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爱情散文
昨天,她结婚了。一袭灰紫色的婚纱,抹胸斜肩式,肩带上绽放着一朵刚刚好的百合,静开着的。这是她早已梦想好的婚纱样子。昨天,她,穿上了。梳妆台前,那样的她,好淑美。有点浓带点弯的眉毛,是她要求化妆师的,顺她的眉形,稍微带点色就好。妆底也没上很多,她皮肤底子好。不是瓜子脸型,倒因两个稍高的颧骨,一张红红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除夕之夜,一家人围坐客厅看春晚,鞭炮声声不断,焰火灿灿不息,院里院外充满着年的味道。谁会在这个时候敲响别家的门呢?董小云家的门就在此时此刻被叩响了,但似乎只有小云一个人听到敲门声,她看看家人,都沉浸在春晚中,没有人在意,于是她走去开门然后心底一颤,是钱墨,他怎么会来?他从来没有到家里来找过小云,此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江南烟雨浓,伴一盏浊灯,念一袭岁月尘梦,思绪凌空倒入你深情的眼睛,颤动诉不尽的恋情。岁月染一卷如锦的记忆,披一衣温柔,婉约一世红尘,痴念一人,爱意浓。浅夏,雨滴叩击我的尘梦,你走进我的心里,柔情化作一缕暖风,轻易拂去心头事。烟火人间,渺渺红尘,平凡地日日相守,守着记忆,守着爱情,守着你我尘梦的故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丁丑,修倭国语,与君初识。夫浓眉细目,墨发黑肤,厚唇阔鼻,面貌粗犷,竟无文质雅气;日后见君,时常身着牛仔,头顶鸭舌,镜茶色如蛤蟆,不洋不土,不雅不温,着实不符余之审美,是故言语无多,交集甚少。期年之后,各奔前程,两两相忘,自此天涯。积月二载,赴任江南,途中邂逅。铁轨正轰鸣,锡地吴语侬,忽闻声浑厚,蓦......【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爱情的起点,是最美的瞬间。一开始是你,后来是爱,现在弥留心底的是曾有的感动。你踏着微风,我迎着暖阳,在梦最美的地方遇见。风吹着你的发梢,光线点缀着你的眼影,你迷人从容的笑,似这四月里和煦的春风,似打着七彩光谱的柔波,也似黑暗深处的霓虹。我能想到的所有美好温柔的词,那一刻都堆叠在你身上。喜欢你时,所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叶子从秀英码头接到了从东北来的赵树根,那时叶子的心里忐忑不安,不知道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虽然已在视屏上看过他的样子了,可那点样子已在记忆中成了模糊。都说第一印象很重要。当叶子看到旅客都从里面出来而没有看到自己要接的人时,心里着急了,打了电话也没人接。那时叶子突然想到难道对方已在暗处看到了自己因某种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已经步入深秋时节,透过窗户可以看到树枝的萧条,你一个人住在这三间小房子里几年,从毕业后就兢兢业业地教学。此时,大马路上闪过一个黑色的身影,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感觉被别人跟踪了,还是很早就有了这种感觉,应该是你多想了。刚下班,母亲就打来电话,表面是说明天是你的三十岁生日,其实又在说相亲的事情。今年,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夜店女王,你比烟花寂寞流年里,有一只烟花,不寂寞,她喜欢绽放给人们看,她绽放了,人们和她一起热闹着,她消逝了。看着眼前浓妆艳抹的你,你好像比烟花寂寞,虽然你是夜店女王。你会去夜店酒吧那样的场所,你穿着最妖娆的衣服,你涂了厚厚的口红,你化了最性感的眼妆,你的外表美丽和环境喧嚣,只是想掩饰你内心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曾几何时,我以为爱了就要紧紧抓住不放手,只是世间有如此多的东西令你痴迷,你怎能全都抓住?你又怎能确定你抓住了便会快乐?约翰克瑟达的父母用尽了一生的精力紧紧地把他包围在爱的世界里,不让他受到一点点伤害,不让他遭到一点点荆棘。到头来,不想儿子在他们死后连个像样的葬礼都没有给他们安排,甚至可笑到四十七岁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窗外,雨淅淅沥沥,虽然不大,但是无端的搅得人烦乱,想起雨便想起了廊桥遗梦中雨中的罗伯特,是哭,是笑,是期盼,是离别,那双眼睛是虐心的,正如他自己所说这种感情,有的人一生也不会有。那种无奈且又渴望的眼神别丢,这份感情。廊桥遗梦,很简单,很淳朴的爱情,就像我们身边悄然发生的,整个过程很舒缓,没有大起大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如果不是那次座位的调换,婧现在每天的生活可能不会这么快乐,至少原来不会有大清早睁开眼就笑一直笑到晚上睡下甚至是梦里都还在笑的那种情况出现。有时候啊,就是这么巧,一个人的性格不经意间就改变了另一个人,一个人的命运不经意间也改变了另一个人的命运。相遇,那年初三婧在初三前一直都是个沉闷的女孩子,是沉闷到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自驾其乐天高云淡天不管你想到想不到,也不管你乐意不乐意,工业化的进程都在深刻地影响着我们这一代人的日常生活。从上个世纪70年代参加工作开始,我便成为经常的机动车乘用人;2012年6月28日,又成为合法的机动车驾驶人;2014年初春,终于成为一个机动车拥有人。我的机动车是1999年出产的捷达王,土豪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五月,诗意的季节,五月的雨,有曾经的记忆,有不舍的爱恋。有风花雪月的缠绵,也有繁华凋零模糊了视线,微笑与泪水,快乐与辛酸,丰盈了那时的心弦。这个季节,倚着文字,让心绪停留,让情怀不再散乱,依着雨后的阳光,让心境不由自主的感动着这程柔软。致最深爱的人时光漫过水岸,岁月洗涤了流年,浓浓的思念纷飞在有你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北城上班小一年,朝九晚五,车来车往,寂寥无聊,情兴阑珊,腰腹见长,体能式微。都说不作不会死,其实不作也不好活。几经纠结,觉得还是应该做点什么激活一下,于是想到快步走路。快走是一种简便有效的锻炼方式,以前也体验过,只要每次快走不少于四十分钟,并能坚持假以时日,确实有强身健体塑形功效,精神状态也会随之变......【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淮南路上好唱歌天高云淡天阜阳路走多了,头顶的高架压得人透不过气来,车多人多空气混浊的毛病也渐渐让人很不舒服,便想另辟蹊径。百度上发现,合肥市中心到北城单位所在地还真有一条捷径,那就是南起北二环北终滁河干渠的淮南路,比从阜阳路到单位要近好几公里,于是决定走一走。因为已经有了许多次快步北城的经验,所以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结尽同心缔尽缘,此生虽短意缠绵。与卿再世相逢日,玉树临风一少年。-------题记(一)待我长发及腰,少年娶我可好?竹马青梅绕林间,一袭白衣。桃林漫漫笑靥如花的姑娘,你身后的少年芝兰玉树,眉目如花,轻轻相拥。他唤着你的闺名念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谁轻许下的诺言。未及厮守,便已相离。辜皇太子与白家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是诗人情怀,渴望远离尘嚣、回归自然。其实这种情怀凡人也有,而且时不时会冲破现实,冒出头来。当然我不会写诗,只是借这个由头,引出房子的话题。三十九年前,我提着个小木箱,从巢湖到白湖,开始职业旅程。在招待所住了一个月等待分配,然后分到办公室电话班做电工,同车来的尚银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悄悄地把头伸出车窗,望着徐徐开动的列车,回首凝望即将离开城市,默默地呼喊别了,皋兰!三年前一个美丽夜晚,无意间与她邂逅相逢,本来对我印象并不深城市,因为有了她,才与我亲近起来。因为一个人,才记起一座城市来,自从认识了她,遥远的皋兰在我思绪中渐渐地清晰起来,就象缀在天空中北斗,在我心头闪烁着。几回回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坐过绿皮火车了,这次偶而一坐,仿佛时光在倒流。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车窗前,双手托着腮帮,两眼盲目地朝向外面,听着车轮压迫铁轨的丁零哐当声,看着向后一闪而过的田野山川,恍惚间有了些张爱玲和阿加莎克里斯蒂的感觉。四月十八日周五一早,为了旁听安徽凌氏宗亲联谊总会会长会议,我独自专程从合肥乘坐......【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几年不见的好友拉着她去约会。天空下着入夏的第一场细雨,有如牛毛,在车窗上沾附着,不怀好意地向内张望,天空压抑的要掉下来。春天说走就走了,还没来的及看那些繁繁杂杂的花朵,地上便满是离魂败落的影子,这让她想起刚刚在意料之外离开的人,有如季节,说换便换了,没有任何征兆,便有另一副面孔示人,防不及防的心理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初夏追随着晚来的春雨,悄然踏至。万花的芬芳,飘扬在清新的空气中,连泥土也散发着迷人的香气。我追寻着初夏的步伐,寻觅那抹花开的嫣然,在树影幢幢的晨曦下邂逅有你的风景,纪念你我相遇的那片斑驳。我喜欢你,喜欢你是淡淡的香气,像初夏万花盛开的娇艳,沁人心脾;喜欢你是澎湃的心境,像夏日葱郁的生命,绽放着青春魅......【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时光寂静,年华流转,捻一颗素心,于春天的街角,看流年的风轻轻吹过。暮春,风住尘香花已尽,物是人非不经年。时光的剪影里,暖了几许相思,又惆怅了多少别离?谁的深情湿了谁的眼角?谁的记忆温暖了谁的思念?又是谁的沉默粉碎了谁的希望?站在阳光下,伸出双手,似乎便可以触及往日的温度,暮然回首锦瑟年华已不再灯火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记得刚认识珠的时候!她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优雅文静温柔!一头乌黑的长发下藏着一张玲珑剔透的脸黑溜溜的双眼令人着迷!火辣的身材!还有那双洁白无瑕的纤纤细腿!我想所谓的窈窕淑女应该就是这样吧!可堪称小美人一个!君子好逑就不用说了!记得我们第一次资深的交流是说到画画!珠说她在学服装设计!一直在不断的努力!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雨前到银屏看花的时候,听老刘说起准备徒步体验徽杭古道,我便积极要求加入。回来没几天,老刘就给我打电话,敲定了人员和行程。老刘是省公安厅的退休警官,另外两个人,老汪是原巢湖市公安局退休警官,老胡是巢湖闸管理处退休职工,加上我四个人,大家年龄相仿,脾味相投,一起背包驴行,倒也不亦乐乎。行程安排上,每人交......【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有一种桔子叫甜过初恋甜过初恋,是一种桔子的甜味,这种桔子的甜味能甜过初恋吗?世界上真的存在这种橘子?如果有了这种桔子,那初恋的位置放哪里,呵呵。看来初恋并不甜,而且还很酸,是的吧有个老奶奶卖的桔子上就插一个牌子,甜过初恋,赤裸裸的出卖初恋,哈哈。初恋里应该有一种桔子的甜味,我想,这位老奶奶的本......【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