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笔
香炉被雕刻成一种怪兽的模样,人们叫它青兽或者香猊。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香炉。它却常在小说里出现,或者从诗词里猛然跳出来,令我非常神往。每每想象沐浴焚香,就有洁净而芬芳的感觉,譬如红楼梦里的林黛玉,总是要先焚上香,然后才能开始弹琴。香炉大概只能和高雅的艺术享受联系在一起吧。而出现在李清照的词里时,却给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宫后的那株梅花落了吧,突然想起来有些黯然,自从那年离开后,或许它从来都没再开过。锦瑟弦断,华年逝,我知道,若水上善,念也过,思亦阙,我等的一生执念,只不过笑了她的容颜,许了她的心愿。没有人能告诉我谁对谁错,或许这本就是一场宿命,笑了,哭了,累了,只身离去。又是那么美的夕阳,却发着惨淡的余晖,是风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夜里惊起,独独一人。兴许是天性作祟,不甘赖在床,打开窗望外。目视是视不见的,似墨水浸染的夜色,之间缓缓流转的,是风,不见皎月与疏星。所能细细窥见的,也许是有几丝人间的烛火的,寂寞微冷。如我所闻,心事是无论如何吹不醒的,不可明说的。但是尤其是这样的一个夜里,不说难免微微遗憾。王国维的蝶恋花独向沧浪亭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依靠在桌前,埋头于书海之中。不经意间,雨声闯入我的耳际。猛然抬头,淅淅沥沥的小雨映入我的眼帘。这雨如丝、如绢、如雾、如烟,落在玻璃上、落在树梢上、落在柏油马路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演奏着一首美丽动听的乐曲。打开窗户,凉风吹进了衣领、袖口,雨丝也被风吹到了我的脸上、手上。夏日的炎热顿时被这突如其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时候,我是男孩子性格,很调皮,经常喜欢干些坏事。有一天,我无意中看见家门前的一颗沙枣树上有些燕子飞来飞去,他们不断的用嘴巴衔些麦草,并衔到高高的树杈上。我觉得很好奇,很好玩,它们在干嘛呢?于是,我费了好大的劲,爬到了树杈上想看个究竟,哦,原来它们在搭窝,在安家。我呢,很喜欢燕子,经常和小伙伴们在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钱并不好赚,人生都在追求营利,绞尽脑汁,以为创业赚钱容易,其实不然。所有创业听起来都比较简单,想起来也很容易,做起来非常难,需要反复锤炼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要让思想做到足够的准备,能承受曲折风波和意外,担当失败,才可能会见成功。眼光长远是着眼于未来,期望以后的硕果,而非止步于眼下当时,不可见小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昨夜水浒后传翻到神算子蒋敬浔阳楼头题诗一章,书中写到:隔了许多岁月,经了许多变更,风景依然,良朋何在?庐山晴雪,江水茫茫,倚窗而望,故地重游,想起旧人旧事,不仅蒋敬心中凄然,便是我这个读者也觉得无限神伤。再看蒋敬这首西江月中写到:万事由来天定,空多神算奇谋。当年管鲍遇山丘,一晌豪华消受。浪迹天涯归去......【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冬阴雨绵绵的日子还真多,拨弄着我的沉闷情绪,也许一个人闲置太久,不想冲出囚室般围城,纵使挥霍寂静无声的安宁,也不打开思想与外界的联系。站在窗前看石榴树,冬去春来,四季轮回,花开花落,接受雨水洗涤,秋风落叶的凄凉,江南尽管风光中离不开雨的来袭,缺少风花雪月的浪漫,布谷鸟总是让人渴望自由飞翔。女人的孤独......【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梦是美好的深度睡眠。一梦,一人,一场景--放学后。我遇到了奇异的活动,我会因美食停留。仰望天空,不一样的彩云,那是流星,有猫陪伴的蝎子座星云。不情愿的赶往宿舍。在半掩的楼道门口,不好意思拾起一毛钱。在宿舍门口掏钥匙,周围变的诡异,楼层建筑变成瓦房。惊悚的开门,灯光突亮。大批的同学唱着生日歌涌现。原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站在二十四岁,站在与青春挥别的地方,站在一段生命与另一段生命的罅隙,我泪流满面,还记得让青春继续里曾说:青春的土壤中只有记忆是潮湿的,我们不是植物不能在这块土地上生生不息,当我们回眸青春仿佛有一种说不出的痛,很多人问我青春的决别是否以为着年迈的将至,......突然之间自己也来到了与青春诀别的路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总是要经过许多风雨,才知道生命的厚重,总是要走过许多条路,才明白每条路的艰辛,在路上行走,行走在路上。---题记我从四季走来,一路风雨,一路沧桑,一路泥泞,一路心酸。简单的行囊是我一生的所有,一个人,一段路,一生行,我从自己的心坎跨过,在流水的时光中,努力挺直脊背,坚定的走向下一个路口。行走在路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觉得梦想有时候就像一座围城,每当我这样想时,我便分不清自己是在城内还是城外。你说我们都在城内。或许你是对的。但到底是在城外还是在城内,谁又能说的清呢?实现梦想,或许就是将自己限于一城之中,享受一份安逸,一份喜悦。现在正在走的路便若在荒原中抵着风沙向那座围城前行,去寻一片安逸,向往那城中的生活。虽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忽然间从睡梦中惊醒,想努力去回想在梦里经历了什么,可似乎什么也追不回来。无论好也好,坏也罢。从离开梦的那一刻,我就回到了现实。现实无论喜欢也好,讨厌也罢。终究是自己的现实。梦与现实,或许并不是这样。这个世界大体我觉得可以分三种人,一种是不做梦的人,一种是能做梦的人,另一种就是会做梦的人。我们大部分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曾经我身在南开的我总觉得南开和其他大学没什么区别,它并没有比其他学校有钱,也并没有给予我们很多东西,我们学的知识好像和其他学校没什么不同,这里也有很多人在玩游戏看电影,也有很多人逃课。每天的我想去上课就去上课,不去上课还是可以不去。那时再想为什么南开会那么出名?有时候游走于新开湖畔看着那围坐于湖畔读......【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很多时候,我固执的认为:文案,是一个适合我的工作。其实哪有,我真的不愿意每天面对不同的客户,想不同的Idear,然后用不重样的文字表达出来。小学的时候,我理想是做一名光荣人民教师,中学的时候,我理想还是做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高中的时候,我偏执的以为:在一家不大不小的杂志社工作,摊开电脑,泡一杯茶,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879年1月9日,美国南卡罗来纳州格林维尔城外的一个普通家庭迎来了第四个孩子的诞生。这个孩子长大后说了这么一段话,让整个心理学界为之震撼,给我一打健全的婴儿,把他们带到我独特的世界中,我可以保证,在其中随机挑选出一个,训练成为我所选定的任何类型的人物医生、律师、艺术家、商人,或者乞丐、窃贼,不用考......【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花店回来我就开始摆弄带回的花种,现在是暖冬的正午,离开学还有十几天,还有时间想想,像浓厚的云朵里,渗出稠密的倔强的光晕。在香港的海港城那里有我向往的都市风光,在靠近维多利亚港的浅弯,我们可以喝着下午茶,聊着最近看的电影,书籍,娱乐,那些缠绕着我们生活的话题。大学还没经历完却还是偶尔回忆中学时代,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心思一念怨痴嗔,清风难剪落花痕。淡漠无语堪回首,谁人懂得雨若尘。------题记岁月里的颠簸,默默纤瘦了留在流年里的身影,那年,那情,那盏风花雪月,那抹言不由衷,应是执念蹉跎了时光,淡漠也在慢慢流淌,蓦然回首,缘来是空,于是,我把自己活成了一帧风。小寒,雪落,梅开。无雪的影子,雨便姣姣而来。此时,煮......【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元旦三天假日,孩子第一次带女朋友千里迢迢从西安来惠州,我们自然喜出望外。未来的儿媳是西安人,没有到过深圳,我们就计划利用元旦假日前往深圳旅游,让准儿媳感受中国改革开放崛起的现代化城市深圳的美丽与繁华。我们全家四人坐上惠州南开往深圳北的动车,不到半小时就到达深圳,入住深圳罗湖区酒店。吃罢早餐,我们乘坐......【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五十年代,我在家乡上小学。那时侯,全国都在响应毛主席的号召,要消灭四害:苍蝇,臭虫,老鼠,麻雀。我们这些小学生,学校要我们在寒假期间,每人起码要消灭十只老鼠。开学时,以缴十只老鼠尾巴为证。一转眼,寒假就快要结束了。可还没有抓到老鼠,当然也没有老鼠尾巴可缴了。完不成学校交给的任务,多没面子呀!我急得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昨晚刚刚患了一场感冒,整个脑袋晕晕的,就连整个世界看着都是旋转的。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只要患了感冒总会伴随着眩晕感,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感性的人容易伤感,这句话听来一点也不假。因为总是会不知不觉的想起,原来有那么一段时光,悲伤而又无可奈何的时光。匆匆流水,最是无情,只是何时何地,何人又曾把那份情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时光匆匆,似长河之水,不分昼夜,在那人生的长河中,一段高中的学习经历,不时拨动着我的记忆心弦。三十八年后的一次同学会,让我的记忆重新复活。2015年12月31日,我们浙江平湖胜利中学1978届高中同学,相约来到了三十八年前的母校,她位于浙江平湖的东南角,过去一层楼的学校,现在已经改造成四层楼的学校,......【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小到大,我家曾养过无数批鸭子。它们大都从集市上买来,经过三四个月的喂养之后,成为我们餐桌上的美味佳肴。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在那个偏远的小山村,养鸭成了农人们家家户户的必修课,不论是哪家,都练就了一手养鸭的功夫。农民们要借鸭子来改善生活,慰劳自己,解馋孩子,招待客人。童年时,家乡的人们最希望的莫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时候觉得多愁与忧虑是病态的生活与思考,有时候又觉得是一种真善与超前,是对自己的一种价值和追求的肯定。生活中,没有绝对的对错,不同的选择,不同的理念,在一个平面里不平行的两条线必相交是真理,且是绝对真理,要是在立体的空间里,或许真理就要接受修正与挑战。以前,随便去哪里,不用带水,屁股一抬,头一低,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前两天突然心血来潮到郑州看一个我特要好的朋友,那天阴天,很冷,风像刀子一样打在脸上,冻的人直打啰嗦,而我这个外校学生跟着一个看起来似乎不太有出息的校内学生像游荡的野鬼一样找不到地方落脚,最终的结果自然而然的导致了作为当时人的我俩无法叙旧。不知怎么回事脑袋突然开窍的她提议要不我们去图书馆吧!那里暖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