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
母亲出生在中华民族与危难抗争的年代,大半个世纪的风雨沧桑,数十年的坎坷艰辛,母亲和新中国一道成长。儿时,总爱问起母亲小时候的事。母亲便给我讲起为地下党的祖父站岗放哨,讲起从日战区转移出关的危险,讲起讨饭给生病的父母和幼小的弟妹,讲起补丁落补丁的破衣烂衫,讲起一家人吃一个榆钱馍……这些承载着祖国和母亲......【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岁月煮雨,回眸远望。老家碾道,烹调在心,袅袅流香。儿时记忆,碾道,是村里用来加工米面的作坊。碾道坐落在村中间,土坯墙的三间茅草屋,一扇对开的木条门,还有一扇即为了光线、又为了回避大风,而在东侧靠近墙角设置的一扇老式木头玻璃窗。屋内的棚顶、墙壁上挂满了灰白色的粉尘,窗玻璃也变成了磨砂玻璃了。沾满面粉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中专毕业的那年我16岁,被学校“分配”到上海工作,当然我并不是孤身一人,随我一同到上海的还有班里的30几位同学。那是一个电子厂,当时的某个电子厂事件传的沸沸扬扬,我们心里必不可少的出现了一丝波澜,对自己未来的一段时间充满了悲观。这些同学里面有我关系很好的几位:“三十”他叫赵磊,因为磊字是三个石头,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腊月二十五,推磨做豆腐”,这是千百年来汉民族传下来的风俗。据考证,豆腐是西汉淮南王刘安发明的。南宋朱熹曾在其豆腐诗中写到:“种豆豆苗稀,力竭心已腐,早知淮南术,安坐获泉布”。足以证明豆腐是淮南王发明的术。至于为什么要二十五,磨豆腐,我想应该是二十三(或者二十四)小年刚过,磨豆腐除了过年吃豆腐外,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春夏交替的季节,我们挥手告别。把淡淡的离别,编成一首忧伤的诗,夹在书本里,送给同样爱文字的你。清晨,我们捧着笔记本,踏着露水来到草坪上的凉亭里复习功课,听着小鸟在枝头上昵喃耳语,享受着空气的清新怡人。然后就开始了一天的忙碌。每当太阳从天的那边渐渐落下去的时候,我们又聚在了一起。刚吃完饭,从餐厅出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当我在地图上寻找的时候,只有将地图放大到极致,才能在上面找到一个小小的圆点,臧林村。如果说在每个人的生命里,总会与一个地方有着莫名的牵连,即使远走他乡,即使时隔数载,它都永远在那里,从来不曾忘怀。或许,这便是乡愁,是一个人,对一个地方最原生的眷恋。对我来说,这个地方,便是承载了我十九年成长记忆的这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梦入江南烟水路。行尽江南,不与离人遇。睡里消魂无说处。觉来惆怅消魂误。欲尽此情书尺素。浮雁沈鱼,终了无凭据。却倚缓弦歌别绪。断肠移破秦筝柱。”晏几道的词,一如他的别号,“小山”,小山重叠金明灭,让人忆起江南的小山屏,江南女子如远山的眉黛,江南依山而建的亭台楼榭。初识晏几道,是在一次聆听筝曲江南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流年细数,挚爱沉淀。故乡的磨石山,一直陪伴在身边。连绵的群山里,有一座最高的山,那是磨石山。冗忙途中,侧目可栖。逐取路上,举目可息。心神俱疲,回头可依。忽左忽右,时前时后,你走它也走,永远也走不出它凝望。村庄,背靠磨石山。岁月深处,村庄里,磨刀用的石头,去后山取;做菜用的花椒,去后山采。磨石山,因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的一生中,总有一个地方让你魂牵梦绕、流连忘返,总有一个地方让你心向往之;而云南便是藏在我心中的这方净土。路过再多的风景,走过再多地方,看过再多的地方的云,始终都忘不了云南的温和变化着的美。几年前曾出游云南,深深地被这个美丽民族风的古朴小镇吸引,让我总会在某一个瞬间不期而然的忆起。曾经跟闺蜜说,最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两年,每天清晨我都牵着老黑和妻子肩并肩地上铁山公园里去逛一圈,七点左右,我们会准时回到家里做早饭,吃完早饭各自忙活着上班挣钞票去。现在我和妻子每天清晨起床后,想不出门去散步都不行了。为什么?因为每天清晨五点多钟,只要我们夫妻俩还没有什么起床的动静,我们家的老黑长大了,它就会不客气地用它的那两只小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朝朝夕夕,挹于怀,一盏琉璃,一抹霞,红梅独开,往事愁,一曲离歌万家新。——题记辗转时光,一朝一夕,时光的年轮不负岁月的邂逅,早已彳亍我们身边,日子过得舒心且安逸,有一丝的感动,原以为的终究只是原以为,早已不在我们的那些逝去的光阴里闪烁这光芒,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过了恋爱的季节,早已是过着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记不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迷上了飞行棋,那个时候,中游还没有开辟双飞的项目,只有单飞。四个人各占一方,各自为敌,横眉怒对,咬牙相向,杀得昏天黑地,杀得血流成河,不分胜负,决不收兵。说实话,我喜欢这种感觉,血淋林,痛快之极!这才叫做独胆英雄,单手打天下,输了不服气,继续打斗,赢了豪气冲天,很有成就感。渐......【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问我家是什么?我会告诉你在我成长的路上不同的阶段家的意义是不一样的。你问我家是什么?小学的我会告诉你是在外玩耍累了能够休息的地方;你问我家是什么?中学的我会告诉你是在外学习生病可以修养的地方;你问我家是什么?大学的我会告诉你是在外受了多少苦都可以一笑而过的地方;你问我家是什么?毕业后的我会告诉你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都市喧哗,红尘嘈杂,爱如生花。假如给你一次盛开的机会,如何才是你想盛开的样子?有那样一个女孩,她想盛开得长久又美丽,为了她的亲人,还有她曾经的遗失,今生挚爱……她的爱,宛若盛放于时间缝隙,不变的花熟悉的歌声,流入熟悉的记忆,时光割裂出一条巨大的伤口,那个我曾经深爱着以为可以走到天长地久的人,那些我曾......【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调动了,我的书随迁,但我在住过十一年的家里居然找不到一处满意的地方安置我的书。此时,它们临时摞在卧室阳台的杂物柜子上,风贼一样从窗缝钻进来,太阳奸笑着肆无忌惮的覆盖了它。吹了一口,浮沉在刺眼的阳光里飞舞。先用一块玫红色床单盖住书,锁门的时候,还是不放心,回头摸摸玻璃窗上有没有露水湿到它。我的屋子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住在老家的母亲生病了,一向声音洪亮的母亲咳嗽得嗓子像有个气管子在打气,呼哧、呼哧地,听得人心里难受。那天回去看母亲,母亲住在县城医院,一进病房就看到母亲正挂着吊针,吸着氧气,我心里咯噔了一下,着实吓了一跳。再细看,发现母亲除了嗓子发出呼哧、呼哧的响声外,情绪还不错。二姐说,这两天母亲好多了,除了痰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两个姨老表匆匆赶来,一别几十年,大家相聚金城江喝酒聊天,大家感叹生活不容易;尽兴之余,老表突然说他们的弟弟已经过世了。这消息简直是晴天霹雳,是三十多岁走的,还是这段时间?如果是这段时间也才是四十多点年纪。再问何因死亡?两个老表缄口不语,这是伤心事情,何苦追问。老表的父母那段历史,慢慢地掠过我脑海,展......【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晨我早早醒来,看到皎洁的月光透过夜色从窗外流进,我贪婪的深吸了几口久违了的清新的味道,感觉自己身体也清爽了许多,我在冥想中悠然的等待阳光的出现,期待着在晨曦之中漫步山野。多日的雾霾终于飘散,暖暖的冬阳透过飘窗泼洒在我的身上,心情和蓝天一样透着金色的光,从书架上取下一本书,原来心可以跳舞静静的在暖阳中......【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来到惠州巽寮湾。这是一个很安静的地方。严谨点说,巽寮湾冬季是安静的。是在成都雾霾严重时离开成都,由同事老种撰写的博客指引,辗转来这里。说是辗转,一半因为飞机火车汽车都坐了,一半则是因为我一个人拖了一只大箱包去一个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还是忍着牙疼上飞机,还遇见了节外生枝事......早上五点起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昨晚做了一夜的梦,又梦到外爹外奶了,梦里小时候的事情断断续续有的清晰有的模糊,醒来时候眼角又湿了,回想小时候,我一直住在外奶家,外奶家种了很多种果树,苹果树、梨树,柿子树,葡萄树,樱桃树,还有香蕉树,外奶是一个真正的家庭主妇、脾气也好,平时总是带着我们一起种和一起收获屋旁边地里的菜。外爹是个医生,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在我们县第一中学读书的时候,第一次接触了真正的书店——兴华书店,店面很大、图书种类繁多,当然也有很多看书的人。然而,美中不足,店里面的书基本上不打折,这是其次,最让人难过的是里面的服务态度不大好。像我这种人,买东西(消费)就喜欢服务好的地方,即使费用贵一些也没有关系。我有些念旧,去过一次,感觉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穿越时空,从寒冷的北方来到广东。一年之中,也许冬季,是这里最明媚的。它有着北方秋的清朗,没有了梅雨季节的潮湿,也没有夏秋的溽热,只剩下了温暖和靓丽。也许没有了繁杂,南国的夜晚,安静祥和。沿着华阳湖漫步,盈盈的湖水,在远近五颜六色灯光的辉映下,迷离梦幻,犹如进入了一个童话中的城堡。湖畔的华阳塔,金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从2014年到现在,不算过去没有正式行文只是口头酝酿讨论的时间,历时3年多,一位职工生活待遇的事情今天终于办了下来。听到消息的她在微信里一再致谢,说没想到能办得下来,过去做了许多努力都搁浅的事,今天能办下来,你一定出了不少力。她在一段语音里哭着说,听到这个消息时不敢相信,激动得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冬至家人团聚,围桌而坐吃饺子,母亲又念起“一群大天鹅,飞呀飞呀落到小河里,先下沉后漂浮”这首耳熟能详谜语式的民谣,童年每逢吃饺子时,为安抚幼童急切想吃的兴奋情绪,大人们边在锅灶间忙活边出谜语的乐融融欢快场景浮现在眼前。唏嘘感慨中激起我闲话饺子,探寻其前生今世的八卦趣味。饺子,日常饮食密切司空见惯的面......【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也许世间会有一种无奈,即花开便凋谢,舟过水面,水静默无痕。只得独自对天慨叹,对月把盏,独立于云端,却不能融入世间。或许是太过孤独,太过寂寥的人生,才会有清清淡淡的文字和抒情的回忆。张岱的文字,本就有种淡淡的美。初读陶庵梦忆,看到的是茶楼酒肆,泼墨书香,青绿山水,高雅的文娱,普遍通俗的语调记载百姓趣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