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爱情小说
某集团在小镇旅游码头修建大宾馆,征用土地还算顺利,拆迁房屋时,遇到一户熊姓人家不签约,基础工程的西北角推进受阻。这户人家地处客车进入旅游码头的交叉路口,而且是唯一的一户农家,五层平房,区位优势明显。自从旅游码头营运以来,他家就搞起了服务业,开旅店,开农家乐,生意都还不错。多人多次做熊的拆迁工作,参考......【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教研组长龚正生活的小镇,人们不知道镇内几所学校的教师,但一定知道每所学校的校长;教师不知道其他学校的同行,但一定知道其他学校的主任。但在龚成了老组长后,大家对校长不是很感兴趣了,教师对主任也知之甚少了。小龚1994年教师节,镇小上午开了半天庆祝会,中午共进午餐时,游校长把青年教师龚正叫到自己的身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天傍晚,刘萍萍刚劳动归来,场长就给她送来一封信,打开一看,正是二十年前跟着父亲到新加坡,不久,又从新加坡转到台湾,继承伯父家产的朋友王行的来信。信中说他要返回祖国大陆,将刘萍萍接到新加坡去。这消息,太突然了。啊,人生的道路,对刘萍萍这位来自上海姑娘来说,也许太曲折太残酷了。此刻,她捧着这封远方的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四月的邓州,夜晚的天气,还是冷冰冰的。地板较冷,只能检来一些干花草木作为床垫。深夜十二点半,尽管来往的车辆少了一些,可是,汽车的喇叭声仍然不断,根本无法入睡。此刻,他想得很多很远……爸妈听从党的号召,一对夫妻只生一个孩子。对此,父母仅生下自己,成为家中独生子。活了二十九年,如今,流落邓州街头,人生第......【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话说回来,阿才到邓州公安局报案后,两个多月过去了,至今,没有一点消息,犹如石沉大海。这天一早,阿才早餐都没有吃,一个人走了二十多里路,九点多,从市郊来到了地处于市区的邓州市公安局信访科。刚好,今天值班人员正好是吴科长。阿才等待他打发第五个上访者走后,轮到接洽阿才了。吴科长看了阿才一眼,好像不认识阿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阿才离开母亲后,来到琼州火车站。此次,他不去那令人伤心地广南市,而是直接坐上开往邓州火车,寻找妻子阿霞。阿才坐的是硬座车厢,人多拥挤,坐也不是睡也不是,三天两夜的火车,阿才坐得腰酸背痛,可是,他想到寻找自己的妻子阿霞,重任在身,再苦再累也要克服。这天中午,火车到达了邓州火车站。阿才在火车上认识了农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阿才父子匆匆忙忙吃饭后,找来自琼州籍老乡借点钱,晚上十点,他带着发仔连夜坐上广南至琼州的火车,赶回琼州老家。按照农村出殡不宜超过正午时分的风俗习惯,匆匆离去的父亲,在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已入土为安。本来,阿才第二天上午十点前完全可以赶到家的,可是,火车晚点,直到下午两点二十分才赶回到家。这样,他失去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话说阿才在家照管孩子,让妻子阿霞到美容院做勤杂工。连续十多天,阿霞都没有回家探望孩子。这天一早,阿才带着孩子发仔,让发仔坐在自行车后面,一起往春光美容院看望阿霞。阿才骑着自行车走街串巷,直到十一点多钟,好不容易才来到中山五路找到春光美容院。这时,他看到美容院大门口岗亭下,站立着两个高大身着黑色保安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按照美容院规矩,上班前一定要化妆,穿花旗袍,说话要轻声细语。在前台接待小姐指导下,阿霞化妆得不错,波浪式发型,透红的蛋脸孔,苗条身段,穿上那套大红花旗袍,配上一张自然美笑容脸孔,显得十分丰满醉人,确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今天,老板娘没有安排阿霞正式工作,让她给美容顾客送水果、茶水。奇怪的是,在送水果......【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潘老板与丁秘书逃跑后,卷走了公司所有工程款,建筑工程被迫停工,公司宣布停工解散,一千多人的建筑农民工全部下岗,白白干了半年,分文不得。话说阿才下岗回家后,精神不振,情绪低落,沉默寡言,连续几天吃不下饭,妻子多次推促其重新应聘找工作。可是,他像一位聋哑人一样,不问不应,一天到晚坐在房间中,闷闷不乐,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经老乡介绍,广南市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招聘建筑工,这是一家私人股份制公司。据说,老板很傲慢,员工干活略有懒怠,就会受到惩罚。阿才听老乡这么说,虽然,也打了一个冷战。可是,建筑工工资高,一个月有三、四千元。他心里想我不偷工,认真去做,就不会受到老板惩罚。阿才怀着饶幸的心理,去广南公司应聘踫踫运气。如果自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话说阿才,土地强征后,带着老婆阿霞和孩子发仔,一家三口,离开世世代代生活的农村,抛下六十多岁年老多病的双亲,进城到广南市打工。进城五年多来,他被老板炒鱿鱼二十多次,换了十多个工种,饭店洗碗工、小区清洁工样样都干过。起早摸黑,一天埋头苦干十多个小时,月工资仅二千元出头,除房租、水电费外,剩下不多了。市......【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南河水向东流一俺庄南地有一条东西向的小河,庄里的人都叫它南河。小河起源于哪里,不知道;有多少年了,不知道;里面有多少故事,也不知道。河水绿莹莹的,清澈凉爽,干净透亮,一如俺庄上人们的心,滋润着两岸的土地,也滋润着两岸人们的日月。河北沿,离河几步远的地方,有一棵大杨树,树身子得两个人才能搂过来,树头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草长莺飞,岁月更迭。漫漫人生旅途,无酒不成宴,无友难成行。没有人是个体孤独成长的。或师或友,或亲人,会成为你人生航程的灯塔和那夜空中的北斗星~照你前行,无畏无惧……风一样的年龄,落叶的泛黄季节,帝都的威严和繁华。象牙塔里的缱绻旖旎,朝圣般的虔诚,伴着些许的迷惘和孤寂,满着自己的人生和求索。……君,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赵县南庄有个张爷庙,关于这还有个遥远的传闻。相传在很多年前距离赵县县城不远有个名叫张家郭的村庄,后来这个村子遭遇大水被淹没,不复存在了,目前只剩下了三个郭(郑家郭、许家锅、王家郭)。当时村里有个姓张的长工,不会干别的,就会为别人家浇地。他浇地省时又省力,每次上头来巡视,水流刚好漫过田垄。衡水有家地主......【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丈夫已经出去开会两个多小时了,薛清秋有点等的着急了,毕竟后面还有许多事情等着他们去办,去城里新房子那给那些花们浇浇水,不然那些花就得枯掉,还要去物色冰箱,给孩子报辅导班……如果说,还有什么能够让心如止水的她感到无聊和心烦,大概也就此刻了吧?!相夫教子,享受天伦之乐,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闲来无事总爱和大学舍友唠嗑,无论何时,老家一词都屡见不鲜,我是一个地道的四川人,在18岁高考结束那年来到了广东,从此四川的家便成了我的老家。最爱和舍友一起谈论自己老家的风景,人文,自然还少不了吃的,依山傍水的古朴小镇,河滩上一圈圈的麻将桌,还有就是大家最感兴趣的麻辣烫。舍友们对我神秘的老家都十分向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些人就是这样,冷漠又多情,简单又复杂。深情的时候可以颠覆性命;冷漠的时候可以视而不见;复杂的时候可以竭尽全力地殚精竭虑;简单的时候可以无所事事地放任自流……当然,这些特殊的情感有可能因人而异,也有可能因人而量,更有可能随性而为。所以,大概每件事情都是这样的,有时无比复杂永远没有办法理清关系,有时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苏晴身材高挑,脸蛋俊俏,气质高雅,一双水汪汪的媚眼顾盼多姿。她穿的是一件吊带丝绸的睡衣,一头秀发直泻而下,酥肩尽露,魔鬼的身材被睡衣朦胧地遮盖着。一副粉红色镶有蕾丝的胸罩遮在胸前,胸罩比较窄,包裹不住她那对饱满的峰峦。若隐若现,呼之欲出,吹弹即破。柳腰纤细柔软,小腹美妙平滑,浑圆、挺翘的臀部被一条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据说,首都委派到甘玛法城公干的人,都会得到城主伊迪斯的热情招待。当然这招待没有特别之处,就只是热情。只不过这热情似乎太招人了,以至于每次被委派公干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在这座城里留下,而忘记返回。首都的人几度都以为那些人都是被扣押在此的。再派人来监察时,却没料到,那些监察的人也留下了,只不过他们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云门镇,现今重庆市合川区云门街道办事处。云门镇旁有一座山叫做云门山,山中苍松翠柏,云雾缭绕,宛若天界仙境。传说中,云门山就是亡灵通向天界的登天之山,而云门山山顶上的天界寺便是得道高僧们为超度亡魂升入天界的地方,这里初一十五香火鼎盛,烧香祈福、保平安者络绎不绝,时至今日。云门镇地势由高至低,以一条长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序千好再好比不过你眼里的一抹欣赏千坏再坏比不过你嘴角的一声叹息可我为什么要这样啊我是一个商人这也是我的身体为什么却被你控制着(一)伊芙琳·约瑟夫意识到,事情似乎变得有些奇怪,而这一点,是从基兰·劳伦斯拜访了自己家族之后才发生的。因为基兰·劳伦斯居然开始反常地亲近自己!伊芙琳·约瑟夫一开始就知道基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序在人海的世界上,眼泪如雪,寂夜深长齐驭邈敢对天发誓,他这辈子就没见过像顾熙仪这样不解风情的女人!当然,他所说的“不解风情”,不是指男性与女性之间的那一方面,而是指和她生活在一起时,那种很不愉快的生活体验。之前,他的前女友柯诒姿请他帮忙,照看这个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气息的奇怪女人,却没告诉他,她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奔爱(二)匆匆一边是爹娘的忙前忙后,一边是张伟业频繁的殷勤,王因不敢违背分毫。她心想着她若是不答应,必定会惹得闲人嚼舌根“哟,这姑娘心比天高啊,这么好的日子放着不过,瞎折腾个啥劲”,人言可畏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她心想着他的老母亲肯定会哀声叹到“你不能由着你的性子来啊,我跟你父亲都这么大岁数了,你要考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奔爱(一)浮沉1912年的中国,国门已打开大半个世纪,社会上到处存在着新与旧的斗争。有形的、无形的。你可以看到街上随处可见的身穿旗袍的婀娜女子,她们把衩开得高高的,走起路来一摇一摇,配合着细高跟,发出颇具节奏的声响。她们模仿着,用烧红的钳子把头发“折腾”成面条状,唯恐不像洋人;但同时,这时的中国在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