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故事新编
云飞沫御剑飞行,来到月城的笑哈哈酒馆,她感受到了紫瑶的气息。“来一碗面。”云飞沫说。汀忻闻声,说:“客官,对不起,雪黎枫小姐旧疾复发,请稍等。”雪黎枫?“她在哪?我略懂一些医术,或许可以帮上忙。是一种一回忆就会头疼的病吗?”婉月剑似乎感受到了桃花簪的法力。“那......好吧。,客官请随我来。”汀忻......【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分手的理由有千千万万,最终你用了最渣的一个。上个月月底,52岁的郭富城终于被曝出婚讯,新娘是之前高调出镜的“嫩模”方媛。而就在昨天4月18日,港媒曝光钻石级天王郭富城和相差22岁的内地嫩模小网红方媛完婚的消息。婚礼现场仅邀请双方最亲密好友,据悉酒席不超过5桌,通过方媛晒出的平底婚鞋和伞裙礼服以及现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1966年到1969年正在读高中或初中的各三届学生,被统称为“老三届”。这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一代新人,童年时候是有体验的,所经历的艰难困苦,我们这代新人都共同经受过。有人说:我们这一代人是教育改革的试验品,文化大革命的牺牲品,改革开放的淘汰品。有个段子形容我们这一代人:长身体的时候,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第二章困境冷哲月不是在三百年前就和命运派掌门紫瑶同归于尽了吗?难道,雪黎枫就是紫瑶,冷哲月背叛了清飞派?落雨汀忻快速赶到白羽山,守门的问,“你是谁?”落雨汀忻回答,“在下落雨汀忻,白羽派弟子,常年在外漂泊,探听消息,这次回来是想告诉师父,三百年前的清飞派大弟子冷哲月重生,背叛了清飞派,和三百年前的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纵使这世间有千万种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但也没有一种能比夏彤和李天泽上演得更合乎常理,更顺其自然。说起夏彤和李天泽的关系,就不得不提他们上一辈,甚至是上上一辈人的关系。夏彤的外婆和李天泽的外婆是邻居,在那个人情还未被高楼困住的年代里,他们的妈妈就自然而然地成了闺蜜级的好朋友,冥冥之中注定他俩不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一夜白了头。——前言一,殿堂尽长生旧年的渡口好温柔,只有尚许的尘垢。她饮来多年的凉茶,恍然见君来相守,慕了白头。锦年,七月七,长生殿。御家长子白苏,大婚。白茶从试衣间出来的时候,陌小娆嘶的一声,后又猛吸一口凉气,竟是看呆了。待反应过来又从头到脚来来回回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叫叔吧,我叫你小王子!”她发了一个撇嘴的表情,停了一会儿:“好啊,那叔可得疼小王子啊!”后面跟了两个调皮的表情。曲辰能猜到她调皮的样子,他有一天把她发过来的照片仔细地研究了一番,还告诉过她:“你调皮的样子才最可爱呢!”她叫王小婵,今天才知道只有21岁,还在成都读大四。曲辰44岁,远在山东的一个小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张家沟,一个普通的小村庄,地处皖北平原地区,在淮河一条支流的淝河岸边。在这里民风淳朴,气候温润,居住的老百姓也都是祖祖辈辈的种地人,就指望着土地能有个好收成,以保全家一年到头有个肚圆。在解放初期的时候,只能靠天来供给,赶上风调雨顺,就能有个个丰收年,如果赶上干旱年,或是洪涝连天年,老百姓的生活就只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放弃一个暗恋很久的人是什么感觉?我曾经得过一场很严重的病,对我而言莫过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一2015年的最后一天我收到了魏依雪寄来的快递,里面是一封红本烫金的结婚请柬和一件粉白色的伴娘服日期是在2016年的第一天,我自认为我和魏依雪的关系并不好,可以说是很糟糕,至少是在认识唐后笙之后,因为在那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多年之后,我独自坐在仲娘坟头上,看着冰清玉洁的商山雪景,过去的经历像一幅画卷,在我面前徐徐展开。陈胜、吴广、吕臣、周文、田臧等一干人等,他们恍惚都站在寒风怒号的茫茫雪原里,身后旌旗猎猎,数万将士鲜衣怒马,端凝如山。端木牵着仲娘的手,跑过我的身前。仲娘突然回头,微笑着说:“傻小子,记得给我们报仇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座城市充满正义与邪恶,正义一方展开了一场无休止的警恶行动。因此产生了一位正义的怪侠——隐形侠。他,不用住处,不用愁吃喝,披上一件隐形衣,便可以通行无阻。在乔博士的实验室里……“你试用它,披上,你便可以隐形,没人能看见你,但是,你要答应我,用它来为民请命,帮助他人,用于正义!”博士交代好遗嘱,便一睡......【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巧儿,我回来了。”一个三十多岁的清瘦男子推开斑驳掉漆的木门,兴奋地喊道。三年了,终于可以见到日思夜想的巧儿和两个孩子了。但是他不知道门后迎接他的不是久别重逢的喜悦,而是一个当头棒喝的打击,这个打击甚至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也让他的女儿一生命运多舛。他看见屋内巧儿和两个女儿坐在桌边,惊慌失措的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若问念江什么时候最美,只怕一千个人会有一千种答案。船上的人说风平浪静的时候江水有平和之美;岸上的人说波涛汹涌的时候江水有壮阔之美;打渔的人说晴空万里时江水有明媚之美;织网的人说阴雨连绵时江水有沧桑之美。在月心里,念江只有在月夜才最美。月是一条鱼,是活在念江里最美的鱼。月喜欢在月夜浮出水面,看天上的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阿河喜欢小幺那一年是高一,学校组织的迎新晚会,小幺跳了一支舞。阿河觉得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好看的女生,在迎新晚会以后,阿河就满世界的打听到了小幺的电话。和所有校园泡沫偶像剧一样,她们真的在一起了。小幺说:你喜欢我什么?阿河说:我喜欢你在舞台上跳舞的样子。那是小幺的梦想啊,她从三岁开始学跳舞。跳舞就像她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他们的相遇,是起于一场算计的。那天是她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刻,再过多少年,她都依然记得,那一次,她身着淡纱,或青或白,画着淡妆,因为身份的缘故,她只是随意的绾了个发鬓,甚至都没照过镜子,便匆匆赶来了,本来她是不在意的,只是却不得不来,谁知这样简单的装扮让那个早已见惯了惊艳华丽的秦王眼光一亮,在他眼里,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少女的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