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爱情散文
十一月,最后的秋风迎来了岷县的初冬,天气还是这样干燥,干冷,冷得心情更加沉重,好像困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在无望孤独的时刻,你出现了,荡漾在我最深的心房。二郎山上的风景比起金秋十月逊色不少,看不到满山的沙棘果,红红绿绿挂满树上,看不到满山遍野叫不出名字的花儿,初雪过后,还惨留着少许白雪,你就这样出现,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我幼年时镇子上还有一个老戏班子,每每娘亲给我闲钱时我都会跑到镇子上去听一两场戏,捧场的人不多,一来二去老班主都识得了我。后来戏班子门可罗雀,为了生计终于搬离镇子,我攒了好多好多钱,却无从再听咿呀唱调,无处再看水袖起舞,那唱着长生殿的娘子也只能隐隐出现在我回忆里。稍大些娘亲将我送到私塾读书,教国文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今天在抖音上刷到一条视频,视频中的男子是这样说的,如果我等不到你离婚,那么,我会等你到丧偶。先不说视频中的男子,是为了刷新点击率,还是情到深处之肺腑,这句话看似情深,但是评论区里面却是褒贬不一,每个人所持有的观点各不相同,因人而异吧。我的观点很简单,假如是我,那么,在我的世界里,希望他此生是最幸运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西风冷雨,空气里夹杂着落尘的味道,感受没有看到的美好。月季玫瑰,在寒风中哆嗦招摇,看了多少有心疼。铁路口旁,有了棵高大的榆钱树。风过叶落,金黄秀气的榆叶儿,飘飘洒洒,妩媚动人。霎时间,世界因此变得浪漫起来。我舞着双手,想要接住几片,也想要留住这瞬间的美好。不远处的保洁阿姨却不停的咒骂这妖风怪树,让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朋友兔子告诉我说,她很羡慕这样的爱情,从一而终,一辈子只一次,男孩从嘻嘻哈哈变得成熟稳重,女孩从素面朝天变得精致漂亮。这样的幸福根本是别人无法体会到的吧。是啊,谁不羡慕呢?但是我觉得,归根结底我们羡慕的依然只是爱情。这种飘渺难寻的东西,这种可遇不可求的东西,这种得到后如果不珍惜依然会转瞬即逝的东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春去秋来,窗前的梨花隐去了身影,留下嫩绿的果实。春华秋实,昔日的容颜已不复化作回忆,尘封在心扉。自其变者而观之,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物与我皆无尽也,不知何时能永恒。我伫立在湘江水畔,轻触印记斑驳的湘妃竹,桃花潭水也融入了丝丝的思念,充满了期盼。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江畔何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书架上的书,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了些。轻轻抚摸上去,书本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积攒了一层淡淡的灰尘。熟悉的书目一览无余,已经记不清上次是什么时候打扫过。看着书架上的书,不免觉得有些嘲讽,好些书打从买回来之后,就没怎么用心阅读过。要么偶尔翻阅一下,要么只是打扫下书本上的灰尘。昏黄的台灯下,一盏茶,一本书,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大多人都不会考虑自己自己在未来的哪一天会死这个问题,因为害怕,因为拒绝。当死亡来临前,一些人才第一次想要寻找自己喜欢的人和其相随,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她的身子骨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躺下来便再也起不来,直到几个日夜过去,紧闭的双眼也不再能够睁开。他也感到害怕。那些脆弱又固执的生命就像一朵朵盛开又凋谢的繁......【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走过的小路遗留着你的笑靥,那些路旁的野花也停不下对你的怀恋,你在我眼里实在是最美的姑娘。你是我梦中的凤仙花,是我们在田野里追逐过的那对蝴蝶,飞入庄周的虚梦。但我依然想你,想你温柔的哀愁,想你对我说,你是外面老,里面小;我是里面老,外面小,然后你脸上露出与你的年龄不相衬的沧桑感,你给我讲你病魔缠身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见钟情的心动会在短暂的激情里渐渐消亡,而日久情深的小细节将时常刺激着小心脏活跃着。待到一定的年纪,我们已经不再追求蠢蠢欲动的暧昧,不再奢求童话故事里的轰轰烈烈,不再与时光执着的争执,不再等待无望的人。而是主动出击寻觅一份心安理得的幸福。何必为难自己,遇到合适的就放过自己,给彼此一个机会,给可能的幸......【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时光匆匆一瞥就这样夺走了我们的青春!慢慢的我也挤进了成长的人群,结伴同行的变成了一个人孤单的旅程。孤独的旅行者!对远方的思念触手可及却又触不可及,人来人往的身影中,有哪个是我们熟悉的你?祈祷生命中的归人你时常到来,歌声欢笑陪我们过最漫长的时光,天真的我们纯洁的微笑......行人的过往中却只有陌生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黄昏,夕阳落在山坳,余晖洒下林中,四月盛开的花朵格外鲜艳,地上的绿草横躺着,枕着青风将要入眠。树上的鸟儿,也安静,忽然看见一对蝴蝶,悄悄地飞进花间,游戏流连。一道小路,弯曲伸延。拉开的夜幕,霞光满天,即将上演一场爱恋。雾色编写出一篇表白的语言,是那么深情缠绵。等待着月光映照的碧天,星星一点、两点、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大家都奇怪这楞小子为什麽会和牙尖咀利的她凑成一对然而;志中、德美由小学的头踫头吉吉笑至中学的狂K书,甚至大学相约做逃学威龙都是一双一对二人行最后一个以一级荣誉大学毕业另一个是幸好仍能毕业的三级合格,没有荣誉哭成涙人的不是三级那一位德美张大口哭个不停「这种成绩毕业,将来能找到什麽好工作?」今天,德美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李淑贤,均一集团最大股东的独生女唯唯诺诺的敷痠著围著会议桌的一众每天,由早到晚,来见她的人都是同一样目的堆上笑容,有求于她脚下无数财富,然而内心,是一片看不到尽头的沙漠还好,明后天可以在日本小休两天更重要的是,父亲同意保镳不会跟随左右将会是少有的自由假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活一辈子,就为一“情”字。可是要遇到一个痴情的女孩,概率低于万分之一。很多女孩不懂痴情,找男孩,就是为了男孩的钱,以及生活上的帮助和守护,用爱情做外在包装,而实质是利用。但是痴情的女孩总是存在的,今生无缘与她相见和相爱,只有将生命延续下去,才能在某一世与她相见和相爱。可是人的生命只有短暂几十年,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日本。东京。「桑原先生,你有访客!」坐在露台的他,听到楼下房东太太带点惊讶的声音。他站起来探身往外望。楼下访客用手遮住太阳光,抬起一张白皙的脸。桑原几乎站立不住。颤抖的手紧紧抓著栏杆,思潮一下飞到二十九年前的那一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与昏暗环境不相配的一双眼睛,鬼魅的闪烁。「我只是灵媒。可以与死去的人对话,但不懂爱情。」「我已走投无路。由他说与我分手那天开始,我已做不到自己。眼涙、为曾经的刁蛮一直认错....明明是他的移情别恋,我竟然一句责备他的话也说不出口.....我今晚会见到他,我会最后一次请求他不要离开我,我想知道他的反应......【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仲得走进酒吧。中学同学志新与手机台续约,以优惠价买了一部新iphoneX,准备七折让给他。仍带著昨晚与Apple床上疯狂的细味,仲得庆幸自己一向是有性无爱...上、下床都可以泰然自若。接过手机后,志新顺带将仲得介绍给一起HappyHour的同事。然后。仲得看到一双带点诧异、定在他脸上的眼睛。婉儿下班......【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古老的窗框外,火车站的典雅建筑像回忆的挂图。他与她。曾在这窗前,一起眺望这城市。在他的宠爱中,她曾可以如此放肆的要求他的时间、关注、爱的保证。在倾力的付出后;终于到他醒觉自己的无力。淸晨七时。她收到他的短讯「对不起,今天不想见你。」她从来没有想到,可以如此的结束。也没有想到,累积的疲劳,甚至可以挪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飞扬的音乐会灯光下,她听到他低头的声音我们分手吧!她的视线由舞台转向他。满是不能置信的眼内升起犹疑的悲伤。「为什麽?你不再爱我吗?」她的声音混在从舞台上传来的嘈吵歌声。他低头不语。她泪水爬满一脸。她痛恨他的懦弱。为什麽要将分手躲在这片嘈杂灯光、声音之后。走出红馆与她道别后;迎著风,他的涙水也洒满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身为建筑师的荷利;对美感的坚持已几近执著。在工馀兼任形象设计的她接到这项目,实在有不知如何收拾栏摊子的感觉刚与唱片公司签约的歌手辛力文穿了一套白色衣裤,略带拘谨的与荷利见面。领边的晶石一直闪烁著。荷利倒抽了一口气,看著这位穿得像皮礼士利再生的新晋歌手。还有,那带著寒酸感的不自觉搓手。会面二小时下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薄扶林香港大学医科宿舍走出来的志美,听到后面有追上来的脚步声。志美叹一口气。停步;望著德治,等他开口。「她昨晚十一时看了我的WhatsApp,一直没有回覆。」吊吊你这儍瓜的胃口呀!她想说。然而望著他那一脸期待的样子,她将心里的话翻译成「当对方很重视你时,会仔细想久一点才回覆。」走进洗手间的她,将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他坐在离家的车上,眼神空洞地望着窗外,路两边热热闹闹地开着一簇簇的不知道名字的花。他呆呆地看着花团开在也许不知道哪一天也会被废弃的土壤,颓唐得像那个缩在角落小小的她。母亲对他训练严格,他心浮气躁,总是弹不出令母亲满意的曲子,便在钢琴键上发泄似的乱弹。他走路的时候脸上总是带着一张笑脸,无数个女孩幻想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离开他的日子,每天还是二十四小时,可总感觉比以前要过得漫长些;还是经常去吃的那家小店,没换老板也没换厨子,可总觉得味道大不如前;还是经常走的那条小路,明明新加了路灯,却觉得比以前更加消沉;明明只是离开了一个人,却总觉得失了灵魂......还记得以前看过张爱玲的一句话,她说对于三十岁以后的人来说,十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镜中反映。掩不住的憔悴,散布在她那张仍然美丽的脸孔。“惠芳这周末同事去澳门开brainstorm(脑震荡)会,拿些灵感来提升生意额.....”伟文的电话;已几度频近筹备婚礼的另一半。也不明白为什么在他话后,她嘴角竟会沁出一丝笑容----最近几个周末,他已用尽所有可以用的借口。现在是已接近童话故事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