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人散文
也许,每个村庄里都有一个孩子王,让我们每每想起的时候会忍俊不禁。我们笑过之后,又会为那些逝去的时光与改变的世界潸然泪下。我的故乡鲁湾的孩子王是二傻。他个子低矮,腿短头大,一双青蛙眼嵌在黑黑的脸庞上像是两只明亮的电灯泡。村里的大人们都说他傻,还说他是丑八怪。人们看着他怪怪的体型和鸭步鹅行的样子脸上就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每当我怀念起父亲的时候,心里就会叹息:这样的事情都有?!这时候,我不愿继续往下想,因为这一切来得太突然,让人完全没有一点心里准备。父亲的身体一直都比较健康,为什么说走就走了呢?其实,回忆起来还是我的疏忽,我对不起我的父亲。过年前,我就发现父亲的耳朵听力突然变得很差了,有时连吃饭都没有了味口,气息也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公交百态公交车好似一个舞台,每天演绎着各式各样的节目,每一个人在这五彩缤纷的舞台里扮演着一个个不同的角色,让我们观赏观赏吧。上吕浦(温州话)上吕浦到了,请乘客下车。(普通话)。在乘客们下车的间隙中,上来一个大汉。哎呀!妈呀!这这这。真令人恶心。我在心中想,有些乘客说起悄悄话来,一定是在议论这位“威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爷爷是我上初二那年病故的,初冬。到现在为止,依旧记得爷爷病故那天中午三姨到我家楼下等我放学回家后,见到我吞吞吐吐的告知我,爷爷是早晨离世的,离世前还问我回去没?……还未等三姨话落,大脑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后来是怎么上的楼,是怎么进的门,是怎么招呼的三姨,下午的课又是怎么听完的。下午放学后,姑姑接我回......【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黑孩不黑,白白净净的,四方脸,一米七多的个子,很文净。也有户口,只是他爷为了他早娶媳妇,报户口时多报了六岁,为这村里的会计还要了他爷两盒“大前门”,三毛钱一盒,白白花了六毛钱,他爷愿意呢!但黑孩就叫黑孩,他爷给起的。村里有叫狗屎的,有叫驴蛋的,叫大粪的最多,老的、小的五、六个。有一个当兵当到了团长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她有着绝代姿容,旷世才情,鼎盛事业,她温和素雅,明澈纯净如圣洁的白莲。她让徐志摩怀想了一生,让梁思成宠爱了一生,让金岳霖默默守望了一生。她的美一经窥见便会让世人为之动容。林徽因---她是怎样的女子,她又是谁的人间四月天?世人都知道那首《再别康桥》是诗人写给她的,是那段家喻户晓的浪漫爱情留在人间的永久......【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先生的文章中曾这样写道;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女人是这样的;女人生了女孩,男人就耷拉脸;牛生了小母牛,男人就咧嘴笑!在我看来就两个字''精辟'',不知各位是何看法?下面就给大家介绍一位在韩国人心中的女神——朴槿惠。这位相信大家一定不陌生,她就是韩国现任女总统。她是韩国历史上首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岳母出生在太平吕姓大户人家,今年八十一岁。作为家里的长女从小勤劳能干。由于外公是读过老书的先生,岳母小时侯也读过一些书,这在那一代女人中真是难得,也为后来的生活带来了很多便利。五个舅舅也都六十开外,姊妹六人情深意笃远非平常姊妹可比。岳母当年被“强媒硬保”嫁给了我的岳父;岳父家境贫寒,巨大的生活和心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笑,是日常生活中再不过平凡的事情,遇到开心的事情偶然一笑或是激动兴奋地笑,但我却从不在陌生人面前笑,因为即使我在他们面前笑得多么灿烂、多么开心,都不会理会我,他们只会心里想:这人也许精神上有问题。所以,从小我便产生一种观点:绝不轻易向他人笑,赔了笑脸还丢了尊严。楼下花店的老板很爱笑,刚开始搬过来的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今天,我在路上看见了一个叔叔。那个叔叔体形微胖,身穿白色长袖,和一条黑裤子。他和一个人在我回家的巷子里聊天。他们聊天的声音特别大,而且那条巷子很窄,那两个人把路都给堵上了。在哪里聊了好长时间都不离开。我觉得这种人可真没礼貌!那条路又不是他家的。我很讨厌这种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身边有一个朋友,她是一个追星狂。你总会看到,她的书包是EXO的,帽子是G.E.M邓紫棋的,水杯是TFBOYS的,笔是迪丽热巴......如果你想知道娱乐新闻,就去找她,没有她不知道的娱乐新闻。你和她相处久了,会发现她很吝啬,连五角钱也不肯请别人,而你请她,她会让你把钱给她,然后她会把钱放在口袋。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如果我是沙漠,那么你就是甘甜的水。如果我是小鸟,那你就是湛蓝的天空。如果我是书,那么你就是翻阅书的人。曾经的我们天各一方,偶然的机遇让我们相遇,我至今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满眼泪痕的我独自走在小路上,在小河流旁蹲下,不知是我惊扰了你,还是、、、、、、你那飘逸的长发随风飘起,脸色就像大病初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窗边的糖水在沸腾着。美丽的春天的上午,天空是那么的晴朗,那么的空灵,那么的蔚蓝,我仿佛看见了,天空之下一辆黑色的轿车正向天边驶去。那是谁啊?噢,那是我亲爱的奶奶啊!我的奶奶才过花甲之年,身体就越发的不硬朗,尤其是那双脚,早已是龙钟病态,哪怕是多走几步,都是无望的奢望。所以她这次回来,对我而言,又何尝......【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生命的成长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情.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有着雨水的滋润阳光的照耀;有着亲人的关心他人的帮助.感恩之情充溢于我的心中希望自己可以做的更好以不辜负他们曾经为我的付出亲情现在出门总是一个人走开始怀念以前爸爸妈妈陪伴在身边的日子.小时侯每天读书都需要父亲的接送那时并不懂得珍惜把它当成了一种理所当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早上,我匆忙地洗刷完毕,往嘴里胡乱塞了几口饭,把单肩背包顺势往肩上一搭,要打车去学校。妈妈一把抓住我,把一包新鲜牛奶放在我手里,又掏出几块折了角的零钱给我:“课间要是饿了,就去买点面包吃。”我不屑的看了看那几块钱,脏兮兮的,还有几滴不知名的东西牢牢附在上面,我感到一阵恶心和厌恶,我猛的一甩手,用不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们知道什么东西过去了多少年都是不变的吗?你们知道什么东西你再怎么样也不能抛弃的吗?你们知道什么东西需要我们大家一起维护的吗?不是别的,那就是亲情。爱是天涯浪子的最终归宿,是润湿儿女心灵的一眼清泉,它伴随着儿女的一饮一啜,丝丝缕缕,绵绵不绝。于是,在儿女的笑声泪影中便融入了母爱的缠绵与父爱的沉稳。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又是一个周末,我又一次躺在床上睡懒觉,又一次无视着妈妈的催促声。突然,老妈一把掀起我的被子大声喊道:“小懒虫,咱们出去打羽毛球吧,我今天要跟你一决高低!”什么?羽毛球?我努力回想着上次打球的时间。被兴奋异常的老妈从床上拖到餐桌旁草草吃了点儿早饭便下楼决战了。我软弱无力地发了一颗明显动力不足的球,还没......【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可爱的老爸我很庆幸有一个疼我,爱我的爸爸,我为自己感到自豪。我的爸爸有一头乌黑的短发,一个圆圆的脸蛋,还有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当然少不了那可爱的鼻子,一张红润的嘴巴边上还有许多扎人的胡子。这就是我可爱的爸爸。我的爸爸比较喜欢穿黑白两色的衣服,他还特别喜欢打篮球,如果他要想去打球,谁也拦不住他。他每次......【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作为一名小学语文教师我一直都很看重学生的卷面书写。总是希望他们能写出清晰工整的汉字交上干净整齐的作业。为了让他们减少涂改我要求学生养成先想再说然后动笔写的习惯。提醒他们想明白、说通顺、写正确。写的时候如果遇到没有把握的字词要先在草稿纸试写一下有把握了再写到作业本上去。如果有谁没有想清楚就随手写上去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铁门啊铁窗啊铁锁链/手扶着铁窗我望外边/外边地生活是多么美好啊/何日重返我的家圆……”这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迟志强演唱的一首歌曲《铁窗泪》,曾经风糜全国。对监狱和囚犯,许多人恐怕只在电影和电视里见过。当高墙、电网、铁栏、铁门真真实实的呈现在自己的面前,当你真切地看到囚犯们穿着清一色的囚服在警察的看押......【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自从妹妹出生以后,妈妈就对我冷漠了。就在一个星期天,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突然,妹妹哭了起来。在厨房里做午饭的妈妈,急忙跑过来,抱住妹妹后不分青红皂白地骂我;'’你怎么可以打妹妹呢!她还小,如果被你推了一下,撞到茶几上,那可不得了呢!''我生气地说;我又没打她,你凭什么骂我!‘’说到这我生气地跑到房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烟,相信大家对它并不陌生,我们都知道,吸烟就是往自己的身体里灌毒;就让肺癌等疾病有机可乘;就是让自己的肺默默地失声痛哭。虽然这些都是人竟皆知的事情,可有的人总是管布置自己。随时从兜里掏出一支烟和一个打火机,开始“吸毒”我的爸爸就是这种人,每天身上都会有烟和一个打火机。不管是在外面还是在家里,只要一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友谊是什么?是我们哀伤时的缓和剂,激情时的疏解剂;是我们压力的流泄口,灾难时的庇护所;是我们犹疑时的商议者,蒙混时的清新剂;是我们思想的散发口,也是我们沉思的锻炼和改进。我生活在快乐之中,从未感到孤独,是因为我有很多朋友。真正感觉到朋友的温情,是在我一次高烧之后。记得那天半夜我烧到四十度,在妈妈的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真正和水井打交道是我下乡之后。我呆的地方是六队。距青年宿舍的几米外就有一眼水井,井深有30多米。全队百十口人全靠它赖以生存,当地人称它为“救命井”。水井的外观很简陋。用十几块木板铺成的一块四方形落脚地,井口只有一个水桶粗细。用四块方子镶的框,井上有一个用十多根钢筋焊接成的一个横躺的圆柱体,称之为辘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我们之前九百年,中国即企图以金融管制的办法操纵国事,其范围与深度不曾在当日世界任何地方提出”提出以金融管制的办法操纵国事的人是谁?他又有什么特别之处呢?在抚州的一段时间,我经常去这位九百年前的改革家的纪念馆游览,在馆内看到一首我们再熟悉不过的诗:“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