉串!陆谦和你是仇人。

甲:哥俩喝点酒吃顿烧烤就过去了。

乙:哪对哪?陆谦为了荣华富贵出卖朋友把林冲害的那么惨,你想想有人出卖你,你是什么态度?

甲:出卖我,明白了,“陆谦,你,你把俺们的木头卖到打去了(学熊二)?

乙:还是狗熊啊!

12下一页

上一篇: (校园相声)难忘永宁   下一篇: 戏说央视春晚对口相声
1、“野猪林相声剧本”由查字典剧本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剧本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野猪林相声剧本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juben-4243/,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综合剧本
场1内日舞蹈室昏暗的灯光下,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动作轻柔的跳舞转圈,突然脚一扭,摔在地上。女孩面目狰狞,一手撑着地,试图站起。女孩:啊。(瘫坐在地上)场2内日家母亲坐在椅子上,抚摸着女孩穿着舞衣跳舞的照片,嘴角含笑。回忆的镜头母亲为女孩整理穿在身上的新舞衣,女孩笑着在母亲面前转圈跳舞。场3外日学校门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物4人,男女不限。也可两人表演。也可一人。打着竹板依次上台,每人一句台词甲打着竹板走上台,乙我们心里乐开怀,丙学习宣传十九大,丁团结一心向未来。合对,团结一心向未来。甲大会主题很鲜明,不忘初心为人民,决胜小康齐动员,高奏凯歌向前行。乙过去五年变化大,祖国发展跨战马,消费支付最前卫,处处都扫二维码。......【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班长夹着马扎走正步。甲想起一曲是一曲。乙中外军队无先例。丙班长应该降班副。班长什么?(不高兴)甲他说你要当干部。班长这还差不多….我说呢,刚当几天班长就要弹劾我!乙不是弹劾是罢免…甲不是一个意思吗?以为我傻啊?乙班长智商高,总是出损招儿。班长(突然严肃)听口令放马扎、坐下,…..向我靠拢。大家一齐放......【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甲今天人来的不少乙恩,是,大家都开心嘛!甲为什么开心啊。乙这有为什么啊,每个人都有开心的权利啊。甲我就想问大家一个问题,我可不可以开心?乙你当然开心了。甲我觉得人家要是欺负我,我是不是也可以说几句乙当然可以。谁欺负您了?甲其小品搞笑大全实我不爱说这些话乙是吗甲但最近确实。。。。。唉!乙你说说出什么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场景1:下课铃响,放学了。同学们背着书包,从两边走出来,围成半圆,讨论理想。(灯光全亮)大家七嘴八舌,各谈理想。只有北北1一直在玩游戏同学1(女):最近我妈把我念叨到心肌梗塞了喂!她一直念叨我要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找份好工作,一直念啊念啊念叨个不停。众同学(除了同学1,和北北):是啊,我爸我妈也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胡彦斌现场的观众朋友本,大家晚上好,我是著名的相声演员,李灯,不是,著名的相声演员李菁。李菁我是著名音乐人胡彦斌。胡彦斌您是胡彦斌啊?李菁对。胡彦斌咱们大家都特别喜欢听你的歌,你给咱们来一首红颜吧。李菁没问题,张嘴就来。胡彦斌刚。李菁鸿雁,天空上。胡彦斌您先别飞了,这是红颜吗?这是鸿雁,这不是您的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老李小儿子家日内小儿子正在家里与朋友打麻将,这时候老婆进来拿着电话说“老公,你电话!”小儿子拿过来一看“我哥给我打啥电话呢?”把电话打开“喂,哥啊,啥事啊?“电话里传出歌声“那什么,咱爸说咱俩老长日子没去了,让咱俩去看看他。“小儿子“啊,那你就去看去呗!我这忙,没空!”“你忙啥啊,我这在外边开会呢。......【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相声)并有同名搞笑动画剧本[甲乙相遇,握手]乙老喜大叔,你好啊?怎么最近不见小喜呀?甲哈哈!连你也不认识我啦!我就是小喜呀!乙几天不见你怎么老这么多呀?甲哈哈!是我化妆的技术水平高啊!乙别人都是往年轻方面化妆,而你却往年老方面化妆.为什么?甲这是工作需要嘛!我设法把自己画老一点显得成熟.乙成熟怎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马骆玉笙骆大姐唱了三段,你们啊听得没够!王嗯。马不单你们爱听啊,王啊。马我们也是这样。王是啊马我们在这也不说话都听着,真好!观众们喜爱艺术,王对!马特别这个老艺人,总愿意啊多让他们唱几年吧,老艺人啊别生病,结结实实的吧王哎。马就这样,观众的心理啊,演员嘛,愿意让他多唱,愿意多活些年,多唱些年。书法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马外国人最钦佩咱们的医学!王是啊?马很多外国人要学(音xiáo)咱们中国这个针灸科吗!王奥!马针、针灸懂吗?王针灸,扎的。马哎,扎针那个,外国人大夫也有治病的,他扎针他不是这个!他那是什么扎针呢?王啊?马一个玻璃管,一个针,把那个药水嘬上来,扎静脉,扎皮下。王对!马扎针嘛。他看看中国这扎针跟他不一样......【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搞笑动画剧本)喜乐宝系列连载-------[喜乐宝坐在老板椅上.背景'愿打愿挨.黄盖公司']画外音根据市场需要,喜乐宝不失时机地组建和推出了自己的公司,专职服务于一些为人宽厚,拉不下脸来的老板.由于资金短缺,目前公司只他一人,号称'黄盖一号'[电话铃响]喜乐宝你好!愿打愿挨,黄盖公司.我们服务宗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新秦香莲与陈世美出场人物包公、陈世美、秦香莲,坏鬼师爷道具台,凳,原告牌,被告牌,棍仔糖,扇王朝马汉随包公出场(奏包青天主题曲)NONO教包公包公正襟危坐,王马立于包公左右两侧包升堂!!!!!王,马开工~~~~包门外何人击鼓鸣冤?带上堂来!王,马带原告上来!!秦香莲缓缓进场,绕场一周,类似香港小姐,......【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相声)乙你怎把毛驴牵到舞台上来了?几日不见你玩起驴啦?甲等我拴好驴再和你说.乙拴驴可是个技术活,拴不好驴会抢了你的角,跑来和我说相声啊!甲(拍打着手掌走来)不是有人说毛驴在城里也能享受机动车待遇嘛!开始我还没信,今天一试果不其然!乙那你先说说毛驴,然后我们再说相声.甲我一大早就牵驴进城,走到十字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走在大道上这是我的一种期望一种愿望青春万岁!人物李好、杨荏、柳亿、王胜、张萍、赵安(开场白)我不知道你昨天的昨天是怎么过来的,但我知道昨天是你和我一起走过的;我不知道明天的明天我们会走向哪里,但我会牵着你的手陪你到地老天荒;那就让我们好好珍惜现在吧,牵着彼此的手相偎相依。第一幕校园小路上,几对情侣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编剧胜胜朱道具....................................................人物架神,小朱,室长,小朴,summer,圣利等幕启(寝室)架神(推门进入寝室)各,各,各...科作业快主...主动昂,让你不给我!(伸手抢了小朴的高数本)小朴哎呀,稀客啊室长呵呵,......【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物甲、乙乙不好意思,同学们,我的搭档临时去医院有点事情,请等一会,他马上就回来!(甲忧容满面,无精打采的上台)乙哟,兄弟,你这是怎么了?甲(哭腔)同学们,在座的同学们,我要死了!乙你看这话说的真是!甲人总是要死的,我的老伙伴**啊!乙什么?甲希望你不要为我伤心,不要为我难过,不用担心,我们两忠贞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甲这年头会说相声的是越来越少了,乙他们都转行当明星去了。甲不会说相声的却拼了命的往里挤,乙无非是想出出风头亮亮相,甲像这位仁兄就是。乙你寒碜人那你!甲你自己说你是干什么的?乙我,我的确不是相声演员。甲自个儿招了吧,那您是干嘛的?乙我是一名警察。甲警察?警察好啊,警服一穿,无法无天,帽子一戴,谁有咱帅......【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桃花大街上长发女子依茜走在灯火辉煌的大街上。依茜停下,揉了揉腿,抬头望。城市的夜空。依茜继续往前走。住宅区高楼林立的住宅区。依茜走进其中一栋住宅楼。住宅楼内依茜上楼,轻轻敲门。开门的是青年男子程辉。程辉闪身让依茜进屋。客厅内依茜站在客厅里,程辉顺手把散落在茶几上的报纸收到了书房里。程辉打开电视,然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甲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发现,要想发财,一定要与众不同。嘿嘿,什么意思?就是当别人都卖真货、社会上信誉度高的时候,你就卖假货,别人进一批真烟,十元钱一包,你进一批假烟,一元钱十包,这个时候大家都卖真货,只有你卖假货,你就能以假乱真,一定发财。要是大家都卖假货,社会上信誉度低,你就卖真货,社会上假货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雨过山青青编剧恭眸时间古代地点洪州县大堂人物洪州县令男,(简称“官”)府台男;(简称“府”)史骞男,(简称“史”)班头二人(简称“甲”“乙”)卫士(简称“卫”)(大幕在升堂鼓声中开启二班头急推纸役卒上场排班。良久)甲耶,老爷昨日吩咐,今天一早升堂理案,咋不见他的踪影?乙老爷这几天晚上常到第四监舍同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相声)并有同名搞笑[动画剧本]乙你最近在忙什么?甲我忙着打麻将,你在忙什么?乙我在忙着泡妹妹!甲打麻将好啊!打麻将是娱乐心情!乙泡妹妹好啊!泡妹妹是开心活动!甲打麻将要讲究手气.乙泡妹妹要讲究手段.甲打麻将谁都希望运气好,开头就遇到'起手和'这样的美事.乙泡妹妹谁都巴不得撞上一见钟情,两相情愿的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公示大会]组织部长由于村民们很少看到县报,今天特意召开公示大会.对一名拟任职干部实施任前公示.广大村民对拟任职干部在德.能.勤.绩.廉等方面的意见,可采取谈话或书面形式向组织部门反映.公示时间2006年12月18日至24日.对于公示期间反映的问题,县组织部门进行调查核实,然后县委再决定是否任用.公......【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机务人员相声剧本机师梦人物余飞男,26岁,新进场大学生;田机男,27岁,新进场大学生;剧本[余飞、田机上场;余飞以下简称甲;田机以下简称乙;甲听说咱们机务人员都是铁公鸡。乙(惊)什么?甲铁公鸡。乙胆可够肥的,这么多领导同事,你就不怕被群殴啊。甲你听我说。乙说。甲说,“三十二字”原则,落实不打折扣,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拆迁人物逗哏甲捧哏乙正文甲哟,这不乙兄吗?乙甲兄,别来无恙。甲甲兄,今怎么有空到我家这片溜达?乙吃饱了溜溜腿,消化消化食。甲对,人这一辈子,健康最重要。乙甲兄啊,我发现,有一阵子没来,你家这里变化挺大呀。甲发现了?乙当然发现了。这家家都盖上新房,怎么的,都发财了?甲不是发财了,是马上就要发财了。乙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甲×××同志,您好?乙你好。甲您什么时候出来的?乙从哪儿出来的?甲什么时候出来工作的?乙吓我一跳,七七年。甲这几年您干得可不错,观众都喜欢您。说真格的,组织问题解决了吗?乙没有,还不够条件。甲没入?乙正在争取。甲工资、房子、职称什么的都怎么样?乙那得慢慢来。甲您上我们单位去!我们哪儿全能解决。乙你们......【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