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短篇小说
走在大街上,寒冷的北风,硬生生的想要刮走人们身上仅存的热气。每个人都在与它抗争着。在街上走着。我怀揣着几个被包在袋子中的热腾腾的包子。它们似乎也冷得颤抖着。我哆嗦着身子,只想快些回家。逃离这静谧与寒冷交至的街道。“给点钱吧……给点钱吧……”一声充满稚气又蕴含无奈的声音传入我耳中。低下头,原来是一个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床柜上放着一个相框,相框里镶嵌着那个我梦中女孩的相片。每当失意时,我就来到床前,静静的端起相片,深情地凝视。她叫羽然,是我在一次画展上认识的朋友,虽然我们只见过数面,可从那以后,我便坠入了对她的爱河中。一起合租房屋的朋友李承喜欢画画,一次我正无聊的躺在床上看静静的顿河时,李承走了上来,在我的肩上重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寒冬腊月的黄昏本就来的早,天又阴沉的厉害,愈发模糊了那残留的,微弱的一点光亮。北风像是刚在笼子里放出来的狮子一样,没个命地死吹。看那架势,天上的雪层势必会迅速而又毫不吝啬地飘洒到地面上来。这本就是一条偏僻的山间小道,虽然蜿蜒崎岖的勉强可以通往县城。但如果不是附近村子的村民们走这条路的话。其它过路的车......【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我已经走得太远,再也回不去了时光渐渐远去。树荫间的声声蝉鸣仿佛对这个世界的一场控诉,浮华于世,喧嚣遍地。我站在窗户前静静看着远方树林间的大片荫翳,朝阳从后面轻轻环住我,下巴搁在我头顶,他说,苏婷,我们暑假去海南旅游,好不好?我淡淡扬起唇角,轻声道,朝阳,你不必为了宽慰我而做这些事情。你知道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县一中门口,云暖正百般无聊的玩着手机,偶尔看看里面,现在离中秋节只有几天的时间,她来这边给朋友送中秋礼物,已经到下课时间了,零零散散的有学生出来,刚给朋友打电话,让她来门口找自己,怎么还不来啊。云暖眼睛近视,她看不到谁是谁,只是惯性的向里面看。走过来两个男生,高个子的问她:“你在这干么呢?”“等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这里我要讲一个普通的农村女人的故事,她叫阿菊,和我妈妈差不多的年纪。——题记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从大人们的口中听到了“拐卖“这个词,不是在他们吓唬小孩子不要到处乱跑的时候,而是在一次语重心长的谈话中,然后,我听到了阿菊的名字。阿菊命很不好,七八岁的时候,他父亲就抛下妻儿寡母外出闯荡,那时候他们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二爷说他九十岁了。不管谁问他,他都这么说。有人说他九十多了,有人说他九十九岁了,也有人说他有一百多岁了------他到底多大岁数了,村里绝大多数人都说不准。多数人认同他一百岁有余了。看上去,二爷还很健壮。耳不聋,眼不花。说话宏钟样响。他脑子还很清晰。说起村庄的变迁,说得头头是道,像个活家谱。说起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不知道等了多久,久到忘了年岁,我只知道从懂事的那刻起便有人在我耳畔轻柔道:“你的命从出生起便注定。等待他,不论百年、千年。”我就在那河畔小桥旁静静等了无数年,盼了无数年,看了这无数年—红尘间海誓山盟,生死离别。记不清有多少人在我耳旁轻声细语的说着情话,记不清听到过多少人在我面前信誓旦旦,生死不离,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连薇:【雪欲来的时候,又烫一壶酒,将寂寞绵长入口。】已是冬季,我独自在家温酒待人来,却忘记了人已不在。酒已沸腾,在小炉中翻滚,我怕辜负这美景好酒,只好独自举盏。斜影拉长了寂寞,将它灌入我的酒觞中,和着温热的液体,被我一饮而尽。雪怕是明儿就要开始下了,覆盖这枯黄了的山野。满眼,就又浮现起你的容颜。【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第一次进宫时流苏哭得梨花带雨双眼红肿。只因一纸游戏文章触怒龙颜,流苏的父亲已于昨日辰时斩首示众。罪连九族,幸而有当年曾祖父留下的免死丹券一块,作为父亲的唯一亲眷,流苏逃过一死。但活罪难逃,流苏带罪入宫为婢,永世不得自由。司辰在一旁沉默,紧锁眉头,望向流苏的眼神满是心痛与不舍。司辰是当朝大将军司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序江湖传闻,有一女,名唤知情。此女貌丑,性情怪异,行为放浪,毫不知耻。平日喜好追求年轻有为的武林才俊。每过三月,其必会被人拒之门外,然后另觅他人。如此三月三月反反复复直至今已有两年。有人好奇,为何那些武林才俊都肯迎她入府,忍她三月。有些好事之人声称其见过此女手拿一封武林盟主的亲笔书信入门。于是江湖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快找妈妈去五月的中旬,好不容易送走了带着微凉的春天,窗外的烈日正肆意的挥洒着蒸腾的热气,看的不免叫人没来由的烦躁起来。面对这样一个炎热的天气,窗内的童小乐却恍若未觉的坐在电脑前,一手托腮,嘴巴里嚼着电脑桌上堆积的零食,眼神无意识的盯着电脑屏幕发呆,另一只手还拿着鼠标,在电脑屏幕上转来转去,打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我有记忆的那一天起,我的爸爸妈妈就为生活奔波劳碌着。我被寄养在外祖母家,很难见爸爸妈妈一面。每隔一段时间爸爸妈妈从广东寄给我一些玩具或爱吃的零食,我都会兴奋地手舞足蹈,高兴好几天。一年又一年,爸爸妈妈的爱,润物细无声。七八年前的夏天,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得了高烧,当时恰好妈妈回来探望我,知道我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天,天气很热。毒辣的阳光侵蚀着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我看了看广袤的苍穹,眼睛不由自主的眯了起来……“小心啊同学!”原来我撞到了后面的行人。我扭头看去,那是一个身高一米七左右、皮肤有些黑的男生。“对不起!对不起!”他没再理我,远远地走去了。原本以为我们之间如所有在大街上相遇的陌生人一样,彼此的生活再也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假如此生没有遇上你,我会不会一等千年?假如此生没有恋上你,我会不会一梦千年?假如此生没有爱上你,我会不会一念千年?假如此生没有那么多的情,我会不会一痛千年……一种思量,几多忧伤,还有什么呢?本来无一物,却沾染了满身的尘埃……————题记一.寂寞空山思念冷空山寂寂,鸟雀无声,唯有漫天飞雪,纷纷扬扬,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I你若盛开母亲说,她小时候最喜欢的花是牡丹花,每年初春的时候,她都会洒下大把大把的花种在门前的栅栏里边,然后等待夏天到来,牡丹盛开,绚烂如海,蝴蝶翩翩起舞,那个时候是她最开心的时候。可是,外婆总是会制止她的行为,说要用更多的地来种粮,外公总是疼爱的说,我的阿五要种,就让她种,女孩子,喜欢花没什么不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希望能进一次鬼域,不要再回来,因为我并不属于这个世界。毕业之后,我并没有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一个人租了一个房,每天坐在书桌前伏笔写着不完美的文字,这篇新小说的名字叫鬼域。早上九点,我起床洗漱了一下,随便吃了点早餐,一盒牛奶味道的饼干外加一杯热牛奶。走到书房,拉出椅子,将牛奶轻放在左手边。看着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在我的心底,有那么一个人,她很安静,却很孤独,她一直住在我的梦境中,存在我的心里。灰暗的梦境中,她一袭白衣,隐藏在薄雾之后,刘海遮住了容颜。她不语,不动,宛若人偶,而我,就这般凝视彼岸的她。我不敢靠近,生怕距离近了,她便消失在我眼前。多年之后,此岸的我终于有勇气抬起手抚摸彼岸的她,我微笑的闭上眼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手机的震动把她从梦中惊醒。周日,17点17分。窗外依旧是热辣的阳光,喧嚣的街道上车水马龙。“喂,亲爱的,干嘛呢?”好姐妹小榕打来的电话,她用慵懒的声音接起来。“怎么那么久才接电话,今晚有活动,出来玩哈。”“有谁一起吗?我头有点疼,可能去不了呢。”“......”使尽浑身解数的小叶终于推掉了姐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天,我无意中翻出了童年时候的一本书,从中捡出一幅粗糙白纸上的意像派的画作。画中的星星很大,却呈绿色,天空很黄,飞满了奇形怪状,梦一般的生物,风像起伏的音乐线谱,一会向上吹起,一会向下垂落,月亮是红色的,弯成一芽,像个恼了表情的小嘴,太阳是十二棱体,远山像一堆刀戟剑林,却呈紫色,小路像一条皮筋,被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公主府中有一棵从偏远小国送来的玉兰花树,十六年来未起过花苞,开过花朵。公主满十七岁那年,恰是生辰之日,玉兰一夜开放,好不壮观。硕大的花朵莹白如玉,花香沁人心脾。来访宾客,文人雅士,皇亲国戚,无不人人称赞。公主喜滋滋的乐来做寿星,摆了玉净瓶,亲自折了一枝花开并蒂的玉兰花插入瓶中,送与宾客观赏。更放......【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男孩轻轻的抚摸着缩在角落里、正不断抽泣女孩的头,轻声细语的安慰着。悄悄赶来,躲在楼梯一旁的几位同学正指着那边的画面,“老师,就在那里,我们都觉得有些奇怪。”S高中楼梯上这幅画面并没有漫画中那么完美,却是显得有些突兀。女孩身旁的男孩即使是身处松垮肥大的校服下,依然难掩其剑眉恒宇之气,笔直的眉峰、高挺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晶是个聪明而且勤劳奋的好女孩儿。成绩在班上总是名列前茅为此她很自负。高考以后的几天里,晶寝食不安,一直期盼着考试成绩。她太希望能够圆了这从小做到大的梦。这不昨天夜里,她梦见了那座梦蒙牵绕的大城市。她甚至梦见自己变成一只海鸥。迎着海风,欢快的飞翔,亲切与海螺叫谈,然一只海螺呜呜的叫着:“祝贺你,考上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当天地一片鸿蒙,当日月不再。终于各个微小的粒子悬浮。山无邪,地无邻,会当与君绝。在这之前古老王国的国王已经做出了对人降生的安排。当时人们生活在一片浑浊的大气中。国王整天愁眉苦脸。他说她整天生活在暗无天日的大气里,谁来解救她呢?神示:你将来有一天会看见的,你的子孙有一个是人,等到了他出生的时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十三年在一个人的一生中有多长呢?有一种说法,每个人在一生中都有黄金十年,有的人来得早,有的人来得晚。对于一个能活到八十岁的人来说,十三年并不长。但是对于一个只活了二十八岁的人来说,十三年几乎就是半生。生命的前十五年,他是沐浴在阳光下的。每个人都爱戴他,都想成为他的朋友。但这并不容易,由于他周身的阳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