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囚徒

发布时间:2017-02-14 09:40 投稿者: 何漫丽 浏览:
故乡杉洋如今已没有多少杉树。虽然叫杉洋,但许多外地人记住的却是它曾经的名字——蓝田。在如今的我眼里,当年山上遍布杉树的杉洋村是一个让我今生今世都走不出的地方。于是,我心甘情愿地成为故乡的囚徒,永远的囚徒。在这十几年里,我不断往返于故乡与居住地,并且为它写了杉洋的天空、老井、紫云英绽放的清明节、游动在......

故乡杉洋如今已没有多少杉树。虽然叫杉洋,但许多外地人记住的却是它曾经的名字——蓝田。在如今的我眼里,当年山上遍布杉树的杉洋村是一个让我今生今世都走不出的地方。

于是,我心甘情愿地成为故乡的囚徒,永远的囚徒。

在这十几年里,我不断往返于故乡与居住地,并且为它写了杉洋的天空、老井、紫云英绽放的清明节、游动在蓝田里的鱼等许多或美丽或沧桑的文字发表在报刊上。我还无数次在梦里梦见自己家那夯筑的土墙,可以望见象峰山的二楼窗户,和正月初一清早和家人坐在桌旁吃着线面,喝着米酒的场景……无论是在居住地回望故乡,还是漫步于故乡的山野田垄,我都觉得自己已然成为了故乡山上的一棵杉树或是地上的一丛地石榴,甚至,就是一块泥巴。

今天正月初一早上,阳光很好,我又爬上了“引月池”。“引月池”在著名的蓝田书院的后山,是一个小小的山泉。“引月”是朱熹当年刻在一块石壁上的两个字,落款是他晚年的号——“茶仙”。距离这处山泉不远处,是几块巨大的石头。他曾经在那块最为巨大的扁平的石头上为学子们传道授业解惑。后来,我也站在了巨石上面,望着山下的世界。不远处,复建后的蓝田书院游人如织。故乡的蓝田书院似乎有一种魔力,把我的心囚在了里面。每次回故乡,我都要去书院逛逛。当然,1975年就被大火焚毁之后,我只能在它的废墟上游荡。2013年1月9日,重建的蓝田书院竣工,还举办了隆重简朴的竣工典礼。那天,参加典礼的我在蒙蒙细雨中望着书院的飞檐翘角,久久出神……

蓝田书院前面那大片平整的良田,应该就是当年书院创办者余仁椿设立的“灯油田”吧?为了激励学子攻读,余仁椿还划出最好的70水田作为“灯油田”,每年收入的80担稻谷都用于奖励资助家族子弟读书。余仁椿给了杉洋人一粒火种,朱熹又在蓝田书院把这火烧成了熊熊火焰。他把这知识的火炬传给了一代又一代的杉洋人,从来没让它熄灭过。哪怕后来它曾毁坏,但很快又被重建起来。公元1166年,宋乾道二年,乡民余端卿等人募集资金在旧址上重新修建了“规模宏壮,万瓦鳞鳞,焕然一新”的蓝田书院。这是有记载的蓝田书院的第一次重建。22年后,朱熹首度莅临蓝田书院讲学;也是在这一年,余端卿的儿子余宋兴游览了杉洋的龙井瀑布之后,撰写了千古名篇龙井记;宋光宗绍熙元年(1190年),杉洋余氏十三世裔余复状元及第,他成为闽东第一状元郎,而他的堂兄余天迪也荣登进士榜。

眼光再投远些,我可以看到“七星坛”。那里,也是我所眷恋的故乡的一部分。虽然现在那里成了坟山,坟墓拥挤不堪。“七星坛”曾是杉洋余氏家族的官山,三世祖余隐、四世祖余琢公和五世祖余褐等都诸多祖先都长眠在那里。如今,我的父亲也躺在那里。对祖先和父亲的怀念也织成了一张网,把我网在了当中……

在古田的土地里,实际上还深埋着许多惨烈的事。有一阵子,我认真读族谱,听家族里胡须全白的老者讲述当年贞节妇女的故事,和村民抵抗土匪被杀死的传奇。这些故事和传奇像一个个枷锁,又像一个个笼子,把我囚在了里面。我不断品味着这块土地上的历史沧桑,不断咀嚼着乡民乡绅和文人骚客的传奇故事,欲罢不能。

我还曾多次上故乡的八角楼和象峰山。清代耿精忠的谋士“米仙”曾躲藏这两个地方。谋略之士的跌宕人生让我很是着迷。故乡,真的让我在眷恋和想念之后,自觉当了囚徒。

今天是正月十七。春风从故乡吹来,带给我一些故乡的讯息。七十公里之外的故乡二月让我充满了想象。我似乎看见了豌豆小小的花,看见芥菜绿色的身影,还看见了我朴实勤劳的乡亲们开始了春耕……我的故乡,以不断变换的四时风景和物产,慰藉了我孤独的心。

故乡,是一片谈不上广袤的土地。依然生活在那里或幸福或痛苦的亲友们让我牵挂,它的依旧贫困让我的心脏疼痛,它残存的诗情画意让我眷恋。我时时刻刻想起它,然后陷入往事的回忆里。那块土地,那块土地上的风情,物产,天空,季节,都成了一条条栅栏,而我,心甘情愿地被囚在栅栏里,成了一个眼望故乡热泪盈眶的囚徒……

12下一页

上一篇: 我陪妈妈看电影   下一篇: 只是对不起,不会再爱
1、“故乡的囚徒”由查字典散文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散文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故乡的囚徒 地址:http://sanwen.chazidian.com/sanwen-454145/,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经典散文
比如,冰心和当代著名女作家、首届鲁迅文学奖得主铁凝的一段对话。“你不要找,你要等。”冰心对铁凝说。这话是怎么来的呢?1991年5月的一天,铁凝冒着雨去看冰心。“你有男朋友了吗?”冰心问铁凝。“还没找呢。”铁凝回答。铁凝1957年出生,那会儿应该是34岁,标准的大龄文艺女青年。于是,90岁的冰心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82年全国实行土改,分田到户。那时的我十五岁,上初中。由于兄妹较多,节假日,礼拜天便跟父亲分担些种田的责任,算是顶半个劳力。家乡的土地多是脊薄的丘岭,伴有少许平原。因此粮食作物大多地瓜、花生、大豆;两季作物少量的小麦、玉米。春暖时节,辛勤的农人陆陆续续开始忙碌。村外的路两旁,空闲地片,到处有约四、五......【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自信不足是自卑,自信过剩是自负,人往往在穷困潦倒的时候处于自卑状态,而一但生存环境改善,人变富有了,人就会自负,做事情总喜欢居高临下,不尊重别人,仿佛这是一种人生常态。自卑的人,能够通过个人努力获得自信,他往往得到的是正能量,人人都愿意帮助他,同情他,他也比较谦卑,从而快速成长,他走到任何地方,别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十来年,也算到过不少地方,但是,江西的省会南昌我倒还真去的不多,以至于南昌发生的变迁我竟然很少有了解,就连矗立在八一广场附近的江西最大的新华书店是什么时间被拆除的,我都不知晓。作为一个江西人,一个在南昌读过几年书的人,对于南昌的新华书店,我是有很多记忆的。当然,这还得从头说来。早在我读小学的时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皮皮虾,这个海洋里名不经传的小生物,2016年末洪荒之力发作,蹿红成了网红表情包,熊孩子玩得不亦乐乎,歪楼,歪楼。吃瓜群众人多势众不怕事,起哄,起哄。盛名下,走四方,潇洒行,来来来,皮皮虾,我们走。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自由自在的天地多么广阔高远。你带着我,我随着你,我们一起畅游,走遍七大洲四大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还是那年我去蓉城的时候,那里不仅有深厚的文化底蕴,更有着美丽的景色,我禁不住解开流年封闭的胸襟,让心情放飞在蓉城的每一个角落,录下一段不可忽略的往事。初始去蓉城的愿望便是成熟的相会,所以,我便踏进了蓉城,去践约一场对我来说是一生中最难以忘却的,那是一场情与情的相撞;那是前世的约定,虽然万水千山,可徐......【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新年,二号。九点不到我们到了茱萸湾公园,在这个雾霾严重又大雾弥漫的早晨,茱萸湾安安静静。安静得除了工作人员只有我们俩。食草区的动物们大概还没有起床,偌大的区域,少了动物们的身影。工作人员每天例行的打扫,正在进行。梅花山周边的梅花,大多数露出了红色的骨朵,比瘦西湖的要茂盛。意外的是,茱萸果没有掉落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清冷的风用手指轻弹空中的电线,如同弹拨根根琴弦,落在电线上的麻雀象串串音符,曲调凛冽刺痛了柔柔的冬云,划过光秃秃的柳稍,穿过浓密的松林。这音乐漫卷着雪花,洁白了一段冷冷的岁月,而在我的眼里,雪的清香却点缀了春的往事,于手臂间舒展,雪花,飘落了一地温软的忆想。这样的寒冷和萧瑟,冷凝不了那段曾经如火的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夜幕四起,华灯初上,世界本该安静,可红灯酒绿的街上依旧车水马龙,躁动与不知疲倦的霓虹并驾齐驱。春去秋来,日升日落,这个世界永远都这么忙。无产阶级为解决温饱问题挣扎在第一线上,中产阶级为房贷、车贷玩儿命地加班,资产阶级为实现一个亿的小目标变成空中飞人。忙碌中,有了空巢老、留守儿童、空巢青年。一家几口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谈及梦想,青春不可不提。即使梦想可以贯穿人的一生,但最耀眼的时候还是在青春那段日子里。耀武扬威,目空一切的年纪里,唯一能征服我们的就是梦想,我们可以为它日夜兼程,可以为它流血流汗,也可以为它忍辱负重……和梦想相比,生命都渺小得不值一提,仿佛可以说丢就丢。站在青春的尾巴上,梦想的模样越来越模糊。但回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鲁滨逊漂流记是一本家喻户晓的现实主义回忆录式冒险小说,它的作者是十八世纪英国著名作家——丹尼尔·笛福。在这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坐在窗边打开了鲁滨逊漂流记,进入了如饥似渴的阅读之中。这本书讲的是一位叫鲁滨逊的年青人三番五次抛下家庭毅然出海航行,在海难中幸免于难,独自在一个荒岛上存活了28年,由身无一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他唱:“余归故里,春风不识路”她说:“这么久过去了,每次遇到还给我打招呼”他写:我有故人抱剑去,斩尽春风不肯归。人道百种凄怆,最惨淡是客异乡。有人给我推荐张磊唱的异乡人,游子漂泊的不定,浮在异处的归心,不得不说,比李健用温柔离愁的声音唱出来更有一种隐约的疯狂,声嘶力竭的呐喊呼唤,却没有什么声音,甚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岁月的美好和残忍都在于必然的流逝,我看不到稚儿长成鲜衣怒马的少年,却偏偏见证了一场又一场末途的笙歌。那些生命的路牌沾尘腐朽,重新烂入泥土里,任凭你嚎啕乱吼,声嘶力竭又再寻不来一丝踪迹。记忆中的几个老人重叠又翻转,不觉已是深深的悲哀无处可诉。看似无亲无故,却平白有了牵念,平白得了一份深情,如今却没有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对于必然要发生的事情,人们至多只能改变其程度深浅或加快、推迟其发生,却不能避免它的到来。试图避免这种必然是不切实际的。大至社会进步向更高的方向发展,小至一个人的生命走向衰老和死亡都是如此。性情急躁者必然鲁莽,心胸狭隘者必然嫉妒,骄傲者必然有所退步,行恶者必然遭致惩罚。如果不想有后面的果,则需改善和杜......【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古木苍翠、山石陡峤,一条石阶之路弯弯曲曲的盘旋而上,似长龙静卧而深无尽头。山中寂静无嘈杂之声,唯有鸟雀清脆悦耳。微风徐徐空气清新自在,或有奇花斗艳引来蜂蝶逐舞。石景山坐落南方沿海之珠,相对于平坦之市来说算是巍峨险要之地,山中古树苍苍、环境悠然,加上山势陡峤多有巨石山崖便打造成了一个旅游之地。虽说山中......【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家路边篱旁有一株傻傻憨厚的昙花。注意到它是人间四月天的月末那几天吧。姹紫嫣红的满是月季,牵牛花,太阳花游园惊梦的热闹,它总默默躲在不起眼的角落角腼腆偷笑,或是时而愤愤暗自下定决心:要瘦要瘦!我只是只是假装不经意,却捕捉保存了那时的背影。盛夏了,每天的路过似乎成了和吃饭一样自然的习惯。若问我昙华花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近些年来,企业常常发生年轻员工“跳槽”现象,有一些员工不求踏实工作,却凭着在企业短暂积累起的业绩和本事,凭着年轻自负,频繁跳槽,并以此为荣耀;还有一些员工,认为工作是给领导干的,平时工作懈怠、懒散、消极,没有监督就缺乏工作热情;更有些员工在工作中推诿塞责,不思进取,以种种借口来遮掩自已所缺乏的责任心......【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要有所取,必须有所舍。人生取固费力,舍亦大难。我们不能只取不舍。要有收获,必有付出。付出便是一种舍。虽然它有代价,但人们在付出时,仍是一种割舍。对无法得到的东西,忍痛放弃,那是一种豁达,但也是一种割舍。必须割舍而不肯割舍,则是沾滞与执迷,对自己有害无益。能在必须割舍时,毅然地割舍,乃是坚强与洒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十月份的长春,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凉爽,干燥的气息中掺杂着冷冽的风,吹得树叶都失去了绿色。这是我在长春开启大学生活的第二年,前不久的阴雨连绵已经过去了,随之而来的便是晴朗的天气。这是十月国庆节发生的一件事情。宿舍聚餐是大学生活中不可以缺少的环节,对于我也是同样的,我们小集体吃过饭,喝过酒之后便要回宿舍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接近一周的时间了,为何如此平静,有这样的心态。也不是没有喝酒,周一周二的晚上皆有饮酒,但是每天上班期间,都很平静,心宁神定,确实是我本来向往的或者本来就是依然的生活。虽是仲冬,但阳光暖和,城市的天空蔚蓝,有几抹闲散的云漂浮。临近公园的街头,独自行走的人可以听到鸟儿的鸣叫,透过公园的铁篱,薄冰一层的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原本是一部平和的电影,有点像日本导演的风格,慢慢推进,不疾不徐。叫人感觉平实而琐碎。只是到了最后,高潮来了,才叫人扼腕叹息。一个小伙子受了一个小寡妇的蛊惑,在小山村里,激起了一个浪花,本来准备炸獾子的炸药,炸死了人,一个外乡人,来这个小山村不过半年的外乡人。他还带着女人和俩娃。村子里为了把事情压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小学习成绩优异的我,一直对未来充满着信心,幻想着高中生活,憧憬着大学生活。然而,事情并不是这样的发展,进入初中后的我,成绩明显是下降了,没有其它原因,我没有早恋,也不是不爱学习了,只不过是学习难度加大了,而我觉得吃力了,不想努力了,一天一天的就是这样,上上课,不愿去发掘自己的潜力,不去付出,就是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谢谢!此生有你!岁月在我们的眼里心里悄悄的走过,没有留下太多的嘱托!只是我们已不再是年轻的自己,遇到多大的事,除了表面上的沉稳外,心里也是很淡定的想着怎么处理最好。这就是岁月的馈赠,我们人不是很老,心却走在老年的路上。不可避免的过程,谁也躲不过,逃不出。这几年,我们的父母已逐渐的年老了。慢慢的已步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一直想去看看传说中的长安,却不知长安古城何处落一室尘埃。指尖无物,在空气中慢慢划过,隔空抚摸那已逝去千年的幽幽城墙,青瓦粉黛在高处漠然凝视这一场献祭般的回顾。在梦里似有歌声传出,却偏偏又不能肆意哼出悲欢,小心翼翼和着从远古洪荒传来的隐隐迷音。缓缓的曲调飘散又聚集,却总能传入心底沉淀一池杂音。无人起......【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这个看似小却大的无边的世界里,心弄得乱糟糟的,开始是替自己爱的人担心替爱他的人担心。听她的话里满是忧伤,我不知道要这么安慰她,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伤着她,可自己的心却在不断撕扯着,很疼很迷茫,她说很多事我不知道,她是想告诉我什么可我不想再过多追问,不想知道太多,淡然一点,也许是最好的。我也许是很坏很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