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只有爱自己的人,才有可能爱别人,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断不会心细如发地爱别人。爱已爱人都是一种能量,它不是与生俱来,而是通过感知和模仿,通过领悟和学习,才慢慢积聚起来,直至蔚然成风。这世上有太多的人,不爱自己,第一个证据就是他们成了身体的叛徒。
热门
西施,中国第一个正式的间谍。她的出生,为的是勾践复国大业。古越国有灵山秀水,钟灵毓秀。这样的山水,养育出西施这样的美女,一点儿不奇怪。假如没有吴越争霸,西施和众多美貌的姐妹一样,静静地生活,相夫教子。苎萝江边浣纱,是她每天的功课。众多姐妹们一边劳作,一边说笑。
最受喜欢
一朝一夕,一蔬一菜,多年之后,我们都在这种普通的生活中获得无数小确幸,猛然发现,这就是想要的简单生活,而当年的那个少年已经长大,你也已经有了陪在你身边的人,曾经......
散文
先打上小米绿豆荞麦混合的米糊,然后再到小区市场上去买主食。小区的早市上人还是很多,买了山东煎饼,还有油酥烧饼提着慢慢的往回走,碰到认识的人微笑着打声招呼。哈哈因为近视,又不愿意带眼镜所以我是看见貌似熟悉的身影就先保持微笑,防止人家给我打招呼,看不清没及时回应,而被人家悄悄的指责我失礼。早晨起了一阵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前不久,我又来到了小城。小城的雨,柔绵,细腻。一把伞撑起雨点的浪漫,风的温柔。空气多么清新的拂过我的面,一点凉爽,倒在杯子里,泛着绿。淡淡的,萦绕着清香。雨景中山,穿过小城低低矮矮的房屋,错落在次第开放的花瓣里。这是多么富有情调的小城,街道两旁行道树正在发芽。偶尔,一两只不怕雨的鸟飞了出来。从这棵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以前回家时,与我相逢的乞者不少,却从未驻足停留,那些摊开在地上的凄惨故事,多半是因其落了俗套,未有兴致去辨析真假,我也非忙人,偶尔丢下零钱,便匆匆离去。后来的日子,换了路线,每日要走地下通道,却意外听到耳熟能详的二胡曲,悠扬、声声入心,寻着声音的源头,看见前边不远,一中年人坐在一口小木凳上。这声音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朵蒲公英的种子在路边静静地绽放着,在阳光的照耀下静谧祥和,摘下来一朵放在手中还未来得及细看,它便随风忽高忽低飘荡开来,看着漂浮在空气中的蒲公英渐渐从视线中远去消失,再看看紫陌原野上正在生长的植物们,想到它们在不久的将来,也要从我的视线里消失,生如微尘的感觉涌上心间。许多时候,我都是迷茫的。一直觉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雨后,天空水洗般明净,清亮了一方天地。几朵白云悄挂天边,婉约静立,似在对镜梳妆,又恰静心冥想......太阳暖暖地照着,空气清清爽爽,伴有丝丝凉意。在细雨的润泽下,枯黄凋敝的天地,似乎在一夜之间焕然一新。蓝天,白云,绿树,红瓦,宽宽的小街,彩色的人流,如一幅幅清新雅致的风景画,张扬在五月的窗边。白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跨越长江两岸,黄河水喂养的胃,现今正流淌着一条河流,没有名字的河水,欢畅的的河流。现今我依畏着这样-条河流,倾诉相依,没有头绪,说不出是今生或后世的缘,现今正泛着无数的光,粼粼波光,旦古不变地流淌。你记不记得曾经丢掉多少欢乐,现今已成为无数株水草,摇曳在时光的深处,等待着我们怀旧,一-捡拾,然后编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七月,小暑节气的赤峰,天气变得剧烈而诡秘,当办公室的彩板屋顶被它拼命敲打的时候,你一准知道,从不讲信用的它又不期而遇的来啦。看看窗外早已一片漂泊,房屋似茫茫大海一叶扁舟。当你正心存恐惧与疑虑,它却又拍拍屁股急忙忙走了,又如它匆匆的来。房屋四周是方圆十几公里的森林,我们新修的铁路如一条细线从森林中穿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朋友养了一盆兰花,我去他办公室,正值花苞羞答答地待放,共三枝,处子般静立。朋友说,明天或后天你就会看到盛开的花朵了,非常漂亮,只可惜,花期极短,三两天的样子。静待花开需要心静。第二天,躁动的心役使我带着相机闯进朋友办公室。呀!一股清爽溢满我的血液,我的五脏六腑顿时给洗净了。果然,如清水洗过,其中两枝......【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夏天,屋里闷热,我是被一股凉爽的风吸引到这半封闭的阳台来的,确切地说,它只是一个大的露天窗台。这风里有夏天难得的芳香和泥土的味道,我无法抗拒这种纯朴的吸引,我比那沙滩上的鱼还渴望海水涨潮,渴望一个回浪把我带回心悦的大海。这时候时间已至凌晨,我奇怪我竟然没有一丝睡意,但我不是这个时间这个城市唯一独醒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在我的心中是美丽的,正由于你的美丽,深深动过我的心,努力的失败,我失去了将你全部拥有你的权力,正由于无法将你全部拥有,但却又常常萦绕在我的眼里和心中,成了渴望而不可求,于是你在我的心中便成了圣洁的女人。我的心理行为或许是鲁迅世界里的Q人的行为,但我知道,癞蛤蟆是不能跟天鹅比翼齐飞的资格的,其实它没......【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阳光灿灿的白,而那些花一样的女人们都穿起了花裙子。蝶儿是心痒的,只是她很少穿。阳光灿灿的白,而那些花一样的女人们都穿起了花裙子。蝶儿是心痒的,只是她很少穿。假如是钱少买不起,她会努力赚钱,她会奔着她的理想飞奔。这样也许有人会猜,那肯定是长得胖或者矮,穿上裙子比穿周正的套装还难看,那就没有必要穿且正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倒退,有时候也是一种前进。因为倒退让我们可以负重行走,让我们能够更加准确地找到自己的位置。雨后的清晨,我在月牙湖畔散步。清新的空气吹拂着,让我忘却了近日来繁忙工作的劳顿。湖里,三三两两的水鸟嬉戏着,在湖面上留下一圈圈波纹。四叶草在湖堤绽放着,欢快的笑容诠释着美善的心声。我一边行走,一边思索。突然,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夏日的夜,有如水的风,有如霜的月,透着缕缕花香,浸着淡淡的思绪。淡淡的闲愁滑落在飘飞的花瓣。微凉的风,轻启栀子花半掩的心扉。月色沉醉在花香的气息里。青翠的小草裹在露珠的甜蜜里酣睡。生命的乐章,在五月的季节翩跹蝶舞。一曲慑人心魄的情歌,牵引柔润的心,朝着有远方飞翔。心藤疯长,我时刻感受到迷离气息,何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坐在高楼的阳台上,隔着玻璃窗,我的心浮在空中。常青藤的枝蔓散发着植物特有的气息,它提醒我,我所存在的环境是真实的,包括表姐给我砌的一杯清香四溢的菊花茶。天色苍茫,偶尔有雨点洒落。视野开阔,远远的,高楼林立,像孩童搭的积木,只看见上面每个小小的格子一样的窗户。我想,一到晚上,那些小格子里会填满暖色或冷......【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时候,家里很穷。几十平米的草房里,只有一张小木床和一个亲戚赠与的沙发。白天,沙发是我的摇篮。父母在务工之前,把我放在沙发上,用板凳围了个严实,再拿些瓶瓶罐罐给我当玩具,然后才能放心地外出。这土得不能再土的东西,在我眼里却充满了神奇。我把玩物排好队,用手敲击,用筷子磕碰,天籁之音潺潺而出,激荡我的魂......【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个季节我常常走进杨树林,看杨花漫天飞舞。它们本来是树的精灵,受风儿的邀请,离开滋生它的故土,在广袤的大地向上升腾,宛如洁白的雪花,撒向人间几多情爱,得到绿色的再生。不要以为它的命运漂泊不定,其实我们本来就没有固定的家园,心在哪里,家就在那里,爱在哪里,家就在那里,这种不求富贵,随遇而安的品质难道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岁月的跫音,或远或近,或重或轻。我们回顾过去成长的时光,一个个认真的脸庞,选择从不同的视角发现每一次温暖的感动,聆听每一次悦耳的声音。或许这是最好的收获,或许这是最美的时刻,或许我们把它遗忘,但是我可否认的是,有一种苦涩叫希望,有一种心酸叫梦想。没有涌动的情怀,就没了热烈的诗。没有踏踏实实的耕耘,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今夜,我孤独地徘徊这座城市的老巷,昏黄的路灯,照亮我的身影,却显出黯然的伤感。我沉默着穿过人群,不时转头看看那些青春焕发的女孩儿们妩媚的脸庞。我知道,过了今夜,我便不会再与你一起同行。路口的尽头,你与我挥手,轻轻说声再见!我轻点一下头,转身不让你看到我别离的泪水,与空气拥抱。下一秒,我们背对背,渐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暑气逼人,我带着一种痴迷踏上了湘西王村这座千年古镇。王村原来是秦汉时土王的都城,称酉阳,位于酉水北面,是酉水的主要码头,通川黔,达鄂泸,舟楫之便,可谓得天独厚。王村是令人向往的,缘于它有一条青石板铺就的小街,从河码头依山势蜿蜒而上,长达5里,奇特别致。如果说德夯的石板路如一位羞涩的农家少女,带着纯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漆黑的夜色笼罩着夜空,酒店的电视还在吱吱作响,而我的思绪早已飞至窗外,不知所措!似乎是被糖衣包裹着的内心,早已油然而生的优越感在瞬间已灰飞烟灭。原先的轻视、蔑视一切的超然的心,现已经坠入谷底。恨我自己为什么不能主宰,哪怕只是泱泱大国的一隅,哪怕只是街边的那一个小小角落,哪怕只是区区1400平米。爱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月已央,晨曦照。七点的阳光,像上好的头道茉莉花茶,金黄,明亮,澄澈,馨香,在吟墨斋里流泻开来。吟墨斋的主人,子丹,前倾着身子,微眯着眼睛,脸上带着浅笑,正专注地与笔墨交谈着。他与它们,像兄弟一般,心有灵犀。我不能无动于衷。我负责研墨。我在坚硬而滑润的端砚上,醮一点清水,嚯嚯地研着墨。散着芬芳的墨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夏天的雨,多半都是暴雨,在你还在观察它的变化时,它便乌云压顶,倾盆而至,让你召架不及,进而夹杂着雷鸣闪电,长长粗粗一柱一柱的,下得烟雾尘尘,就像从天而来的狂马,呼啸奔腾,势不可挡,加上那催人心急的雨声。激荡茫莽,狂剑似的闪电就像是要把天空撕裂一样......在这样一幅狂风暴雨中,我竟莫明其妙的激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走进马踏湖,一种历史的沧桑感、厚重感迎面扑来,只听得哒哒的马蹄声由远而近、由近而远,整个芦苇荡上空便回旋着一股悠远的气息。马踏湖位于山东省淄博市的桓台,论知名度,它绝不敢跟洞庭湖们相提并论。论芦苇,沙家浜的芦苇荡曾跟随样板戏的脚步红遍大江南北,马踏湖的芦苇荡则显得局促。但我们拉开历史的帷幕,则发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麦子黄了,黄得壮美,黄得苍茫,一直漫展到天边。昨天还是绿森森散发着草汁气,一夜间就浑身姜黄,成熟的气息在整个世间氤氲。谁心中都有一份收获的欲望和惊喜。老农站在自家地边手捻着麦粒儿,从一头看向另一头,心中算计着该有多少收成。麦黄一时,收割一响。现代机器代替了人力。联合收割机意气昂扬的在麦田里跑上几个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街道的树,不管开多少花结多少果,只能站在街道边,无法体验在山里扎根之美。圆林的人,怕它扩大街上不洁的阴影,剪去横生的树枝,目的让它长得规规矩矩。圆林的人,怕它影响楼房的高大形象,砍掉高出的部分,只留下它经过修整的枝。街道的树,可以拥有人迹、市声、楼影、车流;可以收留尘土、纸屑、鸟鸣、雨滴,但不能高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