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爱情小说
他很帅气,她很平凡。大学时,他们同桌,成了最好的朋友。起初,他们经常在一起吃饭,聊天,散步,这样的日子很是美好。渐渐地,他在无形之中开始慢慢地远离她,和一些漂亮的女孩子不断往来。她很是痛苦,默默地忍受他对她的忽略,一如既往地对他好。以后的日子中他很少想到她,处在一些美女之中,他逍遥自在。而她却在寂寞......【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智能时代(科幻短小说一)早上年轻的白领魏巍吃完早饭,刚要去公司上班,就接到老板的电话。老板告诉魏巍从今天开始不用来公司上班了。“啊!这是为什么啊,老板?是我工作没做好?还是......”魏巍一听急了,忙问老板道。“那倒没有啊,不是你小魏工作不好,是现代企业遇到困难啊。用工成本高,人工工作效率低下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深秋的寒风里,浩又看见满园的桂树摇曳起来,飒飒的。那树梢上已凋谢的桂蕊,恰如雨中飘泊晃动的风筝,被随意地到处旋刮着,令本已灰暗的天空,似乎又多了几许凄凉和惆怅,象褐色的火焰尖角一样,在天女散花般的飘零中簌簌洒落,在湖畔,在湖水,在秋风秋雨愁煞人的无爱季节中忧怨。“唉,逝去桂蕊几何多,年年花开又花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未进团鱼河,远远的便听见众多的“砰”“笃”之声,如一群啄木鸟在啄木。走进一看,山上不少的人,砍的砍树,剁的剁枝,捆的捆柴。就如一场大的战斗结束战士们在打扫战场。因为经历了几次有了经验,很快就砍了一担,随着大部队下山。一路上,担着柴的人排成好长的队伍,宛若一支支前的地方武装在挺近,又似一支去交公粮的社......【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太阳落山了,劳碌一天的石板街渐渐安静下来。街上的行人少了,茶馆的人却多了。艾记石印店斜对门的茶馆里张张桌子坐满了人,门口站的也是人,还有不少的人在往这里来。茶馆里的柱头上搁着灯盏,梁上也吊着灯盏,茶碗盖子盖不住的热气润浓花生、瓜子的卤味香味,打人缝里向街上飘散,那些交头接耳、那些高声喧哗统统围着老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新婚后的第四天,我和妻子去幺丈人家玩。我在堂屋里坐不住,就出来四周走走。幺丈人家在万家畈,门前有口小港,碧水淙淙,岸树丛丛。房子的右旁是一道高坡,一条大路攀上去,向荆门那边蜿蜒而去。这时,妻子也出来了,见我呆立在高坡前,好奇地走过来问“这有什么好看的?”“我好像以前到过这里。”我拼命的想,这坡怎么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是一个难忘的早上,老赖来到派出所。门卫对他说“您要找哪位?”“所长。”“有预约吗?”“没有。”“您给所长打个电话。所长的号码是……”他摸了摸后脑勺,感到有些不爽。心想县长的办公室就是敞开的,这个所长还要预约才能去他的办公室,真是架子十足。老赖越想越不是滋味儿,对门卫说“麻烦你转告所长,老赖为多年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如果每朵花都要有个走向枯萎的期限,我宁愿这朵爱情永不开花。——题记一伊月喜欢花朵,但是总是说不出名字。每次看到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花儿后,心里便跟着开出了花。脸上两粒靓丽的梨涡也绽开来,她最喜欢这时的自己,能这样安宁的沉溺于一种简单又纯澈的情绪中。上海的六月是绵延的小雨,潮湿的空气让人的心也跟着隐晦......【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清晨,钧叔下河去挑水,他不是给自己家里挑,是给茶馆挑,茶馆就是他的单位,挑水就是他的工作,河离茶馆一里路左右,水从河里挑上岸要爬几十步的台阶。一年四季,天天要挑,下雨下雪上凌,也不例外,必须保证茶馆每天不缺水。自从茶社成立,钧叔加入后,就没听说缺过水。大家说钧叔都好,就是一种不好贪杯,但是,虽然好酒......【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亏欠李阿姨中年丧夫,膝下留一子,名叫汪亮。李阿姨含辛茹苦,拉扯大了孩子。儿子有出息,大学毕业后,汪亮进了国企,工厂有宿舍,每逢周末,汪亮才从市区赶回看妈。邻居们都说李阿姨苦尽甘来,总算熬出了头。辛辛苦苦把儿子供出来,就剩享清福了。李阿姨摇摇头,却不这么想,谁让她养的是儿子呢?有工作还不算完,还有结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乙嗨,朋友,咱们好久没见面,最近在忙什么啊!甲你问我吗?乙对啊,问你呢。赶紧这些天让你忙的犯了糊涂,连老朋友都不认识了。甲那到没有呢。(上去握住乙的手,唱友谊地久天长)怎能忘记旧日朋友,心中能不怀想,旧日朋友岂能相忘,友谊地久天长;友谊万岁!友谊万岁!举杯痛饮,同声歌颂友谊地久天长......乙感情......【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重新上学了,龙前面始终坐着一个女孩。时间长了,龙就很想认识她。一天放学后,龙就尾随女孩。只见外面一片旷野,刚刚新雨后,泥泞未干,路上很滑。女孩赤着脚走,龙也赤着脚走。路的一边是沟渠,烟云蒙蒙,一边是一眼望不到边的稻苗。新雨后稻苗碧绿,直刺人眼。龙走上前打招呼道:“喂,我能认识你吗?”女孩回头,面如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某集团在小镇旅游码头修建大宾馆,征用土地还算顺利,拆迁房屋时,遇到一户熊姓人家不签约,基础工程的西北角推进受阻。这户人家地处客车进入旅游码头的交叉路口,而且是唯一的一户农家,五层平房,区位优势明显。自从旅游码头营运以来,他家就搞起了服务业,开旅店,开农家乐,生意都还不错。多人多次做熊的拆迁工作,参考......【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教研组长龚正生活的小镇,人们不知道镇内几所学校的教师,但一定知道每所学校的校长;教师不知道其他学校的同行,但一定知道其他学校的主任。但在龚成了老组长后,大家对校长不是很感兴趣了,教师对主任也知之甚少了。小龚1994年教师节,镇小上午开了半天庆祝会,中午共进午餐时,游校长把青年教师龚正叫到自己的身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天傍晚,刘萍萍刚劳动归来,场长就给她送来一封信,打开一看,正是二十年前跟着父亲到新加坡,不久,又从新加坡转到台湾,继承伯父家产的朋友王行的来信。信中说他要返回祖国大陆,将刘萍萍接到新加坡去。这消息,太突然了。啊,人生的道路,对刘萍萍这位来自上海姑娘来说,也许太曲折太残酷了。此刻,她捧着这封远方的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四月的邓州,夜晚的天气,还是冷冰冰的。地板较冷,只能检来一些干花草木作为床垫。深夜十二点半,尽管来往的车辆少了一些,可是,汽车的喇叭声仍然不断,根本无法入睡。此刻,他想得很多很远……爸妈听从党的号召,一对夫妻只生一个孩子。对此,父母仅生下自己,成为家中独生子。活了二十九年,如今,流落邓州街头,人生第......【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话说回来,阿才到邓州公安局报案后,两个多月过去了,至今,没有一点消息,犹如石沉大海。这天一早,阿才早餐都没有吃,一个人走了二十多里路,九点多,从市郊来到了地处于市区的邓州市公安局信访科。刚好,今天值班人员正好是吴科长。阿才等待他打发第五个上访者走后,轮到接洽阿才了。吴科长看了阿才一眼,好像不认识阿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阿才离开母亲后,来到琼州火车站。此次,他不去那令人伤心地广南市,而是直接坐上开往邓州火车,寻找妻子阿霞。阿才坐的是硬座车厢,人多拥挤,坐也不是睡也不是,三天两夜的火车,阿才坐得腰酸背痛,可是,他想到寻找自己的妻子阿霞,重任在身,再苦再累也要克服。这天中午,火车到达了邓州火车站。阿才在火车上认识了农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阿才父子匆匆忙忙吃饭后,找来自琼州籍老乡借点钱,晚上十点,他带着发仔连夜坐上广南至琼州的火车,赶回琼州老家。按照农村出殡不宜超过正午时分的风俗习惯,匆匆离去的父亲,在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已入土为安。本来,阿才第二天上午十点前完全可以赶到家的,可是,火车晚点,直到下午两点二十分才赶回到家。这样,他失去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话说阿才在家照管孩子,让妻子阿霞到美容院做勤杂工。连续十多天,阿霞都没有回家探望孩子。这天一早,阿才带着孩子发仔,让发仔坐在自行车后面,一起往春光美容院看望阿霞。阿才骑着自行车走街串巷,直到十一点多钟,好不容易才来到中山五路找到春光美容院。这时,他看到美容院大门口岗亭下,站立着两个高大身着黑色保安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按照美容院规矩,上班前一定要化妆,穿花旗袍,说话要轻声细语。在前台接待小姐指导下,阿霞化妆得不错,波浪式发型,透红的蛋脸孔,苗条身段,穿上那套大红花旗袍,配上一张自然美笑容脸孔,显得十分丰满醉人,确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今天,老板娘没有安排阿霞正式工作,让她给美容顾客送水果、茶水。奇怪的是,在送水果......【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潘老板与丁秘书逃跑后,卷走了公司所有工程款,建筑工程被迫停工,公司宣布停工解散,一千多人的建筑农民工全部下岗,白白干了半年,分文不得。话说阿才下岗回家后,精神不振,情绪低落,沉默寡言,连续几天吃不下饭,妻子多次推促其重新应聘找工作。可是,他像一位聋哑人一样,不问不应,一天到晚坐在房间中,闷闷不乐,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经老乡介绍,广南市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招聘建筑工,这是一家私人股份制公司。据说,老板很傲慢,员工干活略有懒怠,就会受到惩罚。阿才听老乡这么说,虽然,也打了一个冷战。可是,建筑工工资高,一个月有三、四千元。他心里想我不偷工,认真去做,就不会受到老板惩罚。阿才怀着饶幸的心理,去广南公司应聘踫踫运气。如果自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话说阿才,土地强征后,带着老婆阿霞和孩子发仔,一家三口,离开世世代代生活的农村,抛下六十多岁年老多病的双亲,进城到广南市打工。进城五年多来,他被老板炒鱿鱼二十多次,换了十多个工种,饭店洗碗工、小区清洁工样样都干过。起早摸黑,一天埋头苦干十多个小时,月工资仅二千元出头,除房租、水电费外,剩下不多了。市......【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南河水向东流一俺庄南地有一条东西向的小河,庄里的人都叫它南河。小河起源于哪里,不知道;有多少年了,不知道;里面有多少故事,也不知道。河水绿莹莹的,清澈凉爽,干净透亮,一如俺庄上人们的心,滋润着两岸的土地,也滋润着两岸人们的日月。河北沿,离河几步远的地方,有一棵大杨树,树身子得两个人才能搂过来,树头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