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江湖柔情
年复一年。花谢花开。云卷云舒。空旷的山谷中,虫鸣鸟啼,流水潺潺。悠扬的丝竹声穿透云层,在林间飘荡,袅袅绕绕,绵软悠长。涧边的女孩六七岁的样子,脑边俏生生的扎两个小鬏儿,脸上是稚气明朗的笑容,眉眼如画,活脱脱个美人胚子。那女孩手中拿着件短笛样的碧色物事。想那丝竹声便是来于这物事了。风过,湖面荡起层层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李飞刀,天下第一,出手一刀,例不虚发。”这是世人对名侠李寻欢的评价,百晓生兵谱中小李飞刀排名第三,但是如果你见过李寻欢的飞刀,你绝对不会承认这种排名,李寻欢的刀法象征宽容,正义,这也四李寻欢战无不胜的道理。关于李寻欢对上官金虹一战已经成为了一个传奇,一个后人难以逾越的神话。“如果我能学会李探花飞......【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俗话说:枪有枪胆,剑有剑袍。所谓枪胆,就是置于枪头里的钢珠,大枪一抖,哗啦啦的响。别小看这枪胆,其作用不小呢。枪有了胆,抖刺起来,可以听劲找劲。枪有了胆可展现功力,威慑强敌。这枪没有胆,便成了哑巴枪。哑巴枪,有些低调,但凭添了几分阴诡。解放前,沧州有一位武林高手,擅使哑巴枪,但已佚其名,现暂呼为杨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个人感言:连续几天写文,还要上班太累了,准备休息两天在次发文,敬请谅解!作者:十世仙梦梦之心第二部梦之心态第三章文章感悟:一个人的自信决定了他的能量、热情以及自我激励的程度。一个拥有高度自信的人,一定会拥有强大的个人力量,他做任何一件事几乎都会成功。进取心是神秘的宇宙力量在人身上的体现,这种动力并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雍熙三年(986年),宋太宗采纳知雄州贺令图建议,欲趁辽帝年幼无知,内部人心不稳之机,倾国之力,兵分三路北伐辽国。岂料承天太后萧绰摄政,辽国朝政协和,政治贤明,面对宋军大举进攻,萧太后亲临幽州督战,集中兵力先败东路宋军主力,后连挫西、中两路夹攻。至此,宋国北伐之战宣告失败。是年冬,萧太后趁宋国力困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十五夜,无月,微星。原野,断木残叶,凉风萧萧。一座光秃秃的土丘上,走下一个武士-----黑色铠甲,黑双色头盔,黑色束发,黑色眼睛,黑色剑鞘。沉着、坚定的步伐似踏在心坎上,每一步都有震天动地的威力。他的身后,那座小土丘旁,是一群几十个可怜的受难者:他们有的正在受着断肢裂肺的刀伤的折磨,有的正在被妻离子......【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叫岗枫,我这样跟那个叫刺蝶的女孩说。刚遇见她是在回雾起国的路上,当时我被一个强盗拦着了去路,那个美丽的女孩就出现了,她穿着淡紫色的纱衣,衣服上绣着的蝴蝶若隐若现,腰间别着一把淡紫色的剑,这是一个喜爱紫色的女孩子。她绝美白净的脸上嵌着一双大眼睛,眼睛里透丝丝喜悦,看来她今天的心情不错。她挡在我身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雾起国,雾隐,龙岩客栈,天字甲号房我戴着面纱,身穿紫色纱衣,擦拭着沾满鲜血的碧血剑,我刚完成父王给我的最新刺杀任务,刺杀天下第二杀手。我不知道父王为什么要我杀人,但是,我似乎爱上了这种感觉呢,一剑刺喉,鲜红的血液崩出来,向周围喷洒,却没有撒到我身上一点,他惊恐的眼睛瞪得极大,他还没还手,就被我解决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永远忘不了,当我把碧血剑刺入岗枫的身体时,他嘴角的那抹微笑,无奈,悲伤鲜血从他的胸口流出来,早已习惯鲜血的我,慌了。我叫刺蝶(落雪语中黑暗的意思),落雪国的公主。我注定是个悲惨的人,从三岁起就开始接受父王严酷的训练。我曾不止一次问过父王:为什么我要接受训练,我不是落雪国的公主吗?而父王只是用他那充......【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彼时,他们都不过是一群黄毛孩子,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他保护她不受其他顽皮的孩子的欺负,她用针线为他缝补被扯坏的衣服;他摘下碧野上鲜艳美丽的花朵,插在她乌黑柔顺的发间然而,这样的年年月月,也只不过仅存在于他们尚且年幼的时候。他是男子汉,大丈夫。立志,一生要荣耀而辉煌。他不再是只顾玩耍的孩童。先生赞许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叠影重重,三千亩越岭,倒反生一派躁动,岁月悄悄爬上山顶,远望无情的灯塔,朔月迎上枝头,一番苦思倒容纳出生命的枯槁,人情的戎绕。黑暗处的那段回忆,至今让他被迫流落荒山野岭,一个背负着岁月的扭曲的历史使命,身兼重任的神秘王子--龙渊。山的那头还是山,路的那边还是路。这就是流难王子的生存环境,不过这也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们有完没完啊!每天晚上都会哭,哭什么哭。小野,叫你妹妹别哭了,烦都烦死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阿姨来到小野的门口大声说道。知道了,阿姨,对不起啊,打扰你休息了。哼,这是没有家教的东西。阿姨小声的自言自语道。不过小野还是听到了。小野心里很难受。妹妹每天晚上都会做可怕地噩梦,所以都会害怕的哭。小野决定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第二天早上,小野的阿姨把小野妈妈衣服换来的大米的一小部分交给了小野。小野,现在行情不好,米店老板不愿意换太多的大米。所以换的不多,这些你拿着。小野的阿姨说完转身就走了。小野把装米的瓶子紧紧的搂在怀里。就像抱着果果一样。果果瞪着大眼睛看着小野,嘟着小嘴,不说话。果果,怎么了?不高兴吗?你看我们有大米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野,你怎么来了?你妈妈呢?小野的阿姨见到小野和果果问。阿姨,我妈妈受伤了,现在在医院里,所以来阿姨家里住几天。奥,是这样啊。那你们进来吧。现在这个情景,大家都不容易。谢谢阿姨。这是你们的房间,先住这里吧。嗯,谢谢阿姨。哥哥,你累不累啊。要不我给你捏捏腿吧。我跟妈妈学的奥。呵呵,果果真厉害。哥哥不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第二天,小野独自来到学校。小野把果果先交给小雪照顾。小野,这是你妈妈的骨灰,你拿好啊!昨天的医生把一个用木头订起来的骨灰盒交给小野。小野抱着还微微发烫的骨灰盒失神的走在满目疮痍的大街上。小野,你回来了。小雪,谢谢你帮我照顾果果。我来把果果带走。小野,你要去哪里?妈妈,这里有一个姐姐,我先带果果去那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野,这边。你妈在这里。小野妈妈以前的医生叫住小野。这是你妈妈留下的东西,好好保存吧。医生从盒子里拿出一对金耳环。医生,我妈妈呢?小野接过耳环焦急的问。小野,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小野跟着医生来到了走廊尽头的教室。当医生打开教室的门,映入眼帘的是地板上躺着一具盖着白色被单的尸体。小野,这就是你妈。你不要......【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快跑啊!空袭了。快跑到防空洞里。啊!救命啊!快跑啊。又扔炸弹了。一场空袭又在城镇的上空展开。居民惊慌失措地乱窜。路面上躺满了被炸死的尸体。熊熊燃烧的房屋染红了城镇的上空。无数个火把从天而降,灼烧着逃窜的群众。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背着一个一个六岁的小女孩跟着人群一起狂跑。天上不停掉下来的火把掉落在少年的身......【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他忘记了自己所有的痛。大腿被人猛刺的急性创伤使他左腿的血管遭到毁灭性的破坏,长达10厘米的创伤导致大腿肌肉组织的严重损害,完全破坏了肢体的血供,使得肢体功能无法得到合理的重建,医生建议冬竹,这个病人要保命只有做高位截肢手术治疗。用刀刺伤他的歹徒远非等闲之辈,他是一个多年前因抢劫致人重伤的劳改犯,就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把弯刀架在他的脖颈,一个声音冰冷道:为什么你不躲?该来的始终会来,又何需去躲他平静答道,淡定的面庞没丝毫恐惧。可是我会杀了你,你知道吗?依旧是无情的口吻。他淡淡一笑:我相信。你一直拖延是想没等他说完,对方突然打断道:是的,你不该如此顽固。只要你有一点悔意或是怕意,我都会放了你目光里隐隐闪现过一抹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当天空洒下一片净雨之后,大地开始放出自己应有的晴。到处可见金灿灿红彤彤的万道霞光,嫩日吐芳照彻了清新扑面的大地,让人心旷神怡,手之舞之,甭提有多惬意天幸上穿一件黑色夹克外衣,下穿米灰色牛仔裤,鼻梁上架着一幅酸不溜叽的银白色眼镜,瘦削的脸及黑黑的皮肤让他远离了英俊的称谓。但今天他着实好生的打扮了一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是我经历过的一件小事。想起那一刻,总有些脸红。那年我刚刚从技校毕业参加工作,被分配到广州分公司上班。正是十八九岁、精力旺盛,爱慕虚荣的年龄。尽管父母竭力反对,瞒着他们我还是买了辆摩托车。白天上班,晚上有空出去搭客。按自己的想法,挣钱不是主要目的,多接触些人、多接触些行业、丰富阅历。何况公司院子在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碧江红客栈,满座。一个少年公子,身穿白色长衫,仪表不凡。却,眼神深不可测,似有多少愤恨不得以泄。右手紧握口剑,此剑长七尺,浑身正血碧玉,却是碧血剑!实乃人主莫不欲其臣之忠,而忠未必信,故伍员流于江,苌弘死于蜀,藏其血三年而化为碧。啊。持续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接着传来一声野兽般的低沉咆哮声,声音戛然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钟南山,是秦岭山脉的一段,千峰叠嶂,景色幽美,素有仙都之称。对联: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中的南山指的就是此山,却在终南山下,活死人墓中,神雕侠侣。壶口瀑布,见一缺口,却站一人。此人剑眉入鬓,凤眼生威,英气逼人,右臂已断。却是神雕大侠杨过!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清晨,在清新的风吹着黄色银杏叶子的北国小镇,一个中年人颓唐的低着头慢慢地踱着步子------一个中年人,为了寻找在繁华边缘的灵魂是怎样不朽的挣扎,只身在小镇上踱着,疲惫又孤独------就像在他的一篇小说里写的,现在他就在这样一个秋日晴朗的早晨,在繁华都市边缘的一个小镇上度过了漫漫的半个月。他只是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清风,藤椅,秋千.人生何处不相逢,恰似飞燕双飞细雨中.相逢即是缘.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我遇见一个刀客.其貌飞扬,神采奕奕.刀客有点冷酷,二十左右年纪.刀客的眼睛看着手中的刀,说:知不知道手中有刀和手中没刀的区别是什么?我努了努嘴,似乎惊讶于这个问题.之前从未想过,我耸耸肩,道:很遗憾,倒......【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