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
日月经年,秋风搀袖,化浓浓之情于文字,结悠悠尘缘于前世今生。有时候,我们有着太多与年龄不相衬的率性天真,有时甚至行事乖张,连自己都觉得略略透些“邪”气。凡此种种都是还愿意心存一份执着,有一股激情。总喜欢把阡陌里蘸满的痴狂于浓淡间书写低眉浅黛,把炙热的情怀托付笔尖细若游丝的刻画,体会难得的可遇不可求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阿爸离开我们十八年了,失去父爱的那份伤痛已经退隐到心灵一角,没有特殊的刺激一般不会冒出来拽拉我的神经,打扰我的生活。想到写这篇文章,是女儿在父亲节到来之际,发来了一份节日祝福;看着长大的女儿学会了回报,五十岁的我似乎多少能理解一座大山般的“父亲”这个词的一定的高度和宽度了。——题记粗糙的爱说到阿爸,......【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时候是在农村长大的,每每总是顶着两支高翘着的羊角辫,赤着脚,风一样的和院里的男孩子一起奔跑在那片熟悉的野地里。上山割草,下田捕鱼,上树取蛋,跪地觅蚁……但凡是我能力所及能干的不能干的,都干了,大大小小,好好坏坏随着性子胡乱的扯了一气,惹得大人们好一阵子的吵骂。也曾很淑女的背了书包,走在上学路上悠闲......【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篇文章有两个层面,(一)我的拉布拉多(二)30岁前的回忆其实谁看都不要紧,重要的是你不要把它看成小说,就当一个故事将它细细品味后阅读完吧。好啦!现在我想我们可以进入正题了。我叫明天今年6岁,我有一只狗它叫明明,我把我的小名给了它。在我上一年级时,我和爸爸妈妈一起领养的,它是一只拉布拉多,我也是后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碧水泛轻舟,这不是惬意神游,是别离——生与死的别离……寿的泪止不住的滴落于杯中,急子赶紧接过,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寿说:“酒已经被玷污了。”急子笑道:“这哪里是普通的酒,这是我弟弟的一片真情呀!”寿为急子斟满酒说道:“哥哥既念小弟之情就请多喝几杯吧,今日一别,便是永诀。”急子醉了。寿留下一封书信,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尽管天上飘着小雪花儿,天气预报说今日降温十二摄氏度,可我却管不了这许多了,起得特别的早,因为突然极想吃红烧肉。想吃什么玩意,就必须趁兴赶紧的,就像“雪夜访戴”的“雅人”王子猷,雪夜想看戴逵了,就立马趁兴吟着招隐诗渡江前往,管它什么雪夜江船难行不难行、危险不危险的,想看就看,若兴致尽了,干什么都没劲,......【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5年冬季的时候,我没有回家,师傅带我去他家玩。下了夜班,我们坐地铁到了魁奇路,再转公交车到了西樵镇西樵山下,师傅的家就在山下的一个小区里,师傅的老婆和女儿都已经回老家过年了。第二天早上,我们出发去爬西樵山,大老远的就能看到南海观音的铜像,但是到山脚下还要走两站路,到了山下就看不到铜像了。走上一段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最近听书雍正皇帝,讲到十四贝勒允褆,在康熙皇帝薨了,太后也辞世之后,被雍正派到清东陵守陵。山西大案中的证人乔引娣作为宫女奉命随身伺候。却和允褆情投意合,感情很好,甚至胜于福晋侧福晋。当八爷党准备作乱,设置计谋允褆也要去到西北和年羹尧一起时,雍正命人带回乔引娣,放在身边当宫女。内务府另换人伺候允褆。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都忘了,有多久没有静下心坐在这里写一篇散文,每天24小时,都在与文字打交道的自己,小说、诗歌、散文、各种类型的文章加起来,从自己的键盘下面打出来的至少也有了上千万字,但没有想到,在这个忽然起风的傍晚,竟然会在这一瞬间对于每一个文字开始感到陌生,感到惶恐。慢怠生活时,我不止一次的告诉过自己,一定要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张张照片留住的不仅是生活的随笔,亦是这世间正焕风采的投影。行走在山水间,我可以听到青草拔节的声音,花开的声音,大雪落地的声音。你看那树的年轮,不正是太阳的样子?留住了世间的美景,捕捉了花开的风采,花儿正依依。山水风采满树玉瓣,江南烟雨,花飞雨追的画面在我的眼下浮现。春气逼人的花瓣一片片构成了舞女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陌上,春风又起。当情人节的玫瑰花搁置在烟火俗世的街头时,我知道,春天真的来了。凡尘的风烟里缠绕着浓浓的郁香,惊醒了我悠长的旧梦,温柔了这个原本薄情的世界,惊艳了我平淡如水的年华,芸芸众生无不多情,初见的故事便在这一朵花开的时分曼妙上演,带着美好的期许和深情款款而来。缘定三生,陌上相逢,似曾相识,不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春节过后,雨水节气不期而至,天气显然温暖潮湿了许多,放眼远方的草地,也由冬季的惨黄变得有些发黑、变暗,仔细的观察,原来是荒草的根部开始变绿,很多不知名的小草嫩芽,也争相的钻出了地面,向着春天的阳光倾诉着新一年的期盼!是呀,在这万物复苏,万象更新的春天里,大地要绿了,花儿要开了,燕子要飞回来了,仿佛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时候想起来我会埋怨你,为什么那么早的离开我,让我自己一个人面对这个一点也不美好的世界,我就这么令你讨厌吗?你知道我有多想你么?爷爷!我一直忘不掉八年前,当我被哭声惊醒的时候,听着大人含糊不清的话语时那种不好的预感,当我不顾大人阻拦穿着单薄的内衣,赤着脚跑进你家门时,当我看到你毫无声息的躺在炕上时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所写的兰是我家种的吊兰的一种,不是生长在空旷幽谷中的兰。因性格使然,天生喜欢美的东西,也爱把尘间的一切凡物想的美好如初。尤其对自然界的万物情有独钟。喜欢养花却不懂花的习性,往往一时兴起,或是在花卉市场看到自己喜爱的花时就买回家,又或者是在亲戚朋友家处移栽。但每次的成活率却很渺小,因为不是中途无意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参加户外协会组织的活动以来,我发现只要是在阎河三河、龟山盐田河这一带,都能或多或少地拾起我昔年的足迹,过去是为还路债,今天是来找苦吃。两辆小巴向盐田河方向进发,偶尔睁开眼睛,仍能看到昔日那些激情税月的背景。此次领队是夏日清风,向导是周医生。下车、列队点名、交代事项、进军,行进的队列有点象巨龙舞动,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时候,站在举水河堤上玩耍,就能看到绵延几十公里的龟峰群山,龟峰不知登临过多少遍了,但龟尾头角峥嵘的身姿,却让我眺望了40多年,真切而清晰,又如梦幻,近在眼前,远在天边。龟尾峰在熊家铺乡,前国家主席董必武当年题诗的产茶区就在龟尾峰下,他那首广为麻城人吟诵的五律,为龟山留下了历史性的厚重一笔。昔日游击......【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金寨与麻城是多少亿年的老邻居,同为大别山县市,分属安徽和湖北两省。过去一直感觉金寨在遥远的山那边,既熟悉又陌生,大别山太大,大别山太险,我们很少走动。搜索一下才知道,金寨铁冲玉兰谷是2015年的初春被外界发现并广为报道的,麻城作为金寨的兄弟县市,得知这一大好消息,当然应有所作为。2016年3月6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麻城到到张广河40公里,在三河口到张广河这12公里之间,我走了三年,偶尔会在兴之所至下单枪匹马冲到5公里远的狮子峰林场,可惜,那时网络离我们的生活还有一小段路程,不知道百度,更不知道谷歌!曾试着从狮子峰林场往上骑行,可是沿路无人的寂静令人时不时的五心不定,再往前就是河南的地界。我非徐霞客,当年这未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离别在志摩的诗中显得如此曼妙和轻灵。然而,于我而言,离别意味着别有一番思念的愁绪在心头。那一前,我告别夏尔西里时,也曾故意做出一种轻松的姿态。轻轻地挥一挥手,作别夏尔西里的云彩。但是,别离的时间越久,怀想她的时间也就越长。地处中国西北边陲的夏尔西里,为新疆博尔塔拉蒙古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还记得,那年一起挥洒的一路泪与笑吗?你听,这个深夜;你听,那时青春的歌;你看那,漫山遍野;那一年你觉得孤单吗?你说,你是早早趋近成熟的孩子,你坐在南北阶梯教室背着烦人的厚厚文常蓝皮书,你常常望着窗外遐想,你说你和那些坐在教室拼命刷题的孩子不一样。那一年那些人站在讲台上,那一年你在绝望的边缘相信梦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早已耳闻内蒙古包头市境内遗留一段保存完好的秦长城,因工作的繁忙始终未能如愿地前往固阳县观看欣赏。夏末初秋的一天,应包头市文学艺术联合会的朋友相邀,赴白云鄂博矿区参加草原秋季诗歌笔会,恰巧途经固阳县的秦长城,因参会的时间略微有余,我们沿着通往秦长城的盘山公路,驰进野草茂盛的延绵群山之中。据有关史料记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母亲离开我们已经九年有余了,每每想起,总会有一种揪心的痛,让我愧疚,让我遗憾。母亲如果健在也不过才66岁而已,在同龄人中实在是不长寿的。母亲最后的时日住在弟弟那边,距我这边大约50米吧。那是一个寒冬的清晨(似乎5点钟吧),父亲在楼下大声叫喊,告诉我母亲不见了。我急忙起来,但是心里并不怎么着急,因为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昨天下午,我如期参加了我儿子上高二以来的一次家长会!家长会上,一个家长的代表发言,触摸了我的心弦,我是一个教育工作者,在听了这位家长对于儿女教育的一番感言之后,自愧不如。这位家长是一位民办教师,村里所给的工资一年才七千元,我们悉数一下,这七千元对于当今社会来说,能够养活一家人的生活吗?于是,这位家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每每看到微信上说是某某地方又发现了未知动物,总会让我想起学生时代的一个与一条小虫的小小偶遇。上世纪八十年代最后三年,我是在望城一中度过的。下了车进入校门,正对面春晖楼、实验楼、图书室、教学楼后面,围墙前便是一长溜斜斜的山坡,地皮上贴着人工培植的草皮,绿茵茵的,好柔软的。上面种着好些桔树,桔树有多少棵......【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据顾士江先生所著述的萧山乡土志载:“南沙的越鸡,高大肥壮,有名远近。”所渭南沙的“越鸡”,就是全国八大名鸡之一“萧山鸡”,因嗓黄、羽黄、脚黄,又称“萧山三黄鸡”。正宗的萧山三黄鸡,都由沙地农家所养,个体肥大,肉嫩脂黄,味道鲜美。而后来工厂化圈养的所谓三黄鸡,色泽和肉质是完全变了样的。数百年来,沙地农......【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