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力山谷

发布时间:2017-02-04 15:35 投稿者: 2017年微微一笑 浏览:
19世纪末6月的一天,英国探险家罗杰斯凭借年轻体壮,独自攀登欧洲中部的阿尔卑斯山。刚爬上一个山头,就被石块绊倒滚下山坡。滚着滚着,他忽觉眼前漆黑,等到身体停止滚动,发觉自己滚进了山洞里。他惊慌四顾,看到了两处光亮,松了口气,有光亮就有洞口,可哪一个是自己掉进来的洞口呢?他只有靠运气,从其中一个洞口爬......

  19世纪末6月的一天,英国探险家罗杰斯凭借年轻体壮,独自攀登欧洲中部的阿尔卑斯山。刚爬上一个山头,就被石块绊倒滚下山坡。滚着滚着,他忽觉眼前漆黑,等到身体停止滚动,发觉自己滚进了山洞里。他惊慌四顾,看到了两处光亮,松了口气,有光亮就有洞口,可哪一个是自己掉进来的洞口呢?

  他只有靠运气,从其中一个洞口爬出去。出了洞口,感觉天空与跌入山洞前大不相同。之前的天灰蒙蒙的,而这时阳光明媚、天色湛蓝,接着他发现地形地貌也与刚才的经过地有很大改变。刚才经过的是乱石嶙峋的山头,而这里是个蜿蜒的山谷,林木葱茏,花草鲜艳。他拿出阿尔卑斯山区地图查找,地图上清楚地标着山头,却不见有这个山谷。他只走了几步,可回头再找洞口却找不到了。

  忽然从山谷里传来喊杀声,他爬上一棵树眺望,望到了在谷底厮杀的两群人。两群人皮肤黝黑,均为土著人打扮,头戴草帽,身披蓑衣。不同的是一方草帽是青草编的,另一方草帽是枯草编的,一绿一黄,清楚地区分出双方武士。他们的武器就是长矛大刀,老弱妇孺在阵后呐喊助威。

  双方像有深仇大恨,杀得异常凶狠、惨烈,寒刃飞旋,血肉横飞。武士的狂吼、伤者的哀号响彻山谷。战到傍晚没分胜负,双方鸣金收兵,退到各自占据的山坡营地里,燃起篝火,卧地歇息。山谷陷入沉寂。

  天黑以后,罗杰斯溜下树,摸到土著人那里找吃的。他实在太饿了,身上又没带食物。他在黄方土著人附近的树丛里藏了一会儿,估摸那些人睡着了,就到篝火旁拿了几块烧烤的野味,蹲下身子猛嚼起来。吃得正香,四周突然响起抖动蓑衣的声音,罗杰斯抬头一望,不禁惊坐在地。原来那些睡着的土著人全爬起来了,除了伤者,个个拾掇着自己的蓑衣草帽,擦脸梳发,女人还摘些野花插到头上。篝火照亮这些人的脸,他们的神情全是喜滋滋的。罗杰斯十分纳闷:深更半夜他们要去走亲访友吗?

  他在篝火旁无处躲藏,怕得要命。可谁都对他视而不见,仿佛他压根不存在。他大胆瞅向土著人的眼睛,见那些眼都浑浊无光,眼神定定的。梳妆打扮完毕,土著人成群结队地走下山坡,奔向白天的战场——谷底。罗杰斯猜想他们是去找对手夜战了,可想不通的是,夜里打仗为何要装扮漂亮呢?出于好奇。他尾随在土著人队伍后面。

  这伙人到达谷底时,恰好皎洁的月亮升上来,把山谷照得通亮。对面山坡上正走下绿方土著人。罗杰斯的心悬了起来:又要杀个不可开交了。他赶紧又爬到一棵树上,这棵树很高,不但谷底尽收眼底,两边山坡上的营地也一目了然。

  这时,两伙人已碰到了一起,但他们没有开打,而是握手、拥抱。接着,每个人都在对方人群里找一个伙伴。有的同伙伴互斟酒囊中的酒,交杯换盏,开怀畅饮;有的互相交换项链等饰物;小孩子早打闹成一团;上岁数的人则盘膝对坐,谈天说地……

  罗杰斯注意到双方的青年男女们会到了小树林里,开始时大家围在一起唱歌,或手拉手绕成圈子跳舞,目光时刻都在对方异性的脸上顾盼流转。慢慢地,就有男女相互靠近,紧紧贴住,走向僻静的树丛,卧地相拥,亲吻交欢……整整一夜,两伙人就在相亲相爱、其乐融融中度过。

  山梁上刚透出一丝亮光,遍布在谷底各处的土著人腾地跳起,两伙人分离开来,向各自所属的山坡退去。回到营地,他们倒地睡下。太阳爬过山梁后,他们起身吃些东西,青壮年纷纷拿起武器,结队冲下山坡。对面山坡上的武士也呐喊着杀来,双方又在谷底展开恶战。

  罗杰斯在树上望了一夜又一早晨,居然一点儿没困,因为看到的事情太让他吃惊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两伙人为何白天凶残地互杀,而到了夜里却能相亲相爱,这太违背常理了。他忽然想到土著人夜里那失神的眼睛,哎呀,夜里他们是不是在梦游呀?很有可能。不过就算是在梦游,也表明他们的潜意识里是渴望同对方友好相处的。

  他决定向土著人挑明他们昼夜间的反差,说服两伙人化干戈为玉帛。他下了树,冲进刀光血影的战场,让杀得眼红的两伙人停下来。两伙土著人见突然闯来个装束奇特的陌生人,异常震惊,都后撤了几步。罗杰斯站在中间。连说带做手势,说明昨夜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情况。土著人懂了他说的意思,但两伙人都不相信那是事实,都把他当成骗子,一齐攻击他,他只得撒腿逃出是非地。

  他躲在远处苦思了一整天,总算想出个能让土著人认清真相的办法。挨到天黑,他潜入黄方营地,估摸着睡着的土著人快起来梦游时,他找到头戴羽毛冠的头领,用一根草搔头领的鼻孔。头领被搔醒,迷迷糊糊地坐起来。罗杰斯钻进了树丛中。这时,其他土著人都爬起梦游了,而头领似乎清醒了,吃惊地望着他的人打扮后下山去。他好像不明白这些人下山去做什么。就起身跟在后面。罗杰斯暗喜:只要这头领看到接下来的一幕,目的就达到了。

  但让罗杰斯没想到的是。这头领是个酒鬼,只要清醒,就不停地喝酒,打仗时他都经常一手舞刀,一手抓过酒囊灌几口。这时他觉没睡好,脑袋晕乎乎的,更想痛饮了。他一下子把一酒囊的酒全灌进肚里,醉倒呼呼睡去。罗杰斯上前使劲摇他都没摇醒。其他人在梦游中同对方联欢,一夜过去,土著人仍然沉迷梦中。

  下一晚,罗杰斯仍摸到黄方山坡,先把头领酒囊里的酒倒掉,再往酒囊里灌满水。故伎重演,把头领弄醒后,他想到只一个头领可能难以让族人相信真相,而在土著人当中,巫师地位神圣,说话无人不信。于是,他又偷偷绕到衣着花哨的巫师睡觉的地方,用草搔了巫师的鼻孔。巫师打个喷嚏起身,半睡半醒,见其他人正往山下赶,他以为出征了,赶紧俯身对天祷告,然后在挂在胸前的鼓上敲起敬神的鼓点,随大队人马下山。

  头领照旧边走边喝,可因酒囊中的已不是酒,他缺了酒的滋润,浑身不舒服。巫师的鼓声更让他心烦,他抽刀从后面砍向巫师。巫师竟未卜先知,在刀砍到头上的刹那闪身避开,头领一刀砍空,扑倒在地。巫师一脚踏住头领的后脖,讥笑道: “小样,竟敢暗算我。我一句咒语,就能送你上天!”头领显然怕了,求饶道:“大神息怒,小王今后唯大神命是从,战利品与大神平分。”“只平分就想让我饶过你?”“那就大神拿大头。”

12下一页

上一篇: 孤女险海生还记   下一篇: 神目鼎
1、“魔力山谷”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魔力山谷 地址:http://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609/,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奇幻小说
暄江宾馆328号房间,是一间网上很著名的死亡房间。先后有六个人,死在那间房里,他们都是自杀。令人奇怪的是,那间房子继续营业,生意还很不错。当然,不是每一个睡过那间房的客人都会死,大部分客人都是怀着冒险的心理去房间体验死亡感觉的。我走进房间,关好门,等待卡丝的到来。卡丝在网上的照片非常漂亮,一双眼睛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陕西西安某考古研究所里,摆放着一尊双耳三足的青铜鼎,一个月前,西安方圆百里连着下了三天的暴雨,山洪暴发,在西安东城外一百里的奇隆村的后山上,山洪把这尊青铜鼎冲了出来。鼎是青铜器时代最重要的器种之一。鼎本来是古代的烹饪之器,相当于现在的锅,用以炖煮和盛放鱼肉。传说夏禹曾收九牧之金铸九鼎于荆山之下,并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9世纪末6月的一天,英国探险家罗杰斯凭借年轻体壮,独自攀登欧洲中部的阿尔卑斯山。刚爬上一个山头,就被石块绊倒滚下山坡。滚着滚着,他忽觉眼前漆黑,等到身体停止滚动,发觉自己滚进了山洞里。他惊慌四顾,看到了两处光亮,松了口气,有光亮就有洞口,可哪一个是自己掉进来的洞口呢?他只有靠运气,从其中一个洞口爬......【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意外坠海落难钻井平台2002年9月13日深夜,波涛汹涌的墨西哥湾上,一艘从墨西哥东海岸韦拉克鲁斯开往哈瓦那的客轮正全速航行在夜色深沉的大海上,28岁的单身女乘客琳达乘船去哈瓦那控望丈夫凯,凯长年在古巴做药品生意。琳达启程前故意没有通知,她要给丈夫一个惊喜:3天前,医生确认她怀孕了。凌晨1点钟左右,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刚果盆地,是世界最大的热带雨林之一。那里气候炎热,雨量充沛,动植物资源非常丰富。每年都有数十个国家和地区的森林探险队和考察团到这里来进行探险和考察。一些外国的科研机构还在这里设置了常年考察站。意大利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考察站就设在刚果东部重镇卡莱尔附近的丛林里。基耶萨和佩尼诺是考察站的两名成员,他们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饥饿的北极熊一头体态硕大的北极熊在礁石遍布的海岸边蹒跚移动着,一步以外就是波涛翻滚的北冰洋。它偶尔抬起头嗅一下周围的空气,企盼能发现一头死去的环斑海豹或海象的尸体。此时是7月下旬,在挪威斯瓦尔巴群岛这片距离北极点不到1000千米的无人居住地带,由于部分浮冰已经融化,使得北极熊想要猎取海豹变得几乎不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990年的夏天,10岁的达斡尔少年哈普失去了家里最后一个亲人——父亲。对他来说,这是一生中最难过的时光。为了生活,他只得遵照父亲生前的叮嘱,从黑龙江伊春市来到一个叫乌马河的小镇,投奔他的叔叔和婶婶。他的叔叔就住在小镇的边缘,在一家锯木厂工作。初来乍到,哈普对周围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他注意到,叔叔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二战结束后,在对奥斯维辛监狱受难人员遗留下来的物品进行分类清理时,专家们意外地发现了一卷“诗稿”。这是一卷特殊的诗稿,是作者蘸着鲜血写在白色衬衣上的。当经过重新抄写的诗稿完整地呈现在专家们面前时,大家感到十分意外。因为诗稿上所表现的内容没有忧伤,也没有愤怒,那依稀散发着血腥之气的文字,表达的竟是闲适......【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大雨已经下了7天7夜,在南美洲某国援助的工程队被困在工地上,等待援助到来。可是有好多个队员感染上了疾病,自备的药用完了,这药只有离这儿数百里的总部才有,要想联系总部,只有到离这儿20多里的小镇上找到电信局的人才行。可是工地到小镇中间有一条小河,这小河里有一种食人鱼,这食人鱼牙齿尖利,非常凶猛,一旦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2008年圣诞节的前一天上午,时针正指着十点,一架名叫“洛克希德”号的中型空中客车载着九十名旅客和机组人员从秘鲁首都利马的机场起飞,前往秘鲁北部重镇帕拉第。虽然只有一小时的飞行航程,但要穿过险峻的安第斯山,那里气候瞬息多变,被认为是最崎岖的空中航线。右侧第二排座位上坐着个姑娘,叫朱利安妮·凯波克,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内蒙古草原的严冬之夜可真冷啊!地上是半尺厚的积雪,枯草在寒风中抖动。这里除了几公里外的军营,方圆几十里没个人家。我身穿皮大衣,头戴皮帽子,脚蹬大头鞋,在岗楼中冻得瑟瑟发抖。我不时出来走走,跺跺脚,否则真会被冻僵。许多狼仿佛从地里冒出来似的我的周围布满了贪婪的绿光雪映着灰蒙蒙的草原,虽然是深夜,也能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汤姆、莱克和杰利是美国旧金山理工学院的大学生,平时酷爱探险旅游活动。这一年的12月,南半球正处于炎炎暑夏之际,三个年轻人结伴来到有着丰富印第安文化底蕴的神秘国度—秘鲁。三个人在首都利马游逛了一周后,便向印第安人活动遗迹最为丰富的安第斯山进发。这天,他们来到了一个偏僻小镇,打听那一带的旅游古迹。不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占师的谶语浩渺的大西洋加勒比海上,一艘载有数十人的游船正向目的地拉林特岛进发。这是当地旅游公司组织的又一次寻宝之旅。据传,18世纪末曾有三位有名的欧洲海盗船长将他们毕生掠夺的财宝藏在了这座岛上,精明的旅游公司为此才开通了这条名为“寻宝之旅”的线路。而后,缥缈的发财梦便吸引着一批又一批游人奔向拉林特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镇在一片山地中,有一条路通向外面。镇子旁边,是一座古堡。据镇上的人说,里面盘踞着魔鬼,进去的没一个人能活着回来。大概正是由于这个传说吧,小镇里从来无人敢进去。但也有不怕死的人。一日,—支探险小分队慕名而来。巴克劝阻这帮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别拿生命开玩笑了,自从自己在这儿开饭馆,至少已经有十几拨人进去......【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位探险家说,他探险是为了把脚印印在人类没有踏足过的地方。另一位探险家说,探险的魅力在于填补地图的空白。他们都没有说明,出现在人类没有到达过的地方,为何具有如此巨大的吸引力,让人甘愿尝遍千辛万苦甚至付出生命?一次,在北京房山区的一个溶洞里,我们下到地下第七层,眼前的洞厅没有什么奇特之处,而刚刚离开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们都知道,耶稣在耶路撒冷城被罗马士兵钉死在十字架上,又在他死去的第三日复活并升天。这在《圣经》中多处均有记载,也是耶路撒冷成为基督教圣地的原因。在距离耶路撒冷数千公里之外的克什米尔,有一个名叫斯利那加的城市,是克什米尔印度控制区的首府。这个城市里有一座半像教堂半像清真寺的建筑物,门前的木牌上写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位于美国佛罗里达州东北海岸的迪玛半岛风景秀丽,是有名的海滨度假胜地。但在半岛以西约80海里的大西洋上,却有一片海域被当地人称为“魔海”。在潮汐的作用下,海面上有时会形成无数个大大小小的漩涡,这些漩涡一律呈逆时针方向旋转,然后渐渐汇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漏斗”状漩涡,这种飞速旋转的大漩涡,吸引力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年我15岁,失学却已达3年。父亲认定他的儿子不会有啥出息,便早早结束了我的小学生涯。那是个嘎嘎冷的冬天,我领着弟弟到一个叫李家沟的地方捡柴。有位叫老王头儿的人烧荒燃着了森林,很多树不幸遇难,我们就砍回那些枯树当柴烧。平坦些的地方被我们一天天捡光,我试着从斜坡攀上一个悬崖,砍的柴扔下去,多了,再绕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年轻的魔法师遇到了女孩。女孩正在小木屋前的空地晒谷子。“你好,能给点水喝吗?”尽管还是上午,但灼热的阳光毫不留情地压榨着人体内的水分。女孩抬起头打量着魔法师。“进来吧。”女孩让魔法师进屋,从水缸里帮他舀了一碗水。魔法师仰着脖子咕噜咕噜地往肚子倒水,水冰凉冰凉的,喝起来很是惬意。“从城镇里来的?”“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第三节 枯木的袭击 羽枫急了问月:这到底是怎吗回事?你为什吗有蝴蝶的翅膀,为什吗我也有?月不急不慢的说:我也不知道我们到底为什吗会有蝴蝶翅膀,我只是在高二的时候看了这本蝴蝶语录之后的一个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第四节 真相 枯叶蝶将羽枫和月包裹起来,羽枫将月全力护在自己的身子下不让枯叶蝶伤害到月,枯叶蝶拼命的吸食着羽枫的鲜血,羽枫身上全都是枯叶蝶,洁白的校服早已被染成红色,月看到羽枫洁白的校服被......【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第五节 蝶殇 慊智的笑回荡在办公室里,笑声是那么的恐怖,大笑过之后慊智的嘴角露出一丝镇定而有邪魅的笑说:羽枫,你分析的一点没错。呵呵,是你智商很高,可是你有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心太单纯轻易......【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千年的你,千年的我,三生三世,永生永世,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为了和你一起的岁月,我在佛前等了五百年,只求可以再次遇见你,可以再次爱着你。------题记 前生 茂密的树林,千年如一日,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也许生活的定义就在于你永远也不知道它在下一秒会变成什么样子,而这也就是你活着的意义. 又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六,妈妈实在忍受不了我整日窝在家里,把家里搞得一团乱,把我撵了出去,还打电话让阿翠带我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快死了,真的快死了. 我已经瘦得皮包骨头,当然再也没有利用的价值,所以他们狠心的把我扔在角落,不给饭吃,不给水喝,甚至连我哀求的声音,他们都似听不见一样,不予理会. 我当然不能就这样死去,我还......【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